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邓匡林先生诗作的境界(四)

陈嘉珉 原创 | 2019-09-13 16:1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境界 诗作 邓匡林 大成拳 大乘 

匡林先生的武道诗着重在功法、境界上,用词往往不作文学性的雕琢,基本上是“干货”,你挤不出“水分”的。因为大家缺少修证功夫,这个境界问题很不好讲,我们只能从明理这个方面做文章。佛家讲十二因缘的不良循环,第一个就是“无明”,这是总根源,因此明理很重要,是关键所在。在明白境界道理的基础上,还可以增强信心,坚定意志,起到精神和心理的助力加持作用,因此我们就从明白境界道理这个重要方面来展开说明。进入境界有两个要点:用匡林先生的话讲,首先要悟觉本能,这是“体”;其次是“体”生“用”,体用一如。可能这个问题大家听起来有点玄乎,我多用事例来加以说明。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请诸位想一下,耳朵聋的人能听见声音吗?眼睛瞎的人能看见东西吗?(齐声回答:不能。)大家这个回答,在世间法看来不错,无可非议,是绝对真理。但是我要告诉各位,聋子能听到无声,瞎子能看见黑暗,这也是绝对真理。我们正常人在无声的环境,和聋子是一样的,在黑暗的夜晚,和瞎子也是一样的。耳聋的人,他的“能听”之“能”并没有消失,所以助听器才会发生作用;眼睛看不见的人,他的“能见”之“能”并没有损失,眼镜才会产生作用,如此之类。那么四肢残缺的人,那个支配肢体运动的“能”损失没有呢?如果这个能动之“能”没有了,配上假肢、拐杖有什么用呢?所以修行开悟,就是要追溯、悟觉到这个自我自性,匡林先生叫本能,南怀瑾先生叫“黑不隆冬”。我们人无论在肉体上损失什么,你要明白,那个失去的是“用”,而用之“体”,就是那个“能”,它是始终存在的,人死了也还在,存放在阿赖耶识里边的。要不来生投胎,怎么还会有那个“体”,怎么还会产生那个“用”。而且人的体用和其他动物的体用不一样,其他动物的体用也和人的体用不一样,因此人才不会有一般动物行为的能(体),当然也不会有动物的行为(用)。

我是谁,我到底是什么?指头被刺一下,膝盖被撞一下,会说“我痛啊”,可是缺胳膊少腿了,“我”还存在。我们修行开悟,追求真理,一定要找到这个“我”。找到这个“我”,生老病死的问题全解决了,因为这个“我”没有生老病死啊,不生不灭啊,释迦牟尼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讲的就是这个“我”。这个根根底底上的“我”是一种知性,也可以叫别的名称,如禅宗叫“这个”,老子称为“道”,南怀瑾叫“黑不隆冬”,我叫“超越知识”,匡林先生叫“心画”、“本能”等。叫什么都可以,关键是你要证悟它,这才叫“见道”。

禅宗的天王道悟禅师临死前生病,跟我们一样“哎哟哎哟”叫痛。徒弟感觉脸上无光,恳请师父不要叫唤,师父是开悟得道之人啊,神通到哪里去了呢?功夫到哪里去了呢?还跟普通人一样叫唤,太没面子了。禅师说,我现在叫痛,还有一个完全不痛的东西在里边,你们知不知道?徒弟说不知道。你们在座诸位也不知道,我这里把道理讲了,看你们能否知道一点。道悟禅师跟我们一样会叫痛,我们会说我痛,道悟禅师并不认为这个“痛”是“我”。什么是“我”呢?在那个痛的背后,那个完全不痛的知性,才是“我”呀。那个完全不痛的是什么呢?就是自性中的知性,那个破除执着、清清楚楚知道痛的知性并不痛,那个非生非灭、不痒不痛、不思善、不思恶的“黑不隆冬”,才是“我”啊!所以那些徒弟觉得师父叫痛没面子,自毁家法啊,师父说你们不懂,那个叫痛的不是我,那个知道我叫痛而自身不痛的才是我。

