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游六日(4):奔走在北戴河

赵峰 原创 | 2019-12-25 06:2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海滩 北戴河 

 北游六日(4):奔走在北戴河

2019-11-9

半夜三点醒来,决定修改行程。先到北戴河,明天再去山海关,后天直接从山海关坐高铁回家。这样的行程更合理一些。于是退房间,又订房间。弄到四点多,再一睡醒来已六点多了。快七点,下楼开发票,吃早饭。给我开发票的是头天接待我的那位少数民族样子的女生,普通话很标准,业务很熟练,态度热情认真,细致周到。

我第一个走进餐厅。今天我可以吃的蔬菜品种增加了一个,就是土豆丝。小米粥的味道还是一样的好,不过我今天不想多吃,因为一会儿要坐长途。我确实是来得太早了,我吃完出来的时候,还没有来第二位客人。

到秦皇岛得到承德东站坐车,我事先已经预定了车票。时间还早,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可以乘坐公交车过去。公交车上人不多,空空荡荡的。车厢很整洁,地上干干净净的,座位套上也看不出有油迹。一路上很多站,一两百米就有一站。司机很有耐心,每到一站都要给乘客提醒。乘客也很友善,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到承德两天,印象很好。风景好,天气好;环境卫生,街道整洁;小吃品种多,价格便宜;这里的人也很友善,很文明。

 

客车在九点钟准时出发。

司机看起来像个老农,很和善,很土气,说话慢悠悠的,眼睛笑眯眯的。不过精神很好,很有耐心。我订票早,坐第一排,就在司机身后。跟我坐一起的女子,四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很健谈,主动跟我说话。我已经很不习惯跟陌生人说话,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就这样,女子放弃了我,找司机说话。这样也好,免得司机打瞌睡。

汽车一路向东南方向而去。我本来还想关注一下沿途的山川河流,地形地貌的,因为晚上没睡好,在汽车悦耳的引擎催眠声中,慢慢就睡着了。中间几次醒来,留意到自己并没有流哈喇子到胸前,又放心睡去。五十多岁的老头大多是我这样的德行吧。切·格瓦拉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到咖啡馆看到一个我这样年纪的老头,手里端着啤酒就睡着了。切·格瓦拉很受触动。这样的人生是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的;生命只有一次,一定要活得精彩。于是,切·格瓦拉决定参加革命。为了能让自己一直保持生命的活力,切·格瓦拉一直在“革命”中,直到生命终结。有时候,我想象一下自己渐趋行尸走肉的窘态,只能自嘲。

出承德很长一段,汽车都在丘陵地带行进。虽没有高山,却也不是平原。天空是碧蓝碧蓝的,山头是光秃秃的。路边的民房都是一层的,集中在避风的山坳里。过槐尖山隧道后,就没有了丘陵和山地,都是平原;天空变得雾蒙蒙的,因为接近海洋,空气变得湿润了。

进入市区,看到大片大片的高层建筑;都是灰黑色的砖块和水泥,看起来没有一点美感。秦皇岛,在我的想象中应该是一个到处珊瑚和礁石,沙滩和海浪,芦苇和鲜花的世外桃源。可是,这里也有高楼,而且还有堵车。

进入市区之后,十几公里磨磨蹭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我还得转车才能到我预定的北戴河风景区的宾馆。还是决定坐公交车去。我想象着,在公交车上也可以欣赏到海洋和沙滩的风景。

从客运站坐34路可以直达滨海汽车站,那里是北戴河景区的客运枢纽,距离我预定的宾馆仅三四百米。高楼渐渐减少,道路两侧更多的是树林和草地,还有林中的别墅。路上车不多,上下公交车的人也不多。路边倒是不少商铺,旅游用品商店,酒店,饭馆,酒吧,茶楼,小卖部,十家有九家关着门。

我预定酒店的那条街倒还不错,一路十来家小饭馆,有家常菜,饺子,烧烤,还有海鲜,看来在这里找个地方吃饭不算困难。这种情况——开业的酒店饭馆集中在某一特定区域,可能是生意清淡时抱团取暖的做法。单独一家店可能很难生存,若干家集中在一起给客人更多选择,大家的生存也就有了更多机会。

办理入住手续时,戴眼镜的小女生说,您预订的房间有点小,给您免费升级为高级大床房。真是贴心的做法。前天和昨天在承德,我已经接受过店方的好意。淡季时光,客房利用率不是很高;以免费升级的方式增强顾客的体验,实在是一件惠而不费的好事。眼镜女生又说,早餐就在出门右手的辣椒炒肉。我一听,以为是常德那家辣椒炒肉的连锁店,顿时有了好感。

