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北宋名人花园与墓园

翟智高 原创 | 2019-02-12 00: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风水宝地 

   邵雍为他的几位好友选定的書院花园和墓园,地处龙脉风水宝地,是一条东北西南向的中轴线。


  邵雍当年曾选定伊川卧龙山为风水宝地,写有“陆海卧龍收爪甲,云山胜处追寻偏。春雷惊起千年蛰,笔下苍龍自往返”。“伊川往复过龙山,每过龙山意且闲”。“吾家职分是云山,不见云山不解颜。游兴亦难拘日限,梦魂都不到人间。”“只恐身闲心未闲,心闲何必住云山。”“山河天下从来广,日月林间长自明。幸有园林供笑傲,岂无诗酒乐升平。如何更得烟霞侣,好向伊川老此生”,“安得先人旧槎在,伊川云水乐无穷。”“洛人爱种花,唯我好种竹。所好虽不同,其心亦自足。花只十日红,竹能经岁绿。同沾雨露恩,独无霜雪辱。”“谁能同此志,相伴老伊川?”的诗句。

  

  邵雍认为从洛阳龙门到伊川卧龙山,是龙脉风水宝地。他将自己的墓地安樂佳城选定在天然石龙正东方的卧龙沟之阳,南面照直伊尹祠墓、马回永庆寺。

  

  沿着这条“龙脉”,邵雍为几位好友也选定了风水宝地作为“栖真地”墓园。

  天然石龙位于平等乡上元村西龍头沟。

  最北端是司马光的独乐园,位于偃师李村镇。
  王拱辰墓园位于伊川县城关镇“双龙山之阳”之“尧地”村,。
  文彦博墓园位于伊川县城关镇之罗村“不老泉”。
  程珦(程林)墓园位于伊川县城关镇府店西玄望山之阳。 “程林文化园”如今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A级。
  邵雍墓园位于伊川平等乡乾阳山南卧龍沟之阳,前照直商相伊尹墓,西有天然石龍,邵雍创办安樂書院在平等村内,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安樂佳城“邵雍文化园”是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吕诲墓园位于伊川县鸣皋镇中溪村北海峰山之阳。
  文彦博花园位于伊川县鸣皋镇衡桃山之阳,后赠给程颐创办伊川書院。是洛阳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和樂書院位于伊川县酒后镇九皋山下酒后村。

 

  富弼花园位于伊川葛寨镇天室山下的“富山”(今前富山的前村后村)

 

  

  王拱辰的墓园千年以来不知位置,1976年在城关瑶地村发现《王拱辰墓志铭》。

  吕诲墓千年以来不知位置,1991年在中溪当地砖场起土制砖时,挖出吕诲墓葬的石牌坊,与平等乡邵雍墓园的石牌坊相似,还挖出有石马、石羊、石兽等,惜全被人盗走不存。

  伊尹墓园在平等村西,如今是伊川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永庆寺在平等乡马回村,属洛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邵雍与王拱辰

嘉祐五年(1060年),王安石作《上仁宗皇帝言事疏》,提出变法。
王拱辰任西京留守,相当于今天的洛阳市委书记,慕名到伊川神荫原请邵雍为自己找一片百年后安息的风水宝地,邵雍欣然允诺,相得龙门山南“尧之故地”为佳地,王拱辰非常满意,给邵雍酬金,邵先生坚辞不受。(九百年后 的1976年3月,《王拱臣墓志》出土于伊川神阴原之北九公里伊川县城关镇之“尧地”村,风水极佳,此是后话)。
王拱臣看到邵雍住在伊川神荫原西南乡下,往来洛阳不方便,提出为邵雍在洛阳盖一处新居作为报答。此时邵雍刚刚将伊川神荫原的房屋进行修缮完工,对由伊迁洛之事思考再三,觉的伊川乡下正是“知非”、“宣尼读易”的好地方。但西京留守王拱辰的人情真是不好拒绝,又恋恋难舍伊川的山山水水,谁能与我一道相伴在伊川奋斗终生啊?“哎,天意如此”,这是真有点难为人。邵雍有诗曰:
       《伊川击壤集 新正吟 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邵雍50岁) 
           蘧瑗知非日,宣尼读易年。人情止于是,天意岂徒然?
           立事情尤倦,思山兴益坚。谁能同此志,相伴老伊川?