知道痛的那个知道,即《楞严经》所说“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的第一个“见”。知道这个能知,本来存在的,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山水”;痛啊痛啊,便不是山、不是水了;然而我怎么会知道痛呢,关键是这个知道啊,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嘛,这个知道本身,非痛非不痛也。比如你给我认错,我说“你还晓得错啊!”这个晓得本身,虽然晓得对错,但它不对也不错。佛家说明心见性,这个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不对也不错的东西,就是心,就是性。我们平时说心情不好,那是情绪不好,哪里会有“心”不好呢,“心”不好也不坏嘛。你看不到这个不好也不坏的心性、知性,就是觉悟不够,就是没有见地见性,就是无明,修学一辈子不得究竟,白来世上走一遭了,做一只糊涂虫了——误以为四肢是我、躯体是我、痛是我,整天忙得一塌糊涂来伺候这个“我”。在人的一生中,死后依然藏在阿赖耶识里边,来生再赋予来者的那个本能、自性、黑不隆冬,才是真“我”

匡林先生说大成拳是文化拳、哲学拳,因为这个拳是最高层面上的“我”拳、本能拳,它把真正意义上的“我”给发掘出来了。这个不思善、不思恶的本能境界不生不灭、无量无边,所以这个拳道力量无穷。能够开发本能、自我的任何一种运动,都必然潜力无限,从目前来看,大成拳及其桩功依然举世无双。

匡林先生在《拳学本能说》一文中说,本能“既简单又玄妙”。说简单,本能“无须外求,本身具足,拿来即用”;说玄妙,本能“求则不知其所在,而不求时则可能忽然而至”。这个本能就是佛家讲的自性,即人人皆具之真如佛性。匡林先生在文章中,特别引用《华严经》的“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圆觉经》的“众生本来成佛”等经文,都是强调自性、佛性的本能特质。人若是能够回归自性,就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守住痛之后的那个不痛,守住能见之能、能听之能,守住不思善、不思恶的那个不思,便可自证成佛,这是大成拳最重要的文化理论基础,所以匡林的悟拳》诗说:条条大道通罗马,佛拳之境本一家;心无挂碍真如际,空洞无我本能达。”对于本能,匡林先生主张“贴近它,体认它,契合它”,认为如此“极有必要”。贴近、体认、契合的过程就是做功修行,修行成果即是匡林说的“在过程中发现、收获新东西”。“新东西”是什么?第一个是悟觉、契合本能,这是体;第二个是掌握、运用本能,这是用,是“体”生之“用”。所以修行者见道、得道的新收获是体用一如的终结成果。

“用”的最佳效果和最高境界是无为。武术名家李存义的弟子尚云祥,与匡林先生最为崇敬的王芗斋大师相交最深,尚云祥住在北京火神庙时,王芗斋前往探视,并与他研习拳技。王芗斋在尚云祥身上一按一捋,尚云祥的身体突然飞起来,头和肩插入房子顶棚,落地后二人惊诧相视。尚云祥请求再来一次”,王芗斋说:再有意来,恐怕就不成了,这就是郭老(云深)所说‘有形有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奇’。再来就是有意了,把你弄不上去了。”所以人间最奇妙的成就,是在无为之境通过无中生有这个体用一如的过程完成的。

近代宁波的天童寺有个圆瑛法师,很著名的,一天在禅堂坐香,坐香止静后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就立即下座走出禅堂去。出了禅堂之后,圆瑛法师又忽然想起,禅堂的止静门是关着的,自己怎么出来的呢?再想回去是有意为之,门是关着的回不去了,就像王芗斋一样把人弄不上去了。出去时忘掉禅堂,忘掉门,也忘掉身体,没有任何障碍,于是就出去了。等念头一生起来,心里有个禅堂,有个关着的门,还有个我,于是便有个障碍,这个障碍就越不过去了。佛家说一切唯心所造,有心便有意,有意便有为,有意有为便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你认为学不好,那就真会学不好,你认为考试通不过,那就必然通不过,这是一样的道理。

我写文章也是这个道理,有目的、有计划,故意想创作一篇文字,往往写不好。而无意中就想记录这个觉悟和思考的心得,三写两不写,常常忘我地写,记不得我,记不得怎样写,也记不得那个写的对象文章,就是现代汉语文法讲的没有了主、谓、宾三样,就是匡林先生讲的拳打三不知。就一个黑不隆冬、稀里糊涂,竟弄出一篇数万言的大块头来,修改几下,又成一本小册子了。这些东西都不是常规的命题作文,不好意思拿给别人看。上世纪九十年代,夫人把我的好几箱“作文”扔在阳台上,被烈日暴晒过,被雨水淋湿过,有些是圆珠笔、铅笔写的,有的写在草纸上,有的已经字迹不清,有的字迹潦草得我都猜认不出来了。如要请人来整理打印这些文字,恐怕他一辈子都只能做这件事。儿子读小学时,问我怎么写那么多东西,他按大体每页每扎多少字,每箱多少字来计算,说有近千万字!我又一问三不知了,竟然回答不了这个小学生的问题。

