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涌现一位能够捕捉“光子”的人

 中国需要涌现一位能够捕捉“光子”的人

 

瓦特(1736- 1819)和富兰克林(1706-1790)分别是英国与美国18世纪的伟大科学家,前者发现并产业化了蒸气动力,后者则发现了“电”,并且为使用电动力奠定了科学前提。可以说,直到目前,人类社会的运行仍然处于瓦特和富兰克林开辟的模式下,也就是说,社会文明的脚步仍然没有能够全面走出超越瓦特和富兰克林开辟的时代。这种社会运行模式的核心能源是电力。

瓦特与富兰克林处在同一个时代——18世纪中叶。这样的分别产生于英国和美国的两位伟大的科学家以及他们的不同的发现,从科学的角度看,似乎注定了美国超越英国成为国际领袖国家的宿命。因为富兰克林捕捉到了“电”,而瓦特发现和发明的是“蒸气动力”,后者注定会落后于前者,也就是说,电力注定在各行各业的实际应用中超越蒸汽机械。从瓦特和富兰克林这两位科学伟人的科学发现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美国超越英国似乎是一种必然。因为电力要比蒸气产生的动力大的多,显然,富兰克林的科学成就必然要取代瓦特的蒸气机械。美国因为诞生了富兰克林这样的伟大人物,注定会成为世界上的领袖国家。

毫无疑问,富兰克林和瓦特都是人类生活中的伟大人物,因为他们的发现与发明,把社会文明提升到一个崭新的程度,他们的发现与发明对于人类的社会生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瓦特和富兰克林的科学成果为现代社会运行奠定了崭新的能源基础。

一般认为,阳光、空气与水是人类生命的三要素。事实上,就目前而言,人类科学对于这三大要素的认知水平,尚处于极其低下的程度。毫无疑问,在未来人类的科学构成中,对于阳光、空气和水的探索、认识和利用,不仅是人类科学的核心任务,而且是整个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最重要的使命。直到目前,人类自18世纪下半叶工业革命以来的大致200年时间里,在产业构成方面,仍然处于一种低级的状态下,在社会的政治与价值方面,依然存在太多的不符合人类生活根本目的的因素。总之,人类仍然属于一种地层次智能水平的生物。自18世纪下半页工业革命以来的社会文明成果,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人性固有的许多恶劣品质。

显然,科学能否从根本上改善人性?这是一个没有定论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在宇宙中应该存在高出人类智慧的生命体。人类目前尚不能找到这些生命,人类在未来一个长期的时间范畴内,其最重要的任务必将是建设和发展自身的社会文明。人类只能从地球出发而走向更加广阔的宇宙空间。地球是人类的栖息地,但是,也可以肯定,地球决不是宇宙中唯一适合人类生命生存的星球。人类终将把自身的生命繁衍到地球之外的星球中去,只是现在无从预见实现的途径、方式和时间。

地球的光源来自于太阳。21世纪人类的能源革命,必将是以“光能”取代和超越“电力”的世纪,因此,在能源科学方面,研究和探索、认知和开发“阳光”,是能源革命的具体方向和内容。在历史上,华夏民族在能源革命方面,对于全人类几乎没有做出过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发现和发明,因此,在21世纪,中华民族应该集中智慧,在能源革命方面对全人类做出杰出的贡献。而做到这一点,必须诞生出能够捕捉到“光子”的伟大科学巨人。从而改变社会运行的能源基础,由此,人类社会的运行模式便能够发生一场比工业革命更伟大的文明飞跃。

能源科学是空间科学的一个重要前提。人类欲要走向更深邃和更广阔的宇宙空间,首先必须解决动力问题。

21世纪,中华民族需要诞生能够捕捉到“光子”并且把“光能”运用到各个不同的产业领域的伟大人物。如果这样的人首先诞生在中国,那么,可以肯定,当“光能”充当社会运行的基础能源之时,中国必将是世界上最富于科技发明力的国家,而且引领全人类的科学潮流。公元前5世纪的墨子,是中国最早研究“光”的伟大科学家。传说中的墨子或者鲁班发明的飞行器,能够在天空中飞行三天时间。

可以预见,“光子”的被捕捉以及“光能”作为社会运行的核心能源后,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将发生实质性的升华,因为能源结构的升华,能够直接改变人类的社会行为方式,比如改变人类的生产活动、出行的速度和距离等等。

 中国迫切需要建立完善的科学与技术的促进机制。充分发挥政府—大学(与科研机构)—企业—民间组织为一体的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的激励机制。由此,催生中国诞生一大批伟大的科学家和发明家。正确开发全体中国人的智力资源——这是中华民族逐步成就一个伟大民族的不二法门。

 

 

                                    徐国进

                               2019724日星期三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