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逐相,不求出离

苏树华 原创 | 2019-07-04 17:38 | 收藏 | 投票

 

凡夫逐相,不求出离

【原文】

佛告弥勒菩萨,诸天人等:“无量寿国,声闻菩萨,功德智慧,不可称说。又其国土,微妙安乐,清净若此,何不力为善、念道之自然、著于无上下、洞达无边际?宜各勤精进,努力自求之。必得超绝去,往生安乐国,横截五恶道[1],恶道自然闭,升道无穷极,易往而无人,其国不逆违,自然之所牵。何不弃世事,勤行求道德,可得极长生,寿乐无有极?

然世人薄俗,共诤不急之事。于此剧恶极苦之中,勤身营务,以自给济。无尊无卑,无贫无富,少长男女,共忧钱财,有无同然,忧思适等。屏营愁苦,累念积虑,为心走使,无有安时。有田忧田,有宅忧宅。牛马六畜,奴婢钱财,衣食什物,复共忧之。重思累息,忧念愁怖。横为非常、水、火、盗贼、怨家、债主焚漂劫夺,消散磨灭。忧毒忪忪,无有解时。结愤心中,不离忧恼。心坚意固,适无纵舍。或坐摧碎,身亡命终,弃捐之去,莫谁随者。

尊贵豪富,亦有斯患。忧惧万端,勤苦若此,结众寒热,与痛共居。贫穷下劣,困乏常无。无田亦忧欲有田,无宅亦忧欲有宅。无牛马六畜,奴婢钱财,衣食什物,亦忧欲有之。适有一,复少一,有是少是,思有齐等。适欲具有,便复糜散。如是忧苦,当复求索。不能时得,思想无益。身心俱劳,坐起不安。忧念相随,勤苦若此,亦结众寒热,与痛共居。或时坐之,终身夭命,不肯为善,行道进德。寿终身死,当独远去。有所趣向,善恶之道,莫能知者。

世间人民,父子兄弟,夫妇家室,中外亲属,当相敬爱,无相憎嫉。有无相通,无得贪惜,言色常和,莫相违戾。或时心诤,有所恚怒。今世恨意,微相憎嫉,后世转剧,至成大怨。所以者何?世间之事,更相患害。虽不即时,应急相破。然含毒畜怒,结愤精神,自然克识,不得相离。皆当对生,更相报复。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善恶变化,殃福异处,宿豫严待,当独趣入。远到他所,莫能见者。善恶自然,追行所生,窈窈冥冥,别离久长。道路不同,会见无期。甚难甚难,今得相值。何不弃众事,各曼强健时,努力勤修善,精进愿度世,可得极长生。如何不求道,安所须待?欲何乐乎?

如是世人,不信作善得善,为道得道。不信人死更生,惠施得福。善恶之事,都不信之。谓之不然,终无有是。但坐此故,且自见之。更相瞻视,先后同然。转相承受,父余教令,先人祖父,素不为善,不识道德。身愚神暗,心塞意闭,死生之趣,善恶之道,自不能见,无有语者。吉凶祸福,竞各作之,无一怪也。生死常道,转相嗣立,或父哭子,或子哭父,兄弟夫妇,更相哭泣,颠倒上下,无常根本,皆当过去,不可常保。教语开导,信之者少,是以生死流转,无有休止。

如此之人,蒙冥抵突,不信经法,心无远虑,各欲快意,痴惑爱欲,不达于道德,迷没于嗔怒,贪狼于财色,坐之不得道,当更恶趣苦,生死无穷已,哀哉甚可伤。或时室家,父子,兄弟,夫妇,一死一生,更相哀愍。恩爱思慕,忧念结缚,心意痛著,迭相顾恋,穷日卒岁,无有解已。教语道德,心不开明,思想恩好,不离情欲。惛曚闭塞,愚惑所覆,不能深思熟计,心自端正,专精行道,决断世事,便旋至竟年寿终尽不能得道,无可奈何。

总猥愦扰,皆贪爱欲。惑道者众,悟之者寡。世间匆匆,无可聊赖。尊卑上下,贫富贵贱,勤苦匆务,各怀杀毒。恶气窈冥,为妄兴事。违逆天地,不从人心。自然非恶,先随与之,恣听所为,待其罪极,其寿未终尽,便顿夺之。下入恶道,累世勤苦,展转其中,数千亿劫,无有出期,痛不可言,甚可哀愍。”

【章旨】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勿住生灭,勿逐变迁。返本还原,复归无生。往生彼国,直成佛道。

【译文】

佛告弥勒菩萨,及人天大众:“无量寿国,声闻菩萨,功德智慧,说之不尽。无量寿国,微妙安乐,清净如此,何不精进修行、契合本然、融入法界、性同一味?各自精进,至心回向,决定超越,往生极乐。截断恶趣,恶境即消,彻证根源,融入绝对。彼国无违缘,自然不被牵,何不弃娑婆,勤修无上道,获得无生灭,安乐无有涯?