房间很好。宽敞,明亮,卫生,整洁,设施齐备,布局温馨。稍事休息,决定出门吃饭,然后去老虎石公园,如果有可能的话,再走到鸽子窝公园。

出门右转到了辣椒炒肉餐厅。进门就知道不是我想象的常德“辣椒炒肉”的连锁店。装修和布局没有一点那个意思,而且空气中也没有湖南菜那种特殊的气味儿。问了问迎上来的老板娘,说他们是山东的,做的是北方菜,南方菜也会做。大厅很宽敞,但空落落的,没有坐着一个人。我还有点担心被宰,就准备退出。我说给我一个人做菜太麻烦了,我换家馆子吧。

老板娘堵在门口,像是不让我出门一样,非要将我这笔生意做成。“没关系。一个人是做,一桌人也是做。再说,现在已经过了饭点,吃饭的当然不多。你换一家店,也是这样,别人也是为你一个人在做。”她这样一说我倒接受了。说实在话,我到北方这两天,还没有看到这样在意一笔生意的。

于是坐下。点了两个菜,一个酸辣土豆丝,一个清炒西蓝花。在我等菜的时候,进来一位着黑色制服的小姑娘,似乎是附近银行的职员,来给同事买午餐的。三份盖饭,要的是不同菜。我的两个菜很快上来。分量实在太多了。那一份酸辣土豆,一大盘子,得有一斤多重吧。我只吃这一盘土豆就够饱了的。西蓝花很新鲜,味道不错。为了表示对厨师的尊重,我努力将两份菜吃干净。这样,晚上我就可以晚点吃饭。

从酒店到老虎石公园,也是三四百米的样子。我来前做功课,知道老虎石公园是北戴河景区最好的观海胜地之一,也是最好的沙滩浴场。在这个季节,游泳应该是不可能了,这样也好,或许游人会少一些。

往南走不远,路边一座土红色的二层建筑,挂着“秦皇岛启功艺术馆”的牌子,门口摆着两排花篮,上面的日期显示这艺术馆是今天才开张的。今天才开张,却看不到多少热闹气氛。我们这些北师大毕业的学生,有幸听过启功先生的书法课,或者仅仅是在校园里与先生有过一面之缘,都对先生怀有深深的敬意。到了“启功艺术馆”门口,当然要进去参观一番。

一楼门口有张课桌,后面坐着一位在玩手机的女子,似乎是在招生教书法,看边上广告牌上的介绍文字,几位教师都是启功先生的弟子或再传弟子。对着大门的楼梯口有启功先生的塑像,在写字的样子,笑眯眯的;穿着西装,不是很像。

进门右手的大厅像是个书吧,墙脚有书架,大厅中央有书桌,都摆满了书。还有屏风隔着的卡座,有茶几和茶台。最里侧似乎是个吧台,里面有厨师模样的伙计像是在做烧烤。看起来是很有品味很有意思的文化场所,不过大厅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楼上是书画展,展示的是一位叫做崔晓东的画家的作品。我原先以为是启功先生的弟子,以为他的书法应该有点启功先生的味道。其实不然。该画家毕业于中央美院,师从于李可染等大家。他的书法和绘画与启功先生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二楼是个很大的展厅,只有我一个人在参观。 “艺术馆”开张的第一天就这样冷清,我为启功先生感到不平。

我今天要在北戴河多跑一些地方,此地不能久留。出门,接着往南而去。十字路口,四个方向的楼房都呈现异国情调,有年轻人在路口拍婚纱照。路口南侧一家外国快餐店的门外,一条长椅之上,一位大胡子的外国人端着大杯啤酒在豪饮。另外一组雕塑,则是一位外国画家在给流浪的中国军人绘画。秦皇岛或者北戴河,自从近代以来就应该是具有很高国际化水平的城市吧。

 

听到海涛的时候,已经到了老虎石公园门口。天空阴沉沉的,能见度不是很好。公园里游人似乎不少,至少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人烟稀少。因为海水有点凉,没人下海游泳;沙滩上,父母带着子女,爷奶带着孙子,男人牵着女人,走来走去一群群的游人。有的在放风筝,有的在挖沙坑,有的在戏水,有的在捡贝壳。

左前方有一片礁石伸到海中,那就是老虎石。也许是从空中看起来像是老虎的样子吧。礁石上上上下下一群又一群的游人,有的在做姿势拍照,有的在礁石下敲蛤喇。海水拍打着礁石,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溅起的浪花晶莹剔透。