 

  邵雍为王拱辰相得尧之故地为安息吉地,作为报答,王拱辰将洛阳天津桥南五代节度使安审琦废宅整修,移用部分前代原洛阳知府郭崇韬旧宅木料,并动员二十多家慷慨解囊资助,盖起新居,请邵雍由伊川乡下前此处居住。邵雍当时心理比较矛盾(因为这个安审琦当过后唐的节度使,虽然相当于宰相,但在家被杀,他的宅子不算是什么好地方。整修房子又利用郭崇韬废宅的砖瓦木料,郭崇韬虽是五代名将,当过后唐军事长官,也是被杀),所以邵雍对去住这个城中的“豪宅”,心中比较矛盾,“立事情尤倦”“人情止于是,天意岂徒然?”
邵雍把与父亲隐居在伊川神荫原云山安乐窝看成烟霞宝地,是静心宣尼读易的好地方,这是天意的安排。王拱辰到伊川乡下,力劝邵雍到城里住,并写了一首《七律·和尧夫先生安乐窝中好打乖吟》诗劝邵雍:
王拱辰《安乐窝中名隐君》诗曰:
安乐窝中名隐君(您是安乐窝中隐居的君子)
腹藏经笥富多闻。(早就听说您学富五车,满腹经纶)。
一廛水竹为生计(特别喜欢清清的潺潺溪水与四季常青的翠竹)

  三径琴觞混世纷。(弹琴饮酒笑看世事纷纷)
   婉画旧尝辞幕府,(南朝宋谢瞻《张子房》诗:"婉婉幕中画。"谓张良为刘邦运筹帷幄。"婉画"指辅助长官谋划。)
   少微今已应星文。(您的才华有如吴少微,我已向朝廷推荐授予您官职。
   了心便是棲真地,(您为我相得百年安棲吉地,了却我的心愿,实在感激不尽。)
   何必烟霞卧白云。(您何必隐居乡下卧云烟霞自享清高呢?)


   碍于洛阳最高长官的盛情和人情,邵雍答应举家迁到洛阳。
   二年后的嘉祐七年,王拱辰将洛阳新居整修好,邵雍举家离开安居二十多年的伊川神荫原安乐窝,迁居到洛阳的新居。仍命名新居曰“安乐窝”。邵雍《伊川击壤集》有《天津新居成谢府尹王君贶尚书》诗 (壬寅,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邵雍52岁): 
   嘉祐壬寅岁,新巢始僝功。仍分道德里,更近帝王宫。 
   槛仰端门峻,轩迎两观雄。窗虚响瀍涧,台迥璨伊嵩。 
   好景尤难得,昌辰岂易逢?无才济天下,有分乐年丰。 
   水竹腹心里,莺花渊薮中。老莱欢不已,静节与何穷。 
   啸傲陪真侣,经营贺府公。丹诚徒自写,匪报是恩隆。



  北宋名臣王拱辰,开封人,元丰八年七月(公元1085年)病卒于彰德军节度使任上,终年73岁。
  1976年3月,王拱辰的墓志在伊川县城关镇窑底村西出土,同时出土的还有他的夫人薛氏墓志铭一通。

 

墓志由安焘撰,苏辙书,文彦博篆盖。长142厘米,宽141厘米;志文67行,满行69字。

王拱辰于元丰八年(1085)七月卒,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葬。

 

宋彰德军节度使北京留守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懿恪王公墓铭(盖)
 

