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古卷译注初步2:基督教起源新考

赵京 原创 | 2019-05-18 01:4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起源 基督教 死海古卷 

 

本文接续“死海古卷译注初步1:Habakkuk注释的新约启示”[1],进一步译注基督教起源的新视角。

Pharisee[2]/ㄈㄚㄌㄧㄙㄟ/法利赛教派因为在《新约》中的负面评价广为人知,但为什么它成为犹太教主流呢?实际上,注重口头传承的ㄈㄚㄌㄧㄙㄟ教派在公元70年罗马军队摧毁Jerusalem/ㄧㄝㄌㄨㄙㄚㄌㄜㄇ/耶路撒冷圣殿后,成为唯一流传在“大离散”的犹太教会和家庭中的rabbinic/rabbi/ㄌㄚㄅㄧ/拉比教本的来源。关于命运与自由意志关系的哲学论争,Rabbi/ㄌㄚㄅㄧ Akiba/ㄚㄎㄧㄅㄚ(死于公元135年)说出了ㄈㄚㄌㄧㄙㄟ教派的要点:“All is foreseen, but the authority [free will] is given.一切都是预知的,但自由意志是存在的。”[3] 最重要的ㄌㄚㄅㄧ教本是Mishna/ㄇㄧㄒㄋㄚ/密西拿(最早编辑成文的)律法和Tosefta或Gemara/ㄍㄜㄇㄚㄌㄚ/革马拉(补充材料),它们构成了著名的Talmud/ㄊㄚㄦㄇㄨㄉ/塔木德(犹太法典),大约于500年完成(插图为中世纪Cairo/ㄎㄞㄌㄛ/开罗的犹太教会附近的Geniza[4]/储藏室的ㄊㄚㄦㄇㄨㄉ版本)。

 1897年从上述ㄎㄞㄌㄛ储藏室里被同时发现的Damascus/ㄉㄚㄇㄚㄙㄎㄨㄙ[5]/大马士革 Document文书,也称ㄎㄞㄌㄛDamascus document (CD) 或Damascus Rule/规则的两份残片约为10-11世纪的抄本,而原本更为古老。当更多的ㄉㄚㄇㄚㄙㄎㄨㄙ文书的内容出现在死海古卷中(插图),学者们才确定原来是来自Qumran/ㄎㄨㄇㄌㄢ/库姆兰的教本。ㄉㄚㄇㄚㄙㄎㄨㄙ文书记载的不是发生在ㄉㄚㄇㄚㄙㄎㄨㄙ的事件,而是谈到犹太人在离开故土Judah/ㄧㄨㄉㄚ/犹大迁徙到ㄉㄚㄇㄚㄙㄎㄨㄙ(Babylon/ㄅㄚㄅㄧㄌㄛㄣ/巴比伦)的遭遇,主要包括箴言/劝告/警示和法规两大部分内容。

ㄉㄚㄇㄚㄙㄎㄨㄙ文书分为A、B两部,提到“公正导师”和Belial/בְלִיַּעַל[bĕli-yaal]/ベリアル/ㄅㄟㄌㄧㄚㄦ/彼列(无价值、堕落天使、恶魔)、光明与黑暗的斗争。考虑到犹太部族不与临近部族通婚的禁忌,如何规制同族内部近亲性交成为特别敏感的律法。ㄎㄨㄇㄌㄢ共同体严格的规则:禁止自行复仇,必须两人以上证词才有效力,不通人情的休息日,包括即使“如果有人落水,也不要拿梯子、绳子或工具来救人”,“嘴上讲过的就要履行”,妇女无权利保障“丈夫要否决妻子的誓言”等,使犹太教具有突出的文明特征,高出近邻部族的“丛林法规”。[6]

