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有谁洗

陈云寿 原创 | 2019-09-09 21:15 | 收藏 | 投票

         窦娥,“冤屈”的代名词。

当有人说比窦娥还冤时,可能有自嘲的意味和夸张的成分。现实生活中真正比窦娥还冤的,毛主席算第二就没人能算第一。不信请看:

第一、国人向来有盖棺定论的传统。他是共和国历史上唯一的、被定义为晚年犯有严重错误、被评价为“三七开”的领导人。他的思想却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他所领导的一干人等全是圣人,没犯错误,也没过失(至少到现在为止,我没看到过已故领导人的悼词和个人简介中有这样的提法,更不要说被写进历史决议)。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功劳归大家,过失只一人。与之相对应的邓小平理论则是成果由邓一人独享,跟别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第二、主政二十七年。他把一个从鸦片战争到一九四九年,一百多年人口几乎零增长(俗称四万万人口,实际是伍亿四仟万)的国家,发展成八亿人民八亿兵的大国(一九七四年)。在他离世后,反而成了饿死三仟万、伍仟万、七仟万甚至一个亿的罪魁祸首。不管继任者怎么说,我始终相信若干年后,他领导的“前三十年”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的,神话般的存在。

第三、主政二十七年。他把我国人均寿命从一九四九年的35岁提高到一九七六年的65岁,创造了世界历史奇迹。但在他离世后,前三十年却成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他的名字和他领导的这个党,以及他创建的这个国家的性质、这个党追求的最高目标在网络上一度成为敏感词。幸而在习总发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声音后,这一现象才略有松动。

第四、在他主政的二十七年中,官方宣传、歌颂的对象是普通劳动者和基层干部。我们耳熟能详的小兵张嘎,两个小八路、白求恩、张思德、刘胡兰、杨子荣、杨根思、邱少云、黄继光、雷锋、陈永贵、王进喜、吴桂贤、焦裕禄等,除焦裕禄外,正团级及以上的几乎没有。即便写朱德,也是从他的扁担(劳动)入手。在他离世后,继任者在“反对个人崇拜”的喧嚣中,媒体宣传歌颂的对象也由原来的工、农、兵变成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原先的领导阶级——工人老大哥,也跟农民一样沦为弱势群体

第五、悲心如海。他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喊出“人民万岁”的开国领袖;是听到人民受苦、受难就会流眼泪最高领导人;是一雪百年耻辱,真正让人民扬眉吐气、当家作主的救星;是建立起一整套以人民为核心的国家机器(如: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人民军队、人民公社、人民医院、人民邮电等)的伟人。在他离世的几十年里不断被造谣、抹黑和妖魔化。“不需要再看群众脸色”的人享受着他的成果却出奇的淡定、从容甚至默许、推波助浪。

第六、鄙视权贵。“粪土当年万户候”是主席青年时代的发出的最强音;“历史周期率”是黄炎培在延安窑洞与主席讨论的主要话题。为了跳出这一怪圈,防止出现新的官僚集团,他赋予人民“四大自由”特权并写进宪法(1975);当官僚集团不再为人民服务、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时候,他鼓励人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在他离世后被说成是暴君、独裁者。试问:天底下哪有让老百姓来推翻自己的独裁者?

第七、心系底层。如果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是清华大学的校训。那么,镌刻在新华门影壁上的“为人民服务”就是毛主席留下的党训、国训。他一再告诫全党:“我们打天下的目的不是为了坐天下,而是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并进一步解释“党员干部作为人民中的一员,当大家的日子都过好了,自己也就跟着好了”为了防止江山变色,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毅然决然把同他一起爬雪山、过草地的大贪官送头上断头台;不顾年迈体衰、不惜粉身碎骨悍然发动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把一些思想上逐渐腐化坠落、行为上开始脱离群众的领导干部,送到五七干校或下放劳动进行思想改造,从灵魂深处革除几千年遗留下来的腐朽思想。要知道有“几起几落”的人,被下放劳动是住着别墅、喝着茅台的。还真不知伤痕文学描写的“牛棚”到底长啥样。在他离世后,这就成了他杀功臣、残害老干部的铁证。

第八、尊重知识、爱惜人才。“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我们教育的方针,就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和体几方面都得到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在他主政期间掀起的扫盲运动,将中国老百姓的识字率由原来的不到10%提高到近80%。同时,把知识分子的地位空前提高。读书只要到了中专及以上学历,国家不仅包分配,还破天慌的享受干部待遇。同样,为了让知识分子健康茁壮成长,防止脱离实际、脱离生产劳动而走向腐化堕落,他号召知识青年到广阔的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些知识青年也包括他的子女(李敏、李纳)。据我所知他的长子毛岸英,用今天髦得合时的话说,还是第一个被派往农村接受再教育的海归知识分子、在欧洲战场参加过二战的青年军官。而在他离世后,这一爱护知识分子、使识分子与生产劳动有效接合的的举措,却成了迫害知识分子的罪证。

第九、发展成就。建国时满目疮痍、一穷二白,一个连火柴、铁钉都需要进口的国家。在他的领导下,通过一代人的艰苦努力,不论在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还是医疗卫生等方面,走完了西方国家几百年才完成的工业化道路;建立起一个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为共和国的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为所谓改革开放创造无与伦比的条件并积累了天量财富。他离世后,前三十年的历史却成了“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诸如以上事例数不胜数,由于篇幅的原因,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中国自古就有圣贤寂寞、智者忧虑、英雄孤独之说。更何况学贯中西、打通古今,且胸怀天下苍生的他,既是圣人中的顶级圣贤,也是智者中的顶级智者,还是英雄中的顶级英雄,更是继人类文明轴心时代之后又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自然,他需要承受、所能承受的也必然超乎常人。记得有人说过,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无非就是劳动创造了历史,而劳动者却没有地位的历史。主席离开我们四十三年了,官方和民间采取的纪念形式,虽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但从日愈增长的朝圣人流可以看出,他的灵魂情操、思想光芒,足以照耀千秋、堪称“万岁”。毕竟“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领袖爱人民,人民领袖人民爱”,泼附在主席身上的污泥浊水、冤屈,自然有人民用行动为他涤荡。

仅以此文怀念人民领袖——毛主席!

 

个人简介
瑞丽建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总工程师。1969年2月生,云南省大理人。工程成本管理师(高级 )、国际注册高级项目管理师[PMP]。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