世人福薄,争夺幻事,娑婆界中,劳苦经营,满足贪欲。尊卑贫富,男女老少,只为钱财,相互争夺,未得忧得,已得忧失,或得或失,烦恼同然。经营烦恼,徒增业障,受业裹挟,无暂安乐,有田忧田,有宅忧宅,牛马六畜,奴婢金钱,衣食财务,悉皆忧之。业障重重,忧愁遍布,乃至横祸,被水所漂,被火所烧,被贼所洗,被冤家所劫,被债主所夺,一切财务,消散磨灭,恶毒在心,无由得解。恶毒在心,终日忧恼,固执不化,无有暂舍,或遭横祸,身亡命终,万般不去,唯业随身。

尊贵豪富,亦有斯患,忧惧万般,勤苦如此,寒热疼痛,一时共具。贫下之人,衣食住行,样样缺乏,无田忧田,无宅忧宅,无牛马六畜,则忧牛马六畜,无一切,则忧一切,得一则求一,得多则求多,贪得无厌,无有满足,稍有满足,则又失去。既已失去,则复求之。物有得失,本来如此,思想无益,徒劳苦恼,坐卧不安,忧念相伴,勤苦如此,寒热疼痛,一时共具。或得钱财,无论长寿,或是短命,皆不行善,修持道法。寿终之后,随业流浪,或入善境,或入恶境,莫能知之。

世间人民,夫子兄弟,夫妇家室,远近亲属,当互敬爱,莫相憎恨,财物互通,不得贪着,和睦相处,莫相违背。或时心诤,有所嗔恚,嗔恚种子,孕在心中,转至后世,则成大怨。所以者何?世间之事,辗转患害,虽未现报,当急破除。若不破除,即成业因,待得后世,更相报复。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来独去,随业受报,或苦或乐,自作自受,无人代替。善恶祸福,变化无常,善恶自作,果报自受。因果相随,丝毫无差。自心境界,唯人自见。善恶果报,前因所致。造业不同,果报各异,相爱之人,相见无期,若欲相见,甚难甚难。何不放下,世间俗事,乘着强健,精进修行,获得无生?为何不修道,贪求世间乐?世间之事,有何可乐?

世人愚痴,不信因果,不信道法,不信轮回,布施得福,善恶果报,皆不信之,但持断见,且自肯之。世间之相,因果相连,因果报应,如影随形。父子相传,前后相承,先人祖父,无善无德,心迷意塞,愚昧昏暗,生死轮回,因果报应,自不能见,又无圣贤,引导向善。贪心驱使,竞相造业,习以为常,不以为怪。生死道中,转相嗣立,或父哭子,或子哭父,兄弟夫妇,角色互换,人伦名分,转换不定,皆言死后,一切全无。圣教之言,无人信之,故有生死,轮转不息。

如此之人,愚迷抵触,不信经法,无有道心,贪爱快意,溺在欲河,不知出离,嗔火焚烧,贪水淹没。如此之行,终不得道,轮转三途,出离无期,甚可怜悯。若遇家室,父子兄弟,恩爱夫妻,生死离别,甚可怜悯。恩爱思慕,忧念结缚,心意绵绵,缠绕其中,穷其一生,不得开解。纵遇圣教,心不相应,沉于恩爱,不得出离。如此之人,惛曚闭塞,愚昧覆盖,不能反观,获得正见,至诚修道,了断世缠,故而终其一生,不得证道,此一情形,无可奈何。

世人无德,皆贪爱欲,背道者多,向道者少,蹉跎人生,无可聊赖。尊卑上下,贫富贵贱,各怀贪心,满腹恶毒,恶气弥漫,无事生非,违背道德,忤逆天理,一念为恶,念念从之,兴风作浪,无所顾忌,待得罪极,寿命未尽,即遭横祸,堕入恶道,多生累世,辗转其中,数千亿劫,无有出期,痛不可言,甚可怜悯。”

