文学天才苏轼传之二:反对王安石科举变革

李文武 原创 | 2019-10-28 10:2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历史 

 

    苏轼任职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职务。当时,关中自从李元昊叛乱以来,老百姓贫穷而且徭役沉重。歧山县每年要输送南山木筏,自渭水入黄河。就是关中地区每年老百姓需要向政府贡献当地的木材,做成木筏进行输送。黄河从源头到入海口有数不尽的险滩和暗礁,而黄河最危险的地方是砥柱山的急流。砥柱山在河南省三门峡市。老百姓最苦的不是黄河的急流,而是政府官吏对完不成徭役任务百姓的盘剥,让他们家破人亡。苏轼自从当上凤翔府判官以来,进行调查研究,修改凤翔府地方性法规,把当地老百姓输送木材的时间作了更改,依据水流、汛期等水文因素的不同而择期运输,降低了运输的风险,使木筏输送的百姓的人身安全大大提高。

宋仁宗去世后,由他的养子赵宗实继承皇位。赵宗实就是宋英宗。治平二年,苏轼任职为登闻鼓院的主管。后又任职殿中丞。治平三年二月,北宋朝廷任命殿中丞苏轼为直史馆职务。从苏轼的仕途可以看出,他一直在走上坡路。从大理寺评事晋升为判登闻鼓院,再晋升到殿中丞,步步高升。治平三年二月,又从殿中丞晋升为直史馆。直史馆由宋朝初年置,为馆职之一,任职一至二年,然后委以重任,并可超迁官阶,后亦作为特恩加授外任官。也就是北宋朝廷为苏轼的破格提拔打开了通道。宋英宗在还是皇子身份时,就听说过苏轼的文学奇才的大名,他现在想要按照以前唐朝的制度把苏轼召入翰林,任命苏轼为翰林院学士、知制诰。宰相韩琦说:“苏轼,是个志向远大的大器之才,它日自会为陛下所重用,现在需要把他安排在朝廷中进行培养,历练后再重用他,则群臣就没有不同的意见了。现在立即重用他,恐怕舆论对他不利,反而起反作用。”宋英宗说:“安排苏轼修起居注,怎么样?”韩琦说:“记录起居注与制诰工作很相近,不可马上授予。不如在馆阁中较靠上的贴职授予他,而且请召来考试。”英宗说:“考试不知他能否胜任,像苏轼会有不能担任的吗?”韩琦还是不同意,到试了两篇论,又列入三等,苏轼得到了直史馆的职位。过了一些日子,欧阳修把韩琦与宋英宗对于是否重用苏轼一事告之,苏轼听到了韩琦的话,说:“韩公可以说是用德行来爱护人的呀。”

苏轼的父亲苏洵去世,朝廷赐给苏轼金帛,他推辞了。他向朝廷请求赠死去的父亲一个官职,朝廷同意了他的请求,赠官给苏洵为光禄丞。苏洵自知将死,因哥哥苏太白早亡,子孙没有成人,妹妹嫁给杜氏,死了未下葬,就嘱咐苏轼在他死后办理这事。苏轼服丧期满后,就马上安葬了姑母。后来当上大官可以让子孙得恩荫,恩荫就是依据父辈的功勋录用子孙后代为公务员的制度,苏轼就把这种好处推让给了苏太白的曾孙苏彭。

宋英宗赵宗实去世后,由大儿子赵顼继承皇位,史称宋神宗。熙宁二年,苏轼还朝。当时王安石任职参知政事,主持变法。王安石厌恶苏轼反对变法,因跟自己的政见不同,就让苏轼去告院当判官。熙宁二年五月,王安石想要变革科举制度,他认为古代录取士子皆本于学,请求朝廷兴建学校以复古,建议把诗赋科、明经科等诸科考试都撤销,专门以经义、论、策试录取进士。宋神宗下诏书命令“两制”、“两省”、“御史台”、“三司”、“三馆”的官员对是否改革科举制度进行大讨论。

“两制”:北宋翰林学士受皇帝之命,起草诏令,称为内制;中书舍人与他官加知制诰衔者为中书门下撰拟诏令,称为外制。翰林学士与中书舍人合称两制。“两省”:北宋通称门下省与中书省为二省。“三司”:北宋以盐铁、度支、户部为三司,主理财赋。“三馆”:北宋以昭文馆、集贤院、史馆为三馆。另有广文、太学、律学三馆,为中央教育机构,亦称三馆。

