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游六日(5):老龙头,山海关

赵峰 原创 | 2019-12-25 06:43 | 收藏 | 投票

 北游六日(5):老龙头,山海关

2019-11-10

头晚睡得早,半夜三点就起床。补日记,看书。

原计划是五点多先去老虎石溜达一圈,然后坐六点多的公交车去老龙头。

下楼出门,发现在下雨。老虎石去不了啦,坐公交车也不现实。得在雨中走三四百米,我没有伞,附近也买不到。只得改计划。七点多早餐之后再走,为了节省时间,预约了滴滴。昨晚我找服务员换十元零钱,服务员说用不了那么多。现在看来,可能一块都用不了。

七点,到隔壁的“辣椒炒肉”吃早餐。

还是酒店自助餐的形式,主食和副食,荤菜和素菜,糕点和水果,牛奶和茶水。品种不多,品质不好,味道不好。估计生意不好才接了酒店的这项业务,好处不多,也就舍不得投入。东西都不够新鲜,有些可能还是头天的。鸡蛋炒饭很咸,一坨一坨的;炒粉又凉又硬,像是隔顿的;炒蔬菜除了咸味儿就没别的味道,西红柿的皮很厚,硬邦邦的。只有小米粥还可以。这是我在华住吃过的最差的一次。在外旅游,我一向早餐吃得很多,因为它是一天营养的来源。实在难吃,这一顿吃得很少。

其实,这家酒店从位置到房间,从设施到服务,都非常令人满意。在北戴河风景区,才138元就住高级大床房,已经很不错了。早餐差也可以理解。因为生意清淡,为节省成本而将早餐外包,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快吃完早餐的时候,看到我预约的滴滴到了。

上车后,跟司机聊了聊九门口,他不太了解。历史上的山海关大战,也就是李自成与吴三桂和多尔衮大战,然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那场大战,并不是发生在山海关城墙之下,而是发生在距离山海关关城十五公里的九门口。九门口又叫做“一片石”,那场大战也叫作“一片石战役”。据说,九门口长城是目前唯一的水上长城,还有当年多尔衮秘密运兵的地下通道。我是来之前看攻略才知道九门口长城的,很想趁这次到山海关顺便去看看。司机听我说起九门口,以为我今天就要去,说可以送我过去,然后等着接我回来。我连忙说还不确定,明天再说。最后,还是没有去成。

北戴河和山海关,都是属于秦皇岛的旅游名胜,我想是应该有专门的旅游通道联结的。相距仅三十多公里,因为限速,居然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实在太慢。基础设施可能是有些问题。就这么点小雨,居然路上就有大片的积水。

我昏睡了一会儿,到了老龙头景区。

滴滴还车没停稳,有出租车凑过来,说可以带我进去,不要票,收十块。我没理他。这种行为实在可耻。损害国家,损害景区。正儿八经的门票也才二十,谁会为节省十块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游客服务中心是一座琉璃瓦顶的老式建筑,很豪华很气派很壮观的样子。大门都关着,可能是为了防风灌入。门口没人,也看不到有人进出。初看像是停业了一样。周边也没什么人走动。很奇怪,从昨天到北戴河开始,就感觉这座城市像是冬眠了。

其实正在营业中。我本来打算买六十元的通票的,包括老龙头,天下第一关,王家大院和孟姜女庙。后两个景点倒是不在意,关键是通票才能绕城墙一周。售票员却好意提醒我不要买通票,说通票中有的景点距离远,一般游客买了票但不会去。山海关因为服务问题曾经被取消5A评级,我估计售票员的这种心理与此有关。别人是好意,我就不好坚持,于是只买了单独的老龙头的门票,才二十元。这时边上有着工作服的女子过来自荐导游,我谢绝了。她也没有一点勉强的表示。

想起要买把伞,售票员示意我上楼去看。正对着大厅门,是上二楼的台阶,得有十来米宽吧。台阶的尽头有一排柜台,上面贴着一张用A4纸打印的 “雨伞”。我走到柜台前,伸头过去看看。一个女子双脚搁在桌子上,身子斜靠在椅子上,在玩手机。她的脚尖正对着我的鼻子。看到我凑过去,女子礼貌地将脚从桌子上放下来。