  《宋故彰德军节度相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检校太师持节相州诸军事相州刺史充大名府路安抚使马步军都总管知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司公事畿内劝农使上柱国太原郡开国公食邑九千三百户食实封三千肆佰户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懿恪王公(拱辰)墓志铭并序》
   王氏得姓于周灵王之子晋,晋既先去,世人指其族曰‘王家’。其后子孙蕃衍,散处不常。公之先,实太原祁人也(今山西省祁县)。自高祖丕,徙居陈留之通许镇,镇后为咸平县,今为开封咸平人(今河南通许县)。公吴兴出也,少而能文,力学有大志。天圣四年,年十五,已与乡书之荐,又四年,举进士为天下第一。初名拱寿,仁宗临轩,见而奇之,改赐今名,朋友以为荣,因字以君贶。初命将作监丞,同判怀州,改颍州。居官以母丧去,未几,又丁韩国公忧。景祐二年服除,改著作郎,知集贤院,同知太常礼院。元丰八年七月,彰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北京留守王拱辰感疾。诏遣中使监国医乘传往视,未及至而乙卯公薨。讣闻,两宫震悼,为辍垂拱视朝,又命中使护其丧以归,赙恤其家甚厚。 宝元二年(公元1039年),知制诰,充北朝(辽国)正旦国信使。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同知贡举。王师方问罪元昊,北虏乃乘间以其众压境,遣刘六符来求晋祖所与关南十县,其书有‘太宗皇帝于有征之地,才定并汾,举无名之师,直抵燕蓟’之语。朝廷疑之,莫知所答。公独请问曰:‘河东之役,木诛僭伪,北虏首遣刺梅里来使,行在以致诚款,既而复寇石岭关以援贼,太宗皇帝怒其反复,故才平继元,即下令北征,岂谓无名?’因草其答书,既叙所以,乃云‘既交石岭之锋,遂有蓟门之役。’仁宗大喜,谓执政曰:‘非学士知此本末,几元以为辞。’虏既得报,又属富文忠公将命,其势遂屈不复坚。有始望,卒继好如初。庆历二年七月,文忠公再报聘行,至乐寿以续,得召附赐六符。文忠疑国书与执政口宣或诏语有异,遂发缄视之,果不同,乃倍道驰还,叩门请对。仁宗召公谕曰:‘富弼持书复还,卿亟往视之。’公方考试宿殿庐,以谓国书故事,须学士同视,草乃进乞,召丁度以下。上曰:‘卿独往可矣!’乃归院与文忠公易其异辞,俾无所碍,逮为完书,多出公意。庆历二年十月,虏又遣萧阶来议事,以公为馆伴使,阶谓:我能谕元昊使息兵,意欲邀赂中国。是时,朝廷虽已厌兵矣,然尚难此议,比阶将行,始诏公许之。以谓:‘城能约束元昊,此亦当班师,可录诏语付阶。’公谓:‘若书与之使,常得此以藉口,不若详谕之,无迹也。’遂止。以诏意语阶,阶谨听命而去’。至和元年,拜三司使,累迁尚书左丞。时北虏汛遣贵使来聘,以重讲好之义。上选公持礼报之,至则授馆于混同江,虏人方供帐冰上,为钓鱼之燕,夸为盛礼,遂因以享。公每得鱼,其主必亲酌以劝,及自鼓胡琴侑之,顾谓其相六符云:‘南朝虽多士,然少年状元,未三十入翰林为学士,吾未见其比者,故特厚之。’公承其意,因开怀酬酢,尤得其欢心。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除检校太傅,宣徽北院使留再任。前此,羌酋嵬名山,欲率所部并其地内属。边臣上其事,朝廷议未决。公言:‘羌人多狡狯,使实欲归我,必负衅而来,徒败边好尔,不如勿纳。’公还上疏言:‘今吐蕃董德毡世受封爵,宜更以恩信厚之,心为中国用。’朝廷从其言。明年(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益、梓路奏大饥,公赴四川益、梓路救灾,出内库银四万两,易粟赈益、梓、利、夔(今重庆奉节)路饥民。以公为两路体量安抚使,至则赈恤艰危,蠲释逋负,吏之贪而害政者,必以法谪去。民用以安。虽疑狱滞讼,交构诞谩,有司所不能决者,公一言判明,莫不引服。其所书断语,至今两川人人道之,以为神明如也。庆历二年……(王)又言:‘中书枢密院所有领机务,宜总其大要,今不问巨细,一切省览,虽穷日力,犹且不赡,何暇经论远虑哉?古者王公,坐而论道,盖不若是之烦也。请悉涤细务,归之有司’。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复拜翰林学士、兼龙图阁学士,权三司使,公言:天下兵数,比祖宗朝三、四倍矣!冗而不精,坐耗廪食,宜讲所以训练澄汰为久远计。(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以公为高阳关路安抚使,知瀛州。时本道荐饥,民流失业,公发粟赈救,全活者数万人。天子手诏,嘉奖文画。(庆历)八年二月,赐瀛、莫、恩、冀州缗钱二万,赎还饥民鬻子。”公所著《内·外制集》各五卷、《奏议》十卷。



