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眼

游陈斌 原创 | 2019-04-08 16:03 | 收藏 | 投票

 

     【老虎与小鱼】:勿需多言。

雪的眼

(写者  令箭镶玉) 

 

        冬儿的房间很温暖。 


        雪公主来之前,她的新房子开通了暖气。 


        这里是刚刚建成的高档社区。冬儿有点担心冬天的过法。绿化树还没栽上,写意雕塑还没有完工,道路上有很多垃圾。冬儿已经等不及了,急着搬过来。搬过来以后,又有点后悔。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不尽人意。 


        明知道老公已经有人依附,冬儿装糊涂。男人嘛,有人追求说明他有魅力。太多的言语瑕疵,冬儿也非常理解。男人说谎说明他还爱自己。有一天,一个电话过来说她怀孕了。声音很清纯很温柔,估计年龄不大。冬儿想也没想就说,那就生呗。双方一阵沉默,冬儿轻轻一笑挂了电话。 


        两个人刚参加工作,冬儿就怀孕了。两个人相拥一夜喁喁私语,冬儿忍着心里巨大的悲做掉了。要风有风要雪有雪了,反而怀不上了。既然有人愿意辛苦,那么自己退出。急急的订了房子,急急的买了新车,急急的逃出红楼。 


        他想来看冬儿,冬儿不吱声。等那声音里有了一种焦渴,冬儿犹豫了。 


       “大雪漫天的,想来就来吧。” 


         冬儿听得出他变调的嗓音里有青涩的轻狂和飞扬。 


         天色依然灰暗,已经睡了一觉的冬儿走近窗口。 


         漫天的飞雪已经渐渐停歇。那雪覆盖的雕塑和道路已经没了原来真实的裸露。风起处万物萧索的咒骂,冬儿脊梁沟里有一丝凉气升腾。刚想去披上羊绒短衣,感觉眼角有一丝慌乱,就像有一个飞禽从天而降。心里砰砰的,像小兔子。

 
        那只飞禽是一个人。小冬在冬儿楼前的一个脚手架上失足了。他在落下时,想喊一声花枝和小刚,零碎的雪花和粗野的风没有答应。 


        小冬在雪地里听了儿子的报喜,县高中高三级段第一名。小冬不舍得请客,买了一瓶10元的酒和弟兄们干了。兄弟们看见小冬都喝出泪了。 


       “我是不行了,就看儿子吧。” 


       “小冬哥,咱走吧,就剩这几天了,晚了买不到票了。” 


       “再干几天。工资又不拖欠,多干一天多得一点。” 


        上了脚手架撤工具,小冬看见大锤没系安全带。他把自己的安全带解下给大锤系上,整天丢三落四的,看你咋说媳妇。大锤笑笑开始收拾东西。熟悉的声音在远处不断响起。大锤收拾好东西刚直起腰,他看见小冬身子飞逝的飘落,搂住钢管吓傻了。 


        小冬和脱离的钢管砸在一辆刚好路过的轿车顶上,车内一个孕妇当即毙命,一个男人送往医院抢救。那辆车能避免的,可打在雪窝里半天哼不出来,有人很惋惜。 


        冬儿赶到医院,在急救病房病床前就听到一声嘟囔,狗日的雪 


        心电监护仪的曲线慢慢变成一条直线。 

 

游陈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每日关注 更多
游陈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