“请问有没有雨伞?”我问。

那女子站起身,走向柜台另一边。我看到柜台一角放着四把雨伞,价格是69元。立马就打了退堂鼓。太贵了。我平常买的折叠伞,不会超过25元。说声抱歉,转身离开。

出门走了几步,又后悔。如果一上午都这样下雨,肯定会淋湿的。于是折回去。其实柜台里有两种雨伞,69元这种是印有“山海关”旅游标志的;还有一种没“山海关”标志的,45元。如果服务员先前向我推荐45元这种,或者介绍69元的雨伞是有“山海关”标志的,我都可能接受。可见服务员是不怎么将卖伞这项工作放在心上的。可能是经营管理模式的问题,如果服务员的收入与业绩无关的话,她显然是不会有提升业绩的积极性的。

 

“老龙头”是山海关景区的一部分,老龙头所在的宁海城是山海关城防体系的一部分。山海关城防体系包括七座城池。从南到北有宁海城,南翼城,关城,北翼城;从东到西有威远城,东罗城,关城,西罗城。宁海城位于最南端,其顶端还伸进了海里。

从“宁海城”石匾下走进城池。整个城墙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后才重修的,原来的城池早在1900年就被八国联军摧毁了。进城之后注意到右边的展室,展示的是清朝时驻军龙武营的生活设施,有粮仓,碾坊,粥房,拘禁所等等。还有马棚,有关帝庙。在拘禁所隔壁有“夫人房”,是个别致的小院子,里面两株银杏的叶子已经金黄,纷纷飘落地上。一位大姐正在费力清扫着。想来这里就是驻军最高长官金屋藏娇之所在。想起甲午战争时,派往朝鲜作战的某军事长官还随军带着妓女;打仗一塌糊涂,生活花天酒地。“夫人房”的前面,是老爷办公的正堂。原来这一路几进的院落,叫做守备署,是整个城池的军事管理中心。

守备署前面是个广场,摆了个八卦阵,有几位游客正在里面转圈。八卦阵一侧,有座将台,可能是长官指挥训练和训话的地方。往东走几步,眼前一株枫树正火红,一株银杏正金黄,路边台阶上铺着色彩艳丽的落叶。树下一座小楼,门楣上挂着“显功祠”的牌匾。原来是纪念山海关历史上若干杰出守边将帅的祠堂,居中的是徐达,是他主持设计了山海关城池的修建;两侧分别是戚继光,熊廷弼,袁崇焕等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应该说,在每一个历史时代都会有一些卓越的英雄。在进步的时代,英雄们更容易发挥自己的天赋,建立卓越的功勋;而在没落的时代,英雄们更可能面临各种磨难,甚至是灭顶之灾。徐达和戚继光可能属于前者,而熊廷弼和袁崇焕则属于后者。熊廷弼和袁崇焕这样的英豪,若是身处政治清明的时代,是完全可能为国家建功立业,从而彪炳千秋的。

出显功祠,登上城墙,走向澄海楼。上台阶的时候,听到了海涛声。心情激荡起来,舒畅起来。看到了伸入海中的老龙头,看到了金色的沙滩,波涛汹涌的海洋。澄海楼原是海防要塞,是宁海城城防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清朝开始,因为康熙构建民族团结万里长城的壮志,长城的防御功能下降,澄海楼就更多成为观赏海上美景的楼阁。一直到清朝晚期,因为外敌的入侵,山海关的防御功能才再次凸显。

澄海楼下有一平台,其东南侧,有一重檐四角碑亭,上覆黄色琉璃瓦,内置御碑。该碑亭始建于清乾隆十九年,即1754年,刻有乾隆登临澄海楼留下的三首长诗。原碑于1900年被八国联军毁坏,现碑是1992年重建。围着御碑亭,有一排与山海关有关的碑刻。有林则徐的名句——“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戎盘雕大漠风;险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这首诗实际上是林则徐被贬嘉峪关时的感时之作,只是其中提到了“山海险”。

还有一块石碑,只刻下“一勺之多”四字。此四字出自《中庸》——“今乎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蛟龙,鱼鳖生焉,货财殖焉。”其意思是,这水是一勺一勺汇聚起来的,但却深不可测。蛟龙,鱼鳖在这里生长,万物在这里繁殖。这大概是对水的力量的赞赏吧。

雨停了。阳光还没有透出来,海面上还雾蒙蒙的;不过,老龙头已经清晰呈现在眼前。伴随着阵阵涛声,海面上席卷着一排排白色的浪花。

沿石阶朝龙头方向走去。有红色阶梯跨过玻璃罩着的土墙,原来这是道光年间用三合土夯筑的炮台。

往前,下几级台阶,来到一平台,这是万里长城中唯一的一座海上敌台,也是万里长城东起的第一座敌台。这座敌台叫做“靖卤台”,起意自台前的大海。这座敌台始建于明朝嘉靖四十四年即1565年,是由当时的山海关主事孙应元完成的。靖卤台不能上楼,可以从三侧窗口观看。窗外,浪花飞溅,波涛汹涌,让人振奋。

