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古卷译注初步-Habakkuk注释的新约启示

赵京 原创 | 2019-04-30 02: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注释 新约 死海古卷 Habakkuk 

 

Nash/ㄋㄚㄒ[1]Papyrus/纸莎草是圣经考古学会秘书长ㄋㄚㄒ于1898年在埃及收集的四张来自同一纸莎草的残片(插图),记载希伯来语“十诫”和祈祷开首“Shema Yisrael/ 听着,ㄛ!ㄧㄙㄌㄚㄜㄦ/以色列”。据考证成于公元前150-100年,在Dead Sea Scrolls/死海古卷发现前是最古老的圣经文物。

1947年以来在死海附近岸边的Khirbet Qumran/ㄎㄨㄇㄌㄢ/库姆兰发现的死海古卷包括目前已知第二古老的[2]、除Esther/ㄜㄙㄊㄜㄦ/以斯帖(普世教/天主译为艾斯德尔)记[3]外所有的《旧约》抄本38卷(约40%,还含有一些虽然已经得到普世教承认、但仍被新教视作外典(包括次经及伪经)[4]的经卷(约30%),和一些属于犹太人生活的文献(约30%),作于约公元前250年到公元50年,包含Jesus/ㄧㄜㄙㄛㄨㄙ/耶稣生活的时代,是理解犹太教和基督教起源背景的珍贵历史文物。古卷主要写在羊皮纸,部分在纸莎草,只有一卷在铜片上。抄写的文字以希伯来文为主,也有少数由希腊文、Aramaic/ㄚㄌㄚㄇ/阿拉姆文、ㄚㄌㄚㄇ语的Nabataean/ㄋㄚㄅㄚㄊㄚㄜㄢ方言文和拉丁文、阿拉伯文写成。在ㄧㄝㄌㄨㄙㄚㄌㄜㄇ/耶路撒冷的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aerch/美国ㄛㄌㄧㄣㄊ[5]研究学校的校长、Yale/耶鲁大学的Burrows最先认出并领导对古卷的研究[6]。其后的十年间,在11座洞穴挖掘出了装有古卷的瓦罐,共找到约四万个书卷或书卷残篇。2017年考古学家宣布发现了第12座洞穴,其中的瓦罐曾经用来装古卷。后来发现的大量文物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我们从早期发现的古卷得到的认识[7]。目前,主要的八部经卷都存放在ㄧㄙㄌㄚㄜㄦ博物馆[8];其余的则保存在ㄧㄝㄌㄨㄙㄚㄌㄜㄇ的Rockefeller/ㄌㄛㄎㄜㄈㄟㄌㄜㄦ/洛克斐勒博物馆。

希伯来语只有辅音、没有元音。在《旧约》中,有很多地方可以加入不同的元音而代表不同的意义,例如bd可以写成bad\bed\bead\bid\bud\bode\abide\abode\body…!当然,熟悉文章内容的人根据前后词语一般都可以没有困难地读出元音,而我们今天印出的希伯来文本中加入的元音是中世纪为了后人阅读方便创制的。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当希伯来语还是活语的时候,人们知道如何正确地发出元音;但在泛希腊世界里,《旧约》等在公元前3世纪被译为希腊语Septuagint(罗马数字LXX/70/七十士译本经书[9],犹太人讲ㄚㄌㄚㄇ语,希伯来语变成死语,所以产生了Scriptio plena: a writing in a Semitic alphabet that contains vowel points/指明包含ㄙㄜㄇㄧㄊ/闪米特语词母元音的写法[10]

