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清醒人

丁秋龙 原创 | 2019-08-26 21:3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天下第一清醒人 
天下第一清醒人
 
丁秋龙
 
提示:可以说,胡星斗教授是天下第一清醒人,比其他教授如张xx等教授好多了,这些教授知道错误了,也不会改正错误的。一片叶子有正面,反面,股票有涨有跌,这是阴阳关系,很简单。如果让张xx等教授承认这些规律是不可能的,很困难,但胡教授能够做到的。
 
我看很多经济学大师的书,发现错误很多,这些经济学大师都不知道,错误了已经很多年,就是知道了也不愿意改造错误,这是现实的无奈啊!如张xx等经济学大师搞不清楚很多常识,例如商品放几天就腐烂了,腐烂的商品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是常识,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几千年来没有商品买卖都腐烂了,老百姓没有挣到一分钱,挖死人坟墓,这是事实,这不是计划经济啊!可是这些经济学大师非要说是计划经济干的坏事情,已经糊涂非常厉害了,也不肯承认错误啊。
 
但是有一位经济学大师胡星斗教授就不糊涂,搞的非常清楚了,特别对三种特殊商品表达非常清楚了,不糊涂。人类有三种特殊商品:特权,劳动力,思想,胡教授表达非常清晰了。对特权商品的表达,“所谓私人的茅草屋,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而国家所有制对应的是行政权力的干预,往往是对法治与规则的破坏。中国的国有企业越多越强大,中国离现代化就越遥远。”“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的观念是中国特有的,“千年皆行秦政制”的秦始皇体制。
 
对劳动力商品的表达:关注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煤矿工人的权益的问题,更多地研究我们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出现的问题,更多地探讨公平、如何实行有利于弱势群体的制度安排、保护穷人的政策,应当出台怎样的这方面的政策。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人都对研究这样一些东西嗤之以鼻,认为研究农民、下岗职工、弱势群体,不是纯而纯之的经济学问,纯而纯之的经济学的学问就是从西方那里搬过来的大量的数学模型,那才是经济学,好像关注医疗、教育,在有些人看来不是经济学。但是我认为这个东西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它才是真正的中国需要的经济学。
 
对思想商品的表达:社会主义在西方,20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东欧转向了资本主义,而此时,某种自称的“社会主义”在西方却获得了相当的成功。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西方左派政党进一步发展壮大,民主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吸取了社会主义合理因素的兼顾公平与效率的现代市场经济风靡全球。可以说,在西方,社会主义代表了公平。瑞典等北欧国家也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即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主张公平、平等。瑞典首相的年薪与一般工人相比,纳税后为2:1;首相住在居民区,没有保镖,出入不带随从;家中无公务员和厨师,上下班乘公共汽车或开私家车;瑞典前首相费尔丁出身农民,任职时还抽时间回家务农。
 
以上是胡教授对三种特殊的表达,完全正确,也找不到错误。三种特殊商品:特权,劳动力,思想构成一个循环体,阴阳平衡,道法自然。可以说,胡醒斗教授是天下第一清醒人,比其他教授如张xx等教授好多了,这些教授知道错误了,也不会改正错误的。一片叶子有正面,反面,股票有涨有跌,这是阴阳关系,很简单。如果让张xx等教授承认这些规律是不可能的,很困难,但胡教授能够做到的。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4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