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老蔡的山庄

赵峰 原创 | 2020-01-03 18:3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承包 山林 岳阳 

 岳阳·老蔡的山庄

2019-11-30

亚亚回国,我们一起去岳阳看看亲戚,去了老蔡的山庄。

老蔡与我是连襟,他是雨燕的三姐夫。

老蔡年轻时候在广东当兵,转业回家后在工商局工作。

十来年前,临近退休,老蔡在乡下承包了一片山林。林地有五百多亩,主要是梓木,松木,大都已经成材;还有大片的竹林。山麓有二百多亩台地,栽有油茶,果树,还可以种菜。山下有个二百亩水面的水库,可以养鱼。山场呈马蹄形,水库就在马蹄朝西北开口的方向。

从县城到山下有十几公里,先是一段省级公路,然后是乡村公路;从山下村子到山场有一公里多,老蔡自己修了条路,铺了碎石。最初几年跑这条路的主要是雨燕,一年会去三四次,大多时候是带着我岳父岳母去。老蔡在六十岁的年纪还拿了驾照,买了辆小面包。

老蔡在水库边盖起一座二层小楼,钢筋水泥结构的,一百平方左右。打桩基的时候特意打得深一些,还可以加二到三层。老蔡说留着给我,以后我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到上面加层。老蔡最初打算到乡下承包山林的时候,亲戚们大多持反对意见,我和雨燕是仅有的支持者。

老蔡自己拉了电线。又从山上引山泉水,修净化池,建小水塔,饮水问题就解决了。老蔡还修了个地窖,主要用来存酒。我二十几年前给他送的酒现在还放在里面。我们连襟四个年轻时候都喜欢喝酒。岳父不喝酒,别人送他的酒都被我们消灭了。岳母看我们喝酒总是很高兴,忙不迭地给我们炒下酒菜。她很少跟我们说少喝点,喝多了伤身体之类的话。老蔡酒量最好,不过他不嗜酒。他喝酒很有节制,不劝人也不听劝,喝好就好。

老蔡在小楼的一侧修了个厨房,还修了个沼气池,可以用沼气做饭。那时候政府鼓励农村发展沼气,修沼气池可以得到政府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在小楼对面的小山包上,老蔡盖起了一溜五六间平房,养过牛,养过羊,养过猪,养过鸡。老蔡是有科学精神的现代农民,勇于尝试,也善于动脑经。他养牛,羊,猪,鸡,也喂饲料,但平时就在山林里放养。老蔡非常能吃苦,舍得下功夫,他将整个山林都围起了铁丝网。从畜舍有管道将牲畜的粪便引到水库,可以肥水养鱼。

小楼周边的台地,经由老蔡夫妇的精心打理,成为肥沃的菜园,各种时令蔬菜,应有尽有。老蔡还是很有文化修养的人。小楼一侧,水库边上,修了个亭子,亭子边上种上各种花草。夏天我们去的时候就在亭子下喝酒。老蔡周边栽了无花果,橘子,柑子等等,已经挂果很多年了。

老蔡骨子里其实是位知识分子,对知识有兴趣,对文化有品位;老蔡喜欢读书,喜欢思考问题;他话不多,却有自己的主张。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话,但彼此感觉舒服。

老蔡刚到山上的时候,过年期间我们都要到他那里坐一坐,喝顿酒。一般来说,吃一顿午饭就要走的。我实在很喜欢老蔡的山庄,很享受跟老蔡在一起的快乐。那一年春节去山上看老蔡,漫山的冰雪,雪中孤零零的小屋,屋前觅食的小鸡,嬉戏的小狗,看到这一切我就不想走了。我故意将自己灌醉,留在山上住了一夜。

