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200多年前的“秦人五月花号”:秦始皇、徐福、比特币、区块链……

文武 原创 | 2019-05-05 23:06 | 收藏 | 投票

《义楚六帖·城廓·日本》:"日本国亦名倭国,东海中。秦时,徐福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此国也。今人物一如长安。……又东北千余里有山,名富山,亦名蓬莱,其山峻,三面是海,一朵上耸,顶有火烟,日中上有诸宝流下,夜则却上,常闻音乐。徐福止此,谓蓬莱,至今子孙皆曰秦氏。"

 

以当时的技术,已经可以造出长达几十丈的远距离航船。尤其依托大秦帝国集中调配资源的财政实力,那些航船,很可能不是一艘两艘,而是一个舰队。但是这些大船,在逆流与逆风行驶的时候,需要持续耗费巨量人力。要持续付出这样的人力,船上的男男女女,绝对是极其辛苦的,甚至于活活累死。在船上,这些男男女女,只得服从,但是下了船呢?恐怕情形不再一样。历史的真相,很可能是这样:当日徐福,与那些归顺秦国并效忠于秦国的各国能人志士一样,实际是大秦之国家精神的认同者和追随者,而长生不死药,一开始,他自己也是相信的,并不是要故意忽悠和欺骗,只是因为后来秦始皇驾崩,或与之同来的男男女女们,见识了一个丰饶在望、适合生存的日本,不愿意再吃苦冒险回国,才滞留日本不归。

 

徐福为弥生时代的日本,带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诸多技术,诸如水稻种植、纺织、养蚕、天文、医药、金属器具冶炼等等,也为他们带来了秦王朝的文化。在处于原始社会时期的当地土著看来,徐福就像是神一样不可思议并受敬仰和膜拜!

 

日本是中华正统文化的继承者。在日本,有我们久已失落的民族精神。

 

2200多年前的“秦人五月花号”,这是一队极为特殊的远征军,不仅仅是要向外宣示软实力,更要进行全面的文化征服,对所到之处的民族,进行改造和重塑。

 

武士道精神,实际来自于先秦的门客文化,讲究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精神。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与日本文化中的浪人对应的,是游民;与日本文化中的武士对应的,是门客。春秋门客之风盛行,楚国的春申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齐国的孟尝君等,都曾搜罗各种人才,纳为己用。一直到明代,依然可在文献中见其身影。《儒林外史》第三七回:“一个娄老爹,不过是太老爷的门客罢了,他既害了病,不过送他几两银子,打发他回去。”此时的门客文化,早已衰落。

 

历史上著名的门客高渐离、荆轲,都是悍不畏死、奋不顾身的忠君勇武之人。孟尝君门客中的鸡鸣狗盗之徒,关键时刻也能救命。孟尝君还有个门客,尤其奇异!《战国策·齐四》“齐人有冯谖者,贫乏不能自存,使人属孟尝君,愿寄食门下。孟尝君曰:客何好?曰:客无好也。曰:客何能?曰:客无能也。孟尝君笑而受之曰:诺。”这个冯谖,初来乍到,一无所好、一无所长、一无所能,要文凭没文凭,要能耐没能耐,既然来了,孟尝君竟然也收了,好好养着。可就这么一人,还调门挺高。常常倚柱弹剑,唱着歌曲!一会唱“长铗归来乎!食无鱼。”一会又唱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后来还唱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对此一个接一个的过分要求,孟尝君都一一予以满足。然而,后来让他去收债,他竟然将债券一把火烧了。但就是这么样的一个门客,却因其奇功而被载入史册。

 

日本武士兴起的平安时代,正好类似于中国门客兴起的春秋时期。有一个共同的历史背景,就是concentration of power的衰落。门客的务实的必要性来自于主子与主子之间的竞争。Concentration of power兴盛时期,只有一个主子,门客往往务虚,比如高俅。这个时期的门客,就成了士大夫。士大夫部分继承了门客的精神,但却不同于门客。幕僚,也类似于门客,也有所区别于门客。

