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游六日(2):避暑山庄半日游

赵峰 原创 | 2019-12-23 07:5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承德 避暑山庄 

 北游六日(2):避暑山庄半日游

2019-11-7

入住酒店之后,稍事整理,休息。

在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在这温馨如家的酒店,心情大好。

房间里明亮而温暖,让我一时产生错觉,想象到了春天。原先以为承德会比较冷的,想不到却是这样春天的感觉。于是就将内衣脱了。下午太阳落山之后,我会在避暑山庄里感受到阴冷。

在承德的两天,准备去三个地方,避暑山庄,外八庙,磬锤峰。今天下午只能参观避暑山庄。我来前做过功课,在避暑山庄是可以游览一整天的,但我想把重点放在外八庙,避暑山庄就只能用这半天时间来将就了。我特别想去的还有金山岭长城,不过那得多出一天时间,这一次是来不及了。后来,登长城的愿望被我在山海关实现了。

沿着南兴隆街往避暑山庄走去,来到我先前看中的小巷口的那家小吃店,招牌上写着“素卤荞面饸饹”。灶台就在门口,掌勺的大姐穿着个大围裙,一边做饭一边迎客。厅里摆着三张大桌子,都坐了人,似乎都是就着主食喝啤酒;桌子上没有菜,只摆着几碟佐料,还有一盘蒜瓣。里面还有一个套间,邻着街面,摆着三张小桌。我进了里间。

我也不知道饸饹是什么东西,怎么吃。要了小碗七元的,就坐在那儿等。一会儿,主理的大姐给端了一大碗汤进来,黄黄的,浓浓的,看起来像煮苦荞面的汤。接着等,一边在网上查阅关于承德旅游的信息。等了七八分钟的时候,我有些着急有些疑惑了。所谓饸饹,难不成就是面前这黄黄一碗汤?我用筷子搅了搅,没什么东西啊;又尝了尝,就是荞面汤啊。再过两分钟,大姐终于再次出现,给我端来一碗灰糊糊黑乎乎的面条一样的东西,上面撒着碎萝卜丁,还有香菜叶。桌子上还有黄乎乎的花生酱,红彤彤的辣椒面,绿油油的韭菜末,我每样取一些,搅和进去。其实就是拌面吧。不过是荞面的材料。没什么特别的。可以吃,可以充饥,但不能说好吃。也许我还不饿吧。

淡季旅游的好处之一是不用排队。售票处一排窗口等着我一人去买票。我决定买的是通票,包括避暑山庄,普陀宗乘之庙,普宁寺和磬锤峰。这是承德市区旅游最完整的线路,包括了最主要的景点。三日有效,不过每个景点只能进入一次。一百九十元游遍这么多景点,应该是很划算的。

门口游逛着几位民间导游,看见游客过来,就凑近招徕生意。在这样的历史文化景区,有个专业人士帮助解说应该是有价值的。不过我不能接受。有个导游陪着,必然受到约束。我甚至会因为照顾和迁就别人而让自己受点委屈,这就没有意义了。那位大姐一直缠着我,直到我检票进入景区,还不愿意放弃。我的态度一直是坚决的,没有一点的犹豫。她可能看我面善,以为继续纠缠会有机会。

 

看到了著名的“避暑山庄”牌匾,康熙亲题的四个金色大字。那个“避”字多写了一横,看起来像个错字。我看网络上的介绍,说康熙是故意写个错字,以区别于“避难”之“避”。我想其实可能就是任性吧。大艺术家们,大政治人物,多会故意写错字,多一笔或者少一笔,甚至杜撰新字,因为他们有影响有势力,不怕别人认不得,不怕别人笑话。总会有人来猜测,有人来帮助解释,通不通的东西都可以解释得通。康熙大帝这样的伟人,写错字也是美谈。

避暑山庄的兴建,与康熙的民族政策有关。

清朝初年,天花是一种危害极大的流行疾病。顺治皇帝(16381661)就是因为天花而去世的。顺治皇帝临死之际,受传教士汤若望(15921666)的影响,选择第三子玄烨16541722)继位,这就是后来的康熙皇帝。康熙之所以被选也与天花有关,他之前已经得过天花,获得了免疫能力,这就是汤若望向顺治提供的科学意见。

