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ine/Augustinus神学译注-1

赵京 原创 | 2019-06-19 03:0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神学 译注 Augustine 奥古斯丁 

 既然皇帝可以在罗马以外的地方产生,皇帝也可以把大本营搬到罗马以外。实际上,出于军事需要,罗马皇帝的大本营(帝国首都)北移,先到Milan/米兰/(意大利语)Milano/ミラノ/ㄇㄧㄌㄚㄋㄛ,后搬到Ravenna/ㄌㄚㄨㄣㄋㄚ/拉韦纳。而基督教的中心(大主教)也随着皇帝搬家[1]

自从大胆的ㄇㄧㄌㄚㄋㄛ大主教Ambrose/ㄚㄇㄅㄌㄛㄓ/安波罗修390年因为罗马皇帝Theodosius/ㄊㄜㄛㄉㄛㄙㄨㄙ/狄奥多西“大帝”屠杀Thessalonica/(按希腊语ΘεσσαλονίκηThessaloniki译为)ㄊㄜㄙㄚㄌㄛㄋㄧㄎㄧ/塞萨洛尼基教徒而把他革除教门(据说ㄊㄜㄛㄉㄛㄙㄨㄙ被迫忏悔八个月后才得以进入教会)的经典故事(插图)以来,欧洲的君王们就离不开Catholic/普世/天主教会的权威[2]。这个故事只有ㄚㄇㄅㄌㄛㄓ的记述而不可知ㄊㄜㄛㄉㄛㄙㄨㄙ的实际行为和意图[3]。ㄚㄇㄅㄌㄛㄓ曾经是帝国的州长,但在他还未受洗之前就被任命为ㄇㄧㄌㄚㄋㄛ大主教[4],说明此时教会与世俗权力的结合关系。圣Augustine/奥古斯丁/(拉丁语)Aurelius Augustinus/アウグスティヌス/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354-430年)和圣Thomas Aquinas/アクィナス/ㄚㄎㄨㄟㄋㄚㄙ/阿奎那(1225-1274)都引用这个典故发展出正统的西方神学;11世纪70年代教皇Gregory/(拉丁语)Gregorius/グレゴリウス/额我略/ㄍㄌㄜㄍㄛㄌㄧㄨㄙ VII/第七也用同样理由开除神圣罗马皇帝Henry/(德语)Heinrich/ハインリヒ/ㄏㄚㄧㄣㄌㄧㄒ IV/第四[5]

ㄚㄇㄅㄌㄛㄓ为安葬自己的骨头建立的Basilica/ㄅㄚㄙㄌㄧㄎㄚ/巴西里卡,因为得到ㄊㄜㄛㄉㄛㄙㄨㄙ赠与的John/(希腊语发音)Ioannes/ㄧㄛㄢㄋㄜㄙ/约翰、Paul/(希腊语发音)Paũlus/ㄆㄚㄨㄌㄨㄙ/保罗、Andrew/(希腊语发音)Andreas/ㄢㄉㄌㄜㄚㄙ/安德鲁等的brandea/ㄅㄌㄢㄉㄜㄚ(包裹过圣徒圣体的衣物)等遗物而闻名。在帝国行政机构及其建筑物瓦解之际,这些圣徒的遗物成为朝圣的对象和教会在精神与政治权力上的源泉。其实,作为同时统治东、西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任皇帝,ㄊㄜㄛㄉㄛㄙㄨㄙ用国家权力消除异端,确立了“三位一体”教派为正式国教,形成了今天我们认识的基督教基础。

而正是ㄚㄇㄅㄌㄛㄓ教导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放弃Manichean/ㄇㄚㄋㄧ/摩尼教、接受普世基督教。这几个“教会博士”的著作在古典世界/(西)罗马帝国)终结时开启了中世纪的精神/信仰之旅。