死海古卷的作者和抄写者讲ㄚㄌㄚㄇ语而不是希伯来语[11]。希伯来语成为死语主要是因为犹太人被虏往Babylon/ㄅㄚㄅㄧㄌㄛㄣ/巴比伦,期间绝大多数不识字的犹太人只能讲当地语言,只有祭司们保有希伯来经文。祭司们能看懂没有元音只有辅音的经文(如最神圣的至高神名字YHWH),但能正确读出的人越来越少(YHWH可以读成Yahweh[ˈjɑːhweɪ][ˈjɑːweɪ]/ ㄧㄚㄨㄟ/雅伟或雅威,但犹太人干脆用Adonai/ㄚㄉㄛㄋㄚㄧ/我主来替代YHWH,从13世纪开始普世教会将其拉丁化为Jehovah/ㄧㄝㄏㄛㄨㄚ-/耶和华),当犹太人陆续回到故地时,他们必须讲已经泛希腊化了的当地ㄚㄌㄚㄇ语,经文上的YHWH等名字的原初发音,就永久地消失了[12]Kahle指出:死海古卷发现以前,我们对于ㄇㄚㄙㄛㄌㄚ本以前的希伯来发音只有三种不令人满意的确定方法:按可能的希腊或拉丁词母表音但不准确、参照仍然在使用希伯来语的Samaria/ㄙㄚㄇㄚㄌㄧㄚ人的发音但带有他们的口音[13]、采用元音标示的旧式的Palestine/(拉丁语)Palaestina/ㄆㄚㄌㄚㄜㄙㄊㄧㄋㄚ/巴勒斯坦发音系统。死海古卷提供了第四种新证据修改我们对于ㄇㄚㄙㄛㄌㄚ本以前的希伯来语的认识[14]

Alexander the Great/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ㄦ大帝以及后继者的帝国疆域与其说是Hellenic/希腊世界,不如说是Hellenistic/“希腊式的”/“泛希腊的”世界[15]。正是在泛希腊化的背景下,在ㄆㄚㄌㄚㄜㄙㄊㄧㄋㄚ出现了抵制希腊化、力图保持犹太传统的保守的Hasid(复数Hasidim/ㄏㄚㄙㄧㄉ思潮,在公元前2世纪达到高潮。ㄏㄚㄙㄧㄉ在《旧约》意为受到迫害而坚持“虔诚”、“公义”的信者,正好呼应、帮助了Maccabeus/Μακκαβαος/ㄇㄚㄎㄚㄅㄚㄧㄛㄙ领导的独立战争[16]。ㄎㄨㄇㄌㄢ的信徒们无疑受到了ㄏㄚㄙㄧㄉ思潮的影响[17],如果不特指某个教团,大概可以准确地把他们归在ㄏㄚㄙㄧㄉ思潮/主义之内[18]

一开始就握有3本古卷的犹太人Sukenik/ㄙㄨㄎㄜㄋㄧㄎ在1948-49年首先用希伯来语公布了他的初步研究,认定ㄎㄨㄇㄌㄢ社团属于禁欲的犹太教Essene/ㄜㄙㄜㄋㄜ/艾赛尼派,后来的研究者也基本上同意这个判断。Alexandria/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亚历山大里亚的著名的希腊化犹太人哲学家Philo/ㄈㄧㄌㄛ/斐洛(约公元前20-公元50年)、公元1世纪的犹太作家Josephus/ㄧㄛㄙㄜㄈㄨㄙ/约瑟夫斯[19]和罗马作家老Pliny/ㄆㄌㄧㄋㄧ/普林尼都提及过这个教派[20]。ㄧㄛㄙㄜㄈㄨㄙ介绍了当时犹太人中的三个教派:Pharisee[21]/ㄈㄚㄌㄧㄙㄟ/法利赛(犹太教主流,特别因为《新约》广为人知,ㄧㄛㄙㄜㄈㄨㄙ曾属于此派)、Sadducee[22]/ㄙㄚㄉㄨㄎㄧ/撒都该派(基本上不信教义)和ㄜㄙㄜㄋㄜ派。《新约》上没有提及的ㄜㄙㄜㄋㄜ派过着禁欲的共产制集体生活,倡导独身制(但订婚三年后经过考验可以结婚),民主选举公职,不起誓,不发脾气、非暴力(携带武器仅用于防身),不从事贸易,信仰灵魂不死,等,与后来的基督教制度有很多类似之处[23]。从广义的、包罗万象的定义,可以合理地把ㄎㄨㄇㄌㄢ社团称为ㄜㄙㄜㄋㄜ教派,但不是ㄈㄧㄌㄛ和ㄧㄛㄙㄜㄈㄨㄙ从第二手资料听来描述的特定ㄜㄙㄜㄋㄜ教团[24]

