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片语辑(2019-4-1)

田成杰 原创 | 2019-04-01 00: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评论 笔记 箴言 书摘 文摘 

   箴言片语辑2019-4-1 整理/简评:田成杰

 

  在胡(耀邦)当政的几年里,他总共走访了1703个县,占全国全部县的80%以上;走访了全国183个地区中的173个。19871月被革职之前,他还打算视察余下的10个地区。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列宁(1870-1924年)作为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中的布尔什维克党的领袖,在实践中充分发展和突破了马克思主义,从而改变了全球20世纪的政治版图和历史进程。他创造了“民主集中制”和“无产阶级专政”等“革命”观点,后来都成了专制的帮凶。

  ——《哲学的历史》,[]Martyn Oliver/著,王宏印/译。希望出版社200310月出版。

 

  在制度方面,纳粹德国和苏联没有本质区别。这两个国家有不少模仿者,它们虽然各有“国情”,制度设计却毫无“特色”。

  ——《再论“革命的逻辑”》, 丁力,《经济观察报》,2011-8-15

 

  当人民自己当家做主的时候,官员将免去“为民做主”的繁务,也不须有人耳提面命地要他们“为人民服务”。他们只须做好本职工作。

  ——《从“民本”到“民主”》, 丁力,《经济观察报》,2011-8-29

 

  “我们判断某个国家是否真是自由国家,最可靠的办法就是检验一下少数派享有安全的程度。”

  ——阿克顿爵士

 

  自十三世纪以来,中国所有的王朝都是在征服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既没有宫廷政变,也没有禁军的反戈,有的是大规模的征战。所有这些用征服方式建立起来的政权,就其本质而言,都是通过军事手段而强加到全国老百姓头上的。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只要不坚持“言论中性”,只要以为言论自由的目的只是为了追求真理,那么,就无法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终有一日,在理论和现实上,都无法阻挡一个或数个权威在手的人物,或是一群所谓的“大多数”,出来把自己宣布为“真理”,而扼杀别人的言论自由。

  ——“真理”是扼杀进步的最大障碍。乍听起来好像不对,但仔细思考却不无道理。错误并不在真理本身,而在于那些所谓掌握了“真理”的人。更何况,“真理”本身就是一种认识的结果,既没有终极“真理”,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阅读笔记之:《历史深处的忧虑》》)

 

  阿特金森向读者肯定地说:苏联“从没展现对中国共产党的兴趣”,但是中共部队牵制了在华皇军五分之四的兵力。(《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版)

  ——是记者“迷糊”还是受访者太会伪装呢?

 

  在奕经军法从事的威胁下,郑鼎臣只得顺从其意,于413日禀报了一场海上胜仗…烧毁了英军一艘大军舰和21艘小军舰,溺毙英军200名,烧死无算。(在后来…这些数据又增加到烧毁5艘大军舰,溺毙600名。)…这场胜利令道光非常高兴,很快就使奕经得到了他渴望得到的双眼花翎的赏赐。

  ——《鸦片战争》,[]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7月出版。

 

  汉文帝行黄老之治,没有把圣王太当一回事,人民当不当圣人,他不管,可人民过日子他要管。他要管,不是管人民,而是管自己。管住自己的欲望,不要去打搅人民,这叫作无为而治…他一节俭,就能减少朝廷用度,就能对人民轻徭薄赋。

  ——《一个民本主义的标本》,李冬君/文,《经济观察报》,2014-10-20

 

  但是没过几天,穆丽尔在自己给自己读七诫时,注意到其中还有另外一条戒律动物们也都记错了,他们原本认为第五条戒律是“凡动物一律不准饮酒”,但他们都忘了那儿还有两个字,那条戒律实际上是这样的:“凡动物一律不准饮酒过量”。

  ——《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著,隗静秋/译,上海三联书店20096月出版。

 

  通常,人们不明白危机中会蕴藏机遇,会为你的机构解决真正的问题提供动力。

  People usually don understand that a crisis can be an opportunity, providing the momentum to address real problems in your organization.

