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李敖(重发)

田成杰 原创 | 2019-08-25 23:3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社会 李敖 专制 思想人物 

   我看李敖 作者:田成杰

 

  这篇文章作于2004115日,发表于网易和新浪论坛,至今已近15年。虽然期间也有过几次重发,无奈“和谐”之下,Baidu搜索几乎已了无痕迹…似乎是要和李敖先生一起“去”了,实在可惜!今天重新发布,权当自救吧…

 

  对李敖实在是越来越不喜欢——感觉他愈来愈像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了!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语言,如下面的这篇《西餐叉子吃人肉》(节选):

 

  一个英国探险家,在探险中碰到一个有吃人肉风俗的蛮人,等到他发现这个蛮人竟是英国大学出身的,他大为惊奇。他问这个蛮人说:“你难道还吃人肉吗?”这个蛮人的答话可妙了,他说:“我现在用西餐叉子来吃了!”

  这个小故事,我所以一再引述,只喜欢它含义的深长。所谓“西餐叉子吃人肉”,它的思想型模,是“半吊子西化”的一个类型,是选择性的接受西方现代文化,然后再“融会”固有文化,做成一个非牛非马不伦不类的配合。其结果,外似“融会中西”,内实狗屁狗屁,并且还常搅得新旧难糅,社会大乱。

 

  如此看来,我们目前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说更是狗屁不通了!又由此联想到李敖为什么亲共(至少不怎么反共),只是由于他身处台湾罢了——如果他在大陆,一定会骂得更起劲。中国不乏因不能“流芳百世”、便要“遗臭万年”的人,只不过未必有那样的勇气、能力和脸皮,李敖做到了!他虽然把做了多长的监狱也作为了自己的一项资本,但他还是应该因为身处台湾而感到幸运。如果在大陆,它应该早就被处理掉了!并且这种处理是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的那种!——因为它的狂妄,在大陆显得太另类而且太招人恨了!

  李敖的行为只是为了出名,所以遇到缝隙或像缝隙的东西就要抠一抠——这很象一只苍蝇。很难说他有自己的思想,所以他只能用华丽和尖刻的词藻掩盖思想和内涵的不足。如果用来解气,那足够了——这一点他又有点像泼妇骂街!但如果想从中寻找进步的影子,只能让人失望了!比如下面摘自《文化空中飞人》的这段:

 

  我的行业比较特殊,有人说我是作家,有人说我是历史家、思想家,或是什么什么家,其实我自己却觉得,与其说我是什么什么家,不如说我是“文化空中飞人”。这样子的描写与称谓,反倒更逼真、更切题。

  试想,李敖不是“文化空中飞人”又是什么?李敖满腹经纶,一身傲骨,艺高人胆大,在警察国家中,每月开夺命飞车、做拼命三郎,虎口捋须、太岁头上动土,用文化之笔,四面树敌、八面威风,出千秋评论一册。读者每月花一百元门票,看李敖“文化空中飞人”一次,没摔下来大家喊好,摔下来大家叫活该,这种生涯,非“文化空中飞人”而何?

 

  虽然我对他的吹牛本领早已免疫,但还是感觉到了他唾沫乱飞、忘乎所以的浅薄!“开夺命飞车、做拼命三郎”,把对自己和别人生命的责任当成儿戏,把对规则的破坏看作能力的象征,还要作为自己吹牛的资本,这不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法不上大夫”思想的延伸吗?“满腹经纶,一身傲骨”的他“虎口捋须、太岁动土”的目的难道就是“四面树敌、八面威风”?——好象一个不起眼的人,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而故意放了一个响屁:臭不臭无所谓,只要够嘹亮就可以了。

  中国人向来有忘了目的而追求手段的传统,李敖正是这样!他并不知道、或者说并不在意自己为什么要斗、要争、要骂、要呐喊,而只看重过程,只在乎自己要骂得漂亮、骂得轰动、骂得歇斯底里。第一次看到他的人可能会忍不住鼓几下掌,但如果你每天都见他对着一件物什——比如:一堵墙,一只狗,一辆车,一朵云——在叫骂,你会怎么看他呢?

在中华文化已趋没落的今天,敏锐的文人无疑会感受到更大的压力。虽然李敖口口声声是“西方”的、是不吃“人肉”的,但骨子里却不时散发出对即将失去自我的信心的动摇和挣扎——就像一个垂死的人,大声叫喊以给自己壮胆一样!

  满口“西方”的李敖不能掩盖自己的专制思想;漂亮的词藻,也无法掩饰其中所透露出的腐朽气息,反而欲盖弥彰——恰如一只穿着衣服的猴子,想掩盖自己的尾巴,却露出了满手的猴毛。在我看来,李敖是打着领带、穿着长衫的李敖;是用马鞭赶汽车的李敖;是用“洋文”喊万岁的李敖……和那个用西餐叉子吃人肉的蛮人相比,实在也没有什么区别的。

  将深藏在我们思想中的浅薄、浮躁,和崇尚宽容、博大的现代西方文化作一下比较,就不难明白我们为什么落后了!

 

  曹操 作于2004115

  www.earm.cn田成杰2019-8-25重整、发)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