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系列之黄河水怪·水

游陈斌 原创 | 2019-04-03 09:06 | 收藏 | 投票

  

【老虎与小鱼】语:

 

这一日,阳光充沛,水下有鱼。鱼坐在岸上,说水的是非,水被岸拦着,滚沸而奔腾。生活从未饶过任何一个。

 

怪是有的,渡也是必须的。

 

 

物系列之黄河水怪·水

(写者 令箭镶玉)

 

黄河里是不是有水怪,老船工们各执一词。这可能与每个人的经验和心情有关系。有没有不是最重要的,说它有没有才是重要的,这在我人生的每个年龄节点也有迥然不同的存在,于是不免啼笑皆非,然后扭扭脖子扭扭屁股想别的事,却始终无法消除童年时津津有味地想发现它或它们那种傻样子。

 

活着是很累的,但希望的泡沫总是有。破了一个,又一个重生,就像晨勃的细胞顽强不懈。累的时候差不多想不起那些个水怪,就像我没时间回忆幼时戏水浑然不觉水怪们甜蜜又惊恐的存在。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梦见它们,这让我很诧异。我早就不住河边,而在城里和水怪们比邻而居。而黄河也早不是那种洗不清的样子,变成没有咆哮没有波澜没有泥沙没有漩涡的温存模样。好几个梦里,我都是捉住小家伙在河中间撒尿。我不觉得我多么龌龊,而是会有心生鄙夷嘲讽水深及膝的心境。

 

我爱它又恨它,这让我很尴尬,但也有例外。在最近的一个梦里,水怪真的出现了。它们不是一伙的,却都出现了,一个个那种丑陋那种狰狞。它们没有让我厌恶,而让我忧心不已。其实很简单,洗不清的黄河早不是静水无澜,而真的是大河波浪宽,混皇泥沙下。这也不是主要的,那河上有一个小船游游荡荡很难说是不是说翻就翻。一个小船上坐着一个小女人,就那么傻笑,还荡着双桨。她穿的什么不太记得,似乎是石榴红的羽绒衣,石墨蓝牛仔裤,头发不长,围着杭州丝巾,穿一双耐克登山鞋。

 

我不记得她穿了什么,也没有去观察她的裤子拉链是不是拉着或是不是紫铜色铜链,是因为我看见了她小船下面那些水怪的潜伏游弋,我甚至能看清楚它们的血盆大口以及胡须上的狞笑。有两点不一样,我看得很清楚:它们个头不一样 ,它们也不是一起出现的。

 

我心永恒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过于紧张,吓醒了梦会碎那不是开玩笑么。但恐惧是有的,愤恨也是有的。你们踏马的敢吃了小仙女,老子绝饶不过你们。这个心境即使在我后来醒了之后仍有余悸,吃几块巧克力在想:若是水怪得逞了,我该怎么报复它们呢?我有太多的办法,但放在三十年后看一定是幼稚的,就像现在回想幼时想骑着它们去爱丽丝仙境那种不堪念头。

 

小女子并不是要过河的那种渡人,而是游戏其中。想到这里,我暗叫姑奶奶你真白。从后来的后果看,我有些怀疑自己是傻:小女人安然无恙。

 

有些事情我也不懂,但我知道不觉得并不等于什么也没发生,闭上眼睛就是天黑,略略矫情了似乎。危险越大,似乎也最安全。当那些小水怪被大水怪腰斩大嚼,当那些大水怪被更大的水怪鲸吞,我很感慨这都是天意。当那只最大的水怪拖着饕餮大嘴兴风起浪时,我说,亲爱的你咋还不来呢?于是龙王现身瞪了水怪一眼,水怪哆嗦一下遛了。应该说,小女人并不知道这些,春江花月水呢。但我问自己,梦为何会让我故意看见呢,难道要昭示救世主的力量么?

 

我在空旷的屋子里冷香一笑,但我诚恳地表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或者说一声吧,我不知道。

 

游陈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每日关注 更多
游陈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