康熙继位之后,乃至亲政之后,很长时间都对天花怀有深深的恐惧。满族与蒙古族有着深厚的渊源,是天然的盟友;按照旧时的约定,蒙古王公每年都要到京城朝觐。但是,蒙古人因为生活在偏远荒凉的北方,前来朝觐的王公可能没有出过天花,因而存在带来流行疾病的危险,所以康熙即位后很长时间,都没有接见前来朝觐的蒙古王公。后来有人想出这样一个办法,皇帝在秋天到荒凉的北方狩猎,借机在那里接见蒙古王公。一来在秋高气爽的秋天疾病流行的可能性很小,二来在偏僻荒凉的北方疾病即使发生也不容易流行。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木兰秋狝。木兰秋狝一来是为了维持八旗子弟的战斗精神,二来则是为了维持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友好关系。

据说,康熙亲政之后有大臣建议修葺战争中被毁坏的长城,康熙明确反对。满族本来就是从长城之外打进来的,他们的老家就在长城之外,修建长城不就意味着将它们与家乡隔离开来吗?二来,满族与长城之外的蒙古族等很多少数民族有着历史悠久的友好关系,修建长城也意味着与他们的隔绝;第三,最重要的是,康熙认为,那个石块或砖块的长城实际上是不具有真正的防御能力的,清兵不就是越过了长城而进入中土的吗。所以,如果说要修建一座真正的具有强大防御能力的长城的话,它不是建立在山岳之间的,不是用石块或砖块垒砌饿,而是建立在各民族兄弟心中的,是用友谊,尊重和信任构建的。这个新的强大的长城就是民族团结。康熙真的是一位伟大的君主。自古以来,中土政权一直为边患所困,汉唐时候的匈奴,宋朝时候的女真,明朝时候的满族,而在清朝的大部分时间,少数民族问题得到很好解决,真正构建起了强大的长城。

接着说木兰秋狝。从京城到木兰围场有三四百公里,为了满足皇帝出游的需要,得一路建立行宫,耗费巨大。后来康熙皇帝发现了武烈河边有热泉涌流的这个地方,非常适合建立一座永久性的行宫。从这里到北京和木兰围场是差不多的距离,都是二百多公里,紧急情况下,一天之内快马可以将书信送达。于是,1703年,康熙皇帝开始修建避暑山庄,用了四年时间,初具规模。康熙之后,他的孙子乾隆皇帝(1711-1799)又投入巨大精力营建,才有了后来的辉煌。

 

今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空气清新。跨过“避暑山庄”大门,进入第一进院落。院子里长着几排红皮的油松,茁壮而挺拔。有的挂着红色的牌子,那是300年以上树龄的古树;有的挂着蓝色的牌子,那是200年以上树龄的古树。空气中不时飘过淡淡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庭院中间是砖铺的通道,砖块大多已经破碎。通道的尽头,一米左右高的平台上,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场所,也是整个避暑山庄最重要的建筑“澹泊敬诚殿”。在这里,发生过很多重要的历史事件。乾隆曾经在这里接待过土尔扈特首领渥巴锡,还有前来给他祝寿的西藏活佛班禅大师,以及来自英国的马戛尔尼使团。

1771年,乾隆三十六年,乾隆在澹泊敬诚殿接见了率部东归的民族英雄土尔扈特首领渥巴锡。土尔扈特原先是蒙古族的一个部落,后来流落到伏尔加河流域。因不堪忍受沙俄的迫害和奴役,在其首领渥巴锡的带领下,历经重重险阻,千辛万苦,历时半年,终于回到祖国。乾隆皇帝对土尔扈特部的回归显然是非常高兴而自豪的,远行游子的归来,证明他统治的英明,证明他领导的国家的强大。乾隆爷一定非常喜欢渥巴锡,曾经在很多场合接见过他。