从靖卤台下来,就到了入海石城。这就是老龙头,万里长城的最东端。入海石城伸入海中二十多米,宽八米多,高九米多。构建老龙头的九层巨石,其中四五六层是当年戚继光留下的。1579年,戚继光在孙应元修建靖卤台的基础上,向南延伸修建了入海石城,提升了长城的防御力量。站在老龙头上,站在万里长城的最东端,沐浴着海风,让浪涛在脚下翻滚,让涛声在耳边轰鸣,感觉到了震撼。我很享受这种震撼,久久不愿意离开。游人不多。大多游客在老龙头拍拍照就走开了。只有我和少数几位身处振奋中的游人,恋恋不舍。

老龙头往西是一片金色沙滩,是观赏海景,嬉戏游水的好去处;三四百米之外,远远看得到海神庙,以及伸入海上的观海亭。沙滩上还有一顶顶异国情调的草盖,应是夏季观海者遮阳的工具。沿水位线朝西边的海神庙走去。海水更汹涌,涛声更洪亮。蓝天白云之下,海浪拍击之下,左边的老龙头和右边的海神庙,显得绮丽而壮美。

有女子站在水位线附近忘情地拍照,被忽然奔涌的浪花追上,打湿了鞋裤;几位中年女子身着大红大绿的鲜艳服饰,挥舞着鲜红的丝巾,在沙滩上奔跑着,喧嚣着,摆出各种夸张的姿势拍照,显得率性而快乐。

我就这样听着涛声,看着浪花,慢慢向前走去。时而看看蓝天,时而看看白云,大脑放空,感受着来自天地的慰藉。

在海神庙门口,有活取珍珠的招牌,塑料盒子装着一大堆蚌壳。没什么人关注,老板自顾自玩着手机游戏。太阳出来,沙滩上暖和起来。

海神庙也是明朝所建,1900年被八国联军毁坏,1988年才重建。最前面的亭子,是观海的绝佳场所。这里的浪比老龙头大得多,涛声也强烈得多。可以闻得到海腥味,空气是咸咸的味道。站在临海的石栏边,海浪一阵阵拍击而来,可以感觉到脚下在震动。

再往西,又是一片金色沙滩,上面立着一排异国情调的遮阳亭,路边还停着一堆沙滩卡丁车。这一片叫做欧情海滩,应该是夏季旅游的热闹场所。

沙滩的尽头是个岬角,有一片落净了叶子的老树。整片沙滩看不到一人,我正好独自走上一趟。现在十点半,我准备走到视线所及最远处的岬角再返回,争取中午一点之前到山海关古城。

一个人慢慢走着,听听涛声,看看浪花。

水边上,不时有觅食的海鸥落下,那里有被海水冲上岸的贝壳。

沙滩的另一侧,先是公园,然后是高档别墅区,再就是军事禁区,有铁栅栏围着,挂着“军事禁区游人止步”的牌子。

一直走到沙滩的尽头,岬角那一侧是内河的河口。

往回走,留意到一只只美丽的贝壳。真是奇妙啊!一只蛤喇也就那么短短的一生,怎么会有那么奇异而美妙的花纹呢?那种花纹,几何的或非几何的,黑色的或彩色的,对称的或非对称的,都是那么漂亮,那么恰到好处。就那么短短一生,怎么可能做得如此完美呢?有必要做得如此完美吗?一下子童心泛滥,捡了一大堆贝壳。正巧附近看到一只废弃的似乎是装牛奶的大塑料桶,可以用来装我在沙滩上的收获。那贝壳气味儿很大很大,我准备遇到厕所之后好好清洗一番再带走。

经过一座彩色树叶的公园,有中式和洋派的楼房,这里叫做“龙园”,当年入侵山海关的八国联军就驻扎在这里。我因为手里拎着一桶臭烘烘的蛤喇,就没有细细观看。进入一处公共厕所,却又没有清洗。那卫生间实在太干净太整洁,不仅一尘不染,而且没有一点异味。我实在不好意思把我塑料桶里脏兮兮臭烘烘而且带着很多沙子以及糜烂的内脏的蛤喇取出来。