王芗斋有意把人捋不上去,圆瑛法师有意进不去那道关着的门,可是那个能捋、能进之“能”在不在呢?还在啊。那个能学、能考之“能”也在啊。假如我不写文章,那个能写之“能”在不在呀,在的嘛。这个“能”也是体,把人捋飞,通过关着的门,学好考过关,把文章写出来,便是用,二者是体用的关系,即是匡林先生所说“本能的体用分为二面,一面为本体,另一面为运用”。体用一如的境界是无为境界。王芗斋先生无为,却把人捋飞了,圆瑛法师无为,却走出了紧闭的门,这叫无为而有大为,无为而生大机大用。

匡林先生宗师、效法的大成拳(意拳)极为崇尚本能,其创始人王芗斋先生在《拳学新编》中说,(PPT)“夫拳者乃拳拳服膺之谓拳,动静处中,能守能用,此即吾人气质本能之道,非纯工套数、专记招法之所谓拳也”,强调“拳拳服膺之拳法,亦为本能之拳法”。所以匡林先生说:(PPT)“从大成拳法中求‘本能’,必是一条极有意义之‘终南捷径’。”匡林先生认为,王芗斋是真正的拳学革命家,一代宗师,得道之人!匡林先生继承、弘扬、探索芗斋大师的大成拳术和拳学思想,并著诗著文立说,就是为了追求拳学与本体运行的契合,摸索由拳入道、借本(能)修真的大义大法和玄机妙用。匡林先生这个用心和实践的结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别致生动、妙不可言的修行悟道法门,所以匡林常说佛道一家,佛拳一家,拳道更是一家。从这个意义上看,大成拳的确是一种“大成”,匡林的诗文学说,不仅在用心成全这个“大成”,而且通过境界的体证、描述,顺利将(屏幕打字)“大成”过度到了“大乘”。

完善的修求有三个层次,这便是匡林先生从拳法中归纳的原始本能、有意本能、无意本能,对应于我们前边说的三种境界。不学拳法不等于不会打,任何一个拳盲,都会摔、打、抓、撕、咬、撞、扑、推、挡等自然动作,这是无须学习,与身俱来、天生就会的,属于匡林先生说的原始本能。原始本能也是一种境界,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自然境界。

一个人发心学拳,要经历或短或长,乃至一生刻苦学习的有为阶段,这是匡林先生《拳学本能说》讲的“运动形式基于心意引领、支配,其境未能上乘”,而必须有意本能发挥作用的阶段。这个有意运动层的用,也是本能之用,是匡林先生说的“在心意引领之下培养本能,使人在有意识状况下随时随地达成本能反应,随机施巧,一触即发”。这同样是一种境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有为境界。

匡林先生说:(PPT)“最高一层则是在此基础上完全放松、放下,进入无意识状况,气、心、意、神浑然一体,周身无妙不臻、无法不备,全然进入本能抱一、以应无穷之化境。”他说“只有到了无意之层,才发达成一种‘无意识状态之运动’,物我双忘,拳打三不知,这才是拳学之化境”。这个拳学的化境,便是无意本能发挥所致,是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玄妙化境,是痛痒、善恶背后那个无痛痒、无善恶的智性化境。

宇宙万物,溯源到尽头都是无物,拳学能够使修行者极妙地体验这个于中生有的“无”。大家注意这个“无”字,是相对生灭法来说的无,并不是一切空无所有。空其实也是一种有,地水火风空嘛,空也是万物构成要素,没有天空,天地就不分了,大家说对不对。匡林的《拳学本能说》说:(PPT)“拳学本能之体为虚空中生妙有,与宇宙本体法则高度契合,明白精妙拳道大多从空洞中体认,从无为中得真意。”这正是《楞伽经》讲的“以无故成有,以有故成无”,阴阳、有无互动而互为根用。匡林引述芗斋老人《大成拳真义》的话:“拳学要道由虚空中求力之真实”、“一大半在抽象中求实际”,所以“拳本无法,有法也空,一法不立,无法不容”,正所谓“离开已身,无物可求,执着已身,永无是处”。在此,匡林先生的《拳学本能说》作了一个总结:(PPT)“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拳打三不知而妙用精奇。”并由此引申出拳学悟道的玄机妙用:“若能与生活打成一片,养浩然之气,则行住坐卧皆拳意,拳学体用皆人生真谛。从养生到技击,理趣无穷无尽,圆融舒适无碍。”匡林先生说:“最终,要紧之事是明白拳学之体用是一体两面,体用不二,即体即用。这样才不会以二元对立的、片面呆板的观点看问题,实做中顾此失彼、着相破体,不能形成整体圆融、打成一片的境界缺失。”