我对避暑山庄以及对澹泊敬诚殿最清晰的想象来自1793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觐见乾隆一事。这应该是事关中国命运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英国政府派出马戛尔尼使团到中国,说是给乾隆皇帝祝寿,实际上是试图游说通商。使团到达北京的时候,乾隆皇帝正在避暑山庄,使团将一部分体积大而重量重的礼物留在北京,带着轻便的礼物前往避暑山庄。乾隆是个自大而狂傲的家伙,总是以天朝上国天子自居,而不知道世界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重大变化。英国使团来给他祝寿,他当然欢迎,哪怕英国被他想象成是孤悬海上的蕞尔小国。当英国使团提出通商的时候,他就接受不了啦。通商就意味着对方要成为与自己平等的市场主体,天朝上国与蕞尔小国是不可能平等的。乾隆当时吹牛皮说,你们有的东西我都有,我有的东西你们没有的要什么就拿去吧。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时候英国正在经历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生产技术飞速进步,社会经济蓬勃发展。时代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而这个自大的家伙还在关着门自我欣赏,自吹自擂。

乾隆统治中国的六十年(17361795),差不多是贯穿了伟大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23-1790)的一生,这也是英国社会经济发生深刻变化的半个多世纪。斯密认为国民财富增进的重要途径之一,是深化分工,而分工深化的程度又取决于市场范围大小;因此要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必须自由贸易,既包括开放国内市场,也包括开放国际市场。斯密的思想,深深影响了英国首相小威廉·皮特(其首相任职时间为1783-1801年),他将斯密视为自己的导师,将斯密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视为政策指南。那一年向中国派出通商使团的,就是这位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首相。

那一次英国通商使团未能完成使命,原因之一是乾隆的自大和顽固。一个历来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插曲是,马戛尔尼拒绝向乾隆皇帝下跪。乾隆同意在澹泊敬诚殿接见马戛尔尼,按照惯例届时马戛尔尼及其使团成员要向乾隆下跪。在乾隆和中国政府官员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在英国使团呈上的文件中,口气也是属国或番臣般的恭顺。可马戛尔尼却要认这样的死理,下跪与否事关帝国的尊严,他们的膝盖只能献给上帝,或者大英帝国的君主。最后达成的妥协方案是,英国使团成员可以混在当时乾隆皇帝接见的大批外国使团成员当中,象征性地曲一下腿。乾隆显然对马戛尔尼的死板很生气,原先的热情就变成了冷落。

马戛尔尼使团的副使叫斯丹东,他带着年仅八岁的儿子前来中国。就在赴华途中,小斯丹东跟着一个中国人开始学习汉语,到北京的时候已经能够简单对话了。乾隆对整个英国使团很冷淡,却对可爱的小斯丹东表达了友好。他将小斯丹东叫到跟前,跟他说话,还赏赐他一个香囊。就是这个小斯丹东,后来成为中国通。也就是他,在后来中国一再拒绝与英国通商之后,强烈呼吁英国政府用战舰和火炮来打开中国大门。1840年鸦片战争的推动者中就有小斯丹东。

澹泊敬诚殿很宽敞,应该可以站数十上百人吧。“澹泊敬诚”匾额之下,就是皇帝的宝座,走上宝座所在的平台,得上四级台阶。想象着当时八岁的小斯丹东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台阶,走到皇帝的身边,他该是多么紧张啊。四十多年之后,就该是他鼓动大英帝国的炮舰来让这个庞大而古老的东方帝国紧张了。

澹泊敬诚殿面阔七间,进深三间,高大巍峨,气象庄严。这座大殿也叫“楠木殿”,全部用来自云南和广西的楠木建成。现在门廊上巨大的楠木柱子上还泛着油脂,发出幽香。为保护文物,游人只能隔着护栏在外面观看,不能进入大殿。我在大殿前转悠的时候,有摄影团队在里面取景,有管理人员紧紧盯着他们。

 