河南伊川鸣皋镇中溪村北有宋天章阁侍制、谏议大夫、御史中丞吕诲墓园。

 


栖溪吕氏十世祖吕诲


    栖溪吕氏家谱载有吕诲传:   

诲字献可,开封人,登进士第,调浮梁尉,不之官。历旌德,扶风主簿,迁云阳令,改著作佐郎,知翼城县,徙签书定国军节度判官,通判梓州事,未至官,迁母丧。服除,知大通监兼交城县,召入为殿中侍御史。弹劾无所避。嘉佑六年出知江州。复召为侍御史。英宗即位,改起居舍人,同知谏院。治平二年迁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改工部员外郎,知蕲州。神宗立,徙知晋州,加集贤殿修撰,知河中府,未几召为刑部郎中,充盐铁副使。上数闻其强,直擢为天章阁侍制。复知谏院,迁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出知邓州。改知河南,命未下,会有疾,乞闲官归乡里。朝旨未许,乃乞致仕。诏提举西京崇福宫,到官又乞致仕,许之。三居言责皆以弹奏大臣而去。熙宁四年五月甲午卒于家,享年五十有八。本年八月二十日,葬于伊阙县神荫乡中费里。

尚书左仆射司马光志其墓。

    至元佑初范纯仁;吕大防;刘挚表其忠,诏赠通议大夫。娶张氏,继娶时氏,封同安县君。

    诲生四子,长由庚,太常寺太祝,金水县主簿;次由圣,将作监主簿;三由礼;四由诚。


    《宋史》卷三二一有吕诲传:
    吕诲,字献可,开封人。祖端,相太宗、真宗。诲性纯厚,家居力学,不妄与人交。进士登第,由屯田员外郎为殿中侍御史。时廷臣多上章讦人罪,诲言:“台谏官许风闻言事,盖欲广采纳以补阙政。苟非职分,是为侵官。今乃诋斥平生,暴扬暧昧,刻薄之态浸以成风,请下诏惩革。”

    枢密副使程戡结贵幸,致位政地,诲疏其过,以宣徽使判延州。复上言:“戡以非才罢,不宜更委边任;宣徽使地高位重,非戡所当得也。”