站在礁石之上,吹着海风,望向东方。因为有雾,望不出多远。试图酝酿一点情绪,发一点感慨,多被这云雾阻挡了。

离开老虎石公园,决定沿着海滨公路往东边的鸽子窝公园而去。听说,鸽子窝才是北戴河最好的观海场所。很多游客为观赏海上日出,专门住到鸽子窝附近。日出我是看不了啦,再说要是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也看不到日出;今天可以做得到的,就是到鸽子窝看一看海景。

紧邻着老虎石公园有一座被铁丝网拦着的沙滩浴场,宽度也就几百米吧。有招牌写着“出国人员专用沙滩浴场”。这让我有些焦虑,不会沿海都这样被不同机构分割为私有了吧?如果这样的话,我沿海岸行走就毫无意义。在这样的焦虑中,不禁对权力的滥用及寻租的泛滥进行了谴责。特权真是该死的东西,真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凭什么公共的资源要被特权集团瓜分和占有?难道我们打倒一种特权就是为了建立起另外一种特权吗?

好在我的焦虑是多余的。从“出国人员专用沙滩浴场”往东,都是公共的沙滩和浴场,没有铁丝网,也没有木栅栏。沙滩上游人不多,上百米都见不到一位。钓鱼的倒是不少,拍婚纱照的也很多。这样的天气,光线不是很好,应该是不适于拍婚纱照的。不过,也许不同的天气会有不同的效果吧。我一直在沙滩上沿着水位线行走,碰到好多位钓鱼的,却没有看到一次收杆钓起鱼来的。也许,钓鱼也只是打发时间,有没有鱼人家不是很在意。

不过,还是有真正在乎的。看到一位身着长水衣的汉子,站在浅水区,手持一只铁制的大唧筒,从水底一次一次吸东西上来,吐到一个筛子样的工具里,清洗,捡拾,整理。估计是在捞什么海产。夕阳之下,礁石之间,捞海人的身影拖得老长老长的。

为生计而操劳的除了捞海人之外,还有那一群群的海鸥。水边沙滩上,不时有海鸥飞起又落下,在浅滩处寻觅着吃食。伸入海水中的一处长滩上,一大群海鸥聚在那里找食儿吃。跑来一只黑狗,扰乱了海鸥们的盛宴。海鸥们似乎对黑狗也不是特别的畏惧,它们围在它的头顶,叽叽喳喳鸣叫着,试图将其驱赶开去。黑狗只是恶作剧,幸灾乐祸跑了几圈,才又无趣地离开。

从老虎石公园往东,走了四公里左右,来到金山嘴附近。听到一阵阵机动船的轰鸣声,又看到通往金山嘴的海边便道上,沙滩上停着很多小汽车。走近一看,小汽车后面都带着拖斗,有的拖斗上有机动橡皮艇。一艘艘机动橡皮艇正在靠岸。走近一看,有人从橡皮艇上搬下箩筐,箩筐里装着刚刚打捞起来的鱿鱼。那一框子,大约有个四五十斤。

走到岬角上,周边停着几十辆小车,都带着拖斗。正有机动橡皮艇靠岸,人们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岬角中部停着一辆运输渔获的卡车,估计是来收货的。收获似乎不是很大,应该三分之一都没装到。那些汽车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且大多是名车;那些开车的及开橡皮艇的,都是穿着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显然不是靠海谋生的。利用周末出海捕鱼,可能仅仅是种娱乐,是有钱人的一种时髦的游戏吧。

金山嘴岬角处已经没有沙滩,只有乱石。靠岸一侧有铁栏杆拦着,里面是军事单位。铁栅栏上有警示牌“军事警区,禁止入内”。不过,铁栅栏下靠海一侧有二三十厘米宽的水泥道通往东边,我指望着这条小道可以向东延伸,经过前面的沙滩,可以到达鸽子窝公园。

水泥小道走了二三百米就走不通了。前面有铁栅栏横着挡住,向海上延伸了几十米米。附近的礁石上聚着好多人,有的在钓鱼,有的在捡蛤喇。我仔细看了看,那铁栅栏的空子不够大,我穿不过去。其实,即使穿得过去,也肯定走不通。于是返回。

往回走了一公里左右,又到了海滨公路,顺着这条路走,将近四公里就可以到达鸽子窝公园。路上基本上没车没人。偶尔从我身边驶过的,是从金山嘴返回的拖着橡皮艇的小车。路边很多宾馆,酒吧,咖啡屋之类,在旅游的旺季应该是人潮如流吧,现在都关门大吉了。