410年罗马城被未开化民族陷落后,文明世界的精神失去了寄托标志。有些贵族逃到非洲,继续对罗马效忠。如“Demetrias带上面纱、发誓贞节,作为对罗马和世界的最高重要性”的效忠。其实,罗马城控制在谁手里已经无关紧要了,“即使罗马城存活下来,它还是已经失掉了自由、德行和荣誉”。不过,即使罗马城陷落了,罗马的不朽在于帝国行省、边缘,甚至几百年后的遥远地域,特别是在断绝与罗马的直接政治联系后,仍然以东罗马帝国为样板,不断进行罗马化、也就是文明开化的过程[6]。这个文明开化过程的最大特征、成果就体现在基督教的扩展,而后罗马时代从北非确立起基督教世界信仰的最大功臣开启了以他的名字称呼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时代”。

经受过思想动荡和音韵训练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著作等身,但以《忏悔录》和《上帝之城》使他成为《新约》的ㄆㄚㄨㄌㄨㄙ以外最重要的基督教解释者。Jesus/ㄧㄜㄙㄛㄨㄙ的革命就是对《旧约》的全面隐喻性解释开始的[7],而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新约》的通俗隐喻性解释,连接、解救了拉丁语经典,为基督教的普及(特别是在普遍采用拉丁语的西罗马帝国的各王国继承者)奠定了含有启蒙潜能的基础[8]。相反,不容忍对原教旨进行隐喻性解释的伊斯兰教也断送了启蒙的可能[9]。插图为已知的最早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图像(6世纪,罗马Lateran/ㄌㄚㄊㄜㄌㄢ)。远离已经衰落的罗马,不懂希腊文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难免知识的局限。例如,有限的拉丁文verbum(英文译为Word)无法表达希腊语logos的丰富含义[10]。明显地,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没有读到公元1世纪的犹太作家Josephus/ㄧㄛㄙㄜㄈㄨㄙ用希腊语写成的《犹太古志》、《犹太战争》等书[11]。他也不知道381年的Constantinople/(拉丁)Cōnstantīnopolis/ㄎㄛㄣㄙㄊㄢㄊㄧㄋㄛㄆㄛㄌㄧㄙ/君士坦丁堡会议已经认可了ㄊㄜㄛㄉㄛㄙㄨㄙ皇帝的三位一体论法令[12]。不过,他的“最高真神、神的Word/教导、圣灵的一体性”[13]辅助了三位一体论。当然,虽然不懂希腊文,博学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通晓已经被译为拉丁文的希腊经典,使他能够用希腊典故以及希腊化了的罗马作品展开基督教的教义。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同时代的Jerome/拉丁语)Eusebius Sophronius Hieronymus/耶柔米(或译热罗尼莫、叶理诺、杰罗姆,约340年-420年)/ヒエロニムス/ㄏㄧㄜㄌㄛㄋㄧㄇㄨㄙ是另一位古代四大教会博士之一,甚至是最博学的博士,除了大量注释、通讯、写作,以《圣经》拉丁语的译者著名,直到二十世纪都是Vulgata(教会公布)标准版本[14]ㄏㄧㄜㄌㄛㄋㄧㄇㄨㄙ在Syria/(阿拉伯语发音) Sūriyā/ㄙㄨㄌㄧㄚ/叙利亚沙漠度过两三年苦行僧的生活,回到罗马为教皇服务(翻译《圣经》)。不过,这期间,(也许是为了资助自己的独立研究)在元老院贵族妇女中招募信徒,教导她们为了升入天堂自愿苦行、折磨肉体(包括死亡),引致广泛憎恶[15],不得不离开罗马。遗憾的是,为了在教会和教会史上获得至高的地位,他对自己受惠成长出来的希腊罗马古典文化的不遗余力的诋毁,使基督教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理性的地盘[16]。ㄏㄧㄜㄌㄛㄋㄧㄇㄨㄙ最恰当地评价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工作:“established anew the ancient Faith/确立了古代信仰的更新”[17]