澹泊敬诚殿南面院子的东西两侧,现在各开了一个展厅,西厅展示的是挂屏,东厅展示的是自鸣钟。自鸣钟大多是英国人送给皇室的礼物,也有少量来自法国。都是十八世纪的东西。当时的英国和法国,经历着第一次工业革命,享受到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带来的种种利益。这些自鸣钟外形美观,制作精巧,充分展现着技术进步的成果。康熙皇帝的时候,对来自西方的新鲜事物很有兴趣,对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很是向往。他曾经在内廷设置“自鸣钟处”,学习钟表机械原理,仿制西洋钟表。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带来了大量体现英国工业革命成果的礼物,有些轻巧的如自鸣钟带到了避暑山庄,深得乾隆的喜爱。有些笨重的如火炮,天文望远镜等就存放在圆明园。乾隆回去之后都没有想起来去看一看,这些代表西方最新技术成果的礼物就没开封躺在仓库里。一直到六十多年之后,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火烧圆明园,马戛尔尼和斯丹东的子孙们才打开那些布满灰尘的大木箱。

离开澹泊敬诚殿,接着向宫殿深处走去。澹泊敬诚殿廊下铺的大理石地板光洁得像镜子一样,走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们这个庞大的,曾经强大的帝国,因为因为自大和保守,因为思想如大理石板的坚固和顽固,一再错失变化和进步的机会,终于被进步的世界所淘汰。

穿过庭院,天空依然清朗,头顶上有阵阵松涛声。有喜鹊在枝头鸣唱,有松鼠在树枝间跳来跳去。乾隆的时代,避暑山庄就是这样的幽静和美好了吧。可是,外面的世界却不是这样的和谐与宁静。技术进步,制度变迁,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这是西方世界的现实。而我们天朝上国的君主们,还沉迷在八方来朝天下升平的美妙幻觉中。

澹泊敬诚殿后面的殿宇叫做“四知书屋”,规模要比前者小很多。这里是皇帝上朝前后更衣休息的地方,有时候也在这里接见他最为亲近的臣子或友人。率部东归的渥巴锡就在这里接受过乾隆皇帝的接见。门窗都紧闭着,只能凑近玻璃窗往里面窥视。一位着制服的大汉看起来是管理人员,端着个手机,斜倚在廊柱上玩着游戏。有人走过的时候,他稍微站直了身子,手指还在手机上拨弄着。真是奇怪,既然已经每个角落都有了探头,而展室又不开放,还多余安排这些人值班干什么呢?想起一件伤心的往事。甲午战争之前,中国有着亚洲最强大的炮舰;可是在海战爆发之前,很长时间已经没有进行技术和装备的更新了。我们所使用炮弹已经落后于时代,爆炸力小,杀伤力不足。我们购进强大的炮舰,似乎只是为了吓唬敌人,或者只是为了人员安置。至于其实际战力的提升,似乎并不在最高决策者的考虑之内。

再往里走,是一个狭长的院子,叫做“十九间照房”,是避暑山庄宫殿区前庭与后院的分界区。前面是皇帝办公的场所,后面是皇帝生活的区域。这个狭长的院子有前后两道门。前面一道门的门洞两侧,各有一个展室。左侧展室里放置着八只石鼓,用来记载历代帝王木兰秋狝的情况。右侧展室展示的是几块铜匾,来自以前的珠源寺。珠源寺原是避暑山庄的一座大佛寺,其中的宗镜阁通体用青铜筑成,用铜四十多万斤。1944年日本侵略中国,占领热河,将宗镜阁拆毁,铜料运回日本制造枪弹和炮弹。宗镜阁的几块铜匾因为事先被某军阀偷走得以幸免,后来被追回陈列。

院子后门门洞两侧,有康熙和乾隆的画像。康熙是沉稳的朝服坐像,乾隆是威风的骑马戎装像。乾隆给我的印象,一向就是这样的自大和浮夸。他号称的“十全武功”,很多是他自己的想象。征服大小金川名列乾隆皇帝“十全武功”之二。大小金川不过是弹丸之地,只有数万人口,可朝廷动用了六十万军队,耗资七千万两白银,死伤将士三万,耗时七年,才勉强平定。实际上是否真正平定还是个问题,或许只是当地藏民厌倦了与清兵旷日持久的纠缠而诈降退出。我以前读阿来的《瞻对》,对那个自大而浮夸的王朝真的很鄙视。

