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系列之吉祥物·玉

游陈斌 原创 | 2019-04-03 08:56 | 收藏 | 投票

 【老虎与小鱼】语:

 

      语出“吉祥”,必言“吉祥”,吉者曰“喜顺”,祥者主“瑞气”。也许关乎言语,也许关乎经历或者际遇。

    

     “物”之所以为“物”,必定也是与此有关了。

 

吉祥物

(写者 令箭镶玉)

 

民国三十六年,陈谢大军过黄河,小玉那一年生了个丫头。

 

小玉是冯财主纳新不久的妾,生下丫头那年据说是13岁半。农会不允许妾的存在,小玉的丫头被冯财主的正妻收走抚养,小玉嫁给了农会秘书沈鸭子的大儿子。

 

小玉眉清目秀的,性子也好,对又嫁人或嫁给谁没有摇头,而且对亲生丫头并无留恋,她知道自己是被父亲卖给冯家的妾,只管生,不管养。

 

沈鸭子给冯家做过短工,见过小玉好几眼,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遇到比小玉更好的俊脸。世道却遂心,阴差阳错地就来了机会。区里派来的农会主席看上他老实,任命他当了农会秘书,还让他三儿子铁山当了民兵队长。后来的人心就这样被五花大绑了。

 

不管沈鸭子使了什么套子,小玉被解救出来,嫁给了他大儿子金山。他喝酒喝多的时候说过,亡妻过世多年,他想纳了小玉,但想来想去怕被人戳脊梁骨说他害性命,只好让大儿子金山和小玉圆房了。

 

圆房之后不到一年,小玉生下孩子叫建国。孩子没过百天,金山却死了。得了什么怪病,肚子疼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蹬腿了。

 

埋了人之后,并不见沈鸭子悲伤那么大,小玉也没怎么哭,她还是个孩子。只不过是个会生孩子的孩子。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玉米糁红薯粥咸菜,都吃得吧唧吧唧很热闹。沈鸭子说老二银山,你得娶了你嫂子。银山没敢说看上杏花,一低头说嗯。小玉咽饭不说什么,听见建国哭赶紧去喂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反正都是大人说了算。

 

到了晚上,银山就去了小玉屋里睡觉。小玉哄睡了孩子,就给银山洗脚。烫了热水兑了凉水,拿着瓢问银山烫不烫。银山说嗯。小玉就给银山洗脚,给银山脱了衣服,然后解开自己衣襟脱下裤子说,你上来吧。

 

那时候没有内衣什么的。脱了裤子就是那个光溜溜的了。银山没有急着上,用嘴吸了小玉。小玉没有推他,只说,少吸点,吸完了,娃子没吃的。

 

好日子过得怎么样,大概老天爷也不知道。银山赶着大车去县城送木炭却翻车了。一贯利索的银山没有来及做点什么,死了。

 

银山是为高级社做工,补偿了八十块钱,就那样算了。邻居们都觉得这事蹊跷却又不能说什么,只好私下里议论这小玉命真踏马硬。

 

沈鸭子是社长,但他不在乎自己这个社长,他在乎这日子不好过。某天夜里,喝着酸汤面条,他问煤油灯影里的铁山,小玉咋办。铁山转脸问小玉,嫂,你说咋办。小玉停止筷子吃惊地看着铁山,又看看沈鸭子,什么也没说。

 

和铁山睡在一起那晚,小玉叫了一夜。沈鸭子躺在被窝里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唉,这不好,让别人听见了真不好。但他没什么办法让小玉不叫,只好把被子压住耳朵。

 

小玉的俊脸有了笑,这让沈鸭子惊叹不已。好几年了,没见小玉笑过,就这么笑了么?小玉两年给铁山生了两个儿子,不隔相,大的叫东风,小的叫跃进。

 

后来小玉的脸不怎么能看了,但仍能看出年轻时的俊样儿。尤其和沈鸭子脸对脸睡的时候,那脸确凿丑了不少。他给小玉说了两个秘密,一个是当年就想睡了她,一个是他其实叫沈万山,不叫沈鸭子。小玉没说什么,而是骑在沈鸭子身上说,戛,戛,戛,戛。

 

沈鸭子当大队支书那年,铁山参加县里民兵实弹射击不幸中弹,当场死亡。后来就剩下他和小玉领着孩子们过日子。起初他脸皮子薄,后来就厚了。反正没多少年活了,他渐渐就捏了小玉的脸。小玉也没多说什么,她想好了之后给沈鸭子说,今晚上,我给你洗脚。

 

沈鸭子死的时候,县里乡里都来了人,念了悼词,丧礼很隆重。孩子们都哭不出来,小玉只好带头哭。

 

她哭了爹,不是别的什么,这大概很重要。

 

游陈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每日关注 更多
游陈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