 

将门客文化的效用,发挥到极致的,正是大秦。大秦的强盛,不是没有道理!其道理正在于此:作为门客文化的一种推而广之的、上升至国家高度的应用,大秦帝国吸引了来自六国的能人志士与优秀人才,如卫国的商鞅和吕不韦、韩国的韩非子、魏国的尉缭、楚国的李斯,以及齐国的徐福,乃至无数在历史上因秦朝的灭亡而湮没无闻的英雄人物。这就是一种文化吸引力。门客文化,显然是一种以能者为是、唯能者是尊、以贡献衡量个人价值、注重贡献与回报之公平正义的文化。门客文化,是一种国际主义,而非国家主义。只要是有用之人,不管你是来自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可以为我所用。大秦帝国,实际上充当了当时其他国家的人才收割机。仅凭其国际主义的文化氛围,就足以证明当日大秦帝国强大的根由。

 

汉王朝建立以后,说秦王朝的坏话,那是一种对汉王朝的迎合。谁还要说秦始皇的好话,那就是跟汉王朝过不去。几百年下来,有利于秦王朝的说法及其证据,也都被刻意抹杀或逐渐湮没于世。汉王朝主导了汉王朝之前的历史。在人们对秦王朝的认知方面,汉王朝不但规范和塑造了汉王朝之时的人,也规范和塑造了汉王朝之后直至今日的人们,尤其是那些每一句话都需要所谓脚注与证据的学术界人士们,而正是这些人,将那些注重依赖推理的思维方法的历史学家给边缘化,并蛮横的主导了思想界,实际维护了power对历史的垄断性的述说权。

 

在后来儒家文化主导的concentration of power之下,门客其实是被禁止的。《晋书·石勒载记下》:“ 张披与张宾为游侠,门客日百馀乘,物望皆归之,非社稷之利也。中国长时期处于concentration of power的时期,士大夫们虚与委蛇、阳奉阴违的忠君去了。士大夫们普遍具有的,不过是一种他人当裁判的荣辱观,欺世盗名才能登堂入室。忠义勇武、荣誉高于生命和私利的门客精神,最终失落不传。

 

今天,我们已经难以想象大秦帝国当日的辉煌及其文化全貌,然而,传承至今的日本文化,正是大秦帝国文化的遗留,是其活样本。当年,正是这样一种文化,支撑着大秦帝国在不利的地理条件下崛起并称雄。

 

人是文化的载体。一个地理上相对孤立且数量众多的民族,使之这种文化得以长久传承。今天,我们观察和分析日本大和民族,便可从中一窥其原貌。

 

几十年来,日本人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养精蓄锐,雄霸天下之心不死,时刻扛着大和民族主义的旗帜,图谋着东山再起。

 

历史正在证明的是,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顽强而能屈能伸的民族。

 

二战以前,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强国。这条吞象之蛇从一个小小岛国,扩张延伸其军事控制范围至几乎整个东亚。先后侵略占领了马来西亚、菲律宾、关岛、所罗门群岛、威克岛、香港、缅甸、越南、新加坡、老挝、印尼、柬埔寨、巴比亚新几内亚等国家和地区。就连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十数倍于其国的大国,也深深畏惧并几乎被全面征服。

 

几十年后,日商纵横世界,日货行销世界。日本的许多大公司,扎根立足于全世界的每一个重要城市。日本人的影响力遍及全球。日本人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建设成就。他们在各种科技项目上远远的超越了我们。他们有了名为自卫队实为军队的国家武装力量。他们有了大量名为商用实可为核原料供应源的核电站,或许时刻图谋着制造大和民族曾深受其害但却最为想要、必欲得之的核武。

 

谁曾记得当年日本战败后的惨象?毛泽东在世,也会惊讶于今日日本的繁荣、辉煌和各方面发展的实际成就。

 

