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而不惑31.40

文武 原创 | 2019-04-30 22:51 | 收藏 | 投票

31. 色诺芬尼:“人是自己的希望之光。当人死的时候其实是另一种生,睡着的人其实是清醒着的,生与死、梦与醒,是同样的东西,后者变化,就成为前者,前者变回来,则称为后者。”道家的阴阳图,可能是一个有着两个世界的记忆的人所画下的一幅图。我们很可能是生活在两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死者去往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死者来到这个世界。这就是轮回,轮回中有因果。人生活在两个世界而不自知,可见的只是其中一个世界。人生活在更大的世界而不自知,可见的只是更小的世界。更大的世界,是亡者与生者共存的世界。这样一种生活状态,类似于一个人只能同一时刻生活于地球的某一面,而不能同时生活于地球的两面。这也是佛家和道家的共通之处。老子,约公元前571-约公元前471年。色诺芬尼,约公元前570年~前480年或470年,或公元前565年~473年。老子和色诺芬尼所生活的时代,一定是地球史上的一个特殊的时代。阿卡莎范式,在《道德经》中有着精妙的描述:孔德之容,唯道是从。道之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32.《汉书·食货志上》:“士、农、工、商,四民有业:学以居位曰士,闢士殖穀曰农,作巧成器曰工,通财鬻货曰商。古时士农工商之中,学以居位的士,是毫无技术含量的,不过是仗势欺人的财富分享者罢了,绝非财富创造者,尤其是那些饱读诗书却不辨菽麦的皓首穷经之辈。古时有些技术含量的官员,要么亦工亦士,要么亦农亦士,要么亦商亦士,总之绝非独尊儒术。司马迁《史记》: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这才是真正的四民。就连今天世界叱咤风云的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也可归于虞一类。众所周知的谷歌基础算法——PageRank,正是106年前诞生的杰出数学思想马尔可夫链最具影响力的实践,实际是对于前人精神财富的矿藏进行发掘的产物。清华大学有王国维先生衣冠冢,冢前有"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碑刻陈寅恪文。其中有: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载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陈先生文中,士为公共知识分子,因为士之兼济天下,非止于“学以居位”一途,在野之士,尚有发扬真理与著述等途径。何至于穷则独善其身?

 

 

 

33.成为神话的,更应被质疑。所谓云计算,不过是妄图将全球互联网及其资源,或其中的很大一部分,转变为公司所有所用。所谓despotism,实际是资源的聚合,是对资源的集中式而非分布式的占有和使用。9年前,云计算这个概念出现在China的时候,我就开始批判它了。我当时的原话是:必须要允许Emule这一类大家免费共用的网络软件的存在,这一类网络软件创始于一个伟大的创意:全球网络使用者免费共享一切人类精神资源,这一创意远比后到来的云计算一类的网络创意更为伟大。表面上,有着信息集中存储功能的云计算也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因为通过云计算的信息集中存储功能,我们也可以随时共享这些资源。但这些资源的控制权已经通过云计算而事实上移交于资本控制者,而不再属于一个个的个体和一个个的组织。云计算只能意味着一个依赖云计算、失去freedom、网络被资本完全垄断和control的时代的到来。反云计算的意识必将随着云计算的推广而到来。云计算的发展不可能意味着它将适用一切的互联网应用。这一模式将是在许多领域被激烈抵制的。越是以各种商业手段和通过各类商业渠道被极力推广的技术产品或技术应用,就越是应该被质疑和提防。

 

 

 

34. 有一类群,动不动就是@所有人,此群都是如何德高望重、身份显贵,甚至堪供仰望之要人云云,反复重申,给人一种牛气逼人的感觉,令人觉与有荣焉而不免沾沾自喜。这样的群呆久了,难免看淡,觉成功人士、风云人物不过如此。有一类群,深不可测,低调如寒冬,呆三年也不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人。但偶于其中添加好友,个个来头很大,或貌不惊人却能量巨大。群中不少禁止添加,绝非平易近人,且个个姿态超然,不显山不露水,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或任尔新人瞎鸡巴扯淡,我自一贯冰寒。或任尔悟空撒尿装逼,实则群中随便一反手就可一言不发的将之镇压,不过嗤之以鼻懒与理会罢了。或不过居高临下将尔等当猴看,内心早已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将尔等视为外人。这样的群呆久了,难免看透,觉世界不过如此。或许,群中也都是些看透的人吧!世界不是想象中的模样。世界就是现实的模样。悲观的说:言论何用?纯属聒噪。努力何用?都是在攀缘附势。《汉书·陈万年传》:“陈咸字子康,年十八,以父任为郎。有异材,抗直,数言事,刺讥近臣,书数十上,迁为左曹。父尝病,召咸教戒于床下,语至夜半,咸睡,头触屏风。父大怒,欲杖之,曰:乃公教戒汝,汝反睡,不听吾言,何也?咸叩头谢曰:具晓所言,大要教咸谄也。父乃不复言。” 世界就是那种样子。人生就要那种样子。一个没什么可以骄傲的世界。一个没什么人真正高贵的世界。载于史册,父以教子的,实在是千年通用的人生经验啊!

 

 

 

35.写作不过是因为脑子太乱,时常梳理一番,清爽顺溜些而已;就像是猴子和乞丐痒痒了,需要捉虱子。

 

 

 

36.慎独易。慎群难。戒色易。戒酒难。哪怕十年不请,还是不能避免人请,而每逢此时,往往禁不住诱惑: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他一日饮酒五日罪受。

 

 

 

37.情商低是世界的错,不是你的错。只有错误的你,可适应这个错误的世界。

 

 

 

38.为世人所不容,这是一种为人的特殊的趣味。

 

 

 

39. 用有神论去对抗晚年的恐惧,是非常有效的。人类的一切,皆应人类需要而生!

 

 

 

40.怎么活,都是对的,包括非理性。不一样的人生选择和人生遭遇,带来的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若是人人一样,反倒无趣。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