    兖国公主薄其夫,夜开禁门入诉。诲请并劾阍吏,且治主第宦者罪,悉逐之。御药供奉官四人遥领团练使,御前忠佐当汰复留,诲劾枢密使宋庠阴求援助,徇私紊法。诏罢庠而用陈升之为副使,诲又论之。升之既去,诲亦出知江州,时嘉佑六年也。
    上疏请蚤建皇嗣,曰:“窃闻中外臣僚,以圣嗣未立,屡有密疏请择宗人。唯陛下思忠言,奋独断,以遏未然之乱。又闻太史奏,彗躔心宿,请备西北。按《天文志》,心为天王正位,前星为太子,直则失势,明则见祥。今既直且暗,而妖彗乘之,臣恐咎证不独在西北也。自夏及秋,雨淫地震,阴盛之沴,固有冥符。近者宗室之中,讹言事露,流传四方,人心骇惑,窥觎之志,可不防其渐哉!愿为社稷宗庙计,审择亲贤,稽合天意,宸谋已定,当使天下共知。万一有奸臣附会其间,阳为忠实,以缓上心,此为患最大,不可不察也。”仁宗以诲章付中书韩琦,由此定议。
    召为侍御史,改同知谏院。英宗不豫,诲请皇太后日命大臣一员,与淮阳王视进药饵。都知任守忠用事久,帝之立非守忠意,数间谍东朝,播为恶言,内外汹惧。诲上两宫书,开陈大义,词旨深切,多人所难言者。帝疾小愈,屡言乞亲万几。太后归政,诲言于帝曰:“后辅佐先帝历年,阅天下事多矣。事之大者,宜关白咨访然后行,示弗敢专。”遂论守忠平生罪恶,并其党史昭锡窜之南方。内臣王昭明等为陕西四路钤辖,专主蕃部。诲言:“自唐以来,举兵不利,未有不自监军者。今走马承受官品至卑,一路已不胜其害,况钤辖乎?”卒罢之。
    治平二年,迁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上言:“台谏者,人主之耳目,期补益聪明,以防壅蔽。旧三院御史,常有二十员,而后益衰减,盖执政者不欲主上闻中外之阙失。今台阙中丞,御吏五员,惟三人在职,封章十上,报闻者八九。谏官二人,一他迁,一出使,言路壅塞,未有如今日之甚者。窃为陛下羞之。”帝览奏,即命邵必知谏院。
    于是濮议起,侍从请称王为皇伯,中书不以为然,诲引义固争。会秋大水,诲言:“陛下有过举而灾沴遽作,惟濮王一事失中,此简宗庙之罚也。”郊庙礼毕,复申前议,七上章,不听;乞解台职,亦不听。遂劾宰相韩琦不忠五罪,曰:“昭陵之土未干,遽欲追崇濮王,使陛下厚所生而薄所继,隆小宗而绝大宗。言者论辨累月,琦犹遂非,不为改正,中外愤郁,万口一词。愿黜居外藩,以慰士论。”

    又与御史范纯仁、吕大防共劾欧阳修“首开邪议,以枉道说人主,以近利负先帝,陷陛下于过举”。皆不报。已而诏濮王称亲,诲等知言不用,即上还告敕,居家待罪,且言与辅臣势难两立。帝以问执政,修曰:“御史以为理难并立,若臣等有罪,当留御史。”帝犹豫久之,命出御史,既而曰:“不宜责之太重。”乃下迁诲工部员外郎、知蕲州。
    神宗立,徙晋州,加集贤殿修撰、知河中府。召为盐铁副使,擢天章阁待制,复知谏院,拜御史中丞。

