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生需要对赌思维?

徐瑾 原创 | 2019-03-27 14: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人生 对赌思维 

  人生可以看作就是一场博弈,甚至说赌博,由无数大大小小的牌局构成。升学就业婚姻创业,均是选择。平庸者靠运气,高手靠专业,决定二者格局高下的,其实是思维。后者的成功,往往来自善用对赌思维。

  比如扑克,很多人都会,但是精通者很少。扑克,可以说善多数决策的简单隐喻,或者说初级模型。在一场扑克中,因为大家都想赢,而信息都不完备。如果你留心,会从扑克中,学习到很多。如果你回到90年代的美国,也许看到一流业扑克选手的起步故事。

  一流业扑克选手:赢钱不靠运气

  美国西北部蒙大拿州比林斯市,一个叫水晶酒吧的小酒吧。这里有个地下室,里面有个扑克室。和多数西部片中一样,这里烟雾缭绕,消磨时间的主要是带着牛仔帽的农场主,也有退休人员以及残障人士。其中不少须发皆白,一边嚼着烟卷,一边玩扑克消磨时间。

  如果恰好你90年代去哪里,会发现一个年轻女士经常过去。她往往下午去,玩到很晚。如果你多了解一些,知道她住在附近的人口只有1200人的小镇;刚刚在这里安家不久,她每次开车一百多里来打扑克。如果你还和她交手过的人交谈,多数人多半会觉得她的运气出奇的好,因为她常常赢。

  赢钱真的是靠运气么?并不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正在见证一位专业扑克选手的起步生涯。这位女士叫安妮•杜克(Annie Duke),《对赌》一书作者。当时,她已经拥有当年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和英语双学士,身份是宾夕法尼亚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日后,她还获得世界扑克系列赛冠军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全国单挑扑克冠军赛冠军的女性选手,甚至在博弈类电视直播节目《剪刀石头布》获得锦标赛冠军。据说,到2012年退役时候,她赢得400多万美元的比赛奖金。

  今天,她不仅是四个孩子的母亲,还利用自己在扑克学习中实践与专业,成为风险决策专家。在《对赌》一书中,她揭示自己总赢的秘密:自己能赢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因为科学决策——更准确地说,利用了对赌思维。

  对赌思维其实就是概率思维

  所谓对赌思维,其实就是概率思维。具体而言,就是将决策与概率结合。因为结果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赢面概率最大的方案,然后从中不断根据反馈,进而学习。

  一般而言,即使玩一手扑克也会有数十次决策机会,最后结果则是确定的,要么赢钱要么输钱。这其实也是扑克甚至赌博的吸引人的地方,可以说每手牌都为大脑提供了即时反馈。但是,如果以输赢来判断打牌决策,这是初级玩家的做法,往往注定没法进步。反观我们生活,决策都是在信息不足情况下作出,我们不是别人在赌,而是和自己在赌,“确切地说,我们是在与所有我们放弃选择的各种预期版本的自我进行对赌。”

  水晶酒吧这样不起眼的地方,是这位一流专业级选手的扑克生涯的开始。安妮•杜克在那边学习到宝贵的一课,那就是避免结果导向,这和一个牌友的故事有关。

  在水晶酒吧,有一个牌友,外号叫希腊人尼克,他打牌总是依靠信念。更准确地说,和他人不一样的信念——比如开头摸到两个A这样的好牌,他觉得是坏兆头,而如果开头摸到2或者7这样的坏牌,他反而觉得好。尼克就这样一直打,有时候也会赢,多数情况你可想而知。直到有一天,他彻底消失了。有人说他被驱逐了,也有人他是破产了,还有人说他说偷了酒店的钱。

  尼克消失的真相无从得知。但是安妮看到了尼克打牌的一个关键真相,就是没有进步:那么多年以来,他一直依靠偏执的信念,拒绝在经验中学习,输掉不仅是太多金钱,更是大把学习机会。用小说家赫胥黎来说,说明经验和经历不是一回事,“经验不在于一个人经历了什么,而在于他如何有效利用他的经历”。而从经验到专家,更有门槛,那就是识别决策结果何时能过带来学习结果,也当未来发生的时候,我们需要判断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依赖信念,那么其实在赌某种未来的时候,其实循环就是这样:信念——下注——一系列结果;如果是依赖决策,我们需要判断一系列结果发生的原因,然后总结,最后形成二次下注。其中区别在哪里?首先在于根据结果作出的反馈,然后根据反馈再来做决策。高手,并不依赖信念。

  如何依靠经验学习

  这种思维不仅在扑克领域,其实在很多领域都有运用。就像投资家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就说,投资等于出去赌马,而且是寻找概率不对称的情况,“我们要寻找一匹获胜几率是两分之一、赔率是一赔三的马。你要寻找的是标错赔率的赌局。这就是投资的本质。你必须拥有足够多的知识,才能知道赌局的赔率是不是标错了。这就是价值投资。”

  这听起来很简单,实践其实很难。为什么?因为我们需要对抗太多人类自身偏见。俗话说成败论英雄,我们进化的结果就导致思维多数情况下结果导向的。更不用说,现实中因为信息不足判断相关性其实相当困难。即使在最不受人控制的物理学实验中,我们也会发现实验结果,可能有不同因素。

  因此,现实之中,多数人其实是结果导向思维。也就是赢了就觉得自己对,输了就怀疑运气,这样其实没法从经验中进行有效的学习。正确做法是判断导致输赢的正确因素,但是在没有完整信息情况下,这点非常困难,甚至我们很多时候必须避免输赢的影响,承认正确的决策不一定赢,但不能绝不能输了就认为将正确的决策否定位错误的。

  安妮很多观察,其实在进化心理学中已经谈及,我觉得比较新意是她的实践。她认为在信息不足情况复盘,不仅需要个人客观,而且需要团队。更重要的是,团队应该尽可能多元化。比如顶级扑克玩家复盘时,都不遗漏一切容易糊类的细节,而不同背景的人更容易补充新信息。安妮自身,也体验了团体认同重塑个人思维习惯的力量。从中,她总结了成功的经验,“成为最好的不吝啬于肯定他人的人,成为最勇于承认错误的人,以及成为最善于在好结果中发现错误的人”。

  无论扑克还是投资,抑或个人生活,我们面临各种各样的决策。很可能,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自身可能失败,无法保证确切的结果。但恰恰因此,人生才更有趣。我们也许会做得更好,从中,得到更多快乐。生活本身就是长跑,而多数决策,其实都是在信息不足情况下进行。通过对赌思维来学习,作出更好决策,不能保证必然成功。但是,这可以使得我们的决策事半功倍,能够在经验中学习甚至进化。

  书目:《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

  作者:安妮•杜克(Annie Duke)译者:李光辉

  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

个人简介
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