《忏悔录》的内容和体裁独特,把那些人人都必经的童年、幼年、少年时期的自我、自私、自卫的心理、行为提升到sin/ㄙㄣ/原罪的高度。“我不顺从,不是为了较好的选择,而是因为喜欢玩乐、在竞争中得胜、让我的耳朵被恭维的谎言充斥得发痒,让我的眼睛被同样的好奇刺激得发亮,[18],而达到“这个世界的友情是违背你[]的私通”[19]/哦!上帝我主,这些律法可以缓解我们所有的痛苦,提示我们远离那些把我们与你分离的该死的享受的诱惑”[20]。另一方面,在这样的精神境界,算不上ㄙㄣ的那些儿时的过错(不学习希腊古典[21]、偷窃[22]等)就可以一笔带过了!在上帝面前,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隐私。

借助于“世界语言”拉丁语的优势,《上帝之城》奠定了基督教神学今后几乎所有的教义问答的框架。第1卷第7章以基督教堂没有被攻陷罗马的外族士兵抢劫,说明基督之名的影响,广为人知[23]。当然,此时罗马城已经失去帝国的首都地位,从军于已经衰落的帝国的士兵(甚至将领)基本上都是外族,而受雇于外族国王/首领的士兵中也有不少基督徒。但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通过前几章对希腊(包括联军对老朽可怜的Priam /Πρίαμος, Príamos[prí.amos]ㄆㄌㄧㄚㄇㄛㄙ/普里阿摩斯国王的屠杀)、罗马战争中得胜军队(包括第5Caesar/(按拉丁语译为)ㄎㄚㄜㄙㄚㄦ/凯撒)对包括寺庙在内的所有沦陷城镇的屠杀、抢劫比较[24],反驳了“基督教导致罗马帝国的衰亡”的悲情。

