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12月9日严复回到故乡阳崎,16日到下岐玉屏山庄, 察看严璩在福建任职时向游传朋所典到的一座房子,准备修缮一新,作为严琥结婚新房。(《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二百二十二)

严孝潜 原创 | 2019-09-10 14:11 | 收藏 | 投票

 1918129日严复回到故乡阳崎,16到下岐玉屏山庄,

察看严璩在福建任职时向游传朋所典到的一座房子,准备修缮一新,作为严琥结婚新房。(《严复的一些史实》之二百二十二

严孝潜  

 1918129(十一月初七),晚,严复回到了离别二十五年的故乡阳崎。(《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阳岐旧时阳崎,原属候官县,1913年闽县和候官县合并为闽候县,曾改名林森县,建国后又复称闽候县,以后又划归福州市郊区、福州市盖山区,现属福州市仓山区。

  

19181211(十一月初九),严复在今天的日记中记有“陈几士来。水巡警余商森来。” (《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时在闽候(现福州)螺洲家中的陈宝琛之子陈几士(懋复)闻讯,特来阳歧看望严复。当时福州治安情况甚乱,福建督军李厚基特派水上巡警到阳岐严复住处担任保护工作。

 

19181212(十一月初十),严复二妹夫陈仲屏之子陈幼纯来看望严复。三儿严琥去福州城里。(《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今天在湖南出版的《新城端风团年刊》第1号刊登了严复的《白葭居士属题精忠柏断片图》和《篝灯纺读图》诗二首。

   

19181213(十一月十一),今天阴雨。严复在日记中记有“韩秋请晚饭。琥回。取商<>印书馆一千员。” (《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韩秋实是翰周,韩秋和翰周福州话发音相同,严翰周是严复的族侄、是严君潜(培南)和严家轸(嘉井、家井)的长兄,乡居在阳岐,当时阳岐是一个小村庄,人口只有数百人,只有小什货店一、二间,并没有什么饭店,请客都是在家中,当时阳岐乡中无韩姓人家。

   

19181215(十一月十三),陈幼纯又来拜访严复。郑景云给严复送来蚌、蝤蛑、酒、鸭等物。(《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19181216(十一月十四),严复在日记中写有“到下岐看房子。写家信一封。” (《严复集》第五册第1528页)

    今天严复到阳岐的下岐玉屏山庄看严璩在福建任职时,向游传朋所典到的一座房子。

 今天严复还收到陈几士的来信并给以答复。(《严复翰墨》第78页。《严复集》和《严复集》补编都未收录。

 严复在信中说:

“几士世兄

本日承惠切。小琥吉期改本卅日,先十八日采英同日送日单礼,均遵。

理林家以其宅礼场,成礼后即遣新夫返舍廟見。鄙意

谓于省城借屋,可不必,刻已弟侄玉屏山庄洒扫葺,以备欢迎,告林家接新郎之轿前一晚,即廿九夕来乡,处当令小儿于卅晨辰初起身赴省在林宅行礼毕,午刻即可回崎,敞聚集亲宾于未正廟見,似,不必更向柯家借宅也。

新郎乙种礼服用尤佳。惟欢床榻,鄙意仍用制木床,益胖合取似续发洋床多系钢铁所制,凉肃杀所非宜故不用也。奁帐更制为费有限,林家所不靳,若新必以洋床为时派文明,置之副可耳。幼襟侄业于昨午面接洽矣。知注布覆

颂侍祉不宣

世弟

十一月十四

姐前祈叱过意”

 

     当晚严复还给北京诸儿写了一封信。

    严复在当天晚上给北京诸儿的信中讲:“前寄之缄,想都接到。吾自初七夕到阳崎后,一星期矣,尚在老屋居住。普贤则在后进,与伯勋同居,颇觉安稳。观音井陈家亲母,今年七十五岁,素患痰喘,与我同病。近乃加剧,间极绵连嗽都不能了。行将属纩,故四叔、四婶与幼皆己上街未回,家颇觉寂静。

    本日螺洲陈几士信来,言三哥吉期,拟定本月三十,明年一月一日。请于十八日送日单过去。但林家因屋宇迫隘,欲我们于卅日成礼后,即行回家庙见。并请我们于城内觅居,如无现成房屋,谓贞贤新购黄巷房子可以借用,但托陈陶接洽便可等语云云。我答:卅日子可用,但不必借柯房子,请其成礼后即行双双回崎,我们宁将下岐房子赶行缮茸洒扫,以备欢迎。如此,则三哥吉期并所居新宅,已算定着,故特通知汝等。又渠云:新郎衣帽,拟用乙种礼服,奁帐已制便,请我们置备洋床。我说:礼服用乙种可以,惟合新床,则必须旧式木制乃可,因婚姻大事,义取发生,故宜用木,洋床不但嫌其夷式,且铜铁所制,凉肃杀,实非所宜。若新人必取文明时派,尽可置用,但作副床可耳,三哥亦以我为然也。但吉期去今只有半个多月,应办之事颇多,幸有本家多人会同帮忙,当来得及。下崎房子,吾本日坐轿前往踩勘。屋已数年无人居住,颇呈灰稿荒芜之象,经一番花钱收拾,又添家俱铺陈,当有发之,比诸借宅城中,掷金虚牝,孰为合算,灼然明矣。十八日作送日单,拟以二百番侑柬,其纳采奠雁之敬,则折钱捌百员,同一毡条包送去,如此,则我们款项应出者,都不漏落,似不至受人讥议也。此次办喜,惟仓前山所定洋式房子,出半年兑四百八十元,最为冤枉。然为当时事势所迫,乃不得已。又系楼上不成片段房子,恐无可用。幼纯表兄深为抱歉,意欲自吃此亏,以为办理不善之罚,岂有此理!吾与三哥均固执不肯,恐此君还要更想别法也。闻林家因乱,亦吃大亏,在仓前山觅屋半年,兑一千二百元,住一个月后,即复迕回城内杨桥巷故宅。即此可知兵乱之时,民间所受亏损真不少耳。