二战后,其实日本才是真正一贫如洗。反应了二战后日本平民悲惨生活状况的电影《萤火虫之墓》,令人为之流泪!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不止是一种仪式,因为参拜者会有一种触及灵魂的精神感应。中国人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孔庙、寺庙,往往只是一种旅游,很少会触及灵魂的精神感应。这就是中日差别。精神财富、民族的精神凝聚力,才是真正的财富。

 

二战后几十年所证明的是,发愤图强、忍辱负重的日本人,一直在“挥泪雪耻”。

 

要理解大和民族,必须理解其精神。一个没有丧失灵魂的民族,是真正强大的民族,无论一场武力战败,还是一场经济战败,都不能将之彻底击垮。在大和民族的内心和灵魂的深处,我看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东西。这一种东西,固化在这个民族最优秀的个体灵魂之中,诸如大前研一、稻盛和夫、三岛由纪夫等等……

 

2200多年前,徐福率领的“秦人五月花号”来到日本,给日本带来了后来传承至今的所谓日本文化。在日本文化的深刻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澳大利亚科学家Craig Steven Wright,用日本名中本聪作为自己的网名,干下了一件绝对轰轰烈烈、对于人类影响极其深远却至今被广大地域的人口所忽略和轻视的大事,并被誉为比特币之父。

 

Joi Ito&Jeff Howe《爆裂:未来社会的九大生存原则》:“2010年,在把比特币开源项目的关键部分交给Gavin Andresen之前,中本聪凭借一己之力完成了几乎所有对该软件的修正。

 

Craig Steven Wright由日本人帮助带大,从小痴迷日本文化,至今办公桌前还挂着武士刀。他是个日本通。一些日本历史上的人物,不少日本人都未必知道,而他却手到拈来,就比如其网民中本聪,在谈到其由来的时候,他说:“日本的德川幕府时期,有位谈论贸易的哲学家,他的名字就叫中本聪,人们称他为中本。他赞成开放的日本,他在著作中写道:‘日本如果想要发展壮大,就必须对西方保持开放,贸易不是零和游戏’”

 

在日本文化的深刻影响下而创造了比特币?这绝对是必然!

 

今天,日本是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最为友好的国家之一。日本在区块链应用方面的成果丰硕,给世界带来了不少先进经验,并吸引了大量区块链相关的前沿科技公司远赴日本发展。

 

创造比特币,对于人类的贡献,无法用金钱去估量,比如100亿,一万亿,乃至一兆亿。奈特自己的说法是:“得以拓展的比特币区块链可以替代所有现有的支付系统网络,并将成为世界唯一全球经济的基础设施……事实上,这种趋势无法阻止——只要央行试图发行更多的钞票,比特币就会变得更有价值。”

 

比特币,尤其是因缘于比特币而来的区块链技术,对于世界所将造成的深远影响,绝对是开创人类新纪元。这是对现行互联网的重构!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的大事件!

 

张首晟对于区块链有着深刻的理解:“区块链对社会的贡献有什么?至少我看到它可以带来社会更大的公正。”“到了区块链的时代,最根本的经济行为,就是信任的机制,建立在数学之上。我们可以想像到整个经济秩序都会被改变,整个生产关系都会被改变,但是它的核心是要有一个基石,就是数学原理。”“既然大自然最根本的规律是用数学来描写,我们是不是能够使得人类社会的规则和信任也建立在数学的区块上呢?公钥和私钥的组合,就是建立在数论上面,而且是建立在一个更高层的数论上面,叫椭圆曲线。”“如果在一个完全是数据的自有市场中,大家会对那些少数派的数据付出更多的代币,这样就会带来社会的公正,使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因为丑小鸭并不是丑,它只是跟别人不一样,但是在这个世界里面,越跟别人不一样,它得到的就会越多。”然而,他的理解还不够深刻,或者说,解释的还不够具体!张首晟更为看重的,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对于无数人类个体的智力资源的开掘,这才是真正的宇宙财富之源。

