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人偶

游陈斌 原创 | 2019-03-20 19:15 | 收藏 | 投票

 

阴阳人偶

写者 令箭镶玉

【老虎与小鱼】语:

 

我是个标题党。这个题目吸引了我,最初以为是讲灵异故事(我是个灵异故事迷)。后来一读原来别有深意。原来“阴阳”二字是有如许之多的含义。

赵庄以前只有一个赤脚医生,叫赵一脚。后来张一娜嫁到赵庄,蜜月未过就开了一间药店。据说张一娜在娘家当过赤脚医生,也有证。赵一脚和岳父妻子商量之后给张一娜送了贺礼。

当赤脚医生的根本实际上利在药铺,人还是那么点人,张一娜来抢饭吃,赵一脚却没办法。他是邻村人,招赘赵庄当了上门女婿。他岳父很强势,但只生了五个姑娘,让女婿顶门立户已经折了威风,明着找事会被人笑话。

赵一脚进门五年,老婆扑通扑通生了三个儿子,这让岳父难受,却不得不接受村人们的恭维。赵一脚总是笑着出诊,然后给单子让几个小姨子给病了的村人抓药打针,不咸不淡的过了好几年。

张一娜开了药店第二年,红头文件下来了,控制出口数量。有人不服,却被抓了。有人暗地里使计,却被牵走肥猪黄牛,有两家还被毁了房子,院墙也没剩下,就像刚地震过似的。

张一娜生了个闺女,去领了独生子女证,被乡里表彰发了一百块钱。回到家里却被男人打了一顿,儿子都生不出,显摆啥呢,呃,显摆啥!

这件事闹得很凶,但赵一脚却想了一个问题,既然不让生第二个,生一个男孩必然是赵庄的天然需求了。

一个秘密在赵庄流传,赵一脚独家秘方生男孩。半信半疑的人们在媳妇们生出大胖小子之后,秘密突然在赵庄附近放大。赵一脚忙着出诊,媳妇在家和几个妹妹给络绎不绝的村人抓药打针收钱。

赵一脚家三个儿子都半截高了,他两个出阁的小姨子也都生了男孩,交钱抓药生男孩成了附近十几个村那十几年崇拜赵一脚的唯一事情。据说张一娜偷偷生的儿子也是赵一脚的秘方。

张一娜心里有秘密。她在某个野地邂逅赵一脚,吓了赵一脚一跳。

你别打算骗我,我知道药理。

那是消炎,方法在人掌握。

赵一脚说不过张一娜,只好亲身示范。他脱了张一娜裤子,让她举起双腿,张一娜问他想干什么。赵一脚松开手说还是算了吧。张一娜不甘心,就让他继续。

他把自己的东西反复几次放在她身体里,不断说,这个点位生男,这个点位生女。

赵一脚穿好裤子说,说肯定说不清楚,只好这样。

 

 

他想给张一娜穿裤子,张一娜捂着脸说,滚!

张一娜生了男孩,据说没怀孕之前和自己男人找点位找了半个月,果然不一样。

后来的事情就不好看了。赵一脚在给一个新婚女子找点位时被警察抓了。有心的人看到张一娜那天在吃南瓜子,吃一口籽,吐一口皮。

赵一脚没回来那时候,张一娜的药店开张了。去抓感冒药才知道,张一娜也懂生男之法。渐渐的,张一娜生意也好了。没法子不好,张一娜脱了帮男人们找点位。收费比赵一脚高一倍,但男人还是咬咬牙认了。还有更高的,若是男人们起了反应,不只是心无旁骛找点位,而是勃发喷射,再加一倍。即使后来赵一脚被保释出来继续行医,声望也不如以前。毕竟老婆被找点位和男人去找点位的容忍力是不一样的。

凡事并非都那么如意。生男孩的举动渐渐被越来越多的喷射取代,十几个村的妇女们愤怒不已。一样的玩意,凭什么她张一娜就那么值钱。于是撕扯头发骂骂咧咧的事屡见。

赵一脚买了人偶,也买了投影机,讲课收费大优惠。妇女们一看这个挺卫生的,只是摸着人偶下面那个好东西吃吃发笑,说,粉嫩不黑,妖。

张一娜的生意渐渐不好,去买了会发嗲会叫床的韩国人偶。男人们又感觉到了某些好。

这年冬天下了大雪,赵村有了漫漫长夜。不知从何时起,村人们喜欢要女孩了。人贩子被抓之后交代交易价格,男孩三千,女孩三万。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个冬天,赵村死了几个人。赵一脚的老婆得了癌症,张一娜的老公出了车祸。

有人看见赵一脚去了张一娜家没出门,门口的雪上没有脚窝,只有不远处有狗爪印。

雪停之后,有人问张一娜是不是和赵一脚睡了。张一娜拍拍肚子说,当然,明年就生了。

有人问赵一脚是不是睡了张一娜,赵一脚搓着手说,没有,哪有,大家不是喜欢生个女孩嘛,我俩研究一下药理。她家姑娘抱着孩子回来住娘家,看着她妈呢,哪敢呀。

也有人说,这俩人以前是恋人,穷的呀没法说,俩人都有钱了也老成干姜了,睡到一起又能怎样,夜里一起捉老鼠?嘿嘿。

 

 

游陈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每日关注 更多
游陈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