如果仅限于政论,《上帝之城》可以用全书的几分之一篇幅即可完成,它的价值/影响也会只有几分之一,但它的内容更涉及在《新约》精神信仰指导下的所有社会生活。例如在如何对待死亡的态度上,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考虑到了各种情景,包括“既然基督徒们深知被狗舔着伤口死去的穷教徒远比裹着紫袍尼龙死去的富人幸福,这样的悲惨死亡对廉洁生活过的死者能有任何伤害吗?”[25]。战胜/克服/超越死亡,指明得到永生的途径,是基督教比别的宗教/信仰更吸引信徒的优势。“谁不屑赞美者的判断,也不屑猜疑者的鲁莽”,“虽然不看重赞美者们的赞扬,但感谢他们的爱护”[26]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自杀的思考反应出他的希腊式思辨方式,反对任何情形下的自杀(例如把“Thou shalt not kill/你不能杀害”的戒令从普通的“不能杀害别人”理解引申到也“不能杀害自己”),包括被强奸的女性,为此列举广为敬佩的罗马英雄Lucretia/ㄌㄨㄎㄌㄜㄊㄧㄚ/卢克丽霞(她因被强奸而自杀,由此引发罗马贵族的革命、建立共和)Cato/ㄎㄚㄊㄛ/加图(他的自杀代表共和的死亡),说明他们的自杀不能被正当化为纯洁的荣誉和尊严,而包含着人性的弱点[27]。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在罗马帝国的精神废墟上建立起神的国度。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指出希腊“众神之母”(各地称呼不同:Rhea/ έα[r̥é.aː]/レアー/ㄌㄜㄚ/瑞亚或Cybele/Κυβέλη[Kybélê]/キュベレー/ㄎㄩㄅㄜㄌㄜ/库柏勒/地母神Berecynthis)、罗马神Magna Mater/“伟大的母亲没有任何健康的道德观念,对他们的崇拜庆祝活动也不洁净[28]。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辛辣地嘲讽到:在这么放纵、淫荡的气氛中,担任过consul/ㄎㄨㄥㄙㄨㄦ/执政官、被罗马元老院指定迎接“众神之母”/“伟大的母亲”进入罗马城的德高望重的Scipio/ㄙㄎㄧㄆㄧㄛ/西庇阿 Nasica“可以告诉我们,他是否自豪自己的母亲也得到这样的神圣尊重[29]Pagan/ㄆㄚㄍㄢ/(乡巴佬、异教)之众神从来不教导生活的神圣[30]。再次看出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写作的价值,几乎可以与早期ㄆㄚㄨㄌㄨㄙ从犹太人转向“异邦人”的传教相提并论。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批判希腊诗歌戏剧中众神的的无耻行为,出于教育而不是文艺的考虑,颇为正当[31]。那时除了上层阶级,普通人的家庭不可能让孩子受到教育,而剧院除了娱乐,同时还兼具有作为大众教育的功能[32],但由教会来承担社会教育的角色,尚需时日。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也可能是最早考虑“言论自由界限”的学者,他引用Cicero/[kɪkɛroː]/キケロ/ㄎㄧㄎㄜㄌㄛ/西塞罗(拉丁语发音类似“基凯罗”)的《论共和》:“虽然我们的12铜板法只对很少的犯罪判处死刑,但包括了这一条:在公共场合唱诗嘲讽或作文讽刺使别人名声败坏或丧失尊严。真是英明的法规。”[33]。可惜,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没有读到或视而不见ㄊㄚㄎㄧㄊㄨㄙ的《编年史》:【即使坐在皇帝的椅子上变得越来越残忍,ㄊㄧㄅㄜㄌㄧㄨㄙ对于社会上的流言恶语、中伤自己和家庭的讽刺诗文,也一概泰然处之,明确声明:“自由的国家里,言论和精神都是自由的”。】[34]。他也全然不提Seneca/ㄜㄋㄜㄎㄚ的哲言:“真理不会带来财富,但可以带来自由”;不追求真理的也不配得到自由。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继续引用ㄎㄧㄎㄜㄌㄛ的《论共和》中列举的希腊的悲剧演员Aeschines/Ασχίνης[Aischínēs]/アイスキネス/ㄞㄙㄎㄧㄋㄜㄙ/埃斯基涅斯(389–314)Aristodemus/ ριστόδημος/ㄚㄌㄧㄙㄊㄛㄉㄜㄇㄨㄙ成为政治家和外交家的例子,批判希腊人善恶不分,因为ㄆㄚㄍㄢ众神都是evil/恶魔,因为它们不是神,而是恶魔的灵魂”[35]。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从ㄎㄧㄎㄜㄌㄛ再次引用ㄙㄎㄧㄆㄧㄛ:“他们(罗马人)认为喜剧和所有剧场演出者都不光彩,所以不仅禁止他们获得普通公民可以获得的职位和荣誉,而且命令检查官员记下他们的名字,把他们从部落的名册中消去”,称赞这是“英明的法令!罗马的智慧的又一个证明”,“我不得不赞叹:这是真正的罗马精神”。他认为罗马的缺欠是仍然在崇拜ㄆㄚㄍㄢ众神[36],而罗马众神是出于排场而不是理性被造出的[37]。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批判不适合希腊人文的享乐风土[38],他对Plato/Πλάτων[Plátōn]/プラトン/ㄆㄌㄚㄊㄛㄣ/柏拉图诋毁诗人的狭隘解说[39]也没有减低同时代的希腊语思想家、作家们对ㄆㄌㄚㄊㄛㄣ的发扬,更遭到后来Nietzsche/ㄋㄧㄑㄧㄝ/尼采等维护罗马高等贵族精神的卫道士的痛斥[40],但为即将到来的中世纪经院神学/哲学的肃穆沉闷气氛奠定了基础。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引用罗马史学家、政治家Sallust/(拉丁语)Sallustius/サッルスティウス/撒路斯提乌斯/ㄙㄚㄌㄨㄙㄊㄧㄨㄙ,共和以前“人们的平等与德行不是出于法律的强制而是出于自然”[41];引用ㄙㄎㄧㄆㄧㄛ,共和是由“靠对法律的共同认知以及共同利益结合起来的集团”组成;引用诗人Ennius/エンニウス/恩纽斯/ㄣㄋㄧㄨㄙ,“罗马的严格道德和公民是它的守护;指出:“罗马从来就不是一个共和,因为罗马从来没有真正的公平正义”,而只有基督创立、统治的共和才有公平正义[42]。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甚至建议已经腐败的罗马:“提供大量的公共娼妇让每一个人得到满足,特别为每一个太穷的人也得到一个私有的娼妇”[43]。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也引用鸽子惊醒熟睡的罗马人抵抗敌人的入侵[44]、内战中亲兄弟残杀的记载[45]说明ㄆㄚㄍㄢ众神的无能、无德,引用罗马御用诗人Vergil/维吉尔(拉丁语)Vergilius/ㄨㄟㄦㄐㄧㄌㄧㄨㄙ,告诫罗马人归顺真神基督:“这里没有日期、目标:但赐予了无限、无边的王国”[46]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引用担任过罗马公共图书馆长的学者兼政务家Marcus Terentius Varro/ㄨㄚㄌㄛ/瓦罗/ (公元前11627)也承认所谓人神后代是虚造的,揭穿了希腊罗马神话中的那些英雄的神圣伪装[47]。因为无止尽的战争,缺乏兵源的罗马不得不征召没有钱自购武器的proletarii/proletariat/(拉丁语)proletarius/ㄆㄌㄛㄌㄜㄊㄚㄌㄧㄨㄙ/无产者入伍[48]。他批判在被ㄙㄚㄌㄨㄙㄊㄧㄨㄙ称为罗马史上最有德行与和谐的时期(第二、三次Punic/Poenicus/ポエニ/ㄆㄛㄜㄋㄧ/布匿战争期间),罗马引入亚洲的享乐、通过了可恶的Voconia/ㄛㄎㄛㄋㄧㄚ法禁止任何妇女(包括唯一的女儿后代)继承财富[49],点出了基督教对妇女的吸引力。列数罗马的内外战争灾难(包括由少数角斗士引发的奴隶战争)后,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结论到:如果罗马在ㄆㄛㄜㄋㄧ战争前就接受基督教(虽然那时ㄧㄜㄙㄛㄨㄙ还没有出生/显现),就不会有人非难基督教了[50]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用希腊理性和逻辑列举罗马(以及希腊)诸神,包括主神Jove/Jupiter/(拉丁语)Iūpiter/ㄧㄨㄆㄧㄊㄜㄦ/朱庇特,的荒唐、矛盾、无德无能,说明它们不是神而是神的礼物/体现;引用ㄨㄚㄌㄛ指出早期罗马崇拜的诸神没有具体的形象;最后点出了罗马人杀害了ㄧㄜㄙㄛㄨㄙ的罪恶事实,说明罗马的必然衰亡/[51]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说神“He the bestower of all powers, not of all wills; for wicked wills are not from Him/赐予了所有力量但没有赐予所有意志,因为恶意不是从他而来[52]“it is the man himself who sins when he does sin,…if he wills not, sins not/是人自己要犯罪而犯罪,如果他决定不犯罪就不会犯罪[53]。关于命运与自由意志关系的哲学论争,不懂希腊语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错过了《旧约》成书之后犹太人的思想发展。Rabbi/ㄌㄚㄅㄧ Akiba/ㄚㄎㄧㄅㄚ(死于公元135)说出了ㄈㄚㄌㄧㄙㄟ教派的要点:“All is foreseen, but the authority [free will] is given.一切都是预知的,但自由意志是存在的。”[54]