进入后院要跨过相距不到一米的两道门槛。这里是前后院严格的分界线。据说除了皇帝,十二岁以上男子从南到北跨过这两道门槛就是死罪,因为这两道门槛里面就是皇帝的后宫;而女子从北往南跨过这两道门槛也是死罪,因为这可能意味着女人干政。说起来有些滑稽。慈禧不需要跨过这道门槛,不也成功主政了四十八年了吗?

 

经过十九间照房,穿过院子,对面就是避暑山庄皇帝后宫的核心建筑“烟波致爽殿”。这个名字很熟悉了,以前看刘晓庆主演的《火烧圆明园》,以及其他有关《北京条约》签订,有关“辛酉政变”的影视剧,都会提到“烟波致爽殿”。烟波致爽殿是皇帝的寝宫,也是康熙三十六景中的第一景。一座寝宫,松林掩映,雕梁画栋,极尽奢华,终究还是寝宫而已,何以竟成为美景,不能理解。皇帝在这里接受后妃们的朝拜,也在这里就寝,可能心情会很美,但这种美是别人不能领会和分享的。况且,在这里接受朝拜和就寝的皇帝们也并不一定就是心里美美的。

导游将游客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西稍间,这里才是皇帝睡觉的地方。皇帝睡觉的地方,看起来也不宽敞,比我在酒店住的高级大床房大不了多少。导游借题发挥说,住房本来也不需要太大,住得下,不拥挤就可以了。房间太大,反而不吉利。导游说了一通迷信的东西,没听进去。又听说,皇帝睡觉的床铺,二米长一米五宽,说是为了取谐音的吉祥意义“长寿”。在这间房子里住过四位皇帝,康熙,乾隆,嘉庆,咸丰。前二位是长寿,第三位寿命算是正常,却是在这里暴病而死,而第四位才活了三十一岁,算是短寿。这间房子住过四位皇帝却死了二位,死亡率达到百分之五十,真够不吉利的。导游又将大家引到西稍间的西侧,那里有一道小门,或者叫“后门”。据说妃子们是被太监背到这里,穿过这道小门,进入皇帝的寝室的。本身是很私密且不宜视听的东西,被导游一番津津乐道之后,成了趣闻。