死海古卷的信徒们的神秘隐晦信义带来了很多联想,除了基督教,在对知识/智慧的信念、特别是善-恶/光明-黑暗二元论信义上,自然联系上Gnosticism/γνωστικός[gnostikos](来自希腊语γνσις [gnōsis]/ㄍㄋㄛㄙㄧㄙ(知识)/诺斯底主义[7]。其实,它们都来自更早的Zoroastrianism(按照其创始人Zoroaster/ㄗㄛㄌㄛㄚㄙㄊㄦ/琐罗亚斯德/查拉图斯特拉的名字译为)ㄗㄛㄌㄛㄚㄙㄊㄦ教/祆教(拜火教) [8]。ㄗㄛㄌㄛㄚㄙㄊㄦ教吸收了Aryan/Ariya/ㄚㄌㄧㄧㄚ/雅利安诸神,提炼出最高神Ahura/ㄚㄏㄨㄌㄚ Mazda/ㄇㄚㄗㄉㄚ,其中的善、恶、最终审判等观念,极大地影响了后来的犹太教等,也被称为“Magi/ㄇㄚㄍㄧ的宗教”,是人类最早的系统性二元论一神宗教[9]

 “光明之子们与黑暗之子们的战争”是犹太人Sukenik/ㄙㄨㄎㄜㄋㄧㄎ1947年一开始就握有的3本古卷之一(简称“战争古卷”)。他的儿子Yadin/ㄧㄚㄉㄧㄣ是ㄧㄙㄌㄚㄜㄦ独立的英雄、从ㄧㄙㄌㄚㄜㄦ国防军将领转行成历史/考古学者。ㄧㄚㄉㄧㄣ在美国时看到另外四本古卷在《Wall/ㄨㄚㄦ/华尔街日报》上刊登出售,就通过第三者购入、“完璧归赵”;他以自己的独特经历在1957年发表了对“战争古卷”独到的研究[10]

ㄎㄨㄇㄌㄢ社团不大,最多可以生活150-200人[11],但“战争古卷”描绘的战斗场景,类似罗马军团的大规模队列,但把旗号变为神的部下,祭司是司令官,但妇女儿童、有生理缺陷的人不能参战[12]。《新约》1 Thessalonians/Thessalonica/ㄊㄜㄙㄚㄌㄛㄋㄧㄎㄚ信徒第一信/帖撒罗尼迦前书5:5就用到“光明之子们”。但“战争古卷”宣示出的Apocalyptic/末日(审判)启示,比别的犹太教派更接近基督教。我一直对《新约》最后的神秘的“启示录”一书难以理解,去附近的基督教会礼拜,正好遇到牧师布道“启示录”第五章(书卷和羔羊):【1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2 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3 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 …6 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 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7 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8 他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 9 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 神”】[13]。虽然很难跟随作者的想象力,但在教会的气氛中感受到末日审判来临的时间终点的命运。而这样的安排,对应“创世纪”的时间的起始(别的民族只知道年复一年的时间轮回),也是善恶二元论信仰的必须要求。

ㄎㄨㄇㄌㄢ社团认为ㄧㄝㄌㄨㄙㄚㄌㄜㄇ的圣殿已经腐败不洁,这集中体现在死海古卷中的“圣殿古卷”。“圣殿古卷”把Torah/ㄊㄛㄌㄚ-/妥拉(即“Moses/ㄇㄛㄙㄜㄙ五法”)中的“Exodus/出埃及记”、“Leviticus/ /ㄌㄜㄨㄧ记/利未记”和“Deuteronomy/申命记”[14]中分别叙述的律法集为一文,加深了对ㄊㄛㄌㄚ-的背景和联系的完整理解。更独特是:原来通过ㄇㄛㄙㄜㄙ之口转述的神,在这里以第一人称发布律令。这使人感受到“圣殿古卷”的先知“启示”的性质,违背了ㄌㄚㄅㄧ犹太教主流的“启示终止于《旧约》收入的最后一书Malachi/ㄇㄚㄌㄚㄎㄧ/玛拉基(作于约公元前420年)”的主张,与新兴的启示、先知Jesus/ㄧㄜㄙㄛㄨㄙ/耶稣联系起来[15]

ㄎㄨㄇㄌㄢ社团的“洁癖”把自己推向所有其他犹太人的对立面。例如,新入会者要上交财产和收入(相当于共产),一年以后才能接触神圣食物、两年以后才能接触神圣饮品(酒)、撒谎者被处罚6个月、在邻居面前露出裸体被处罚6个月、大声傻笑被人听到要被处罚30天,等等[16]