对于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说教的理解必须了解罗马历史[55],因为基督教实际上只在罗马帝国的疆域或影响范围内才真正成功。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罗马共和的先贤们提供了理想的典范:作为Carthage/Carthāgō/カルタゴ/ㄎㄚㄦㄊㄚㄍㄛ/迦太基的战俘回到罗马却呼吁罗马继续战争后自愿回到ㄎㄚㄦㄊㄚㄍㄛ监狱接受折磨死刑的Regulus/ㄌㄜㄍㄨㄌㄨㄙ/雷古鲁斯、在ㄎㄛㄣㄙㄨㄦ任上死去时没有钱支付自己葬礼的Lucius Valerius/ㄨㄚㄌㄜㄌㄧㄨㄙ/瓦莱里乌斯、被紧急召请担任独裁者、指挥罗马取胜后隐退回到农田的Cincinnatus/キンキナトゥス/ㄎㄧㄣㄎㄧㄣㄋㄚㄊㄨㄙ/辛辛纳图斯,等;难道所有基督徒不应该为了更高尚的目的,按人所需地分配财富?[56]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罗马皇帝们,特别是第一个基督皇帝Constantine/(拉丁)Cōnstantīnus/ㄎㄛㄣㄙㄊㄢㄊㄧㄋㄨㄙ/君士坦丁[57]、“背教者”Julian/尤利安/ (拉丁语)Flavius Claudius Iulianus/ユリアヌス/ㄧㄨㄌㄧㄚㄋㄨㄙ[58]和几乎同时代的ㄊㄜㄛㄉㄛㄙㄨㄙ“大帝”[59]的论断,奠定了教会的罗马史观。