【释义】

自性功德,微妙安乐,不可称说。是诸学人,当行善法,回归自性,彻悟自心,恢复本然的解脱,恢复本然的安乐。

自性清净,不垢不净,是真净土。自性绝对,无我无人,是真安乐。自性净土,本然如是,非属修成。若言修成,修成还坏。是故佛法的修行,不是要人修成一个什么东西,而是回归这个本然如是的自性。祖师云:“自性弥陀,唯心净土。”弥陀不向自心求,更向何处求弥陀?净土不向自心求,更向何处求净土?若言心外有弥陀,若言心外有净土,此是外道见,不得成佛道。

自性净土,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是个永垂不朽的天理。自性净土,不为凡减,不为圣增,是个不增不减的妙体。

自性净土,迷时未曾失,悟了未曾得。众生迷自性,诸佛悟本来。诸佛祖师,只是回归了自性的人。三界众生,只是这追逐幻相的人。悟自性,即是佛。迷自性,即众生。诸佛祖师,种种开示,也只是令人,回归自性,所谓往生净土是也。自性本然清净,是个原本的净土。自性无始无终,是个原本的无量寿。

可惜世人,或穷或富,唯求生灭法,不求无量寿。求财富,求虚名,求男女,求马乘,贪无厌足,不知回头。未得患得,已得患失,总在患中。得意忘形,失意忘形,总在迷中。到头来,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随业受诸报,难有出离时。经云:“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2]

众生愚迷,随业漂流,依业造业,自食其果,果又成因,因再成果,欲得出离,万劫不能。今遇佛法,千载难逢。何不依而行之,彻悟真乘?经云:“人身难得,佛法难值。”祖师又云:“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问:“人身难得,佛法难值”。如何是人身?

答曰:佛教所说的人身,不是指人的四大色身,而是指人的精神面貌,而是指人的道德人格。譬如,某人六根健全,从世俗的意义上来说,我们说他具有人身。然而,这个人若是个为所欲为的人,若是个无有底线的人,从精神面貌上来说,我们则说他不具有人身。所以说,佛教所说的人身,就是人的精神面貌,就是人的道德人格。

问:如何是佛法?

答曰:白纸黑字,不是佛法。音声言语,不是佛法。白纸黑字,音声言语,只是开示佛法的工具,只是表述佛法的符号。文字教典所指示的那个实际,才是真正的佛法。文字教典所指示的那个实际,究竟是个什么?唯此一心,更无别法。千经万论,唯示此心。

蕅益大师云:“诸大乘经,皆以实相为正体。何谓实相?即现前一念心之自性是也。”又云:“一切经论,不过现前一念心之脚注,非心性外别有佛祖道理也。然心性难明,故藉千经万论互相发明。今舍现前心性,而泛求经论,不啻迷头认影矣。”[3]

佛法难值,或曰佛法难遇,或曰佛法难闻,即是指此心难值,即是指此心难遇,即是指此心难闻。

此心无相,常在目前。然而,世人捕风捉影,习以成性,是故难见此心。若让世人相信有一个无相真心,那是很难的事。他即使相信了有一个无相真心,他也不会升起求见无相真心的大愿,他首先要问的是:这个无相真心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能使我发财吗?能使我名声显赫吗?要想让世人放下对名利的追逐,回归这个无相真心,那更是难上加难事。即使他升起了信心,付诸了行动,若无善知识的指引,仅凭自己的摸索,也难以找到一条回归自心的路。这正是佛教所说的“佛法难值”的义。

即使遇到了佛法,即使见到了自性,未必就是融入了佛法,未必就是融入了自性。何以故?无量无边的妄想习气还在,无量无边的自性众生还在,故常须觉察,损之又损,以至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是名究竟解脱,是名全身融入。

莲池大师云:“沩山和尚云:‘如今初心,虽从缘得一念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教渠净除现业流识即是修也,不道别有法教渠修行趣向。’沩山此语,非彻法源底者不能道。今稍有省觉,便谓一生参学事毕者独何欤?”

“一念正信,誓求出离”,即是“人身难得今已得”也。

“一念顿悟自理”,即是“佛法难闻今已闻”。

“净除现业流识”,即是修也,即是此身只向今生度也。

“心自圆明,不居惑地”,即是无为地,即是究竟地,亦名佛地。



[1] 五恶趣:地狱、饿鬼、畜生、人、天等五种境界。

[2] 《大宝积经》卷五十七。《大正藏》第十一册,第三三五页中。

[3]《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嘉兴藏》第三十六册,第二九二页中。

苏树华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高校教师,男,出版专著有:《中国佛学各宗要义》《洪州禅》《中国宗教与人生修养》《释禅波罗蜜译释》《悟心归元》《明心见性》《大话佛家智慧》《大话六祖坛经》《中韩禅学》等。发表论文20余篇。
每日关注 更多
苏树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