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而不惑51.60

文武 原创 | 2019-05-17 05:5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民主 四十 选举 不惑 

 

51.舞台、剧场让你表演一个女人角色的时候,会给你一身女人的妆容;上天让你表演一个女人角色的时候,会给你一身女人的模样。如此而已。

 

52.法律问题须搞清权责,经济问题须搞清因果。

 

53.经济学即人学。比如失恋,就符合需求第二定律。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见,到老终无怨恨心”,说的正是所谓爱情的边际效用递减定律。将经济学思维应用于历史和文学,才能真正的理解历史和杰作。

 

54.如果中日关系足够好,完全可以发行亚元,与欧元和美元三分天下。二战期间,法国和德国互为敌国,可是他们的倡导和努力下,他们和意大利、西班牙等国一起,共同建立了欧洲货币体系。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同样的,二战期间,中日互为敌国。直到今天,我们的社会空间中还充斥着仇日的情绪。

 

55.有自己的主见的Emperor,往往落得tyrant之名。Emperor自古就是代表一个利益体系,根本不能有自己的主见。顺着自己的意思行事,必然会与那个利益体系发生冲突。那被成为tyrant的,往往是一个真正的人。

 

56. 许多人老了就开始吃素,说是和尚吃素才长寿。我看不是吃素让和尚长寿,而是打坐和禁欲,让和尚长寿。和尚吃素,吸收营养固然不够全面,但是他们每天打坐,也不存在性活动,消耗不多,身体细胞也休息的够好。一个人若是营养跟不上,消耗不少,而又睡眠不足,还要求长寿,怎么可能?养生,其实就是身体细胞管理学。“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难矣哉!

 

57.宁沉默,不迎合。

 

58.关心科技和经济就行了,没必要关心所谓Politics。科技和经济才是问题的核心。科技和经济才是趋势所在。

 

59.Firm-Specific Assets决定了Firm的核心竞争力。当作为Firm-Specific Assets的被雇佣者们,都是些庸庸碌碌的奴才,而不是技术创新人才和勇于担当的闯将,Firm其实是不具备任何核心竞争力的。如果我开了一个公司,我高薪聘请了一帮废人,这帮人除了每天对我点头哈腰啥也不会,你说这帮人会不会忠诚于我?可是我依靠这帮忠奴,我的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在哪?一旦面临外部竞争,公司只能垮掉。前车之鉴,就是大清。

 

60.我曾经向某网CEO建议步博客中国之后尘采用文章打赏的办法,回答是这样一种办法对于知识变现而言,过于廉价。然而,文章打赏的办法,其目的实际并非知识变现,而是价值体现。我用其他领域的例子来说明:Universal  suffrage,其实是非常落后的,可以说根本就不靠谱。以Universal  suffrage作为一种优势,来抨击他国,实际是一种极大的谬误,也是对于他国的误导。Universal  suffrage最大的坏处,就是往往只允许富人买通官员,而不允许穷人买通官员。历史已经证明的是,Universal  suffrage之下所产生的Politicians,他们所推行的很多经济政策,非常荒唐。经济学家Duncan Black1948年发现中位数投票人原理,原来Universal  suffrage之下,所谓Politicians的所谓理想不过是神话。Kenneth J. Arrow1951年以严谨的数学方式证明,选举并不能体现大多数人的意愿。这就是著名的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Gordon Tullock发表于1981年的著名论文《Why So Much Stability》,说的是会议主持者在很大程度上就已将选举结果定下来了。一个国家,不过是一个大型会场而已,媒体就是会议主持者。西方国家其实早就该改改了。我看就不如彻底废除Universal  suffrage,改成打赏的办法,也就是用钞票来表达个人真实意愿,设定其数额之上下区间或数额等次,比如13927812437292187656119683,一人只许打赏一次,人们可以从中自由选择。被打赏金额最高者胜出。最高等次的数额,是最低等次数额的近两万倍,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Huey Long这样的人上台。打赏的钱怎么办?当然是给与被打赏者作为其选举费用和个人积极参与political活动的奖赏与酬劳。好的Politics,就应当是大家一起用钱买来的。这才是真正的民意。人们只有在为此承担真实成本的时候,才能作出真实意愿的表示。需要付出真实成本的打赏,其所体现的才是真实的民意。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