 

出老龙头景区,又叫了辆滴滴,径往我预定的位于山海关火车站前面的酒店而去。

酒店位于山海关站北侧,正对着山海关站候车室。没想到是那么近,我在房间里可以听到候车室通知上车的喇叭声。

房间很好。宽敞,整洁,明亮,阳光暖洋洋的。设施完备,且品质不错。比我昨天在北戴河住的那一家还要好一些。

将塑料桶里的蛤喇倒出来,挑出几只,仔细清洗,然后晾晒在阳光下。其余的只能扔弃。

随后,步行去古城,去“天下第一关”。

我住的酒店距离最近的城墙也就二三百米,一路走过去,有很多家小饭馆,经营各种土菜,东北菜,饺子,烧烤等等的。估计没时间吃午饭了,我带了干粮,可以在游览途中临时解决。

我还是走错了。本来可以就近穿过城墙,穿过古城,然后到“天下第一关”上城墙的。到了最近的城墙下,也就是靖边楼附近,又接着往东走,这就走到了“关外”。从“关外”往“关内”走也不错,只是稍微绕路了。

旺季的山海关旅游一定非常旺,关门外的停车场得有足球场那么大吧。我穿过停车场前往游客服务中心买票时,感觉就像穿过一座小城。毕竟是淡季,停车场空空荡荡的,总共也没有停着几辆车。

很大很豪华的游客中心,看起来没有一点人气。门都关着,不像开门迎客的样子。我推门进去,里面黑乎乎的,好像没人。我正想大喊“有人没”,才发现一个窗口有人影晃动。

那女子低着头玩手机,没注意到我的到来。窗口一侧有个门票种类及票价的介绍。有十五,二十五,六十几种票价;最简单的就是十五的,只能上“天下第一关”城楼,还可以逛一段长城。

“请问,买什么票可以逛到所有城楼?”我的意思是我想环城墙走上一圈。

“买什么票都不能逛到所有城楼。”售票员的神情很有些不耐烦,对做成我这一单生意很不在意。我还想解释一番,一想又放弃了。也许别人是好意,为了帮我省钱。这种情况跟上午在老龙头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售票员的收入与业绩无关,或者干脆说没有业绩要求;可能卖六十元的通票容易受到怀疑和批评,那就只卖最简单的票好了,这样最保险。

于是,我只好买了“天下第一关”门票,才十五元。

检票口,一身着红色长棉袄的女子,冷着脸,预告着冬天。

来到山海关前,我其实是有些兴奋的。我想跟服务员说上两句话——

“我们现在是不是在关外?”天气有些冷,我想让自己暖和一点。

可能是没听懂,再加上不耐烦,那女子是没好气的回复,“你进去就知道了。”

进检票口,还要进一道城门。里面是个院子,中间有个小湖,湖边有亭子,有廊道。周围的树木都落了叶,苇草也都枯黄了。

又沿着城墙脚穿过一道城门,就进了瓮城。瓮城的城门正在维修,搭着脚手架,围着塑料篷布。瓮城中央长满了松树,都有十来米高,超过了城墙。

往西出瓮城,就来到“天下第一关”城楼前广场。广场上空空荡荡,游人稀稀拉拉的。转身就看到十多米高处的“天下第一关”牌匾。这几个大字是明代成化年间的书法家萧显题写,迄今已经五百多年。我这几天看到的牌匾,绝大多数,不是康熙题写,就是乾隆题写。萧显这五个大字几百年间未被取代,想来一定有其不可替代的妙处。

中国自统一中央集权建立以来,总是面临北方少数民族的侵扰,汉唐的匈奴,宋代的女真,明朝的满族,都给中原中央政府带来极大压力。长城成为防范边患的重要设施。整个明朝,主要的威胁来自辽东的满族,故而直接面对辽东的山海关就成为“天下第一关”。山海关的战略地位确实非常重要。从关东进入内地,山海关是必经的要冲。只能走这里。北边是崇山峻岭,南边又是汹涌的大海。山海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咽喉要道。明末之前的二百多年前,长城及山海关对于稳定中原政权确实发挥过重要作用,关上这道城门,关外的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但是,城墙抵御外敌侵略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关键在于人,而不在于武器,更不在于城墙。所以,当吴三桂与多尔衮联合之后,这个“天下第一关”也就成为摆设了。

