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失控》阅读随笔(二)

胥英杰 原创 | 2019-11-22 11: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失控》 

(本文由本人首次发表于新浪博客,时间:2014-11-18 05:18:41)

 

1、一个个独一无二的个体组成了大致稳定的总体 — 传统的行为学常常更多地关注总体的行为特征的抽象、描述和干预。对于个体,“总体上”是忽略的。大数据时代,人们似乎更加喜欢从“海量”的个体行为集合中抽象出“总体特征”。实际上,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大数据方向:对于每一个“个体”(无论它将被分割的如何“小”),能够进行尽可能全面和精准的描述和数据化,并通过与其他个体的关联和连结,确定每一个个体行为的独特策略,而非针对“总体”。

 

2、“人类和机器之间的间断“,其实就是生命和技术之间的间断。无论我们以一种何等的浪漫情怀来歌颂生命和技术之间的连结,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技术和生命的融合还都是停留在幻象和推测,最多是有限的迹象。在这条路上,人类还需要走多远?

 

3、“在生物学中,唯一已知的轴承存在于精子那转动着的鞭毛螺旋桨的连接处。”生命和机械,原来有着如此微妙而神奇的关系。你可以说,人类发明”轴承“,是潜意识中受到生命本身的启迪。但在我看来,意义远不止于此 — 一旦机械被赋予了生命,也许“轴承”作为新生命体的一个重要部件,将产生无法估量的原动力作用。这是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看过的一部好莱坞电影《接触未来》,外星生命传达给人类用以实现接触的机械,正是一个巨大的旋转体 — 旋转带来了不可思议的能量。

 

4、最深刻最终极的理性也许(就是)宗教了。宗教在看待我们的行为和周围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偏离对于自性的强调。在我看来,”自性”,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因”和“果”。正像作者所引述的那位加拿大已故数学家和生物学家古德温教授所说的:“有机体既是它自己的因也是它自己的果。”

 

5KK总结控制的三个阶段:人类对于能量的控制,人类对于物质的控制,以及现在,人类对于信息的控制。KK说人类对于物质的控制带来了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的财富,使人类变得贪婪。但人类对于信息的控制会导致什么结果还无法预估。我的看法?我认为也许是由于轻而易举和看似绝对的安全感而带来的恐惧感的消失,从而正式开启人类自性消亡的旅程。

 

6KK竟然这样翻译老子的《道德经》:【原文】“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

 

 

在这里,“德”似乎被具象成了控制的”欲望“;而”为“则被具象成”行动“。简单地将老子的道德概念理解为“控制”,似乎太牵强。但所谓人类文明以及进化的初心和归宿,又何尝不是一个从未间断的对于把握自身命运的目标和尝试?

 

7、还有,只要人类存在,对于稳定性和控制的欲望以及努力就不会消失。我们对于变化的拥抱和创新的追求从来都不是发乎于自我,而往往是来自人类本能和基因中的残缺甚至“病毒”,那些残存于人类自我和自性中的些微的破坏性因素,在对于均衡性持续不断的反动尝试中,在经历屡屡的失败和毁灭后,总会有机会形成局部而顽强的力量,它们在自性的藐视和忽略中积蓄、生发,终于摧枯拉朽。

 

而一旦成功颠覆,原来微弱的“残缺”也就繁衍成为生命的主流,自性中对于控制与稳定性的欲望便再次主宰人类的命运之舟。如此循环往复而已。

 

8、“一大群微型智能体。”这种描述让我又一次有种开悟感。我们也许过于拘泥于“有用”这样一种庸俗的意识,对于一切可以替代今天正在被我们利用的事物都竭尽讨好奉迎,而对于即将被替代的事物则冷酷地宣判它们的行将亡去。“相融性”很大意义上还意味着传统与颠覆者的共同存在和彼此映照。颠覆者也许会取代传统物表象上的全部功能,但却给予传统物散发出其隐含价值的机会 — 在此之前,它们总是会因为其表面价值的普遍性而被人们忽略其未被开采的另一面。

 

此外,颠覆者在试图取代传统的同时,也常常会将其颠覆性的技术不经意间带入传统其中,促使其进化,并成为新的时尚。这些被赋予新的时尚化的“传统物“,更是有机会迅速地卷土重来,将”颠覆者“再一次颠覆。就此,我对于书籍的未来仍然怀有信心。

 

9、未来,智能化和信息化将使“冗余”成为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这并非意味着“富裕”,有时也会产生道德和选择困境。当“冗余”成为普遍意义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也许人类的情感和传统的家庭关系也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 人们将如同机械和信息系统的冗余性一样,追求情感中的“冗余性”和“多样性” — “多样性”将不再是选择的基础,而是成为选择本身。

 

机械和系统的进步和变迁,常常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人类思维方式的基础或者路径。这样的改变,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也许是十分难以接受,但对于进化中的人类来说,它们就如同我们今天接受了“双十一”购物狂欢一样,自然而且来势汹汹,无可阻挡。

 

10、通讯技术专家威尔-希尔说,“磨损是直接刻在物体上的纹身,它在哪里显现,就表明那里有值得注意的不同。”这句话十分传神地定义了大数据时代的出发点和重要性。任何事物,如果没有作用于其上和其中的行为,都不具有对于人类的意义。大量“行为”的记录、追踪和分析,以及因此而导致的新的行为,将使个体对于任何类型的其他“事物”不再存在彼此间的藩篱和隔阂,万物的进化将进入一个崭新阶段。

 

(未完待续,至今)

胥英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我的20多年的职业经历,除了IT(信息科技)这个领域算是一种稳定的描述外,用“眼花缭乱”来注解是最恰当的。对我而言,变化就是一种生存。这种经历让我从成熟走向蒙昧,再从蒙昧走向清醒。我认为,清醒比成熟更加有意义。
每日关注 更多
胥英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