 

AI模拟人脑的时候,AI是从功能上进行模拟,其所模拟的,只是部分的功能,所以人脑不会被AI完全替代。我们既从社会影响力方面低估了人工智能,也从人工智能自身的未来方面高估了人工智能。

 

众所周知的哥德尔的Incompleteness Theorem,是电脑只能在功能上部分地模拟人脑而不能全面取代与超越人脑的严谨证明。无论是Peirce’s Triad,还是Chaitin’s Law,都是在思考人工智能的问题的时候必须留意的非常重要的理论。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创造出人类意识并带来所谓奇点的,这仅仅只是一个神话。未来的前景,将是类似众包形式的人类智能网络,是人类智能对人工智能的更广泛利用。人类飞速发展的契机,不是所谓的AI奇点,而是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在这些技术的支持下,所有参与真正贡献的人们,都将得到公正的回报。到那时,以互联网为平台,人类社会将成为一个人人踊跃参与的智能竞技场。当年轻人都以改变世界、改变现状、创造真正的财富从而贡献社会为理想,世界才有前途。真正的财富,只能是新知识、新构想、新创造、新应用。

 

新技术正从根基上全面变革整个人类社会。这个时代的资本主义精英,类似19世纪末的封建贵族。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使之现在的绝大多数人丧失参与合作的资格。那些在公司或所谓单位上班的人们,他们所从事的职业,一直是社会合作的主流形式,可是这一主流形式正面临着必然的变革。一个人人都是工程师或艺术家,人人都是创新者的时代,正以不可逆转、不可阻挡之势到来。

 

关于世界的核心理念是,新技术与新创意、新构想是改变现今世界和创造不同的未来世界的决定因素。现今世界的格局,是由曾经比之他人更为机智、聪敏、努力的知识实践者所决定的。同样,未来世界的格局,是由现今比之他人更为机智、聪敏、努力的知识实践者所决定的。这将是一个新技术与新创意、新构想层出不穷、巨量涌现的时代,人类将迎来爆炸性的、指数级的增长。

 

在这样一个时代,现有的学术体系和产权体系,都是过时的,是必然被颠覆的。

 

迈克尔.吉布森《新95条论纲》:“大多数已经发表了的研究结果都漏洞百出。是的,这就是你的脚注。”专业身份甚至会阻碍创造,会降低创造的勇气。真正有创造性的东西,是没有脚注的。论文中真正有价值的部分,不需要脚注。脚注恰恰是无价值的证明。

 

人类即将迎来一个个人贡献被网络即时记录下来的时代,一个就算以货币为价值计量方法虚拟财富与精神财富重总量也将N倍的超越物质财富总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当一个在世的工程师所创造的东西还在服务于社会的时候,这一个工程师,是绝不会因年老而被无情抛弃的。

 

难以想象,先秦的主子们如果给予他们的门客以不断贬值的纸币作为酬劳,那么这些门客是否还会对他们忠心耿耿?将不断贬值的纸币给予门客作为酬劳,一定是门客文化的大忌,会从根本上破坏这种文化所建立的人际信用以及个人贡献的荣誉感。

 

George Gilder《后谷歌时代》:“确定无疑的是,在新密码时代丰富的创造力中,人们正在开发针对货币问题的全面解决方案。金钱和信息技术,一切紊乱,可能会在新加密货币运动中找到补救措施,并将以密码主义的新技术建立而告终,这场运动始于2009年的中本聪比特币。”

 

追根溯源,中本聪来自于2200多年的秦人五月花号

 

于人类的大跃进时代,当你重新思考:大秦帝国、徐福、比特币、区块链与中华正统文化,你会发现:区块链和比特币正是中华正统文化造福全人类的证明。这是对于中国正统文化之巨大贡献的展望!