  ——朱迪·史密斯(Judy Smith,危机管理公司Smith & Co.创始人)

 

  ……据说,它五小时能干完八天的活儿(还是八小时干完五天活儿,我记不清了)。我贸然问一句,这是否等于说,起初五小时的活儿他要干八天?我的问题提得不好,人家干脆不回答。

  ——《访苏归来》,[]安德烈·纪德/著,李玉民/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月出版。

 

  在阴险的康生死后,知识分子和自由派官员最痛恨的人便是邓力群。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19491月…胡适对国民党政府的外交部副部长叶公超说,他对国民党已经无话可说了。“像我这样的自由人士任然选择和你们的唯一原因是,”他告诉叶,“在你们的政权中,我们至少拥有沉默的自由。”(《中国的内战: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胡素珊(Suzanne Pepper/著,启蒙编译所/译;当代中国出版社20147月出版。)

  ——没有好与坏,只有坏与更坏!

 

  他(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同丘吉尔一样也把原子弹看作结束战争的一种手段,从而使苏联没有必要参战——苏联参战必然使战后解决亚洲问题复杂化。

  ——《日本帝国衰亡史:1936-1945》(全四册)。[]约翰·托兰(John Toland/著,郭伟强/译,中信出版社,20159月出版。

 

  在根已经被挖出来,枝叶也已经被砍掉的无产阶级专政中,出人意料的是,一种远古的容忍似乎在苟延残喘,革命的精英享受着漂亮的别墅和特供商店等。

  ——《荒原蚁丘》,[尼日利亚]钦努阿·阿契贝/著,马群英/译;南海出版公司20153月出版。

 

  在(满清)征服南方的过程中,发式问题成为汉人在对满人的绝望抵抗中得以团结起来的一个焦点,并使得满人对于南方的征服比之没有这个问题不知要血腥多少倍。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在美国,“言论自由”和“追求真理”之间的界限,是划得非常清楚的。在这里,这是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言论自由只有一个目的,保证每个人能够说出他自己的声音,保证这个世界永远有不同的声音。而绝不是希望到了某一天,人们只发出一种声音,哪怕公认为这是“真理的声音”。

  ——《历史深处的忧虑》

 

  他(谢伟思)在(“美军观察组”延安考察)结论和评论中,偶尔会简洁地碰触到问题,例如,他说:“我们不能肯定地说,共产党声称的民主政策是真心诚意的”,“(一旦共产党成为)中国最强大的势力……他们届时就可自由地(立即或逐步,要看情势)回复其共产主义主张。”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对宁波(的英军)发动攻击前,奕经从预算里挪出钱来买了19只猴子,他的主意是在它们的背上绑上鞭炮,点燃后把它们抛到停泊在附近的英国军舰上。

  ——《鸦片战争》,[]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7月出版。

 

  有人献千里马,他不要,还下了一纸《却千里马诏》说,我出行,前有仪仗,后有侍从,好天气日行五十里,坏天气行三十里。你送给我千里马,让我一个人骑上牠,先跑到哪里去呢?诏书才30字,就可见他不但朴实,而且有趣。这样的文字,是第一流的好文字…不愧为“文帝”之谥。

  ——《一个民本主义的标本》,李冬君/文,《经济观察报》,2014-10-20

 

  想当初,当动物庄园的律法第一次制定时,退休年龄分别规定为:马和猪十二岁,牛十四岁,狗九岁,羊七岁,鸡和鹅五岁。并且商定要发给充足的养老津贴。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动物真正靠养老津贴生活,但最近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越来越多了…

  ——《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著,隗静秋/译,上海三联书店20096月出版。

 

  找到办法,欣赏你的独到之处,相信自己。这对于发挥你的潜能极为重要。 

  Figuring out how to appreciate your unique offering and believing in yourself is so important to unlocking your potential.