又返回西稍间前面,隔着玻璃,里面的窗户之下就是皇帝的办公桌。就是在这张办公桌上,咸丰皇帝签署了中英,中法,中俄“北京条约”,不仅赔款,开放通商口岸,还大量割地。把香港割让给英国,把乌苏里江以东四十万平方公里割让给俄国。从此,中国永远失去库页岛和海生崴。就是这张小小书桌,上面还摆放着笔筒和毛笔,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签订了,大片祖先留下的领土被割让,被霸占了。现在的导游还在咒骂咸丰皇帝的软弱和昏聩,谴责鬼子六恭亲王的卖国求荣,咒骂慈禧太后弄权和专横。其实,国家走到了割地赔款那一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不从明朝的闭关锁国说起,也应当从乾隆的狂妄自大拒绝融入世界潮流说起。到了道光和咸丰的时代,国力衰退,国运已经快到尽头,实在是一切都晚了。咸丰固然是个无所作为的昏聩软弱的君主,但就算后来换上了精明强干的慈禧太后又能怎么样呢?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经常听到一种看似合理实则谬误的说法,“清不如明”。因为明朝是先进的汉文化,而清朝是落后的游牧文化。姑且不论——如果真的清不如明的话,清何以入主中原,明朝何以被清打得稀里哗啦的。而且,入主中原的清朝,其实是很好结合了儒家文化并将其融入政治实践了的。真正要论统治的效率,要论统治者的道德水准和业务素质,清朝最昏聩的皇帝都要比大多数明朝皇帝强。明朝皇帝的荒唐,混乱和瞎胡闹真的是超乎人们的想象,有木匠皇帝,有蟋蟀皇帝,有多少年不上朝的皇帝,至于出尔反尔,视军国大事为儿戏的皇帝,更不在少数。清朝历史上的十二位皇帝,能力有大小,素质有高低,但就敬业而言,就道德素养而言,大多是过得了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清朝这种有效率的统治,本质上是在延续一种封闭落后腐朽的社会制度,所以其统治越有效率,就越是阻碍制度变迁和社会进步。它不是好事而是坏事。“清不如明”的说法,是“汉族中心主义”的论调,是庸俗和腐朽的论调。历史评价中通常还有一种论调,叫做“道德主义”,就是将成功或者失败归结为道德的优劣,这是严重脱离历史唯物主义的错误认识。当然,即使用“道德主义”也解释不了“清不如明”,因为本来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西稍间皇帝寝室后门正对着一道门,进去有个小院,有座小楼,叫做“西所”,是皇后的住所。当年慈禧就住在这里,并在咸丰病故之际发动了辛酉政变,从此操纵政权四十八年。小小的西所也有三间,最西边的寝室看起来有些局促。不过因为小可能更显得隐秘,更易于慈禧在其间运筹和操纵。晚清的历史,常常被归结为败坏在一个女人手里。丧权辱国的指责,经常落在这个精明而威严的女人头上。说实在话,这样沉重的担子,那些男性的皇帝担不起,满朝文武大臣担不起,这个女人——即使是强势的女人——也担不起。我们的思维常常还有所谓“正统”的流毒。承认所谓的“正统”,就意味着承认帝王统治的唯一合法性,这当然是腐朽和没落的观念。而这种“正统”的观念,除了排斥异姓之外,更是排斥女性,这也是相当糟糕的陈腐的观念。即使作为国家最高统治者,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证明女性一定不如男性。况且,就晚清历史而言,慈禧的统治其实是有成效的。如果不是慈禧的精明和强势,政局会更加糜烂,丧权辱国会更加严重。由一个女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而且收拾得还不错,已经可以了。那些津津乐道慈禧太后腐败和奢侈的人们,往往有堕落的“男权主义”在心中作怪。可以省省了。就腐败,奢侈和糜烂而言,男人的想象力和行动力要远远高于女性。

西所小院的西侧有间小房,以前可能是门房,现在辟作小卖部,黄色的布帘上写着“楠木梳”。导游在讲解慈禧的奢侈生活时一再说到她每天早上用楠木梳梳头。介绍完西所,导游顺便将游客引向小卖部。不过,为了避嫌,还特意强调,大家可以看一看,闻一闻,不作购买的推荐。

出西所,进入宫殿区的最后一个院子,叫做“云山胜地”,这是帝后们听戏的地方。二层的楼房,外面有座假山。据说楼内并没有楼梯,上楼就走假山。想想前面的“烟波致爽殿”是那样一个死过两任皇帝,又签订过丧权辱国条约的地方,在这里怎么听得下戏呢?

出云山胜地的“岫山门”,就离开了避暑山庄的宫殿区。

 

避暑山庄景区由四部分构成,宫殿区,湖景区,草原区,山景区。

从宫殿区北出岫山门,就到了湖景区。蓝天之下一湖秀水,秀水岸边亭台楼阁;杨柳在岸上摇曳,花径在湖中延伸。石拱桥下,有环卫工人驾着小船在清理落叶;岸边柳树下,一群大爷大妈摆好姿势在拍照。湖泊西北角林稍远处,可见磬锤峰的身影。

冬天的北方日子真短,还不到三点太阳已经西斜。

沿着芝径云堤走上如意洲,湖岸的柳叶如金线般在空中飘舞。微风之下,感觉到阵阵凉意,我已经后悔因为对天气的误判而脱多了衣服。距离天黑估计只有两个多小时,剩下的时间只能围着湖景区转一转,最多可以深入到草原区,西部的山景区是去不了啦。