沿着南边的马道上城。就规模而言,“天下第一关”应该不如南京中华门那么威武壮观,毕竟南京是明朝的首都。从马道就可以看出来,没有南京中华门的马道那么宽,那么长。在瓮城城墙上转了一圈,垛口边上有各种攻城和防卫的古代武器的展示,有士兵模型端枪朝向外面射击的形象。当年城墙外的北方少数民族有多强悍啊,需要修筑这样高大雄伟的城墙来防范他们。

绕过瓮城,先朝北边走上一段。城墙之外,长着一株株高大的树木,有的超过了城墙。城内的居民户,住着又矮又小的民房。都是平房,很有些年头也很破旧的样子。墙上长着野草,墙脚堆着垃圾,街道又窄又乱。或许是出于维持古城面貌的需要,这种破旧的形象才一直保存下来。都有些贫民窟的样子了,应该不是维护古城面貌的最好选择。

往北走了二三百米,来到“临闾楼”。只是山海关防卫系统中的一座城楼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一楼大厅在展示一些老式的农具,也可能是建造长城用得着的工具。看到一个箍桶一样的用具,一根一根的木条或竹条组成,可以收缩。这是用来制作瓦片的。很多的工具或者农具,随着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人们不再使用,也就将退出历史舞台。

再往前,城墙被铁栏杆拦住。如果只走这几百米,是在太不过瘾。我今年走过几次城墙,西安走过,南京走过,临海走过,每次都要走几公里的。正在张望着,期待着,一侧小屋门打开,走出一位着时髦服饰的年轻女子,说,买了六十元门票的才能接着往前走。这时我就对早上老龙头和刚才山海关游客中心的售票员有意见了。

我问这时髦女子可以不可以现在在网上买六十元的门票然后直接往前走;那女子说不可以,要到楼下买六十元门票并在下面检票。这就没办法了。一来时间紧张,二来,返回楼下之后,也许我就不想再来环绕城墙了。正巧一对买了六十元门票的大学生过来,要求进入。那时髦女子又说,城上可没有观光车啊,要是走不动的话就不要尝试了,环城一圈有五公里呢。那对大学生也很听劝,就放弃了。我听着觉得好笑,五公里?很远吗?我后来知道,东南西北四个城门都可以上下的,不知道为什么那工作人员要劝阻别人环城游?

于是返回。又来到“天下第一关”城楼。楼内有山海关城防体系的展示,还有萧显的“天下第一关”复制件的展示。接着往南走,二三百米后到“牧营楼”。再往南走三四百米,就来到关城西南角的“靖边楼”。靖边楼是一座非常独特的城楼,它坐落在城墙西南角上,沿着城墙拐角建成曲尺的形状。靖边楼应该是山海关所有城楼中规模最大,也是结构最复杂的一座。靖边楼前城内拐角的地方,历史上曾经是比武场,也是群众聚会的场所。楼内展示的故事中,有女将军秦良玉在靖边楼前广场上慧眼识英雄的故事。楼内大厅还有很多展板,展示明朝历史上历任山海关军事统帅的作为和功绩。先后担任过山海关军事统帅的有汪可受,杨镐,熊廷弼,文球,袁应泰,王象乾,王之臣,高第,孙承宗,王在晋,袁崇焕,洪承畴,范志完等。这十三位督师,或经略,或总督,都是万历年间之后上任的。明朝自此之后的历史,已经渐趋衰落,走向没落。这些军事统帅们,或者本身没有什么才华,在保家卫国的关键岗位上也只是混吃等死。或者有着卓越的才华,有着拯救国家民族的宏伟壮志,但以一己之力却敌不过体制的衰败,扭不转历史的潮流,就只能被裹挟,被撕碎,被抛弃。历史的评价纷纷扰扰,是非功过难有公正的评说。

我们买十五元门票的应该从这里返回“天下第一关”,从那里下楼的。这时我看到前面城墙上铁栏杆门似乎是开着的,刚刚有一对父子还走过去。我决定闯一闯。要是闯过去了呢?

