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inus/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上帝之城》译注-2

赵京 原创 | 2019-07-05 12:0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上帝之城 译注 

 

接续“Augustine/Augustinus神学译注-1[1],本文围绕圣Augustinus/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上帝之城》第6-10书译注“Trinity/Trinitas/三位一体”的基督教神学核心问题。

《上帝之城》第6书第2章提到Academic/希腊学园派的书籍[2],在《忏悔录》中,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说自己二十岁刚过自行读到Aristotle/(古希腊语) ριστοτέλης-[Aristotélēs]/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亚里士多德的“十种困境”[3],显示他受到充实的古典liberal arts/“研究所有/各种存在的基本原理”的(七种)人文通才基础教育(插图为这七种教育的比喻图示)。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这个教养特征,与精通“异邦”(希腊)文明、向希腊语世界传教,把一个犹太教异端推广成世界宗教的Paul/(希腊语发音)Paũlus/ㄆㄚㄨㄌㄨㄙ/保罗一样。

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罗马众神的观察批判开民俗学先风,如在对婚娶风俗进行一番考察之后,“让血肉的欲望到别处去吧!连新郎的客人们都离去了,洞房里怎么还充满着这么多神仙啊?”结论到:“按照Marcus Terentius Varro/ㄨㄚㄌㄛ/瓦罗/ (公元前11627)分类的城市神话和剧场神话实际上属于同一个civil theology/民事神话,因此,因为它们都同样地不体面、荒谬、可耻,虚假,所以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可能从它们求得永生”[4]。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指出不信宗教的哲学家Seneca/ㄜㄋㄜㄎㄚ/塞内卡比ㄨㄚㄌㄛ看得更透析,并引用ㄜㄋㄜㄎㄚ的名言“被征服者为征服者提供律法”,感叹犹太教和希腊哲学的优越[5]。“如果心灵活在永久的惩罚下,其中不洁的幽灵受着折磨,就不是永生而是彻底死亡。因为没有比这种无法死去的死亡更可怕的了”[6]

罗马的第二个(传奇)国王Numa/ㄋㄨㄇㄚ/努马 Pompilius死后带走了一些书简,近五百年后被人发现,经元老院鉴定不适宜公开,被烧毁了。如果这些书简是真实的话,它们一定颠覆了关于ㄋㄨㄇㄚ的传说。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把这个记载与Alexander/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ㄦ/亚历山大要求他母亲销毁他给她的信件一事并论,认定它揭示了那些希腊罗马诸神的本来面目(凡人)[7]

《上帝之城》第8书挑选出“肤浅的”Plato/ㄆㄌㄚㄊㄛ/柏拉图进行批判,因为ㄆㄌㄚㄊㄛ作为希腊哲学的代表人物最接近神:“智者是模仿、知道、爱神,因通过追随而得到神祝福的人”[8],“哲学家们看到没有物体是神,所以他们超验所有物体为追求神(而存在)。他们看到凡是可变的都不是最高神,所以他们超验所有的灵魂和变动的精神为追求最高体的存在”[9],结论到“哲学是为了达到受祝福的生活,爱神的人在享受神的过程中得到祝福” [10]。“我们为我们的事业已经比ㄆㄌㄚㄊㄛ学派想得周全,因为他们的写作已经广为人知。拉丁人知晓他们的杰出和著名,靠翻译它们成我们的语言,已经比别的语言的写作更全心地研究它们,给予它们更大的荣耀和声名狼藉” [11]。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说ㄆㄌㄚㄊㄛ关于神的一些观念与我们的宗教真理相当一致”[12],是因为他从使徒ㄆㄚㄨㄌㄨㄙ的“罗马人书1: 19-20”那里学到的[13]。这是个错误,其实这说明用希腊语写作的《新约》、特别是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神的认识是多么明显地受希腊哲学、特别是ㄆㄌㄚㄊㄛ的影响!

