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三日(5):汉传佛教祖庭白马寺

赵峰 原创 | 2019-04-20 07:3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洛阳 白马寺 

 洛阳三日(5):汉传佛教祖庭白马寺

2019-3-16

我到白马寺的时候才八点半。

走在山门前辽阔的广场上,四下里安安静静,干干净净的。阳光是干净的,空气是干净的,地上的青石板是干净的,我的心境也是干净的。

大门侧前方东西各有一匹石雕的白马,是北宋初年留下来的,风化有些严重,面部的轮廓有些模糊。东汉年间,汉明帝派蔡愔等人到西方取经。蔡愔等人到了大月氏,寻访到二十四章经,用白马驮着往回走。路上遇到印度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遂邀请二人同往中国弘法布教。取回了真经,还请到了高僧,汉明帝很高兴,下令在洛阳城外修建僧院。汉明帝感念白马驮经的辛劳,将僧院命名为“白马寺”。说来着汉明帝真是有情义而有趣味之人,居然会感念白马的辛劳,而以之为僧院命名。站在白马的身边,我一时也感念起它的辛劳。我摸了摸白马的脖子,说了声——老伙计,辛苦了。

穿过山门的时候留意到,地面石板上雕刻的莲花图案被磨得光光亮亮,泛着沉重而庄严的深蓝的光泽。木头的门槛常年被踩踏,露出了红色的树心。进门,庭院里几位女子在烧香,燃烛,向着四方作揖,口里念念有词。进门左手是鼓楼,右手是钟楼,都是白马寺的名胜。鼓楼一侧有纪念宋太宗赵光义重修白马寺的石碑,因为碑文分成五节,叫做“断文碑”。钟楼一侧有纪念元世祖忽必烈重修白马寺的石碑,是著名书法家赵孟頫的碑刻,人称“赵碑”。

白马寺共有五座殿宇,布局在一条中轴线上。从南到北分别是天王殿,大佛殿,大雄宝殿,接引殿,毗卢阁。这些建筑都是古代的遗留,有元代的,明代的,清代的。如此密集的古代建筑,在国内寺院中应该是比较少见的。

我走进天王殿的时候,就被正中央供奉的弥勒佛所吸引。一看就是历史悠久的佛像,身上有厚厚的尘垢;头部,肚皮和四肢经常被擦拭的地方,则是光洁的古铜色。我先以为是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后来向打扫卫生的阿姨打听才得知,这尊弥勒佛是用一种叫做“夹纻干漆”的工艺制作的,其材料的主体是丝麻和大漆。这种工艺的好处是,色彩艳丽,保存持久,不变形,不腐烂,而且重量极轻。这样一尊一米多高的佛像,木质的话得有几百斤吧,而夹纻干漆工艺的作品,只有三点五公斤。单只手就可以轻轻拎起。这种工艺作品也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就是易燃。一碰明火,瞬间就成为灰烬。目前全国仅有夹纻干漆作品二十四件,一件是明朝的,就是眼前这件;另外二十三件是元朝的,都在后面的大雄宝殿。

白马寺的殿宇都不算特别的巍峨雄伟,即使是大雄宝殿也只是面阔五间,进深四间,面积也就是二百来平方米的样子。殿内正中供奉的是释迦摩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前面站着韦驮,韦力二位力士,两边的橱窗里,各有九位罗汉。这二十三尊造像,都是元代的夹纻干漆工艺。我留意观察一番韦驮、韦力二位力士的形象,感觉很有意思。形象都很生动,栩栩如生。不过又有差异。一个温和,慈眉善目;一个暴怒,呲牙咧嘴。相同的是,二位都挺着将军肚。仔细观察那十八位罗汉,面相,姿势,动作各不相同,但都活灵活现,神采飞扬。仔细看看造像的每个细部,发现都处理得非常细腻。从远处看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从近处看,也没有一丝瑕疵。我在殿里转来转去,在佛像跟前东瞅瞅西瞧瞧,感觉很新鲜,很神奇,很诱人。这些夹纻干漆造像据说原先都是储存在故宫的,1973年经周恩来总理的批准,才转移到白马寺。

白马寺中轴线上的最后一座建筑,是清凉台上的毗卢阁。白马寺建成之后,摄摩腾和竺法兰二位高僧就住在这里,翻译出了四十二章经。中国的佛教经典,就是从这里流传开来的。白马寺被叫做中国佛教第一祖庭,或者叫做“释源”,原因就在于此。

清凉台的西侧是法宝阁,楼下是“释源文化陈列馆”。主要是文字和图片的展示,介绍白马寺的历史和影响。我特别注意到的是对现任主持印乐大师的介绍。印乐应该是一位颇有进取精神和开拓能力的人物,在他主持工作期间,白马寺的对外交流和社会影响都大有发展。在白马寺的未来发展规划中,周边的大片土地都将纳入白马寺的势力范围;到时候,目前的白马寺仅仅占总面积的不到五分之一,目前的五大殿仅仅是白马寺总体建筑中小小的一个院落。看起来很宏伟,很了不起,我却有些担心。寺院以佛法为根基,而不是建筑或者规模。目前的白马寺规模要远远小于某些现代建设的寺院,但是佛法的力量却远远不是一般寺院可以比拟的。这样追逐规模的扩张,我以为可能是受时下世俗浮躁之风影响的结果。白马寺目前的格局,内敛而精致,幽静而精深,这是上千年佛法精神积淀的结果。为世俗的风气所牵引,盲目进行规模的扩张,可能不会是一件好事。

出“释源文化陈列馆”,再往西就是新近开辟的异国风格佛教建筑展览,包括泰国和印度的佛教建筑。远远看去就是金碧辉煌的异国情调,很是吸引人。我走了两步就退回来了。我到白马寺,是来体会佛教文化,而不是参观外国建筑的。与其去看那些异国的佛教建筑,还不如返回去再走一遍,再去揣摩揣摩那些夹纻干漆工艺的造像。

折回去再走了一圈,拜谒了摄摩腾和竺法兰的墓园,又去天王殿看了看欢乐可爱的弥勒佛,又去大雄宝殿仔细揣摩了二十三尊夹纻干漆造像,又沿着中轴线两侧逐一游览了一个个附属的殿宇。走完一圈还觉意犹未尽,但时间有点紧,只得离开。

走出山门,挥手跟两匹白马再见。我感觉自己心里是饱满的,喜悦的。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