    初,中旨下京东买金数万两,又令广东市真珠,传云将备宫中十阁用度。诲言:“陛下春秋富盛,然聪明睿智,以天下为心,必不留神于此,愿亟罢之。”
    王安石执政,时多谓得人。诲言其不通时事,大用之,则非所宜。著作佐郎章辟光上言,岐王颢宜迁居外邸。皇太后怒,帝令治其离间之罪。安石谓无罪。诲请下辟光吏,不从,遂上疏劾安石曰:“大奸似忠,大佞似信,安石外示朴野,中藏巧诈,陛下悦其才辨而委任之。安石初无远略,惟务改作立异,罔上欺下,文言饰非,误天下苍生,必斯人也。如久居庙堂,必无安静之理。辟光之谋,本安石及吕惠卿所导。辟光扬言:‘朝廷若深罪我,我终不置此二人。’故力加营救。愿察于隐伏,质之士论,然后知臣言之当否。”帝方注倚(倚重)安石,还其章。诲求去,帝谓曾公亮曰:“若出诲,恐安石不自安。”安石曰:“臣以身许国,陛下处之有义,臣何敢以形迹自嫌,苟为去就。”乃出诲知邓州。苏颂当制,公亮谓之曰:“辟光治平四年上书时,安石在金陵,惠卿监杭州酒税,安得而教之?”故制词云:“党小人交谮之言,肆罔上无根之语。”制出,帝以咎颂,以公亮之言告,乃知辟光治平时自言他事,非此也。诲之将有言也,司马光劝止之,诲曰:“安石虽有时名,然好执偏见,轻信奸回,喜人佞己。听其言则美,施于用则疏;置诸宰辅,天下必受其祸。且上新嗣位,所与朝夕图议者,二三执政而已,苟非其人,将败国事。此乃腹心之疾,救之惟恐不逮,顾可缓耶?”诲既斥,安石益横。(司马)光由则服诲之先见,自以为不及也。
    明年,改知河南,命未下而寝疾矣。旋提举崇福宫,以疾表求致仕曰:“臣本无宿疾,医者用术乖方,妄投汤剂,率任情意,差之指下,祸延四支。一身之微,固无足恤,奈九族之托何!”盖以身疾谕朝政也。
    诲三居言责(按:此指任朝廷言官),皆以弹奏大臣而去,一时推其鲠直。居病困,犹旦夕愤叹,以天下事为忧。既革,司马光往省之,至则目已瞑。闻光哭,蹶然而起,张目强视曰:“天下事尚可为,君实勉之。”光曰:“更有以见属乎?”曰:“无有。”遂卒,年五十八,海内闻者痛惜之。
    元佑初,吕大防、范纯仁、刘挚表其忠,诏赠通议大夫,以其子由庚为太常寺太祝。


    吕诲与司马光善。司马光曾以吕诲“一不爱富贵,二重借名节,三晓知治礼,四不畏强暴”之优点,举荐他为知谏院。神宗赵顼信而用之,并迁为右谏议大夫、权御史中丞。


    吕诲逝世后司马光又为他写墓志铭曰

    诲“前後三逐,皆以迕犯大臣,所与敌者,莫非秉大权,天子所信向,气势轧天下,献可视之若无睹,正色直辞,指数其非,不去不已,旁侧为之股栗,而献可处之自如。平居容貌语言,恂恂和易,使之不得位於朝,人不过以谨厚长者名之而已矣。及遇事,苟义所当为,疾趋径前,如救焚溺,所不当为,畏避远去,如顾陷阱,惟恐坠焉。”

    当时经过一百多年中央集权的大宋王朝,确需要整顿和振兴,而吕诲弹劾王安石:“天下本无事,但庸人扰之。”可知其政见是保守的。但吕诲不计较官位的得失,不做苟合取容的事,敢於直率地表述政见,是足可称道的,其所作所为,体现了儒家倡导的名节。


    吕诲的续娶夫人时氏是北宋户部侍郎时旦的三孙女。祖父吕端曾辅弼太宗、真宗,是北宋一代名相。诲性纯厚,家居力学,不妄与人交。

    吕诲与司马光却为至交,司马光撰《吕中丞诲墓志铭》说:“献可以熙宁四年五月丙午终于家,年五十有八”。又说,“献可始娶张氏,……后娶时氏,故侍御史旦之孙,封同安郡君”。

吕诲是北宋一朝著名敢谏之臣。

《宋史·艺文志》七中载有他所著的《郡斋读书志》,《吕诲集》15卷。


邵雍《伊川击壤集》有《代书寄南阳太守吕献可谏议
        一别星霜二纪中,升沉音问不相通。林间谈笑须归我,天下安危宜系公。 
        万乘几前尝蹇谔,百花洲上略从容。不知月白风清夜,能忆伊川旧钓翁? 
    (吕晦答尧夫见寄》:冥冥鸿羽在云天,邈阻风音已十年。不谓圣皇求治理, 
尚容遗逸卧林泉。羡君身散岁时乐,顾我官闲饱昼眠。应笑无成三黜后, 
病衰方始赋归田。)