走近,不锈钢的铁栏杆门确实是开着的。边上的小屋里也确实有人。从窗户看进去,有两个女孩子,头挨在一起似乎在看什么视频。我大摇大摆走过去,没停留,步伐不乱。我等着身后传来“站住,不能进去”的喊声的,直到走出五十米,还没有听到。五十米之后,如果有人试图阻止我的话,我可以往前跑,他们是追不上我的。我后来想了想,这二位女子应该是发现我硬闯了的;她们之所以没阻止我,一来是出于好意,二来也可能是懒得惹麻烦,三来是不愿意中断自己正在看的什么有趣的视频。

走了几百米,到了望洋楼。这是山海关的南门城楼。因为其面对着海洋,故而得此名。望洋楼和靖边楼一样,都是在19331月的榆关战役中被日军轰炸的,改革开放之后才复建。楼内有榆关战役的介绍。我对此历史了解很少。因为时间紧张,再加上楼内光线不好,看不太清楚,我希望以后可以慢慢来了解。

又走几百米到了迎恩楼。该楼正对着“天下第一关”,因为面向京城而得名。朝城内看了看,一位老太太在城墙脚边的草地上放羊。那羊都长得很肥大,一个个像牛一样的。又前行几百米,来到威远门。这里只有一个巨大的楼台,却没有门楼。不了解是本来就没有,还是毁坏之后未复建。从这里往前再走二三百米,转过一个弯就到临闾楼,也就是完成了环城一周了。因为威远门可以下楼,就走到这里。

从威远门下城墙,往南边的古城中心走去。看地图,古城里还有不少景点。一路走过,街边的店铺大多关着门。车马稀疏,行人稀少,看起来就像一座空城。直到走近钟鼓楼,才见游人稍微多起来。钟鼓楼一带,是古城的商业中心,也集中着一些旅游景点。不过,在这样的淡季,很多都关门停业了。

从钟鼓楼往西走不远,有山海关古城历史博物馆,大门倒是很气派,很张扬,门口还站着两位古代的武士,可惜大门关着,不接待游客。接着往里走,有山海关总兵府,大门更气派,更张扬,门前广场上还整齐站着一支古代武士的卫队,也是大门紧闭着。又去找山海关保卫战纪念厅。沿着百度导航指引的路线走近一座院子,信号居然消失了。

钟鼓楼西侧不远有家小院,门楣上是“甲申史鉴馆”的牌匾。进门的影壁上有“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几个大字,原来这里是历史教育基地。一个安静的小院,院里的两株银杏叶子全部金黄,地上铺满一层碎金叶。围着小院的三间房都开辟成教育场所,讲述李自成兵败山海关的故事。展示的主要是图片和文字,少有实物和模型。接受正式接待任务时应该是有视频展示和现场讲解的,我一人进去的时候只能看看图片和文字。出门的时候看到,大门里面的抬头写着几个大字“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还不到三点半,还有时间去看看山海关长城博物馆。我来之前做功课,看过一部介绍山海关长城博物馆的纪录片,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赶时间,我用十分钟从城西走到城东的长城博物馆,几乎是一路小跑。用身份证取票就可以。这里的门票都是循环利用的,有些破旧,甚至有油迹。所以售票的工作人员都不同手接门票,只是用卷起的报纸指着纸盒子,示意游客将门票整齐投放进去。

展品其实很丰富的,有文字,有图片,有实物,有模型;介绍了长城的历史,文化,建筑,功用;介绍了围绕长城展开的地区之间,民族之间的斗争和交流。一家三口走在我前后,那父亲应该是文化人,能够给孩子清楚的讲解;那孩子有着非常强的好奇心,总有各种为什么。看到四点十分左右,有服务员进来关了我们所在展厅入口的门,看起来是准备闭馆了。小孩子着急起来,因为还有很多展厅还没参观。我也有些着急,因为我很想看看山海关长城展室,但时间估计不够了。我还是找到了山海关长城展室,在工作人员来关门之前,走马观花看了一遍。我明天上午要去角山长城,提前了解一些会有帮助。

我离开长城博物馆的时候实际上还不到四点半,也应该不到下班的时间。不过,我也走累了,眼睛也看累了。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没正经吃过午饭;而且零食吃得也不多。这样一想,竟然饥肠辘辘起来。我来前做功课,知道山海关古城中心有一家“四条包子”,名声很响,生意很好。那就去他家吧。于是,又得从城东跑到城中。

四条包子是山海关古城最有名,规模最大的小吃店。现在是淡季,只开了正门厅的门面。边上还有个二层楼,每层有十数张桌子,空闲着。我进大厅的时候,只有两三张桌子坐着客人。我点了二两包子(六个),要了两份凉菜,一碗小米粥。这么多应该是超过我平常的食量了的,不过,今天是中饭晚饭一起解决,不算太多。味道确实不错,我一点不剩打扫得干干净净。

步行回宾馆,路过附近那条美食街。我细细观察一下,十二家店子,总共只有六张桌子坐了客人,平均两家店才有一桌客。真是冷清啊。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