 

日本文化,是真正的中华文化的继承者。

 

门客实际正是资本主义雇佣与被雇佣的自由合作的社会关系的一个雏形。日本的门客文化得以武士道之名传承至今,是由于其与同时期英国类似的财产继承制度。华人中第一个认识到历史上的英国财产制度之重要性的,正是留学日本和英国近十年、对于日本文化和英国文化都有着深刻理解的杨昌济。

 

《治生篇》:“吾观英人遗传财产之制,与中国颇不相同。凡田宅之类,概归长子承袭,而众子不得与焉。吾国之俗,则父遗财产,众子均分。以两制相较,似吾国之制较为公平,然英人之为众子者,以不得父遗财产之故,不欲受其兄之豢养,竟出海外,自图立身之道。英人殖民事业之成功,实由于此。天助自助者,乃英国教育家之格言。人人有独立之精神,斯可铸成独立之国势。”“君子爱人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不督子弟以各图自立,而使生仰给于人之心,是乃与于不慈之甚者也。”此篇实际可视为对于后来难倒无数学人的李约瑟难题的一种独创的精妙的解答。单凭这一点,已经足够光耀于两百年来的世界学术史!英国遗产制度所造成的结果,一是不断积聚财富权力的家族的崛起,直到一个家族或多个家族联合能够与君主、公爵、侯爵抗衡并使之忌惮的程度;二是长子所继承的财富权力形成对于地方官权力在实力上势均力敌的效应,并且对于其他的作为无产阶层的兄弟姐妹形成其公民权利的护翼作用,这就构成为真正的民权保障的基础;三是作为无产阶层的没有得到遗产的兄弟姐妹,被迫做出自身的贡献,在生命过程中,只能努力去发掘自身潜能和体现自身价值,从而将整体的蛋糕做大,这就必然涉及到航海冒险、技术创新和应用的主流途径;四是每一代人中那一部分没有继承遗产的人群,实际上已经成为群体进化过程中的一个推动因素,他们正是市场的依赖者、建设者与壮大者,而这就包括知识市场、货物交易市场和金融市场等,他们也是进步的人类群体中最为必要的和最为重要的信息传播者与信息利用者,而遗产继承者实际是陈旧社会体系的食利者与维护者。法律制度不过是社会真实权力结构于法律制度层面的体现,空有法律制度,而社会真实权力结构不能与之对应,法律制度也只是虚设而已。决定人群历史走向和进化活跃性的,正是这一个一直为人们所忽视的细节。

 

在英国所发生的一切,不同程度上,也在日本发生。那些没有得以继承遗产的日本人,被迫成为武士,实际也是被雇佣者,是没有被冠以门客之名的门客。

 

杨昌济这样一个有着远见卓识的思想家,能够教出毛泽东这样的学生,是丝毫也不奇怪的!毛泽东对于秦始皇的理解,很可能正是受到他的观点影响而来。

 

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

毛泽东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秦王朝的时候,长城恰恰是正义的,因为那时候,没有自由贸易,有的只是异族劫掠。秦始皇为防异族劫掠,修建了万里长城,这一保护国民财产、利国利民的大事业,却因征用民力而被后人诬为始皇暴政的证据。后来的帝王,也无心修那般宏伟的长城,对外宣示我朝保家卫国之决心,不过就着始皇遗产修修补补的凑合着过。人心不古,每况愈下,终致异族先后两次入主中原,建立了元清两大王朝。

 

尼采说:“如果一个民族的精神追求主要指向过去,这就完全是危险的征兆,是松懈、退化和羸弱的标志:于是,他们现在会以最危险的方式陷入每一种流行的狂热。

 

秦始皇在几千年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葛德文《政治正义论》:“民族同个人一样,也有青年和老年的现象。当一个民族由于软弱和生活方式腐化已经衰老时,要他们重新天真活泼起来,不是人力所能及的。

 

秦始皇在几千年前欲望变革民族拯救民族而遭遇的失败,正印证了此话。

 