冷香亭前,两位五十多岁的女子身着彩色的服装在做舞蹈的动作。似乎是戏服,又没有京剧的脸谱;颜色鲜艳得刺目,故而也不像日常穿用的民族服装。二人嬉闹着转圈,做展翅起舞的动作。还有一位同样四五十岁的男子趴在地上给拍照,不时指点着摆出姿势。 这才明白,不是舞蹈,不是锻炼,不是戏服,也不是民族服装,只是奇装异服而已,只是摆拍而已。

在湖区的东北角有一突出的山包,叫做“金山岛”。完全是仿照镇江金山寺的格局,从湖边有廊道顺山势蜿蜒而上,山顶有一座楼台和一座宝塔。以前看刘晓庆主演的电影《火烧圆明园》,有慈禧与咸丰皇帝调情的场景,就在这金山岛的廊道之上,就在这山顶的“天宇盛畅殿”之中。不过,此金山顶的宝塔与彼金山顶的宝塔很不一样。此金山顶的“上帝阁”是用来祭祀真武大帝和玉皇大帝的,而彼金山顶的宝塔原先是佛塔,始建于齐梁年间,太平天国革命中被毁之后,光绪年间重建为慈寿塔,是给慈禧太后贺寿的。而且,此处之三层宝塔相比于金山寺三十六米的七级宝塔而言,只能算是个模型。

从金山岛下来,继续往北,就进入草原区。草原上的牧草都已经收割完,打成包一垛一垛的。太阳已经西下,天空一片片彩霞。接着往北,远看那边有一座宝塔。原来是永佑寺的六和塔。乾隆南巡期间,见杭州的六和塔挺拔秀丽,气象庄严,有意建寺筑塔感激母亲养育之恩。后来就在这避暑山庄建造永佑寺和六和塔。永佑寺现在仅存门口两通石碑以及六和塔。六和塔八角九层,高六十六米,保存完好,是避暑山庄的胜景之一。我进门的时候,两位身着黑色长棉袄的工作人员在石碑前聊天,宝塔前面有四五位民工在做地砖的维修工作。宝塔被用红绳子围着,不能上去参观,也不能转塔。其实我也没有时间。拍了拍照,然后离开。

西侧的山上树林密布,山顶的亭子在夕阳照射下散发出金光。登高望远对我其实是最有吸引力的。问了问走过的一位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说已经封山,到不了山顶。其实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要真是登山的话,天黑之前肯定出不去。接着往南,朝着来的方向回去。

前面一座白墙围着的院子,后面的圆门开着,可以进去。进门是一片假山,有通道从假山中穿过。院子中间是一座外观两层的楼房,色调以绿色为主,绿色的柱子,绿色的琉璃瓦屋顶。前面是片小湖,那头是一座假山。山石都是黑乎乎的颜色,结构看起来非常繁复。有工人在做维修工作,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的。楼台的东侧有座碑亭,里面一通数米高的石碑。原来这院子就是文津阁,那石碑记载的是修建文津阁的情况。

从后门原路出去,再转到前面的正门。门口围着一群游客,有导游在讲文津阁的由来,讲乾隆和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的历史。文津阁原来是仿照宁波范家的天一阁建造的,用来收藏纪晓岚编纂的《四库全书》。差不多一年前我去普陀山,返回的时候到了宁波,还专门参观了天一阁。当然,天一阁的规模要比眼前的文津阁大很多,其藏书也要丰富很多。历史上的文津阁应该远远不止眼前的规模。门前砖块地面上有一排排的柱础,这个地方原来应该是廊道或者其他建筑。文津阁大门西侧的河边,一群小猫安安静静在树下坐着或卧着。其中一只,通体白色,只是右眼圈是黑色,很有意思。我盯着它拍照,它不害怕,也不生气,眼睛直直地看着。避暑山庄内有好多野猫,稍后在“无暑清凉殿”,还看到一群野猫在走廊上休憩。

 