Habakkuk/ㄏㄅㄚㄎㄨㄎ/哈巴谷书是《旧约》里一卷以预言者(小先知)ㄏㄅㄚㄎㄨㄎ题名的书名,内容虽然很短但隐晦难懂,不知所指。除了这一卷书,没有任何关于ㄏㄅㄚㄎㄨㄎ的记载,比别的先知预言更难注释。所幸,死海古卷最早发现的7卷中,就有一卷Pesher/ㄆㄟㄒㄜㄦ/希伯来语注释《旧约》的一种特殊方式·ㄏㄅㄚㄎㄨㄎ/《哈巴谷书注译》,注释ㄏㄅㄚㄎㄨㄎ三章中的前两章[25]、保存完好(编号为1QpHab,插图为开头部分)。这[是一卷比较完整的书卷(长1.48米),13列希伯来文中的希律方脚本书写而成。卷中有一点不同的是,在提及“神名”,就是表示上帝的四字母词时,是用古希伯来文写成。经文按原本的次序顺序抄下。哈巴谷书[26]的每一段经文都附带评注,评注由希伯来文字pishro(解作“它的意思”)或pesher hadavar al(解作“它的意思是”)开头,并采用预言风格去讲述作者身处的时代发生的事。古卷主要提及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是关于耶路撒冷和圣殿中祭司职位的内部宗教政治;第二件是历史中对罗马人(古卷中称作迦勒底人(Chaldeans)或基提人(Kittim))的反击。在这类作品中,作者不会直呼历史人物的名字,但会用一些代号去称呼他们][27]。与别的先知/预言书Isaiah/ㄧㄙㄚㄧㄚ/以赛亚、Hosea/ㄏㄛㄙㄜㄚ/何西亚、Micah/ㄇㄧㄎㄚ/弥迦、Nahum/ㄋㄚㄏㄨ ㄇ/那鸿、Zephaniah/ㄗㄜㄈㄚㄋㄧㄚ/西番雅以及Psalms/诗篇的一部分类似,ㄆㄟㄒㄜㄦ·ㄏㄅㄚㄎㄨㄎ借古予今,甚至与经上讲的历史没有直接关系[28],因为经上的内容本来就隐晦难懂,正好可以赋予更合适的现实解释。它被研究得最早,提供了别处无法提供的历史暗示[29],值得进一步详细注释。

ㄏㄅㄚㄎㄨㄎ1:5(1章第5) Behold ye among the heathen and regard, and wonder marvelously; for I will work a work in your days which ye will not believe, though it be told you.[30]耶和华说:“你们要向列国中观看,大大惊奇。因为在你们的时候,我行一件事,虽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总是不信。”[31]1QpHab 2:1-2: “This concerns those who were unfaithful together with the Liar, in that they did not listen to the word received by the Teacher of Righteousness from the mouth of God.[32]这涉及到那些与撒谎者为伍的无信之徒们,他们不听正义导师从上帝口中接受的言语。ㄏㄅㄚㄎㄨㄎ书写作于公元前约610年,ㄆㄟㄒㄜㄦ·ㄏㄅㄚㄎㄨㄎ写作于6百年之后,而rabbinic/ㄌㄚㄅㄧ/拉比正统主流犹太教认为写完《旧约》收入的最后一书Malachi/ㄇㄚㄌㄚㄎㄧ/玛拉基(作于约公元前420年)后就再没有先知了。这里出现的直接从上帝口中接受言语的“正义导师”无疑是ㄎㄨㄇㄌㄢ社团的领袖,他的地位类似ㄧㄜㄙㄛㄨㄙ/基督那样的先知,这说明ㄌㄚㄅㄧ们所面临的挑战不只是来自基督教[33]异端,而更先来自早于基督教的ㄎㄨㄇㄌㄢ社团或ㄜㄙㄜㄋㄜ教派