对应于有意本能、无意本能,匡林先生借用佛学概念,还把拳学之道分为小乘之境、大乘之境,这就把“大成”过度到了“大乘”。我们可以根据匡林先生的逻辑用意,在此加一句话——对应原始本能的,是毫无修为的无乘之境。“无乘”是我依据匡林先生用意提出的名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就属于原初的无乘之境。

匡林先生的《拳学本能说》认为:(PPT)“小乘之境基本上处于自我意识阶段,求物、求有为、求体认。”小乘之境发挥有意本能,处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大乘之境发挥无意本能,进入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的最高境界。《拳学本能说》指出:(PPT)“大成拳的大乘之境,是要将内省、外观、体证三者合一。内省一心向内,体察其内在意象如何了?是否打通‘地心争力’、‘空气争力’及‘宇宙争力’之间的通路?外观则参与他人即外部世界之表现互动,作内省之助。体证则综合内外所得,心传意领,敦厚实作,将功夫完整实得,妙用无穷尽。大乘之境除心传意往、外证诸物、修神气力三步功夫外,须明白神气力同出一源、互为根用,达到内无身心、外无世界,这样才可修得潜能之力,均整圆融,非局部之呆蛮力也。得其环中,机变无形,以应无穷。”匡林先生最后归纳出大乘之境的要义,是“得意忘言,返璞归真,抱元守一。二十年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进入澄明之境。”

匡林先生重点说的这个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之境,以我的体会理解,就是《楞伽经》讲的“意生身”,尤其是三种意生身中的“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意生身是大乘菩萨境界,身体已转,无意而随意所转,化身无限,转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随意自在,同时无意无为,用佛家名词讲,是如来藏不假造作功能的法尔如是境界。在这个大乘之境中,因为大道至简,所以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

匡林先生的《拳学本能说》一文,是在释、道背景下,贯通其诗、文、拳三领域,并修道、悟道、见道的经典之作。我们在座有学拳尤其要学大成拳的朋友,一定要认真研读匡林先生这篇经典文字。我们先说了匡林先生的诗歌,又说到散文,匡林的散文说理透彻精辟,具有强大的逻辑力量,而且语言很美,有许多精彩的排比和对偶句子,其实是高雅优美的散文诗。所以我们讲解他的文章,也还是在讲诗。

匡林先生的《习拳一悟》一文,对境界的描述更为生动具体。他认为拳术修炼的“真意是去拙力而求本能。”本能之力即为自然力,PPT“但本能须合天地自然之道,成为符合自然之本能,此谓‘道生之,德蓄之’。这有两种方向,一种是向自然之道契合,向道而生,以合自然之力,谓之顺生,体现在拳上为暗劲;另一种则柔顺自然,完全无意,纯任天机,体现在拳上为化劲。”暗劲是有意本能起用的小乘境界,化劲是无意本能起用的大乘境界,因此“自然力之修炼是拳道之本”。匡林说:PPT“明劲多为拙力、暴力,是以力打力,而暗化之劲则是应机生劲,借力打力,符合自然力的要义。拳诀上说的不丢不顶、沾粘连随、逢朋必滚、逢滚必转、拳透敌背、一触即发等,都是此意。因此自然力之修炼须从精神和意感中得之,所谓得劲不得劲,要看是否顺合天地人道之自然,是否是虚空生妙有。向下落实到身体,应是顺应骨骼肌肉运转发力之自然,引进落空、上步转跨、脚踩中门、借力发劲、放人飞空、一气哈成,否则又成为拙力。以拙力制人,心乱气促,滞重不灵。既不能久也,更不能养生。”学拳的朋友要注意了,拙力只是学习过程的必然体现,不是追求目标,追求目标是大乘之境中的化劲展现。