从秦始皇时代开始,我们就是一个老年化的民族,一直到今天。

 

所谓焚书,其实是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体现的是厚今薄古。所谓坑儒,其实是违法必究、执法必严。秦法,不得兼方不验,辄死。实际是秦始皇对学术腐败的惩治。拿了学术项目的钱,却弄虚作假,拿不出半点实际成绩,纯粹是忽悠。这是欺君之罪。以为皇上好忽悠,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

 

秦始皇一统六国,没收了各国皇族和贵族的财富,成为当时前无古人的富有的皇帝。或许,历史的真相,可能是这样的:秦始皇这样的皇帝,自然是不愿意当守财奴的,必然要充分利用手头的资源,提高财富利用的效率,要干一番事业。首先是给自己享用,建造阿房宫和皇陵。其次是给老百姓造福,拨付巨额款项给地方官员们,让他们去修筑长城、灵渠。无论是灵渠,还是长城,都能一定程度上解决老百姓的就业问题。可是官员们怎么可能不从中捞一把?存在更大的可能是:这些款项的百分之九十被贪污了,修出来的不过是豆腐渣工程。在钦差的督促下,这些官员不得不开始严肃对待此事。但是已经被贪污的钱财,是不可能再拿出来修长城的。怎么办?劳工变奴工,包头变监工。在规模浩大的工程项目之中,官员的滋润、吏员的苦逼,奴工的惨烈,正是亡国之因。这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始料未及的。

 

秦始皇吞并六国,实际是法治社会对关系社会的胜利。六国之败,实关系社会对法制社会的的失败。武力战胜他国易,文化上战胜他国,则任重道远。武胜六国易,法制六国难,要以法制推广至六国,其间反噬必大。

 

《礼记.儒行》: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夙夜强学以待问,怀忠信以待举,力行以待取。其自立有如此者。儒家不过是这一文化下的其中一种被雇佣者而已,其他的被雇佣者,还有很多种。当其他种类的门客,都在独尊儒术的名义下被刷下来。儒家就成了彻底的伪儒。伪儒无耻的胜利,使之知识分子从贡献以求回报堕落到依附以求分享,从贡献者堕落为依附者。从那时开始,原本必须于实践中去检验的知识分子们,全成了纸面泡沫的制造者。非但不以为耻、自丑不觉,反而沾沾自喜、顾盼自雄。

 

伪儒,恰恰是那些背信弃义而被坑杀的无用无德之人。伪儒是什么货色?后来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见证。

 

门客文化实际是一种契约文化,一种人才的市场化。传承至今的诸子百家著述,都是门客文化的辉煌时代的产物。Concentration of power最大的坏处实际是对于合作机制的损害。市场最大的作用就是合作的生成和催发,是一种合作的联络机制和达成机制,并让人从这些机制中获得显而易见的好处。人类社会本质上是一个技术性的目标实现体系。其组织架构有着理性的技术原理。你绝不能阻止信息的流通,更不能不利于人际间自由广泛合作的开展。

 

事实上,农业是以技术牟利,暴力也是以技术牟利。这是两个不同的行当。在暴力牟利的行当,当时技术含量最高的,正是武士。作为武士,就必须熟悉兵器,熟练武艺,甚至学习其他的各种知识。若是花拳绣腿,领主要来何用?武士的实用性,是领主将之作为工具的基本要求。武士不需要文凭。没有真正能耐的人,才需要文凭。不尊重真正能耐的社会,才崇尚文凭。所谓手底下见真章!日日月月都要面临刀光剑影,没几手硬功夫,缺了无畏的勇气,也不敢提刀上场。

 

从门客文化,到武士道文化,再到工程师文化,实际都是同一种文化,是有着技术含量的人才自由投身社会这个大市场的文化模式。这种文化模式最为突出的两点,一是信用,二是有用。

 

若背信弃义,死有余辜!

 

若无技术含量,何用之有?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