离开文津阁,前往湖景区中部的烟雨楼。

烟雨楼位于如意洲之北的青莲岛上,是乾隆四十五年仿浙江嘉兴南湖的烟雨楼而建。嘉兴烟雨楼因唐朝诗人杜牧的名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风雨中”而得名。乾隆六次下江南,八次登临烟雨楼,并为之赋诗,可见其欣赏甚至痴迷。来到烟雨楼西侧湖边的时候,烟雨楼正笼罩在灿烂晚霞之中。金色的楼影倒映湖中,实在美轮美奂。

正在欣赏湖中烟雨楼的美好景致,回头一看,身后有一座造型奇特的亭子,匾额上写着“水流云在”几个字。这是康熙三十六景的最后一景,取意自杜甫的诗句“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意谓流水与浮云相映成趣动静变化妙不可言。我前些年曾经读过英若诚的回忆录《水流云在》,他的祖父英敛之曾经在香山的大青石上刻下“水流云在”几个字。我去年十月去香山,没见到刻着“水流云在”的大青石,不过在樱桃沟却见到一家叫做“水流云在”的茶社。

过一座石桥到如意洲,再过一座木桥到青莲岛,来到烟雨楼前。烟雨楼楼高两层,红柱青瓦。上层中间悬有乾隆御书烟雨楼匾额。西南叠石为山,山上有六角凉亭,山下洞穴迂回,可沿石阶盘旋而上,也可穿过嵌空的六孔石洞,进到烟雨楼。 烟雨楼曾经改造为宾馆,专门接待高级领导,现在恢复为旅游景点。

在烟雨楼前面上了个卫生间,发现这是今天最后收获的一个景点。进门就感觉到空气中一阵暖意,原来已经开了暖气;没有一点异味,空气中反而是弥漫着清香。门厅一侧摆着古色古香的茶几,沿墙放置的木沙发,那柔软的坐垫居然是崭新的干净的整洁的明黄色的丝绸!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为皇帝准备的吗?

出卫生间,感觉越发阴冷,决定结束游程,从东南方向的德汇门离开。

 

沿着先前走过的南兴隆街回宾馆。还有几百米,看到路边小店耀眼的“驴肉火烧”的招牌,决定先在这里解决吃饭问题。我倒是吃过卤煮火烧,还没有尝过驴肉火烧。一家小两口经营的店子,专门供应驴肉火烧。女子在切肉,做火烧,男子在烧汤。我要的一份驴肉火烧七块钱,而一份驴肉汤却要十三块。所谓驴肉火烧,就像西安的肉夹馍,不过那“馍”是长方形的烧饼盒子。不是很好吃,驴肉是凉的,吃不出香味儿。十三块的驴肉汤也不值得。看起来白白的浓汤很可能是用专门的“汤料”烧制的,看起来不像是驴肉汤。也许是不合口味吧,也不一定就是做得不好。吃上一次没吃过的东西,也算是新的体验,也算是有收获。

回到宾馆准备休息,想起来没带毛巾。下楼到大堂,问值班经理有没有毛巾卖。经理打开柜子,说只有一个式样,还比较贵,建议我到隔壁不远的大润发超市看看,那里品种多,而且便宜。出门左转不远下电梯,就到了大润发超市。很便宜和实惠地买到了毛巾。出来的时候,闻到煎饼馃子的味道。想到刚才的驴肉火烧没能满足自己的食欲,就想着能不能在这煎饼馃子上得到补偿。于是要了一份黑米素菜煎饼馃子,才七块钱。这家小店虽然在地下超市的出口通道上营业,不仅做煎饼,还有米粉,捞菜等等,但因为不用明火,不炒菜,所以不会有什么油烟。看那师傅给我做煎饼馃子,还是三十多年前我见过的那种做法。将米浆摊在鏊子上,打上鸡蛋,摊开,撒上蔬菜,涂上面酱,加上油条,卷起来,切成两节。闻着那曾经熟悉的味道,口水流了出来;还是忍着,待回到宾馆,让肚子再稍微饿一点,吃起来才更有味道。

到承德的半日,很丰富很充实啊。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