天色越发暗了下来,路面有些模糊了。天上飞起了毛毛雨。由于走得急,身上开始渗出毛毛汗,有些不舒服。有出租车从身边经过,很礼貌地鸣笛,既是提醒,也是招徕生意。有一点点动心,是不是坐车到鸽子窝,或者干脆返回宾馆。这个时候,天都快黑了,到鸽子窝也看不到什么。又一想,还是不应该放弃。

路过碧螺塔海上酒吧公园。来前做功课,说这是北戴河景区最热闹,最有情调的地方。我原先想,到这个地方的话,晚一点也没关系,总会有热闹的场景的。没想到,此时门口张贴着巨幅的告示——停业休整。

走着走着天色完全黑下来了。左前方伸入海中的山包上,有一座阁楼在夜空中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我知道,那里就是鸽子窝公园了。

在鸽子窝公园出口,不时有游客出来,路边还停着几辆出租车。离开金山嘴之后,到这里才开始有点人气。不过,要进入公园,还得朝前走三百米。实在是走得有些辛苦,又担心时间来不及,我很怀疑“三百米”是弄错了度量衡。

我赶到东边的入口时,已经五点多。在大门口外边站着几位保安,在我向他们打听从哪里进入公园的时候,他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天都完全黑了,还有人来逛公园。其中一位警察很友好地用下巴朝一扇门方向努了努,我心领神会。进入售票厅,发现售票窗口根本没有人。还好,中间的咨询台有人,一位女子正在辅导孩子做作业。我走过去问那女子如何买票,我将自己的口气处理得尽量谦恭,可怜。我自己都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样黑漆漆的夜晚,已经五点多,还来逛公园,而且是一个人。那女子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说,不需要买票了,快到五点半的闭园时间了,要快点。她好像知道我只是为了“到此一游”似的。

五点半闭园,我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来前看过攻略,这公园面积还不小,十分钟哪怕是小跑也跑不完。不过,既然让我进来了,我就要到处走走,总不会不让我出去吧。

进门之后朝左前方前行,大海就在那个方向。地上是木栈道,顶上有路灯。路边的树上有各种鸟鸣,原来是放的录音。看到了大风车,那是鸽子窝公园的一个标志,它的后面就是大海。四下里虽然有灯光,但什么景致都看不清楚。

走到大风车下面时,听到喇叭在喊:“公园即将关闭,请游客抓紧时间有序离开。”我估计这通知是针对我一个人的。走了一长段,我就没有见过一个人。唯一误以为在水边钓鱼的那人,其实只是雕塑。

决定右转离开,找出口出去,却走到一段悬崖之下,水边还有参观步道。我这才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鸽子窝,是观看日出的最好位置。我先前看到的灯光辉煌的亭子,就在这悬崖之上。很想沿步道走进去看一看,还是放弃了。一来喇叭声催得急,二来又担心熄了灯什么都看不见。

最后还是问了在路边搬东西的工作人员,才找到出口。

出门坐上出租车,已经快六点了。

 

就在是酒店附近的“东北土菜馆”解决晚饭问题。他们家的生意很不错,我进去的时候已经坐了好几桌。只有一个服务员,忙前忙后,辛苦得够呛。我要了一份春饼,一份就春饼吃的炒菜,一个番茄鸡蛋汤。春饼是薄薄的面饼,双面炕过,咸味儿的。将炒菜裹在春饼里,像煎饼一样卷着吃。其实味道还不错,只是我不能吃太多面食。总共十张春饼,剩下了五张。本来想打包带走的,看那服务员实在太忙,不想为要个塑料袋麻烦别人,就放弃了。我后来有些后悔,因为我第二天早餐吃的东西肯定不如这春饼。

我一个人啃春饼的时候,邻桌的大桌子坐了十五六人,有三四十岁的,有五六十岁的,有男的,有女的,似乎是邻居加朋友的聚会,请客的是一位被大家尊称为刘总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男人们大多喝白酒,也有喝啤酒的;女人们大多喝啤酒,也有喝白酒的。喝酒很爽快,却没有劝酒的。说话都慢条斯理,和和气气的,没有大声喧哗的。我先还有些担心这帮人喝醉了摔酒瓶子会伤着我,准备吃上两口就离开。结果我吃饱了他们还在客客气气安安静静地喝着,说着。

在北戴河的海边奔走了一个下午,小腿有点酸疼。

回宾馆洗了个热水澡,开始写这个日记。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