希腊语δαίμων[daimōn]/ㄉㄞㄇㄛㄣ是一个中性概念,类似中文的灵(如“幽灵”)/魂(如“魂不附体”),ㄆㄌㄚㄊㄛ学派的Apuleius/ㄚㄆㄨㄌㄟㄨㄙ/阿普列尤斯对此叙述很多,他的《论Socrates/ㄙㄛㄎㄜㄌㄚㄊㄜㄙ/苏格拉底的神》其实就是论ㄙㄛㄎㄜㄌㄚㄊㄜㄙ的ㄉㄞㄇㄛㄣ的,并无恶意。现在英译为贬义的demon/恶魔、恶灵的这个词是因为《新约》的用法、特别是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对ㄚㄆㄨㄌㄟㄨㄙ的彻底批判[14]。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运用“人之所以被称为合理性动物的神圣禀赋--理性”[15],引用埃及的神秘主义炼金术始祖Hermes/ㄏㄜㄦㄇㄜㄙ/赫耳墨斯·Trismegistus/特里斯墨吉斯忒斯(伟大无比),说ㄏㄜㄦㄇㄜㄙ承认他的先祖“犯了大错”发明了造诸神的艺术,点明“埃及的诸神都是死人”[16]。而基督徒们纪念先烈的荣誉是为了感谢神带领他们走向胜利,也是为了我们生动地记忆起他们、模仿他们那样取得王冠和橄榄枝;要是ㄙㄛㄎㄜㄌㄚㄊㄜㄙ有神的话,他的神不可能是ㄉㄞㄇㄛㄣ[17]

ㄚㄆㄨㄌㄟㄨㄙ描绘的ㄉㄞㄇㄛㄣ没有幸福、只有悲惨,没有道德观抵抗非理性的情感[18]。处于不死状态的ㄉㄞㄇㄛㄣ和善良天使不能成为人与神的Mediator/中介。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由此发挥出基督教的核心的三位一体观念:只有为了赎罪暂时短期地选择成为(会死的)人身的基督才是唯一的人与神之间的中介,救赎(都会死去的)人达到永生[19]。这里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用the Word,the Word of God[20],与《新约》里的用法一样玄奥难懂,但正好用经典的“Pesher/ㄆㄟㄒㄜㄦ”/手法[21]注释、开拓三位一体的观念。它们来自《新约》ωάννης[ioannes]/John/ㄧㄛㄢㄋㄜㄙ/约翰福音的开首和启示录19:13等经文。Word译自希腊语λόγος/ Logos/ㄌㄛㄍㄛㄙ(表意汉字译为“逻各斯”等)一词,原本含义丰富,包括“理性”等哲学含义,特别是ㄆㄌㄚㄊㄛ学派认为神创造世界后就不再干预世界,世界从本质上是理性的,而管理世界的理性之神或神圣理性就是ㄌㄛㄍㄛㄙ。殉教者Justin Martyr/(希腊语)Ιουστίνος,Iustinus/ㄧㄨㄙㄊㄧㄋㄨㄙ/游斯丁(100-165年)首次把这个概念运用到基督教,直接讲Ιησούς[iesous]/Jesus/ㄧㄜㄙㄛㄨㄙ/耶稣就是ㄌㄛㄍㄛㄙ,引申出三位一体的核心概念[22]。这个例子说明:离开了用希腊语表述的《新约》的希腊文化/文明背景(特别是希腊哲学),不可能理解基督教的核心概念。其中,以下的几个希腊哲学/神学家的思想贡献尤为关键。

Clement of Alexandria/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亚历山大里亚(港),拉丁、希腊语Titus Flavius Κλήμης/Clemens/ㄎㄌㄜㄇㄣㄙ/(日语)クレメンス(约150-215年)是希腊哲学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学派的代表人物,同时也是早期基督教神学家、主教。他出生于Athens/ㄚㄕㄋㄚ/雅典,活跃于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受迫害被流放于Judea/ㄧㄨㄉㄜㄚ/犹地亚。他早期被广泛尊奉为圣人,但1586年被罗马天主教会教宗取消称号(不过东方正教、东仪天主教会与圣公宗仍然视他为圣人)。ㄎㄌㄜㄇㄣㄙ被取消圣人称号的原因就是他的开放、宽容、智识型的哲学-宗教观。他最早论述信仰与知识(理性)的关系,强调哲学对希腊人就如律法对犹太人一样不可缺少,比殉教者ㄧㄨㄙㄊㄧㄋㄨㄙ全面透彻地论述ㄧㄜㄙㄛㄨㄙ就是希腊哲学的ㄌㄛㄍㄛㄙ。他的命运表明基督教正统神学观多么需要确保一个理性智识的基础。[23]

