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一事——陈嘉珉站桩笔记(第146则)

陈嘉珉 原创 | 2019-05-25 21: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笔记 陈嘉珉 站桩 一身一事 

在楼下马路上邂逅一老朋友,顺口道,哎呀难遇,到家里吃晚饭。朋友说晚饭不吃了,若有空就去坐一会。我连说好好,刚买了白龙山茶,上楼坐一会,喝杯茶。

上楼进屋坐下,泡好茶,寒暄一番,各道近况如何如何。朋友看到茶几上我的手机,突然惊呼哎哟,老哥用华为手机呀,这玩意快完蛋了,你晓得不?美国人卡脖子了,要断气了!我哈哈笑道,是不是米国总统打电话给你说的啊?或是华为老板亲口告诉你的吗?他说你不要开玩笑,我说正经的,这是大事,不只是国家大事,也是世界大事,你不看新闻,孤陋寡闻,因此不知道,这是十级地震啊!

朋友看我不说话,大概还看出我恭敬好奇又不屑一顾的表情,于是打开话匣子,话锋一泻千里,大谈特谈,一扯就半小时,什么民主、经济、商战、谈判、科技、知识产权均有涉及。归纳起来一句话——中国不行,美国行;中国不好,美国好。

针对他说的中国缺乏什么致命技术、关键技术、核心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等等,我就问他:假定这类致命、关键、核心技术,这些玩意啊,中国不仅有,而且被人泄密了,不知刑法会怎么处置,会被判刑吗?朋友说,你开什么玩笑,岂止判刑,可能要杀头呢!于是我问他:这种泄露出来会被判刑乃至杀头的绝密玩意,你是如何轻而易举就知道的呢?朋友瞬间失态,立即鼓起精神,提高嗓门说:那要综合各种信息嘛,要学会分析嘛,哪能人云亦云!

我哈哈一声,随即说道:你会分析个球啊!那是你专业吗?我说先不谈这个,建议你做两件事,第一件是站桩,把气质、身体转一下,转凡夫身为金刚身。这一大把年纪了,要转成“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的金刚身,怕是比较困难。你看你坐沙发这个样子,“磨盘臀”啊,屁股底下有磨盘吗,身子为什么会磨来磨去、手舞足蹈的,要“坐如钟”嘛;还有你这个“弓箭腰”,是不是要学后羿拉弓射日,弯成这个样子,舒服吗;还有走路时那个“椅子背”,后颈后背上,可以坐个小孩屁股不会掉下来了,不知能不能把这个样子、这个形象改变一下。老朋友,凭你这个气质、这把身子骨,配谈国家大事、世界大事吗,你看哪个国家的总统、部长是你这个样子。你这个形象啊,掌握真理也没用,况且离真理十万八千里哩!你向往自由民主啊,不知道说话老婆、孩子听不听,还高谈阔论国家大事、世界大事,你能当好一个村长、乡长吗?用我看风水的术语讲,你这个气场,能转得动几个村民,怕连街上的叫花子都转不动哩!因此要站桩,把气质和健康站出来,这样你坐在我面前讲话,那个形象征服力,那个气场感染力,就能让我听得进一两句,或者听不进,也要让人家尊敬你嘛。真的老朋友,你以这个形象说话,等于放屁!当然我说话也等于放屁,但我不像你这样放得臭不可闻,我悄悄放,还放得有点艺术,让人家喜欢闻,哈哈。

朋友直起身,正要说话,我立即打断道,既然我说你放屁,那就没必要再放了。如果你也认为我放屁,那我马上停止,拜拜,我要洗菜做饭去。朋友被我说得面红耳赤,虽然不高兴,但不便怒形于色。他显出很宽容、很恭敬的样子,问我:老哥要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我说你不认为我放屁,但我还真是放屁呢,那就再放几个臭屁吧。我跟你放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比较艺术,是忽悠、挖苦、讽刺一类臭屁,当然我不会这样对待老朋友,尤其是像你这样肤浅直爽、没有城府的朋友。但是如果要说的话,此屁是这样放,此话是这样讲的——哎呀老弟,你生在这里太委屈啦,应该移民到米国去,那里竞选当官要靠演讲,你这番高论可以派上用场了,竞选总统入主白宫都有可能啊,当个议员或竞选个把州长绝对没问题;你看你在这里,当个乡长、村长乃至家长的机会都没有,赶快移民吧,米国、联合国太需要你这种人才了,你不去,是米国和世界人民的损失啊!