    吾还乡以后,稍觉南中天气与肺疾相宜,但不太差。若大便秘告,或哺啜过多,则喘疾益剧,须时刻留神,疏通节减,不然不得了也。目光亦日昏花,持笔作书,只能潦草,不能如前之处处爱好矣。四叔垂颐便腹,过于发胖,脑后隆起,而尚不知节食,吾忧其有中风之虞。五叔面色黧槁,右耳下疣,累累如涵三枚李子,但不痛耳。

 丁泰知悉:

可拣提笔两支,新的亦可,可写对子及条幅者,要小的,大则无用,由邮局作寄稽核所陈表爷转交前来应用可也。” (《严复集》第三册第822页)

严复在信中所提“尚在老屋居住”,老屋是指祖居“大夫第”之前座老屋,“大夫第”有两进,分前座和后座,因前座老屋时住有四弟严观澜和五第严观洐两家家人,较拥挤,故三儿严琥就住在“大夫第”后座严传慎家中,与严伯勋同居。观音井陈家亲母,是严观澜的岳母,时病重。幼槃(又盘、铭官、鼎铭、家鹤)是严传慎的长子,也是观音井陈家亲母的女婿,陈家亲母的二个女儿,分别嫁给了严观澜(传安)和严幼槃(家鹤),所以严复在信中写道:“故四叔、四婶与幼槃皆已上街未回”,严传安和严家鹤都到仓前山观音井探望病重的岳母大人去了,两人既是叔侄宗亲,又有姐夫妹夫姻亲。

阳岐分上岐和下岐,中间有一条小河“阳岐浦”贯穿之间,在河上有北宋元佑四年修建的一座石板古桥“午桥”贯通上、下岐,当时阳岐是一个渡口,行人和货物从乌龙江南岸的南屿乘船摆渡到阳岐洲边,从上岐过午桥,经下岐、洋下、照屿、盘屿去往福卅仓山。严复祖居“大夫第”位于上岐,阳岐浦的西岸浦边,玉屏山庄位于下岐,相距不足一公里。

    下岐玉屏山庄房子是清末1909年严璩初任福建财政正监理官时,由严传慎居中,向乡人游传鹏典到的山屏山庄中的一座房子,居住不长时间,严璩便搬到福州城里居住,己经闲置有数年无人居住,所以严复在信中讲:“下崎房子,吾本日坐轿前往踩勘。屋已数年无人居住,颇呈灰稿荒芜之象”。

    “仓前山所定洋式房子”是严复在返闽前委托陈幼纯在福州租用一套房子以供严琥结婚和婚后居住。因为阳岐祖居“大夫第”前座老屋,时产权已经正式为严观澜和严观衍所有,严复一支已无产权,“大夫第”后座产权早已归严传慎一家所有。所以严复只好委托陈幼纯在福州城中租用房子供严琥结婚用。但最终还是选择在阳岐玉屏山庄为严琥完婚。

    严复四弟严观澜,时年63岁,曾在南洋水师供职,现已闲居乡中,在几年前又娶一房姨太。其大儿伯鋆时在唐山任教,长女萝卿嫁罗楚同时在上海,次女荔卿嫁闽候尚干郑家时在仓山观音井开钱店,三女恵卿1916年清华大学毕业赴美游学,姨太所生四女秀宜时年方三岁,五女秀玉尚在腹中,1919年才诞生。严复在1915年曾为他撰写了一篇《四弟观澜六十寿序》,在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为观澜的父亲撰写了《伯父恭诒公墓碣铭》。

严复五弟严观衍(传庆、子安),也曾在南洋水师当差,也已闲居乡中多年,有二子一女,长子家骅(伯淦),次子家骝(小弟)。家骅就是1917426严复给熊纯如信中提到的“舍侄家骅前在烟台水师中校,亦患此证,肩井生瘰疬,虫从彼出。后假归,居乡数年,今已大愈,在自流井盐署当差矣。”

过去,在1906年至1912年期间,严复在与朱明丽夫人分居两地的时侯,严复都直接给朱明丽夫人写信,《严复集》共收录有63封。现在儿女都已长大,大女儿严年已20岁,并已与熊家订婚,二女儿严也已18岁。今年严复回闽,与北京家中的通信连系,都由严和严等诸儿承担。114,严复抵津后,于1110,给时在北京的大女严和二女严写了一封信,“父谕两儿知悉:”,严复在日记中记有“信与诸女。”1124,到上海的第二天,严复往北京给诸儿写了一封信,“字付诸儿知悉:”,严复在日记中记有“寄京信。”在上海候船期间,123,严复给次女严璆写了一封信,“谕璆儿知之:”,大女严瑸,此时可能不在北京,去了天津探望亲生母亲。回到阳岐后,1216,严复又给诸儿写信,“谕诸儿知悉:”,介绍了当时在阳岐情况,实际上可以认为是给朱明丽夫人写家信,而不过名义上是写给诸儿的,在日记中记有“写家信一封。”总之,从此之后,严复往家中写信,都是给儿女的,没有直接写给朱明丽夫人。

 

 

 

个人简介
1938年出生于福州阳岐,1960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任长安大学助教,1962年调至天津轻工业设计院任技术员,1969年到天津市饮料厂任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厂长,1987年后历任我国和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合资的天津津美饮料…
每日关注 更多
严孝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