Origen/ ριγένης/Origenes/ㄛㄌㄧㄍㄜㄋㄜㄙ Adamantius(184–253)在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即使没有直接受教于ㄎㄌㄜㄇㄣㄙ,也深受其影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被称为“不朽的天才、使徒(ㄆㄚㄨㄌㄨㄙ)以来最伟大的教会导师”(Jerome, Famous Men)。据说他写了两千部论述,可惜后来被判为“异端”后多数被毁掉遗失。考虑到基督教所用的《旧约》是希腊文译本[24],他编辑了希伯来语、希腊语等六种文本对应的《旧约》Hexapla/ξαπλ/ㄏㄜㄎㄙㄚㄆㄌㄚ。他用到了被希腊-罗马同化的犹太作家Josephus/ㄧㄛㄙㄜㄈㄨㄙ/(约37-100年)的犹太历史著作[25]他第一个系统地整理、发展了教会的神学理论,虽然因为一些“异端”结论被封杀,但至今在几乎所有的教义方面影响深远。他认为God the Father/父神高于子/ㄧㄜㄙㄛㄨㄙ,ㄧㄜㄙㄛㄨㄙ高于(由使徒、圣徒、主教等拥有的)神圣精神[26],虽然从教义上不为教会所容,但可以对应理解教会的组织结构。这样一个基督教神学天才在六世纪被判为“异端”,反映了罗马帝国秩序的瓦解条件下正统教会/天主教向权威体制的转型,实在是一个悲剧。

Porphyry/ ΠορφύριοςPorphýrios/ポルピュリオス/ㄆㄛㄦㄈㄨㄌㄧㄛㄙ(232-305) 是生于罗马帝国治下Tyre/ㄊㄞㄌㄛㄙ[27]的哲学家。他编著他的老师Plotinus/(按希腊语)ΠλωτνοςPlōtinos/ㄆㄌㄛㄊㄧㄋㄛㄙ/普罗提诺(约204/5270)的唯一选集,是新ㄆㄌㄚㄊㄛ学派的经典,特别对基督教教义/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ㄆㄛㄦㄈㄨㄌㄧㄛㄙ的介绍逻辑和哲学的《介绍》成为中世纪拉丁语和阿拉伯语的通用读本,他的《远古以来的哲学》和《反基督教论》虽然被罗马皇帝禁止,但引发了早期基督教作家的反驳。实际上,正是通过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等著名基督教思想家的引用,ㄆㄛㄦㄈㄨㄌㄧㄛㄙ的许多论说才被后人所知。例如,他例证《旧约》Daniel/ㄉㄚㄋㄧㄜㄦ/但以理书中对公元前167-164年发生的事件的预言不是(犹太和基督教所主张的)公元前6世纪写成的,而是公元前2世纪事件发生后才加入的[28]。这个论证得到Edward Gibbon/ㄍㄧㄅㄛㄣ/吉本等后世学者的确认[29]。插图描写后来的著名伊斯兰-阿拉伯哲学家Averroes (Ibn Rushd/ㄧㄅㄣ·ㄌㄨㄕㄉ/伊本·鲁世德, 1126-1198)向他(左)请教的想象场景。

ㄆㄌㄛㄊㄧㄋㄛㄙ认为Holy Spirit/神圣精神(圣灵)的地位在父神和God the Son/子神之后,ㄆㄛㄦㄈㄨㄌㄧㄛㄙ认为神圣精神在父神和子神之间[30]Sabellius/ㄙㄚㄅㄜㄌㄧㄨㄙ/撒伯流教义则认为三者同一,而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确认并确立普世教会的立场,认为三者不同[31],这就是主流的Trinity/Trinitas/三位一体”教义。与这些希腊语哲学/神学家相比,不懂希腊语的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的优势在于他掌握了当时的普世语言拉丁语和罗马文化。

