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六日(28):乌衣巷里无燕子

赵峰 原创 | 2019-08-21 11: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南京 旅行 乌衣巷 

 江苏六日(28):乌衣巷里无燕子

2019-7-15

走下城墙,我要去找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描绘的是历史的发展,时代的变迁。我只想看一看小巷墙角的小草,墙头飞过的燕子。正是斜阳西下,会有燕子在乌衣巷口飞过吗?

沿着百度导航的路线,急匆匆朝乌衣巷走去。

路边一座花园,一位石雕的老者站在花丛中。他留着胡子,穿着长衫,捧着本书,若有所思。后面一座木楼,门楣上写着“吴敬梓纪念馆”。巧了,前些天在郑州还看到老党的女儿在读《儒林外史》。吴敬梓的时代,教育界存在太多的滑稽和荒唐,这为他的创作提供了素材。吴先生要是生活在现代,会有他写不完的东西。我们这个时代教育界的滑稽和荒唐,腐败和堕落,反智和无耻,登峰造极,无与伦比。不过也有可能,反常的事情见多了,就会以为正常了。小广场上,有吴敬梓在走路健身的塑像,边上的标牌写着“绕城暖足”。吴敬梓要在我们的时代,他对教育界的态度应该就是这样的,你的堕落与我无关,我只顾得上自己的养生。拍了个照,匆匆离开。

沿平江府路一直走,看到了“乌衣巷”的路牌。

这是乌衣巷吗?中间是水泥马路,十来米宽的样子;马路上车不多,人不多,但显然没有秩序,人车混道,随意穿行。马路边也没什么行道树,自行车,摩托车随便停放着。再往外是住宅,杂货店,小吃摊。有老太太端着大碗在路边吃饭,有老大爷光着膀子在门口剔牙。哪有什么朱雀桥?哪有什么野草花?哪有什么堂前燕?我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又拍了几户人家的门牌号,放大来看,还是“乌衣巷”。就这样一条巷子,得有五六百米吧。就是现代寻常的城市道路,没有我幻想的与艺术或美有关的东西。

乌衣巷的尽头是琵琶街,再往西就是夫子庙秦淮河历史文化街区了。随人流往里走,才发现青石板的巷道,粉墙黛瓦的小楼,飘扬的旗幡,大红的灯笼。人潮涌动,熙熙攘攘。蓦然抬头,石牌坊上有“乌衣巷”三个字,一侧好几块石碑,以不同的字体和风格,刻着刘禹锡的那首诗。从巷口进入十几米,右转,有“王导谢安纪念馆”。这就是真正的乌衣巷了吗?我不确定。人潮涌动,人声喧哗,哪里有野草花?哪里有堂前燕?这个地方其实上次来过,只是没能体验到刘禹锡诗歌的意境,所以没有留下印象。想想自己有点傻,那朱雀桥,野草花,堂前燕,只在诗人的想象之中,诗歌之中,我这样缘木求鱼,岂不荒唐?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