Otto Betz对ㄎㄨㄇㄌㄢ社团与一个世纪后兴起的基督教的近亲关系提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17]:《新约》Mark/ㄇㄚㄦㄎㄛ/马可福音1:4-6【照这话,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河里受他的洗。约翰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18]Matthew/ㄇㄚㄊㄙㄞㄛㄙ/马太福音3:1-6【那时,有施洗的约翰出来,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这人就是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他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这约翰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那时,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旦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河里受他的洗。】[19]都提到John the Baptist/施洗者ㄧㄛㄢㄋㄜㄙ/约翰住在Judah/ㄧㄨㄉㄚ/犹太荒野,在Jordan/ㄧㄛㄦㄉㄢ/约旦河为人们施洗。ㄧㄛㄢㄋㄜㄙ在ㄇㄚㄊㄙㄞㄛㄙ3:7痛斥ㄈㄚㄌㄧㄙㄟ和Sadducee/ㄙㄚㄉㄨㄎㄧ/撒都该教派:【约翰看见许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也来受洗,就对他们说:“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20]这两个言行都符合ㄎㄨㄇㄌㄢ社团的特征。罗马作家老Pliny/ㄆㄌㄧㄋㄧ/普林尼提到在这一带遇到Essene/ㄜㄙㄜㄋㄜ/艾赛尼教派,也应证了死海古卷研究者的通识:ㄎㄨㄇㄌㄢ教团属于ㄜㄙㄜㄋㄜ教派、ㄧㄛㄢㄋㄜㄙ受到了ㄜㄙㄜㄋㄜ教派的影响。基督教的源头在于已经消失的ㄜㄙㄜㄋㄜ教派。

ㄎㄨㄇㄌㄢ社团与基督教的显著区别在于:前者严格拘谨于原教旨、教义,固步自封、自我消亡;后者大胆突破(甚至抛弃部分)教义、敞开永生得救的大门接纳众生,最终发展成人类历史最大的宗教洪流。那么,如果没有前者的失败尝试,会不会有后者的成功凯旋呢?这个问题超出了死海古卷发现的价值,本文也无法回答。

对于接受犹太-基督教文明的世界,死海古卷仿佛是遗失已久再现的家书,它们来自远古,也预示今天与未来。[21]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9517日第一稿]


[1]赵京,2019429日第一稿。

[2] 意为分离独立,独立于泛希腊文化/习俗,也独立于ㄇㄚㄎㄚㄅㄚㄧㄛㄙ和它的后继Hasmonean/ㄏㄚㄙㄇㄛ王朝。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277.

[3]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7: The Emergence of the Rabbinic System. 这也反映出泛希腊化的影响,就像希腊史诗所示,各路英雄的命运已经被天神所定,但他们还是有自由意志演出一场场悲喜剧。

[4] Genizah,来自希伯来语动词ganaz/藏。有些被判定为不合适的读物(外经、伪书等),不能随意处置(因为含有神圣名字、内容),必须密封起来。ㄙㄨㄎㄜㄋㄧㄎ甚至认为一些死海古卷也是被密封处置不用的。Burrows, Millar.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75-76.

[5]按英语发音,译为ㄉㄚㄇㄚㄙㄎㄚㄙ更接近。英语与阿拉伯与دمشق Dimashq不同,所以这里按单纯的拉丁语发音译出。

[6]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Translations A. The Damascus Document.

[7]中译按照英语,漏掉g的发音,不对。

[8]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Pp.259-261.

[9] 赵京:中亚文明简史新译初步201945日第一稿。

[10]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10: The War Scroll and Other Apocalyptic Texts.

[11]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15: Daily Life at Qumran.

[12]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Translations D. Selections from The War of the Sons of Light with the Sons of Darkness.

[13]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14] 赵京:《犹太古志》第2卷第9-4卷译注:创教立法者Moses/ㄇㄛ201925日中国春节第一稿。

[15]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14: The Qumran Vision for a New Temple.

[16] Millar Burrows, The Dead Sea Scrolls. New York: Viking, 1955. The Manual of Discipline, pp.379-380.

[17] Gary A. Rendsburg, The Dead Sea Scrolls. The Teaching Company, 2010, DVD. Lecture 23: Connection to Christianity.

[18]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19]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20]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21] Michael O. Wise, Martin G. Abegg Jr., and Edward M. Cook, The Dead Sea Scrolls: A New Translation. HarperOne, 1996. Introduction, p.35.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