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鹰派误国史之鸦片战争

文武 原创 | 2019-05-29 22:3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鸦片战争 晚清 误国 鹰派 

 

晚清外交史就是鹰派误国史。

 

应该编纂一本详实的史书《晚清鹰派误国史》,于书中详细记载晚清鹰派的误国史实,以充分吸取历史教训,警示后人。

 

清朝道光时期的武器、炮台、战船,无不落后,部分军队还在使用弓箭、刀剑、长矛、藤盾,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比之更先进的军队,也只是使用最初级的火枪,所谓火绳枪,这是15世纪就已经发明出来却没有任何改进的一种武器,而英军所使用的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燧发枪和后膛击发枪。哪怕就是火药,其工艺水准也远远落后。乔斯林在《远征中国的六个月》一书中说:他们用低劣的侧舷炮开炮,从他们的炮台上,既不能抬高了打,也不能压低了打,由于火药的类型很糟糕,不能对我们的军队造成任何伤害。184英尺、宽29英尺的新式铁甲舰复仇神号,装备大炮一百多门,铁甲坚韧、射击精准、吃水深度浅,尤其令当时的清军吃惊到不愿意相信的是,它竟然能够在不涨潮的日子里溯河而上并闯入浅水区域,对清军部署的防御阵地实施毁灭性的、火山爆发一样的、令人毛骨悚然、惊骇欲绝的打击。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清军的平底风帆战船,装备大炮十门左右,“就是一堆又大又笨的木料。漆成红色和黑色扼,船头画着瞪大的眼睛。除了可以在平静的水面行驶,可说毫无用处。要想让一个对中国水军一无所知的人知道它的无用达到何种荒谬绝伦的程度,是不可能的。”(乔斯林《远征中国的六个月》)当此时,可怕的不是仁慈被视为怯懦,而是技术先进被视为邪术,如杨芳:“夷炮恒中我,而我不能中夷。”“我居实地,而夷在风波摇荡中,主客异形,安能操券若此?必有邪教善术者伏其内!”

 

18381222日,琦善奉劝林则徐无启边衅。然而,林则徐一系列雷厉风行的举措,是以其鹰派思想作为支撑的。18395 1日,林则徐呈奏:到省后查看夷情,外似桀骜,内实惟怯。向来恐开边衅,遂致养痈之患日积日深。”“主客之形,众寡之势,固不待智者而决。即其船坚炮利,亦只能取胜于外洋,而不能施技于内港。”91日,继续呈奏:夷兵除枪炮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而其腿足裹缠,结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若至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制也。”

 

这是第一个误导者,其后还有着一个又一个的误导者。

 

当颜伯焘上奏Emperor:“若该夷自投死地,惟有痛加攻击,使其片帆不留,一人不活,以申天讨而快人心!”他可不是在吹嘘,而是在信心满满的自以为是。他花费了150万两白银,在厦门岛的悬崖峭壁上部署了400多门新增的大炮,在南岸修筑了一道1英里长的花岗岩墙壁,墙壁上还安设了100门大炮,东西两面也加筑了新的炮台。结果,不到两个时辰,厦门就被攻陷。

 

相较而言,裕谦的调门也很高:“今日边疆大吏,尽皆平庸畏葸之辈……惟务夸张外夷,以挟制中国。”“西洋诸国惟利是视,但只贸易,无他技能。”他在舟山岛南岸修筑了一道3英里长的厚厚的墙壁,宽达60英尺,高达13英尺。工程不可谓不艰巨,长墙中部还搞了一座炮台,美其名曰“威远炮台”,甚至给长墙开了两个城门,美其名曰“长治”、“久安”。站立在长墙上,洋洋得意的裕谦,决定上奏朝廷:“我炮皆能及彼,彼炮不能及我!”“从此扼险控制,屹若金汤,形胜已握,人心愈固!”“该夷倘敢石驶进口岸,或冒险登录,不难大加剿洗,使贼片帆不返!” 结果,不到十天,战斗结束。裕谦羞愤至极、无颜面对,只得服毒自尽,可谓误人误己。

 

经过了厦门和舟山两场惨败,被鹰派们撑持的道光Emperor,仍然充满信心,他又新任侄子奕经为将军,病美其名曰扬威将军。而这个扬威将军,最大的能耐就是夸大和编造战功,甚至无中生有的编造出一个又一个神话,所谓舟山之战、收复宁波,骗取到双眼花翎的赏赐。他还有一个能耐,就是挥金如土,足足花费了3000万两白银。有的花费在人身上,有的花费在猴子身上(战略部署是让这些猴子背绑鞭炮,充当战斗先锋,但这些猴子,不肯报效主人,去主动送死,结果没排上用场,慈溪战败,大家都逃了,因为一直被锁着,猴子也就活活饿死了)。因为关系到国家兴亡,道光自然是要钱给钱,要多少给多少。因为钱实在太多了,简直是花不完,奕经就在苏州招募了500多名马屁精,这些马屁精,全是擅长舞弊欺蒙的寡廉鲜耻之徒,他们在苏州整整一个冬天,自称小钦差,敲诈勒索、嫖赌逍遥、招摇过市。在这一帮子马屁精的忽悠下,大战还没有开始,奕经就在预先庆祝胜利了。184136日,奕经给皇叔上了一道信心百倍的奏折:“奴才将命将出师,歼除逆夷,斩璞鼎查、郭富、巴家之首,献之皇上,遍传海内。奴才誓生食其肉寝其皮,以泄奴才之愤,彰国家之法,令夷人敬畏我天朝。”看到如此豪言壮语,道光自然也是高兴万分,喜不自禁的在奏折后面批示:“必能成此大功!”

 

惨败的事实,终究无法掩盖。裕谦们通过豪言壮语,奕经通过编造的胜利,成功的使之道光沉浸在一个又一个的喜悦和胜券在握、胜利在即的幻想之中,当幻想破灭,在想到要处置奕经这种家族败类的时候,道光都有点为难了。或许,也只能怪自己用人不当吧!

 

像颜伯焘、裕谦和奕经这种鹰派人物,充其量也就不过是柳宗元《黔驴技穷》中的鹰派驴子,老虎本来不敢招惹这造型怪异、其状可怖的驴子……

 

《孙子·谋攻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这些鹰派的错误,就在于不知彼且不知己。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