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世界战争模式的根本转型

徐国进 原创 | 2020-01-17 08:04 | 收藏 | 投票

 21世纪世界战争模式的根本转型

 

 

202013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伊朗第二号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的坐车遭美军三枚导弹袭击,苏莱曼尼在这场袭击中丧生。在美国斩首苏莱曼尼十天之后的2020113据英国《卫报》报导,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发表题为《恢复震慑:以伊朗为例》的演讲蓬佩奥表示,斩首苏莱曼尼是阻止美国敌人挑衅更广泛大战略的一部分,因为他策划对美国资产迫在眉睫的袭击。该威慑战略同样适用于中国和俄罗斯。蓬佩奥说“我们正在恢复威慑的信誉”。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1957311- 20201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主要负责审核伊朗对所有反以色列武装的培训与支援,并操控向叙利亚输送军事物资,集军事、外交、情报等大权于一身。他曾指挥伊拉克境内的反美战斗、并涉嫌派人暗杀沙特驻美大使,在他的直接策划下,杀害上百位美国人。

显而易见,美国斩首伊朗第二号人物决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如果把2001911事件之后美国的一系列表现以及直接发动的几场战争相互联系起来判断,完全可以说,这些事件标志着21世纪战争模式的根本转型。

20世纪,各国之间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19371945年。二战中最重要的事件是美国向日本投掷了两枚原子弹,从而大大加快了日本投降的进程。当美国于194586日分别向广岛和长崎两地投掷原子弹后,日本天皇随即于15日向全世界宣告了投降。美国的原子弹固然加速了战争结束的进程,但是,对于日本平民也造成严重的灾难,而且,其后遗症在二战结束近80年后仍然无法完全抚平。目前,世界各主要国家拥有的核武器,已经达到足以毁灭整个地球数百次的当量。显然,核武器的存在,本身即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灾难。

人类20世纪之前的战争,都是主要依靠地面的陆军的直接对抗而进行,显然,在21世纪,这种以陆军为主体部队的战争形式已经面临终结,取而代之的是制空权和远程准确打击为主要的战争形态。地面部队的作用,是发挥在远程打击之后的收尾任务,不再是取得战争终极胜利的兵种。

因此,21世纪世界主要国家之间如果爆发战争,再不会重复20世纪和20世纪之前的大规模的普通士兵之间的对抗。战争必将以高科技的武器,直接以摧毁敌方的最高军事指挥能力和从肉体上消灭敌方的最高指挥官为主要的军事行动方式。1、远程精确摧毁敌方的军事目标;2、信息与情报的收集与破坏敌方的军事指挥能力,甚至直接消灭敌方的最高领导者;3、制空权成为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条件;4、地面部队仅仅充当主要战争结束后的后续支援作用。这样的战争模式,会将普通士兵的伤亡减低到最小的程度。而对于国家的领导人物和高层军事指挥人员来说,在战争过程中不再存在前方或者后方,这些人物受到的直接的生命威胁要比普通士兵更大。

信息战、太空战将成为决定战争最终胜负的两个主要的方面。

运用先端的、非核武器摧毁敌方的军事指挥系统,或者直接对敌方的最高军事指挥者和最高领导人进行“斩首”,这将是美国确定的在未来战争行动的最佳方式。而对于伊朗苏莱曼尼的成功歼灭,这一军事行动,不仅是一个成功的战争案例,而且标志着美国正在开启或者已经开启了21世纪的一种崭新的战争模式。

美国的军事实力建筑在自身国家强大的科技基础和经济能力之上。希望美国在21世纪百年里,继续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强大而文明的引领力,不仅震慑一切邪恶的政权,而且坚定地维护国际社会的和平和正常秩序。

人类进入21世纪之后,由于美国遭受到2001911恐怖袭击,以反恐战争的形式开启了21世纪战争的新模式。虽然目前仍然看不到所谓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寻迹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21世纪的战争必将是基于信息技术的战争,未来战争注定是超越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模式的战争,传统的战争形态与经验已经不再适应21世纪战争的需要。

在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在2001年遭受到极端分子以自杀型的劫机方式撞击“双子塔”,从此,当时的布什总统向世界宣告美国的“反恐战争”开始,并将伊拉克个国家列入邪恶轴心国Axis of Evil直到201151日,基地组织首领·拉登被美军击毙。2003320英美联合部队以反恐的名义,伊拉克发动的军事行动20031213日,伊拉克最高统治者萨达姆在家乡提克里特被美军抓获。2006115日萨达姆被判绞刑;1230日,绞刑处死。这场战争终结了萨达姆在伊拉克的独裁统治。伊拉克战争历时7年多后的20111218日,美军从伊拉克全部撤出。

   显然,美国在2001年经历了“911”恐怖袭击后,一直紧绷战争的神经,共发动并且直接参与了反恐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几场战争。美国自1776年建国起,就是世界上的一个最富有使命感的国家。毫无疑问,人类需要一个正义而强大、文明而富于创造力的引领型国家。

一个国家的战力和军事实力,源自于科技能力和经济实力。人类的21世纪已经不再是可以穷兵黩武的世纪。尤其是世界各国的领导者们,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20世纪百年里,中国始终以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形象而存在,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虽然结果都属于胜利者的一方,但是,中国的综合实力非但没有通过战争的结束而提升,相反,每次战争过后,中国的社会局面反而更加糟糕。

毫无疑问,中国必须从现在起,就为21世纪未来的战争做必要的准备。但是,同时也必须认识到,未来战争的赢家首先取决于科技能力的领先,而不是军队人数的众寡。因此,军事领域的科技化程度,才是中国军事战略与战术的关键。

战争是人类相互关系中最残酷、最血腥、最暴力的自相杀戮的行径,把战争划分为所谓正义的战争和非正义的战争,本身是对战争性质的歪曲。21世纪人类应该具有避免战争发生的智慧,任何形态的战争,都不符合人类文明的需要。

21世纪,战争因素仍然存在。但是,人类最大的智慧,则是要避免战争的爆发。

 

 

                                          徐国进

                                   2020117日星期五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