    《全宋诗》则载有吕诲以下几首诗:

和邵尧夫见寄

冥冥鸿羽在云天,邈阻风音已十年。
不谓圣朝求治理,尚容遗逸卧林泉。
羡君自有随时乐,顾我官閒饱昼眠。
应笑无成三黜后,病衰方始赋归田。

寄尧夫三首之一

江头五日舣轻舟,欲去迟迟更自留。
目断旌旗暮天阔,龙峰峰上倚层楼。

  寄尧夫三首之二

去年同作南迁客,今日更持刺史权。
推挽试知民吏意,无因谈会向尊前。

  寄尧夫三首之三

碧草茸茸照绿波,暮春归客兴如何。
沧浪应有清浑处,羞见渔人鼓枻歌。

  句

我今从帝为司纠,更有何人植柏台。

料峭东风不易禁。

    吕诲的这句“料峭东风不易禁”曾倾倒过后来的无数诗人与骚客。



附录:

    关于王安石的“熙宁变法”

    王安石,字介甫,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人。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进士,神宗熙宁年间两次拜相。熙宁元年(1068),神宗即位,立即命王安石知江宁府。不久,又召为翰林学士兼侍讲。王安石感到实现宏图大志的机会来了。果然入朝不到一年,王安石已成为决定一切的人物。

    神宗问他:朝政当务之急是什么?

    王安石回答:“变风俗,立法度,最方今之所急也。”

    神宗深以为然。不久,王安石官拜相位。一场史称“王安石变法”的浩劫,便颁行天下,席卷神州。新法的推行,造成农民饥寒交迫,路有饿殍,商业萧条,商品匮乏,民不聊生,朝野上下,怨声载道,反对变法。王安石却一意孤行。御史中丞吕诲上疏弹劾王安石:“大奸似忠,大佞似信,安石外示朴野,中藏巧诈,骄蹇惘上,阴贼害物……究(王)安石之迹,固无远略,唯务改作,之异于人,徒文言而饰非,将惘上而欺下。……陛下悦其才辨而委任之……误天下苍生,必斯人也!”吕诲被革职,一场排除异己的整肃,由此而始。

    王安石的好友吕公著,曾助王安石登上相位。王安石“投桃报李”,让吕公著任御史中丞。神宗诏示直言国事。吕公著上疏曰:“陛下临朝愿治,为日已久,而前后左右,莫敢正言。使陛下有欲治之心,而无致治之实,此任事之臣负陛下也。”王安石大怒,他亲自执笔,写罢黜吕公著的诏书。

    仁宗朝曾任宰相的富弼见朝中小人当道,忠臣贤士遭贬罢官,就对神宗说:“新法,臣所不晓,不可以治郡。愿归洛养疾。”

    忠厚诚笃的老臣富弼辞职归隐,对朝廷震动很大。司马光、欧阳修、韩琦、张方平、曾公亮、范镇等一批重臣显宦,也都因反对变法而辞职退隐山林。朝廷之上,人人自危,一片混乱。

    朝廷百官,只有王安石、韩绛、吕惠卿三人拥护新法。

    司马光向神宗痛陈变法之祸:

    “陛下岂能独与此三人共为天下邪?”

    官职低微的宫廷门吏郑侠,初因王安石赏识而就此职。郑侠把在京城看见流民的悲苦情况绘成图画,呈送神宗。神宗反复观图,夜不能寐。内宫后妃,观图之后,也痛斥安石变法。神宗终于认识到,安石新法为祸之烈。于是,神宗罢黜王安石相位,终止新法的推行。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