当时参与大讨论的百官们有很多人都支持科举变法,而直史馆、判官告院苏轼力排众议,认为不必变。

苏轼议论说:“得到人才的方法,在于了解这个人;了解人才的方法,在于注重他的实际工作能力与功绩。假如皇上和宰相有了解人的英明,朝廷有注重实际、业绩的制度与政策,那么就是普通公务员中也未尝没有人才,何况学校和科举呢?即使沿用现在的科举办法,我以为人才还有余。如果皇上和宰相没有知人之明,朝廷不求实际,不注重功绩,那么就是在高级公务员与中级公务员中也会常常忧虑没有人才,又何况学校和科举呢?即使恢复古代的选拔人才的制度,我以为还是不够。至于时代有可行与不可行,政事有随时废兴的不同,正是合适的时候,即使是君也无法废除,等到不再适用时,即使时圣人也无法恢复。所以,科举制度根本就没有复古的必要。

庆历年间开始设立学校,到了今天,只有空名存在,没有实际效果。现在要改变当今的礼制,更改当今的风俗,又要发动百姓来修建官府,收取百姓的财物来养活游学的知识分子。在方圆百里之内,设官员立教师,刑狱之事在这里审判,军事问题在这里讨论,又要挑选与淘汰不服从教化的人驱逐到远方去,那恐怕只是制造动乱,来使天下人水深火热之苦?至于不作大的改变,而希望对现在有所裨益,那跟庆历时代有什么两样?所以我认为今天的学校,但可因循旧制,沿用先帝的旧制度,不在我们这代废去就够了。至于科举的制度,已经实行了一百年了,国家的治乱和盛衰,根本不由此科举制度决定。陛下思考与想一下祖宗治理国家的时候,科举的办法,和今天的比起来哪一个更精?言语和文章,和今天比哪一个更好?所得到的人才,和今天比哪一个更多?天下的事,和今天比哪一个处理得更好?只要把这四点的优劣逐一比较,那争论就可以解决了。

现在想要改变的不过是这四个方面的人:一,有的人说乡试选拔人才太注重德行而忽略文词;二,有的人说专取策论而免试诗赋;三,有的人想兼取名望而免去密封试卷;四,有的人想使应试者免考帖去部分经文默写字句而考大义;这些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希望陛下留意、重视长远的、重大的事情上,这些区区的方法又何相干。那些关于人性天命的说法,从子贡开始就没再听说,而现在治学的人,以不说人性天命为耻,读他们的文章,大而无当不可追根问底;看这些人的相貌,更是高超却没有显著的特征加以斟酌,这难道真能如此吗?大抵中等人的性情,安于放纵而喜为怪诞而已。陛下又要怎样使用他们呢?”

当宋神宗听了苏轼的议论,他说:“我本来就怀疑此事,今天听了爱卿苏轼的奏议,我恍然大悟了。”过了几日,宋神宗召见了苏轼,问道:“如今的政令得失在哪里?就算是我的过错与过失,也可直说。”苏轼回答说:“陛下天性明知,天纵文武,不用担心不明察、不用担心不勤勉、不用担心没有决断,就是担心陛下治理国家太急躁、担心陛下听人话语太宽广、担心陛下提拔与进用官员太快速。希望陛下以冷静治国,等事情出现之后再处理,别操之过急。”宋神宗悚然地说:“爱卿的三个担心,我会熟思的,你在馆阁任职,都要为我深思治乱之策,不要有所隐瞒。”苏轼退朝后,和同僚说起此事,王安石听了后很不高兴。宋神宗想要重用苏轼修订中书省的相关法律条例,王安石提反对意见说:“苏轼与我所学的、所议论的事都不同,安排他做别的事情是可以的。”王安石调苏轼去当代理开封府的推官,想用事务困住他,免得苏轼反对他的变法。苏轼在推官的岗位上,工作出色、决断精敏,于是他的名气更大。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个人简介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顶尖学者。《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的作家。研究领域:历史、经济、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