ㄏㄅㄚㄎㄨㄎ1:6:“For lo, I raise up the Chaldeans, that bitter and hasty nation, which shall march through the breadth of the land to possess the dwelling places that are not theirs. [34]我必兴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残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占据那不属自己的住处。”[35]1QpHab 1:10-12注释到:此处Chaldeans(Chaldea)/ㄎㄚㄦㄉㄜㄚ/迦勒底族是指“quick and valiant in war, causing many to perish[36]作战迅猛勇敢、毁灭了许多民族的”来自西边岛屿上的敌人Kittim/ㄎㄧㄊㄧㄇ(复数)。这几乎可以肯定是罗马军队,而不是希腊/ Macedon/ㄇㄚㄙㄜㄉㄨㄥ/马其顿人的Seleucus/ㄙㄜㄌㄜㄨㄎㄨㄙ/塞琉古帝国。主要的证据是对ㄎㄧㄊㄧㄇ的描写更符合罗马军队的特征,例如“向军旗祭献,崇拜他们的战斗武器”[37]。这样就可以断定ㄏㄅㄚㄎㄨㄎ注释的写作时期在公元前63年不久之后,那时Pompey/ㄆㄛㄇㄆㄟㄧㄨㄙ/庞培征服东方、把犹太人居住的整个地区改名为ㄆㄚㄌㄚㄜㄙㄊㄧㄋㄚ、并入Syria/ㄙㄨㄌㄧㄚ/叙利亚行省[38]这里的注释说明:直到罗马人的征服,6百年来没有人知道ㄏㄅㄚㄎㄨㄎ预言所指[39]。这正是ㄆㄟㄒㄜㄦ注释先知预言的价值。

ㄏㄅㄚㄎㄨㄎ2:2:“And the Lord answered me and said, Write the vision and make it plain upon tablets, that he may run that readeth it.[40] 主回答我说:清楚明白地把这念头写在版上,让他能跑就能读。”[41]1QpHab 7:1-5注释到:“上帝告诉ㄏㄅㄚㄎㄨㄎ记下在最后时代将要发生的事,但没有告诉他何时会发生,”他是指“正义导师,上帝告诉了他所有上帝的先知仆人们的言语的神秘”。[42]这样的ㄆㄟㄒㄜㄦ(interpretation/解释、commentary/注释)无异于新的revelation/启示revolution/革命。

ㄏㄅㄚㄎㄨㄎ2:4:“but the just shall live by his faith.”[43]一般的理解是唯义人因信得生”[44],即因对上帝的信仰而生。但1QpHab 8:1-2注释到:“这是指上帝将从判决法庭对所有遵守Judah/ㄧㄨㄉㄚ/犹大王国的律法的人伸张正义,因为他们的苦难和他们对正义导师的信仰”[45],把正义导师提升到高于以前的先知的地位。ㄏㄅㄚㄎㄨㄎ2:4的这句话在《新约》Roman/罗马人书1:17Galatians(地名Galatia/ㄍㄚㄌㄚㄊㄧㄚ/加拉太书3:11Hebrew/希伯来书10:38再次被引用、ㄆㄟㄒㄜㄦ注释[46],宣告ㄧㄜㄙㄛㄨㄙ作为基督(救世主)的到来,显示《旧约》先知预言中的新约启示意义,说明与传统守旧的主流犹太教决裂的不只是基督教一派、基督教的起源并非“异军突起”、“一枝独秀”,而是蕴育在传统之中的变革大潮中发展成主流的涌泉。

从这个短小的ㄆㄟㄒㄜㄦ·ㄏㄅㄚㄎㄨㄎ例子可以看到死海古卷的与其对于犹太教、更是对于基督教的起源的“温故知新”价值。除此之外,从中还有很多新的领域有待ㄆㄟㄒㄜㄦ/解释、注释、开拓。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9429日第一稿] 



[1] 本文中汉语以外的名词翻译见赵京:中文表示里导入汉音元素的提案2019117日第六稿。http://cpri.tripod.com/cpr2016/hanyin.pdf