我接着说道,但是老朋友,我不想和你讲这种艺术语言。我和你讲实事求是,讲实在的话。你这么高谈阔论中美贸易谈判,站得这么高,看得这么远,说得那样自信,认为米国那么厉害,是不是特朗普总统打电话给你讲的啊,你加得有米国财政部长、商务部长的微信吧;还有啊,美国中情局每年花数百亿美元刺探的情报,应该都给你汇报过吧,要不你怎么知道得这样详细。

我说在我们这里呢,我给你讲个笑话。二十多年前,有个老同学搞房地产成了亿万富豪,请我吃饭,饭桌上问我:嘉珉老同学,你每个月能和厅长吃几次饭。我说,什么厅长、每月啊,我每年和县太爷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他说:那你如何跟老板、官员讲课啊,说明好多东西你还是不知道!我当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敷衍道,哎呀,反正是工作嘛,只能照着书本乱讲。老朋友,我今天给你讲这个实在话,也是这个意思。你站在国家层面高谈阔论,好像总理、副总理请你吃过饭吧,至少商务部长加你微信吧,要不你怎么知道得那样清楚耶。但是呢,如果特朗普总统经常给你打电话,美国中情局经常给你汇报工作,我们这里的总理啊、部长啊经常和你微信聊天,你就不会讲今天这些话了。你今天能够侃侃而谈这些话,是因为这些人物都没有和你通电话,没有和你微信聊天嘛,你可能连闻人家臭脚丫子的机会都没有,是不是这样?这就是佛经上讲的所知障。

我得意地说,我给“知障”下了个定义,即每种知识都会打开一扇窗户,让人看到一个新世界,同时也会在视界里筑起一道围墙,让人以为世界就是这样。你今天谈这些啊,就认为世界就是这样嘛,但其实不是这样,你看到的真相,可能都是假象!

我问他,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专家、教授干什么吗?我给你打个比方吧。先说远的,比如华尔街,专家、教授研究那个金融危机的历史、规律,写了堆积如山的论著,还预测人类未来的金融危机;但他们绝大多数人是在核心信息底层,仰视塔尖头会晕,因此说的昏话多。比专家、教授高一等的,是在华尔街金融寡头办公室扫地、打开水的勤杂工,他说关于那个金融危机,我听到老板是怎么怎么讲的;这些勤杂工讲的话,比较靠谱了,因为他在核心信息的塔尖周围。然而最厉害的,是那个犹太金融寡头,他站在塔尖上,太牛逼了,他对勤杂工说:你们听说什么,你们懂个铲啊,那个金融危机就是我搞的!所以老朋友,你要听好了,信息是有三个层级,但你好像连老三都够不上吧,你好像还不是专家、教授啊!

我继续道,说近的,说自己,比如像我这样的专家、教授研究州情、县情,根据什么形势、什么政策,要用什么人才啊之类,也是侃侃而谈,说得有理有据,论得有模有样。但我们说这些话,还是在外围打转,不靠谱的。在州长、县长办公室扫地、打开水的勤杂工,还有驾驶员,他说哎呀,关于要用什么人,我听到老板是怎么怎么讲的。这些勤杂工、驾驶员讲的话,算是比较靠谱了,但是那个州长、县长跟他们讲:你们听说什么啊,懂什么啊,要用什么人是由我决定的!所以老朋友,这个信息还是三层次,你还是老三都够不上,我是能算老三的,我是教授嘛,哈哈!

我说老朋友,要突破所知障,当你想轻而易举谈论某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知道,有很多信息是你不知道的。如何突破呢,突不破啊,不要乱讲,那就突破了。海量信息铺天盖地,但我死个舅子不理它,那就突破了。站桩和破障,这两件事情是有密切联系的。你破所知障有天花板嘛,更上层楼上不去呀,那就先练站桩,破掉凡夫身,成就金刚身。凡夫身做事,局限大得很,到处是围墙,走不出去。可是你一站,站个三五年、七八年,进入禅定状态,你在桩定中,站着没动啊,也不去突围啊,但是智慧开了,围墙全倒了,你没有上楼啊,但却站在楼顶上了。