其实,ㄧㄨㄌㄧㄚㄋㄨㄙ的军事才能在Gallia/ㄍㄚㄌㄧㄚ(与现在的Gaul地理区域不同)显示出来,361年不到30岁当上皇帝后,他快速处理好内务(取消基督教的特权、整顿税收),363年率兵东征,梦想再现Alexander/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ㄦ/亚历山大大帝的奇迹,可惜运气不佳,负伤离世。虽然在严格的基督教教育下长大,他转向希腊罗马的传统多神Paganism/ㄆㄚㄍㄢ信仰,崇信神秘仪典,支持宗教信仰自由,反对将基督教信仰视为国教,因此被基督教会称为背教者。由于他对希腊哲学的热爱,赢得了哲学家的称号。“ㄧㄨㄌㄧㄚㄋㄨㄙ的神学系统好像包括卓越重要的自然宗教的原则。…这位虔诚的皇帝承认、敬重宇宙的终极原因:它代表了无限自然的所有完美”。32岁就死去的ㄧㄨㄌㄧㄚㄋㄨㄙ在弥留之际,留下了感人的教诲:“我从哲学学会了灵魂比肉体优美,高尚的物质的分离是一种快乐而不是痛苦。我也从宗教那里学到:早期的离世往往得到更虔诚的回报。…我无悔死去,就象我无罪活过一样。…我要慎言不致影响你们推选新的皇帝”。体现了他热爱德行、珍惜名声的统治激情。[60]如果他的东征适可而止,如果他的近卫军队长、也有“哲学家”之称的Salutius/ㄙㄚㄌㄨㄊㄧㄨㄙ(著有《众神与世界》)没有谢绝而是继承皇位[61],基督教的命运会如何展开呢?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9617日第一稿】



[1]这个现在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城市因为丰富的政治、宗教历史,拥有联合国科教文机构认定的8个世界文化遗产(还不算Dante/ㄉㄢㄊㄜ/但丁的墓地)。除了是(西)罗马帝国灭亡时的首都,ㄌㄚㄨㄣㄋㄚ又是后来被东罗马(拉丁语)Byzantium/ㄅㄧㄗㄢㄊㄧㄨㄇ/拜占庭帝国收复后在意大利半岛设立的大本营。2018年圣诞节前夕,笔者来此考察。赵京,追随罗马帝国的遗迹2019115日第一稿。

[2] 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438.

