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西方哲学困境

辛一山 原创 | 2019-04-05 07:0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逻辑 困境 

 漫谈西方哲学困境

哲学是西方引以为傲的学科,其基础是数学和逻辑。数学的原理是从1开始进行同类加减,再之后,发展出乘除,跟着就是代数、几何。进入代数几何阶段逻辑就发挥重要的作用。西方的整个科学体系就是依据这样的数学/逻辑推导体系发展起来的。数学与逻辑的发展又反过来促进科学的发展。

西方哲学的一个最基本特征是让人信服的逻辑推导证明,环环相扣。这就是最初苏格拉底式拷问的哲学模式,不断的发出为什么的提问,最终找到问题的关键。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西方哲学思维。在这样的思维模式引导之下,西方哲学界不断的向前追寻找寻事物发展的最基本动因,即什么是逻辑的起点?最初西方哲人总结出两派意见,一说是物质,一说是意识。先有物才有人,才能感知世界认识世界;另一说先有人,才有意识有思想,才能有各式各样的知识,才会有各式各样的生产和创造。由此西方哲学界纠结于什么是第一性的问题,物质第一性或者意识第一性是西方哲学界的最根本问题。其后西方哲学界经过孜孜不倦的思索追求之后,发现最基本的问题,也就是逻辑起点是存在,因此为存在定义及解释存在又耗费了西方哲学多年的精力。

在西方哲学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大的逻辑问题,那就是出现逻辑悖论。例如一个小道上的理发师说我给岛上所有的人理发。这本身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却不符合事实。因为理发师没有为自己理发,他是岛上所有人之中的一个。这就是逻辑悖论,没有逻辑错误但却违反事实。

其后,英国哲学家罗素通过分析发现了逻辑悖论的错误点就是语言的主谓语称谓出现问题,逻辑推导不会出现问题,逻辑悖论的出现是因为主谓语涵盖范围不同而出现。由此罗素解决了大多数逻辑悖论的问题。罗素与德国数学家合作提出了一种全新的逻辑推导理论,那就是以没有主谓语成为的数字来替代进行推理,那就是哲学梳理逻辑推导。典型的模式是“2+2=4”。

数理逻辑出现后下方哲学界有再次将哲学思考的第一性问题替代进数理逻辑里面。准备寻找和定义逻辑的起点。数学上最基本的就是1,怎么定义一成为了西方哲学界面临的难题,这就是西方哲学所面临的困境。因为一难以定义,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知道即使是原子也可以不断的再分,对于西方哲学来讲,一是无法精确定义的。那么既然数学起点一无法定义,其后的数学逻辑推导就很难精确。

这是西方哲学困境,但并不影响数学和几何代数在我们现实中的指导作用和意义。可是对于建立在逻辑与数学基础之上的西方哲学来说,这是一个比逻辑悖论更大的问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困境。

西方哲学的困境在于其思维模式和语言环境,就像维特根斯坦所说很多问题的出现就在于语言。西方的语言是直白描述性语言,思想如果靠直白性语言加以说明则有可能出现“越描越黑”,说不清楚。思想的精髓在于让人领悟,让绝大多数都能领悟明白就是好思想。中国的语言是意会式语言。举例说明。如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简单的三个字组合就有三种意思。所以中国人说“一为道”、“一阴一阳为之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等等来定义一,定义道。中国智慧早已解决了西方哲学的难题,即怎么定义一,定义存在。逻辑在哲学学理上有其固有的弊病,即最初基础不确定,无法精确证明推导。但推导思维却是思考的好方式,中国人并不纠结逻辑困境。反而是深究逻辑内在的西方哲学界自觉难以逾越。西方哲学困境问题很少有媒体公开提出讨论,也很少有专业的研讨会进行探讨。故中国一般老百姓不了解。很多人还故意贬低说中国文化无逻辑,不科学。殊不知,科学和逻辑都有其所不能,智慧高超的中国文化,早已过了思辨期,知道逻辑的弊病,知道事物是不断演变的,世上没有绝对真理。所谓的真理只能是相对的真理。

因此,西方哲学困境的解决只能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才不是困境。也就是说中国文化可解决西方哲学困境问题。

个人简介
早年经商,从事国际金融与贸易,涉及行业众多。2004年顿悟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个人得失,而在于对社会的贡献。遂转而进入理论研究,现成为全职的理论研究者(偶有授课或开讲座)。诚恳地希望网友们给予指教。有学术探讨或指正观点…
每日关注 更多
辛一山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