我说站桩有两个作用,一是转凡夫身,二是开智慧。转凡夫身是前提,否则让你接触一流信息,让你和议员、州长见面,或者微信交流,你腿会发软啊。我年轻时教中学,有个语文老师平时也是侃侃而谈,归纳总结、逻辑推理一流,我很佩服,把他当作学习榜样。但是县长来检查工作,人家也不摆架子、抖姿势,很谦虚和蔼的,校长要他汇报主科教学工作,他老是结巴,声音是颤抖的。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在县太爷面前讲话会结巴、颤抖,他说腿是抖的,而且发软。有同事说这是习惯,在偏远山村,少见多怯,见多了胆子就会大起来。我说跟县长见多了不怕,那么见到州长,腿还是会颤抖、发软啊,解决了州长问题,那么见到省长呢,老毛病又犯了。所以这个问题无解。到老退休,我学大成拳才知道,必须站桩,把腰板站直,把腿脚站稳,把精气神站出来,把气质、形象、丈夫相站出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所以站桩非常重要,非常关键,是破除所知障的前提条件,你把身体转了,做梦、博弈往往都会正确。北京故宫有首题诗说:“此处渐近天庭地,静心可闻风雷声。多少兴亡玄秘事,尽藏深宫不言中。”前两句是讲站桩问题,后两句是讲知障问题。在禅桩境界中人天合一,这就是天庭地,在桩静状态中耳闻风雷,就把气质转了;否则以凡夫身渐近天庭地,闻到风雷声,腿不颤抖、发软,那才怪呢!你在桩定境界中体会到“玄秘”,体会到“不言”,就知道什么是所知障,以及如何克服所知障了

他问智慧是怎么开的?我说,你在转凡夫身的同时,关闭眼耳鼻舌身五根,使得第六意识无作,第七末那识不向第八阿赖耶识仓库传递杂染,也不执着俱生我执、分别我执,如此获得清静心,阿赖耶识仓库打开,种子起现行,你就什么都懂了。《坛经》称这个法门有句著名的偈语,叫“六七因中转,八五果上圆”。关闭五根,驱除杂染,你今天讲这些,都是杂染,垃圾信息。关闭五根,就是孔子讲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嗅)、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五根关闭之后,第六意识得到清静,便转为妙观察智,就是观察事物妙得很,能看到别人看不到之处。随即作为“传声筒”、“马车夫”的第七末那识不再执着俱生、分别我执,就转为平等性智;你不是夸夸其谈平等、民主、自由吗,这才是真正的平等、民主、自在,真正的平等是平等性智,没有这个东西,你一谈平等,就是破坏平等,制造了非平等。末那识不运送信息垃圾,不打小报告,第八阿赖耶识得到清净,就转为大圆镜智,它无所不知啊,像个比地球大一万倍的圆球镜子,宇宙里边没有一个角落能够规避它摄取。大圆镜智出来,人生就圆满啦,再打开眼耳鼻舌身去观察、感受、行作世间和出世间事,没有一样不成功的,因为五根转为成所作智了。所有这四智,其实是一智,即法界体性智。拥有法界体性智,便能行《八正道经》讲的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这时无论你想什么、做什么,无一不正确,无一不成功,即便失败也是成功,即使痛苦也是快乐,就算不幸也是万幸。人生如此就圆融、圆满了,没有障碍了,哈哈。

我正讲得津津有味,忽然看到老朋友一脸茫然的表情,便立即刹住话题。我叫道哎呀,我说什么啊,这可是世界上最高级的学问——唯识学,但没能让你生起欢喜心、世间智,罪过,大罪过也,不谈了。我没有想到,老朋友啊,你还没有经历持桩修行,说也白说。反正你先练习站桩吧,开智慧、破知障也不要管了。站桩站个三五年、七八年,到时再听我扯这些,就如醍醐灌顶,如黑暗破晓,会瞬间顿悟的。最好的比方,是如禅宗讲的“桶底子脱”,就是你在桶里(心里)憋得郁闷、心慌,忽然桶底子一脱(心花怒放),就完全、彻底畅通了,完全、彻底明白了。现在不明白,千万别管它,千万不要生烦恼啊,哈哈。

我最后说:注意哟,老朋友,桶底子没脱,心里憋得慌,也不要瞎说乱道,否则就是放屁哟,哈哈哈哈。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