[2] 最古老的《旧约》抄本是公元前600年,但只包含《民数记》的部分内容。Masora/ㄇㄚㄙㄛㄌㄚ/马所拉是希伯来语传统Masoretes指修订经文的犹太学者,他们修订的经文版本叫Masoretic text。ㄇㄚㄙㄛㄌㄚ本文是一个不断修订的过程,直到8世纪才定形(Burrows, Millar.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103-104.)。1947年以前我们知道的最早的《旧约》ㄇㄚㄙㄛㄌㄚ本是9世纪的抄本,而不是原始版本。

[3] 赵京:《犹太古志》第11卷译注:重返家园2019312日第一稿)简单译注ㄜㄙㄊㄜㄦ卷。

[4]次经(字面意思是隐藏)和伪经(字面意思是虚假的著作)是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1世纪的犹太著作。罗马天主教会把次经视为圣经受启示的正典的一部分,但犹太教徒和基督新教徒却拒绝采纳这些经书。伪经时常是把圣经故事加以延续,并以某个著名圣经人物的名字作为经书的名称。

[5] Orient一词来自拉丁语oriens/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但作为一个地理地区,因罗马人、英国人或法国人、日本人,略微不同,指亚洲、Anatolia/ㄚㄋㄚㄊㄛㄌㄧㄚ/安那托利亚(Asia Minor/小ㄚㄙㄚ/亚细亚)、中东、西亚、阿拉伯半岛或东亚,等等。只能音译为ㄛㄌㄧㄣㄊ。Orientalism一词本指与ㄛㄌㄧㄣㄊ相关的主张、见解、知识(不是主义)等,但Said/ㄙㄚㄧㄉ/萨义德的同名书(Edward W. Said, Orientalism. New York: Vintage Books Edition, 1979. 中译版译为《东方主义》和《东方学》)出版后,这个词就带上复杂的类似于征服者西方人眼中的不能代表自身的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定语,所以这个词也只能音译:ㄛㄌㄧㄣㄊㄚㄌㄧㄙㄇ。

[6]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reprint 1986).这本书虽然旧,却是第一本全面的介绍。而且,为了非专业的读者,此书详细地解释专家们达到各种并不确定的结论的过程,比推销某个结论或宣扬某种教义更有意义。

[7] Geza Vermes, The Complete Dead Sea Scrolls in English, London: Penguin, 1998. Preface xv.有不少英译本,包括更新的Michael O. Wise, Martin G. Abegg Jr., and Edward M. Cook, The Dead Sea Scrolls: A New Translation. HarperOne, 1996.但不如Vermes的译本权威。

[9]赵京:《犹太古志》第12卷译注:希腊化的阵痛2019315日第一稿。

[10]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110-112.

[11]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323.

[12]对于几十代上百亿犹太教、基督教、佛教(其教主的原初发音bu也早被汉语等翻译得面目全非fo)等虔诚信徒,他们连自己的神/教主的名字都念错了,还有可能得救/超度吗?

[13]此时的ㄙㄚㄇㄚㄌㄧㄚ人绝大多数不是犹太人却讲希伯来语。ㄧㄛㄙㄜㄈㄨㄙ《犹太古志》第914章对应列王纪:2”17章,详细记载的(北)ㄧㄙㄌㄚㄜㄦ因为背离律法被ㄍㄚㄉ抛弃而被ㄚㄙㄌㄧㄚ国王Shalmaneser/ㄒㄚㄦㄇㄚㄋㄜㄙㄜㄦ/沙尔马那塞尔包围首都ㄙㄚㄇㄚㄌㄧㄚ三年而灭亡、被虏往ㄚㄙㄌㄧㄚ的悲惨历史。...ㄒㄚㄦㄇㄚㄋㄜㄙㄜㄦ把Cuthah/ㄎㄨㄊㄚ人从Euphrates/ㄩㄈㄌㄚㄊㄧㄙ河畔移住进ㄙㄚㄇㄚㄌㄧㄚ。ㄎㄨㄊㄚ人崇拜的神引发God/ㄍㄚㄉ的愤怒和惩罚(瘟疫),只好请回ㄧㄙㄌㄚㄜㄦ的祭司来教会他们关于ㄍㄚㄉ的律法。这可能意味着(北)ㄧㄙㄌㄚㄜㄦ王国中不少非犹太人(和少量不能移动的犹太人)留在ㄙㄚㄇㄚㄌㄧㄚ,他们习惯了犹太习俗但不懂(被祭司阶层垄断的)礼仪知识。在后来的激荡历史中(特别是希腊-罗马统治时期),善变的ㄙㄚㄇㄚㄌㄧㄚ人看到犹太人繁荣时,就说他们已经改信了犹太教;看到犹太人倒霉时,就不承认与犹太人同宗(赵京:《犹太古志》第9卷译注:背离律法的王国201935日第一稿)。

[14]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323.