  ——黛比·斯特林(Debbie Sterling,美国Goldieblox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可爱的小姑娘们簇拥在我周围,纷纷向我们提出问题。她们想知道的,并不是法国有没有幼儿园,而是我们在法国时,是否了解苏联有这么美的幼儿园。

  ——《访苏归来》,[]安德烈·纪德/著,李玉民/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月出版。

 

  陈云和王震等保守派相信邓力群能够胜任总书记一职,自由派干部也不怀疑他有此野心。邓力群则否认自己谋求这一职位,但他并不掩饰对胡耀邦的轻视,这种强烈的轻视明显不是只由客观分析得来的。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尽管自由主义者勉强接受了共产党的统治,但他们对新政权没有表示过任何明确的支持,他们也不愿意做任何根本或长久的妥协。

  ——《中国的内战: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胡素珊(Suzanne Pepper/著,启蒙编译所/译;当代中国出版社20147月出版。

 

  美国对付其盟国比对付日本更伤脑筋。斯大林要求分到更大一份的战利品。他在给杜鲁门的电报中说,千岛群岛是在雅尔塔会议上“奖给”苏联的,他提出该群岛及日本本土最北端的岛北海道北半部的日军由俄国远东军司令受降。

  ——《日本帝国衰亡史:1936-1945》(全四册)。[]约翰·托兰(John Toland/著,郭伟强/译,中信出版社,20159月出版。

 

  在根已经被挖出来,枝叶也已经被砍掉的无产阶级专政中,出人意料的是,一种远古的容忍似乎在苟延残喘,革命的精英享受着漂亮的别墅和特供商店等。因此,问题的关键不是制度,而是人性的根本弱点,这种弱点只有通过普遍政治经验的有效传播,缓慢增长,以及长期的耐心才能克服……

  ——《荒原蚁丘》,[尼日利亚]钦努阿·阿契贝/著,马群英/译;南海出版公司20153月出版。

 

  虽然多尔衮颇懂得如何赢得汉人的支持,但在一个问题上他却绝不作任何妥协:满族文化的一个简明而一目了然的特征,将成为汉人无条件臣服的标志,那就是,他们必须剃光前额并在后面续辫。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在人类历史上,人们很习惯把一种胜利冠以“伟大”,却很少把一个妥协加上这样的形容词,但是美国人真是非常感激他们前辈的这一次妥协,这种妥协是需要高度的理性精神,智慧和道德力量的。他们达成妥协,才有了美国宪法和实行宪法的可能性,你不能不称它是一个了不起的历史进步。这样的进步正是从妥协开始的。真正的历史进步往往始于妥协……

  ——“妥协”、“宽容”,“革命”“毁灭”,思想上的差异真是太巨大了!(《阅读笔记之:《历史深处的忧虑》》)

 

  “他们(延安)的思想和表达都很一致。”他觉得,意见如此相同,“可能是共产党思想训练以及党内规范的结果。但也可能是…有异议的人可以自由离去……有些则是被开除党籍。那些留下来的人,思想就真的一致了。”谢伟思似乎暗示延安的观点同质性虽怪异但却是正面的特质。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浙江总督(应为两江总督)牛鉴坚信英军决不会深入长江发动进攻,因为长江太狭窄(他还坚信英军军舰是靠牛拖动的),于是,作为对海龄(加强镇江防御)的回应,他以扰乱人心为名弹劾这个满洲人。

  ——《鸦片战争》,[]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7月出版。

 

  (汉文帝)将农田税,由高祖时十五税一,改为三十税一。人头税,由原来每人每年一百二十钱,改为收四十钱。徭役,每人每年一次一个月,改为每三年一次一个月。

  ——《一个民本主义的标本》,李冬君/文,《经济观察报》,2014-10-20

 

  根据退休年龄规定,她的年龄已超过两岁了,但实际上,从来没有一个动物真正退休。给退休动物留出大牧场一角供其享用的议题也早已不予过问…

  ——《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著,隗静秋/译,上海三联书店20096月出版。

 

  失败是将好想法变成奇妙创意的关键所在。 

  Failure is essential to turn good ideas into truly fantastic ones.