在公元325年由罗马帝国的第一个基督徒皇帝Constantine/(拉丁)Cōnstantīnus/ㄎㄛㄣㄙㄊㄢㄊㄧㄋㄨㄙ/君士坦丁大帝召集的第一次基督教大公会议(后世称为第一次Nicaea/Νίκαια [ˈnikεa]/ㄋㄧ ㄎㄜㄚ/尼西亚公会议)上确立了父神和子神的完全同等地位和同质性(插图),但并没有平息教义纠纷。公元381年在Cōnstantīnopolis/ㄎㄛㄣㄙㄊㄢㄊㄧㄋㄛㄆㄛㄌㄧㄙ/君士坦丁堡由罗马皇帝Theodosius/ㄊㄜㄛㄉㄛㄙㄨㄙ/狄奥多西一世召集的第二次基督教大公会议上确立了神圣精神与父神和子神的完全同等地位和同质性,正式确立了Trinitas的正统地位,不容挑战。这个概念一般被译为“三位一体”,又译为三一真神、天主圣三、三一神、圣三一、三一神论等[32],很不准确,更近于被大公会议否定的各种“异端”教义的说法,只能音译为ㄊㄌㄧㄋㄧㄊㄚㄙ。作为truth/真理,ㄊㄌㄧㄋㄧㄊㄚㄙ不是靠理性而是靠revelation/启示获得,带有靠启示获得的真理的不确定性。例如,根据拉丁语《新约》的英译版ㄧㄛㄢㄋㄜㄙ福音第一书5:7“For there are three that bear record in heaven, the Father, the Word, and the Holy Ghost: and these three are one.”[33]的明确的ㄊㄌㄧㄋㄧㄊㄚㄙ内容,其实没有出现在原始的希腊语版,而是后来加上的。所幸这一段内容也没有被收入中译本[34]

正是从希腊理性(特别是新ㄆㄌㄚㄊㄛ学派神学)之构架出发,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扫除了非理性崇拜的罗马诸神以及受其影响的早期基督教的异端,确立了ㄊㄌㄧㄋㄧㄊㄚㄙ等教义,奠定了随之到来的中世纪普世教会的基础和后来新起的教会的Protestant/抗议激励[35]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974日第一稿】



[1]赵京,2019617日第一稿。

[2]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8 Augustin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本文所引ㄚㄨㄍㄨㄙㄊㄧㄋㄨㄙ都来自此书。The City of God, Book VI Chap. 2.

[3] Confessions, Book IV [XVI].

[4]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 9.

[5]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ters 10-11.

[6] The City of God, Book V Chap. 12.

[7]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 Chapters 34-35, VIII Chap. 5.

[8]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5.

[9]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6.

[10]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8.

[11]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9.

[12]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11.

[13]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12.

[14]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ters 14-18.

[15]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24.

[16]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26.

[17] The City of God, Book VIII Chap. 27.

[18] The City of God, Book IX Chap. 3.

[19] The City of God, Book IX Chap. 15.

[20] The City of God, Book IX Chapters 15, 20.

[21] 原是希伯来语注释《旧约》的一种特殊方式,转义为借古予今(甚至与经上讲的历史没有直接关系),采用预言风格去讲述作者身处的时代发生的事。(赵京:死海古卷译注初步1Habakkuk注释的新约启示2019429日第一稿。)

[22] 赵京:《新约》主要名词新译初探2018822日第二稿。

[23]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Pp.183-185.

[24] 所有基督徒所读的《旧约》是公元前2世纪翻译的SeptuagintLXX/七十人希腊译本,认为译本与原本同样神圣。

[25] 赵京《犹太史神学政治译注论》2019322日第1版收入关于他的著作的16篇译注。

[26] Charles Freeman, A new History of Early Christianity, Yale Univeristy Press, 2009. Chapter 18: Origen and Early Christian Scholarship.

[27]自古以来就是自由城邦Tyre/希腊语Τύρος/拉丁(从希腊语)Tyrus/《圣经》译本推罗”/日语(按拉丁发音)ティルス/(按希腊、英文发音)ㄊㄞㄌㄛㄙ和Sidon/希腊语Σιδών/ㄙㄉㄨㄥ/(表意汉字西顿),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动荡中保持住自治,没有被Antonius/ㄢㄊㄛㄋㄧㄨㄙ送给爱人ㄎㄌㄜㄛㄆㄚㄊㄜㄌㄚ。(赵京:《犹太古志》第15-17卷译注:ㄏㄜㄌㄛㄉ大王的历史角色2018719日第一稿)

[28] 所有基督徒所读的《旧约》是公元前2世纪翻译的SeptuagintLXX/七十人希腊译本,认为译本与原本同样神圣。

[29] Jonathan Hill, Christianity: How a Despised Sect from a Minority Religion Came to Dominate the Roman Empire. Fortress Press, Minneapolis, 2011, pp.112-113.

[30] The City of God, Book X Chap. 23.

[31] The City of God, Book X Chap. 24.

[33] The Holy Bible, Michelangelo Editon, King James Version, Abradale Press, New York, 1969.

[34] 中译版57“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58“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 圣经公会1919年出版之中文译本(和合本)。

[35] Herbert J. Muller, The Uses of the Past. Th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52. Chapter VI. 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4. The Development of Christian Theology.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