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傅家劫难

田成杰 转载自 我的博客 | 2020-01-15 08:3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文革 破坏 历史 劫难 傅斯年 

   书摘:傅家劫难

 

  傅家的祖宅被推倒砸掉,庞大的院落成为瓦砾遍地的废墟。至于傅氏家族聊城受清朝皇封占地120亩的墓地——傅家坟,也毁于一旦。大清开国状元傅以渐作为“地主阶级的头子”与“台湾特务、反革命分子傅斯年的祖师爷”,其墓被红卫兵掘开,劈棺抛尸。未久,整个傅家坟近百座墓葬全部被刨开,在抛棺扬尸的同时,地下随葬品被洗劫一空。最后连牌坊、石碑、神道及道边的石像、皇帝御赐碑文等全部炸毁捣碎,傅家人甚至与其沾亲带故者,自此作为臭名昭著的“五类分子”,披枷戴帽,或拿入大牢,或被镇压,或接受革命群众的监督改造……

 

  傅斯年死后,与他有关的大陆亲属未久即遭灭顶之灾。1966523日,傅斯年的侄子傅乐焕在北京陶然亭跳湖自尽。

  1947年春,独自留在李庄养病的傅乐焕病情好转,遂一人乘船返南京,进入史语所继续工作。同年,傅乐焕获得英国文化委员会资助,向史语所请假,赴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进修,主要从事藏文、波斯文、政治经济思想史、欧洲中古经济史及中古近代史大纲和学习与研究,后获博士学位。

  傅斯年抵台后,曾多次致函电召其在英学成后赴台湾大学或史语所就事,但傅乐焕认为国民党不足以成事,而共产党才是值得信赖的,遂断然拒绝了傅斯年的邀请,于1951年返回他想象中自由幸福的大陆。傅回返后,先在中科院考古研究所任研究员,1952年调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任教授、副主任。兼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和学术委员,曾参加满族、达斡尔族等少数民族的民族识别和社会历史调查,在辽金史的研究方面成绩尤巨,有《辽史丛考》《康熙年代的中西关系》等著作问世。傅在民族学院期间,与学术大师陈垣的侄女结婚,并陆续生有三个女儿。

  1963年秋冬,傅乐焕被借调到中华书局与顾颉刚、阴法鲁、杨伯峻、陈述、邵循正、郑天挺、张正烺、王永兴、罗继祖等专家,进行“二十四史”的点校工作(这一“点校工程”是根据毛泽东拟议与部署,周恩来批准,由中宣部牵头调集人员,中华书局组织全国数十名一流专家学者,由顾颉刚领衔,历时20年完成的学术工作,是中国目前“二十四史”的最佳版本)。根据专家分工,作为辽金史专家的傅乐焕负责点校《金史》,与甲骨学家罗振玉之孙、来自东北人民大学(后改为吉林大学)的辽史专家罗继祖教授在同一组。当时参加点校工作的专家在北京西郊公主坟附近中华书局大院内,因傅乐焕离家较远,为集中精力,在工作后期便搬入中华书局招待所与罗继祖联床而居。以此缘故,罗傅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文革”风暴到来之际,因傅乐焕是傅斯年的侄子,以及傅氏家族成员的“历史问题”与复杂的社会关系,运动一开始,中央民族学院的掌权者便盯上了他,派人到中华书局要求停止傅的工作,回校检查并接受革命群众的批判。

  生性内向、不苟言笑的傅乐焕,面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政治运动,想到与傅斯年的关系及整个家族背景,深知自己此次是在劫难逃,遂神情紧张,惶惶不可终日。当学院第三次派人强行要把他揪回去批判时,傅乐焕紧张的神经几近崩溃,直至一脚踏上了黄泉之路。

  据中华书局实际主持“二十四史”点校工作的赵守俨说,傅乐焕于1966522日下午黄昏时分独自走出招待所,离开翠微路大院时,赵氏还与其打过招呼,当时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不料第二天就传来傅乐焕在陶然亭公园湖中自杀的消息。