《习拳一悟》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志向问题,这也是大成拳的文化价值所在。匡林先生说:PPT“犹须注意,重精神和重意感与目标志向大小有关系。志向高远,精神远放,自然力大;目光短浅,看物是物,自然力小。所以习拳亦得立志立意。”这里提出了一个志向大小、目光远近与力量大小的正向关系问题。文章进一步论述道:“若神意上能顶天立地,吞江吐海,拳透万重山,自然力便得博大而圆满。如李广视石如虎,一箭穿石,无须考虑弓是否拉圆。拳透万重山,无须理会眼前之物,则拳意穿透,无人无我无物。不仅如此,因与大气交换,天人合一,精神可连天插地,与宇宙为一体,借得宇宙之能量。内无心身,外无世界。其静穆时如山,动则翻江倒海。”“立意高远则弓自满、弦自足,透眼前之物,顺理成章,收放自在,成大自然力,故做事做人,当立志立意高远,不能拘于眼前形内。如老子所视天地为‘橐龠’,‘虚而不屈,动之愈出’。”老子这个虚而不屈、动之愈出的“橐龠”形状,即是匡林先生《练拳一得》所说的“笼天地于形内”、“戳万物于指端”的大志向、大气势、大力量。

匡林先生的《练拳一得》文章,借用佛家和道家概念,对本能达成的大乘拳境作了形象描述:PPT“实相无相在拳境中可关照为本能即实相,拳法里的本能之境最高为天地之境,有本体的意思。佛说真如,道说一,儒说玄天皆有此意味。所以实相即是无相,本体不好言说,只能以本能名之。本能在拳境里之显现为各种神来之拳。根本不可预期,只能因势利导,一触即发。拳练到本能境即是无相境,这也是极高的拳境。”在学习中的人,最高拳境是领会不到、把握不住的,因此匡林先生说,“微妙法门具体联络到拳法,本来拳本无法,但常人习拳入门却须寻路径”,这就是神秀打扫尘埃的第二境界了,是过度必需的功法、体用过程。

好像我们在座有学习拳术的人,还很有心得,留言说到拳法弊端问题,他的意见很好,表现出专业精神,大胆提出来讨论,这个姿态很好。我是不懂拳的,不过我在这里讲了半天,他好像没有听明白拳学背后那个本身不是拳的东西,就是“痛啊痛”后面那个不痛的东西,就是学拳和不学拳的人根根底底上那个共有的知性。你用拳来支配那个东西,这叫心随境转,你要心不随境转才对呀。《坛经》的《机缘品》说,也就是惠能大师说(屏幕打字):“经有何过,岂障汝念?只为迷悟在人,损益由己。口诵心行,即是转经;口诵心不行,即是被经转。听吾偈曰: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诵经久不明,与义作仇家。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无俱不计,长御白牛车。”白牛车比喻大乘佛法,你要驾驭白牛车才对,不要让白牛车来驾驭你。惠能说“迷悟在人,损益由己”,套用他的话来讲,心迷拳术转,心悟转拳术啊。用什么来转,要悟到那个不思善、不思恶的“屏息诸缘,勿生一念”才行。

我们这里可以借用一个词“意淫”,不是很恰当,但话丑理正。人被那个淫心、淫意转了,身不由己,被俘虏了。大成拳以前叫意拳,“意拳”就对了,意拳是我做主的,与佛法的最高理想一致。意淫是魂魄被欲望勾引牵制了,人成为非人了,更加接近动物了。所以这两个词的区别,是一个做主人或是做奴隶的区别。

用老子的“道”来讲,道不只是生生不息、变化无穷之道,根本的是以静制动、无中生有之道,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都是道,但却是道体之用。最根本的是“道生之”,道生之是人做主,前提是要见道。道生之是大道,因为空静,所以大道至简。匡林先生诗文描述的拳击,最高境界是空静,借力打力,没有性情杂染。经商亦然,故大道无形。你要从这个角度、层面来理会拳学,就能够“亲见老僧”,与匡林先生平起平坐了。惠能大师说“经有何过,岂障汝念?”你要反思“拳有何过,岂障吾念?”

我这样讲你还听不明白,你这样反思还不能自证,那就是“诵经久不明,与义作仇家”了。“迷悟在人,损益由己”,你就放下不要管它,只管打扫尘埃,学神秀练功夫,不要管惠能那一套。机缘到了,啪一下就悟到“本来无一物”了。

大家放下我前边说的,不要纠结过去,要注意当下,就是前面提到《金刚经》说的“于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要把心住在外物上,住在物上叫法执,要把心放在当下。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