  ——塔尔·施瓦茨(Tal Schwartz,美国ClickTale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听我说巴黎也有地铁,对方怀疑地微微一笑……有一个人问到,法国是否也有学校。另一个人情况了解多点,耸了耸肩膀:学校嘛,是的,法国人也有,但是那里学校孩子要挨打的……在他们看来,苏联之外漆黑一片。除了几个无耻的资本家,世界上其他所有人都在黑暗中挣扎。

  ——《访苏归来》,[]安德烈·纪德/著,李玉民/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月出版。

 

  胡乔木…很圆滑,总想跟任何当权者搞好关系。他认为谁掌握了大权,就会忙不迭地对其表忠心,但是他对政治的嗅觉不总是灵验。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共产党曾告诫党员,在对待知识分子时,要避免使用冒险政策,应该团结他们,争取他们。这一训令清楚地反映了共产党和知识分子之间的紧张关系。

  ——《中国的内战: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胡素珊(Suzanne Pepper/著,启蒙编译所/译;当代中国出版社20147月出版。

 

  (东条英机在战后狱中)…现在,满洲已成了使亚洲共产化的基地。美国人还使朝鲜一分为二。这点,他预言,必定会在将来产生大乱子。

  ——《日本帝国衰亡史:1936-1945》(全四册)。[]约翰·托兰(John Toland/著,郭伟强/译,中信出版社,20159月出版。

 

  他曾天真地认为,所谓的公众事务能提供他需要的办法。然而,他切身参与到那些事务后的唯一收获只不过是不再抱有幻想,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公众”一词与所谓事务搭配在一起时的不协调被不真实的烟雾挟裹,脱离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民的生活和他们所关心的东西,这个词跟他本身的意思并不相符。

  ——《荒原蚁丘》,[尼日利亚]钦努阿·阿契贝/著,马群英/译;南海出版公司20153月出版。

 

  在满清征服中国的年代里,各地以抵制削发令为中心意象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抵抗运动。在很多地方社区,要让人们团结起来,与其呼吁他们去效忠已经频临灭亡的明朝政治秩序,毋宁召唤他们以抵制剃光前额来表现出捍卫自身文化尊严的决心。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一个来自斯大林肃反时期的苏联人。他说,当你早晨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发现一个人站在门口说,“伊凡·伊凡诺维奇,你被捕了”,你却能对他说,“对不起,伊凡·伊凡诺维奇住在隔壁”,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当政府的权利没有任何限制,以至于膨胀到了百姓都要把这样的时刻当作“幸福时刻”的时候,也许街上盗贼是很少的,犯罪率是很低的,社会是“安定的”,法律是绝对不保护坏人的,但是这样的法律也同样是不保护好人的。

  ——杀光人的社会可能是最安定的社会,但这样还能称之为“社会”吗?(《阅读笔记之:《历史深处的忧虑》》)

 

  这份研究的结论指出,中国共产党的民主“遵循苏联的模式”,在此模式中“真正的异议团体一概被打为‘叛徒’”。报告又说:美国或许有必要“和中国共产党建立军事合作……但若是基于他们并非共产主义者的假设,去跟他们打交道,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牛鉴的主要(抗英)方案是把毒性很大的毒药装进当地酒罐子里,放在英军的必经之路上……一个率直的当地人提到牛鉴时说:“不知作何勾当也。”

  ——《鸦片战争》,[]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7月出版。  

 

  他说日食是因为他“不德”引起的,与他人无关,给臣民吃了定心丸,还乘机提拔一批贤良方正之士,来批评他的缺点,指出他的过错。有没有引蛇出洞的意思?没有。他很自信,不需要这种阴谋…

  ——《一个民本主义的标本》,李冬君/文,《经济观察报》,2014-10-20

 

  那段时间的生活异常艰苦。冬天象去年一样寒冷,食物的短缺更加严重。除了那些猪和狗以外,所有动物的饲料份额又一次被削减。声响器解释说,在饲料问题上过于教条的平均与动物主义的原则是背道而驰的。

  ——《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著,隗静秋/译,上海三联书店20096月出版。

 

  一个机构善于学习并将它快速转化为行动的能力,是最最重要的商业竞争优势。

  An organizations ability to learn, and translate that learning into action rapidly, is the ultimate competitive business advantage.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

 

  ……忽然,有一位走出人堆,满怀激情地高声说:“要介绍在苏联发生的崭新的、美好而伟大的事情,全世界的纸张全用上也还不够。”

  ——《访苏归来》,[]安德烈·纪德/著,李玉民/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月出版。

 

  赵紫阳担任总理时,胡乔木不但赶紧前去拜访,甚至对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的作用表示怀疑,而这篇讲话正是他本人为邓小平起草的。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田成杰

  2019-4-1

  www.earm.cn/田成杰2019-4-1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