[3]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56.

[4]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66.

[5]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59.

[6] 赵京,作为文明创新的罗马帝国秩序20151111-127日第一稿。

[7]如对Habakkuk的ㄆㄟㄒㄜㄦ(interpretation/解释、commentary/注释),无异于新的revelation/启示revolution/革命(赵京:死海古卷译注初步1Habakkuk注释的新约启示2019429日第一稿)。

[8] John M. Bowers, The Western Literary Canon in Context, Lecture 11: St. Sugustine Saves the Classics, The Teaching Company, DVD, 2008.

[9]赵京:麦基文明背景下伊斯兰的盛衰与启蒙展望2019429日。。

[10]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92.

[11] 赵京:《犹太史神学政治译注论》,2019322日第1版。

[12]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83.

[13]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11.

[1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耶柔米:古代西方教会领导群伦的圣经学者早期的拉丁教会他被尊为四位西方教会圣师之一最有教养,最有学问古教父当中的一位,也可说是古代西方教会中最伟大的学者,引自Williston Walker,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 陶理博士主编,李伯明、林牧野合译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书楼有限公司,于2004)。

[15]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277.

[16] Ibid., p.284.

[18]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Confessions, p.5.

[19] Ibid. Confessions, p.6.

[20] Ibid. Confessions, pp.6-7.

[21] Ibid. Confessions, p.6.

[22] Ibid. Confessions, p.8.

[23] Ibid. Confessions, pp.130-133.

[24] 他没有读到用希腊语写成的Josephus/ㄧㄛㄙㄜㄈㄨㄙ《犹太战争》等罗马军队彻底摧毁犹太人圣殿的记录。

[25]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I Chap.11, p.137.

[26]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10.

[27]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 Chapters 17-23.

[28]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4.

[29]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5.

[30]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6.

[31]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8.

[32] 在中国七、八十年代,以样板戏为代表的电影就是典型的大众教育/宣传的形式。

[33]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9.

[34] 赵京:ㄊㄚㄎㄧㄊㄨㄙ《编年史》翻译概要2018410日第一稿。

[35]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11.

[36]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13.

[37]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15.

[38] 最近,战乱中的乌克兰选出喜剧演员为总统,也不失其作为东Slav/ㄙㄌㄚㄈ/斯拉夫文化重镇的风采,谁能说他不如职业政治家呢?

[39]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14.

[40]尼采作为经典语义学classical philology(退职)教授,功底深厚,鄙视英国的功利主义学派不顾历史背景的伦理说教,专注于基督教道德概念的发生以及演变,力论神圣的基督教道德观的起源是卑鄙的世俗的权力意志较量的结果,而基督教道德观所提倡的禁欲主义也只不过是低级可笑又没有根据的迷信,腐败人类。(赵京:尼采在政治思想史上的一席之地2010525-26日。)

[41]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18.

[42]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21.

[43]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20.

[44]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22.

[45]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25.

[46]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 Chapter 29.

[47]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I Chapters 1-4.

[48]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I Chapter 17.

[49]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I Chapter 21.

[50]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II Chapter 31.

[51]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IV.

[52]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9.

[53]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10.

[54]赵京:死海古卷译注初步2:基督教起源新考2019517日第一稿

[55] 赵京,作为文明创新的罗马帝国秩序20151111-127日第一稿。

[56]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18.

[57]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25.

[58]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21.

[59] Ibid.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 26.其中提到参与过战争的士兵亲自向他报告战斗中的神迹。

[60] 赵京,作为文明创新的罗马帝国秩序20151111-127日第一稿。

[61] James O’Donnell, Pagans: The End of Traditional Religion and 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P.171. HarperCollinsPublishers, 2015.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