[15]赵京:古希腊史新译初步201788日第二稿。

[16] 祭司Mattathias/ㄇㄚㄊㄚㄊㄧㄚㄙ/玛他提亚带领他的五个儿子杀死祭奠希腊教的犹太人和ㄚㄆㄜㄌㄜㄙ,逃到荒野,呼吁人们抵抗,应者众多。...ㄇㄚㄊㄚㄊㄧㄚㄙ临死前,指定儿子Judas/ Ἰούδας Maccabeus/Μακκαβαῖος/ㄇㄚㄎㄚㄅㄚㄧㄛㄙ(希伯来语יהודה המכבי[Yehudah ha-Makabi /Judah Maccabee/ㄇㄚㄎㄚㄅㄧ/马加比)继续指挥战斗。...这场本来主要由犹太人内部希腊化和反希腊化势力之间的摩擦,在ㄢㄊㄧㄛㄎㄨㄙ王朝衰落的背景下,发展转化成被称为ㄇㄚㄎㄚㄅㄚㄧㄛㄙ战争的民族独立运动(赵京:《犹太古志》第12卷译注:希腊化的阵痛2019315日第一稿)。

[17]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274-275.

[18]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298.

[19] 赵京:“Josephus《犹太战争》译注2018513日第一稿;《犹太古志》第13卷译注:泛希腊世界瓦解中催生的犹太王朝2019321日第一稿。

[20] Geza Vermes, The Complete Dead Sea Scrolls in English, London: Penguin, 1998.p.3.

[21] 意为分离独立,独立于泛希腊文化/习俗,也独立于ㄇㄚㄎㄚㄅㄚㄧㄛㄙ和它的后继Hasmonean/ㄏㄚㄙㄇㄛ王朝。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277.

[22] 也叫Zadokite,它们的希伯来语发音相同,是祭司Zadok(或发音Sadok, Sadoc, Zadoq Tzadok,意为公义公正)的追随者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277.

[23]赵京:“Josephus《犹太战争》译注2018513日第一稿。

[24]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298.

[25] 有人认为第三章原本不属于ㄏㄅㄚㄎㄨㄎ一书。

[26] 应加入前两章

[28]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29]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187.

[30] The Holy Bible, Michelangelo Editon, King James Version, Abradale Press, New York, 1969.

[31] 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32] Geza Vermes, The Complete Dead Sea Scrolls in English, London: Penguin, 1998.p.479.

[33]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34] The Holy Bible, Michelangelo Editon, King James Version, Abradale Press, New York, 1969.

[35] 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36] Geza Vermes, The Complete Dead Sea Scrolls in English, London: Penguin, 1998.p.479.

[37]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123-139.这里对征服者/侵略者军队的描述也很有价值。

[38]赵京:《犹太古志》第14卷译注:罗马的君临和ㄏㄜㄌㄛㄉ王朝的起源2018529日第一稿。

[39]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40] The Holy Bible, Michelangelo Editon, King James Version, Abradale Press, New York, 1969.

[41] 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译为:【他对我说:将这默示明明地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或作随跑随读”)。】可以看出中译者的翻译(其实是注释)不一定准确

[42]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43] The Holy Bible, Michelangelo Editon, King James Version, Abradale Press, New York, 1969.此处“the just”不如Geza Vermes, The Complete Dead Sea Scrolls in English, London: Penguin, 1998.p.482 “the righteous”译得合适。

[44] 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45]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46]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9: Pesher Interpretation—Prophecy Read Anew.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