  当中央民族学院派人赶到陶然亭公园湖边时,面对傅的尸体还不太理解,说是院里还没有把这家伙揪回去发动群众展开批斗,怎么人就死了!似有可惜、遗憾与不甘心之意。同时来人还怀疑,究竟傅氏是自杀还是他杀?但初步检查的结果是,傅乐焕手腕上的手表还一直在走动,衣袋里还有一些钱,如果是他杀,不会不把手表和钱拿走。再者傅的脸上、身上并无伤痕,从而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支持自杀的另一个证据是,傅乐焕的尸体漂出湖面时,看到的群众说,尸体是面朝下,是趴着的。当时在北京流传着一种说法,凡投水自杀的人,当尸体浮起时,女的仰着,男的趴着。傅乐焕的案例符合这一说法,因而断定是投水自杀。

  至于傅氏为何在劫难还没有切实降临到自己头顶之时就投湖自尽,此一问题为社会上一般学者和傅氏的亲朋好友不能理解。或许正如同样存有许多迷惑的陈述弟子、契丹民族史研究专家刘凤翥所言:“也许他看得远,虽未触动,但从批‘三家村’,知道不会有好结果,故先走一步。”(《刘凤翥致王世民》,信函,未刊发,201121日)

  就在傅乐焕投湖自杀之前,他的堂弟傅乐成随傅斯年赴台,任教于台湾大学,未及婚娶即病逝孤岛;其妹傅乐淑则远走美国。因了傅斯年与乐成、乐焕、乐淑的亲属关系,整个傅氏家族开始了一场劫难。傅斯年族叔傅昕安,在国民党撤退台湾时正在重庆政府部门工作,已买了赴台的飞机票,但傅斯年来信说:“先别动,我还要回来,到时候再决定行止”云云,结果未能走成。其结果是被新政权权先当做旧人员改造,后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打成右派分子,发配到中科院北碚柑橘研究实验基地劳动改造。傅斯年族弟傅斯彇原为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职员,没有随傅斯年迁台。新中国成立后,于改造旧人员运动中被发配到安徽蚌埠治淮委员会工作,“反右”运动开始,因与傅斯年的关系被打成“右派分子”,强迫退职,遣返原籍聊城。其时傅氏家族故宅“相府”早已被当地政府没收并改为汽车运输公司,傅斯彇家人租住别人一间小屋栖身。因政治与经济双重压力,返乡的第二年去世,死时年仅54岁,撇下5个孩子,大的13岁,小的仅1岁。当这五个孩子长大成人后,皆受到社会挤压和迫害,老二傅乐铜1968年到济南军区当兵,两个月后被退回,后又差点打成“反革命分子”。傅斯年族侄、南开大学毕业后随东北招聘团进入辽宁鞍山钢铁公司工作的教授级高工傅乐昕,因与傅斯年的关系,于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戴帽下放灵山农场劳动改造,历尽苦难。“文革”中,傅家的祖宅被推倒砸掉,庞大的院落成为瓦砾遍地的废墟。至于傅氏家族聊城受清朝皇封占地120亩的墓地——傅家坟,也毁于一旦。大清开国状元傅以渐作为“地主阶级的头子”与“台湾特务、反革命分子傅斯年的祖师爷”,其墓被红卫兵掘开,劈棺抛尸。未久,整个傅家坟近百座墓葬全部被刨开,在抛棺扬尸的同时,地下随葬品被洗劫一空。最后连牌坊、石碑、神道及道边的石像、皇帝御赐碑文等全部炸毁捣碎,傅家人甚至与其沾亲带故者,自此作为臭名昭著的“五类分子”,披枷戴帽,或拿入大牢,或被镇压,或接受革命群众的监督改造。

  然而,傅氏家族的悲剧并没有结束。傅斯年夫人俞大綵去世后没有一片入骨之地。傅斯年夫妇生前颇为喜爱并期望甚殷的儿子傅仁轨,因国内战乱和台湾动荡不安,自赴美后再也没有返回故国,只身在美国求学与工作,一生未婚,令人扼腕。

  www.earm.cn/田成杰2020-1-15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离别(增订本)》,岳南/著;湖北文艺出版社,20158月出版。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