我们到老蔡的山庄,吃肉喝酒,潇洒快乐。

老蔡在山庄的生活,却并不轻松,也不潇洒。

老蔡承包山林,建设山庄,本来只是为了安安稳稳轻轻松松过退休生活的。上山之后闲不住,又舍不得浪费山上丰富的资源,就搞起了经营。很辛苦,很费精神。先是养牛。养一阵子发现不见长肉,反而是减了膘;又怕生病,就放弃了。后来养羊。繁殖很快,长肉也快。还是有问题。山上有野兽,会吃小羊;还有从铁丝网空隙中跑出去的;甚至会有人偷羊。养了两三年的羊,又放弃。后来又养猪。很辛苦,又脏,还不挣钱。每年,老蔡都要拿出一头将近两百斤重的猪杀了送亲戚。老蔡夫妇付出了辛劳,亲戚们得到了实惠。养鸡的情况也差不多。老蔡养鸡根本没挣到钱,不过我们这些亲戚——尤其是我们家,倒是吃了不少土鸡蛋和走地鸡。他水库里养的鱼就没有卖过,每年过年前打捞上来,一家一家亲戚送过去。一开始大家都反对老蔡到乡下承包山林,后来大家都得到老蔡承包山林的好处。不过,看老蔡夫妇那么辛苦,尤其是他们年龄又大,就都劝他们放弃。

挣不挣钱老蔡倒是无所谓。老蔡在山里干活,只是要给自己找个事儿做着。不过,在山上干了几年,老蔡还是有些烦恼。有座山庄在那里,有那些牲畜要照顾,就将自己的手脚拴住了。老蔡有知识有文化,老早就想全国各地走一走转一转的。可是,有这山庄在,他的愿望就实现不了。我前些年去了西藏,极大地刺激了老蔡。他说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一趟西藏。可是现在走不了,也不知道将来走得了的时候还走得动走不动。

还有一个问题是三姐的勤劳。三姐是一天到晚闲不住的人。只要她在山上,总是起早贪黑,有做不完的事情。每年他们一家送给亲戚的茶油得有上百斤,那都是三姐一颗一颗从山上,从沟里,从荆棘丛中捡来茶果,晒干之后再请人榨油得来的。捡茶果实在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工作,有一年我们上山,看到捡了茶果背着回家的三姐,简直是脱了人形。三姐本来是他们姐妹当中最漂亮,最讲究的一位,可那位背着一篮子茶果回家的三姐,眼窝深陷,颧骨高耸,面色灰黑,头发凌乱,腰弯背驼,手掌皴裂,实在是惨不忍睹。油茶很好吃,还是送礼的佳品。可是,我们这些安安逸逸享受三姐劳动成果的人们,却无一经历过那种艰辛。

因为心疼三姐,大家都建议他们放弃山林,到城市生活。他们在岳阳有房子,而且在深圳工作的儿子有两个孙儿需要他们帮忙照顾。为了照顾孙儿,他们也历尽了艰辛。先是将孙儿带到山上养,后来要上幼儿园了,又轮流到到深圳去帮着带。只能一个人离开山庄,因为家里还有牲畜需要照顾。两边跑,既辛苦,耗费又大,还伤精神。

前两年,老蔡萌生了将山庄脱手的想法,他希望的价位是五十万。如果是在岳阳附近,二三百万应该没有问题。但那个地方确实有些不方便,卖不出好价钱。也有人有兴趣,但跟老蔡的预期有点差距。我倒是很喜欢那个地方,但它对我也很不合适。当初我支持老蔡去承包山林,实在是理想主义。

这次我们去山上,跟老蔡聊天中得知,他是下了决心了。老蔡说不论能不能脱手,什么时候脱手,他都要将山庄放弃了。一来自己老了,不适合这样在山上生活了。他已经计划好,今年春节就去深圳跟儿孙们一起过,今后也不打算再回到山庄了。二来,山上的环境有了变化,也不适合他继续待下去了。老蔡说的环境变化有两个方面。一是今年异常的天旱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入夏以来就没有正儿八经下过一场透雨,以致他的水塔都干水了,吃水只能到山下去拉。为了保住菜地,他得每天从水库挑水浇菜。二是,将山林发包给他的村委会准备扩建水库。老蔡说,扩建水库其实只是幌子,村里的目的是要挖水库边上的沙子卖。因为现在国家对采挖河道及湖泊的沙子有严格限制,人们就打起了山上沙子的主意。到山庄的路边有一个大坑,就是村里挖沙留下的。本来水库的部分产权是承包给了老蔡的,他可以在里面养鱼。村里为挖沙而扩建水库是否损害了老蔡的权力,可能存在问题。不过,老蔡去意已定,不想再追究什么了。

我们到老蔡山庄的时候下起了小雨。菜地里各种蔬菜,大蒜,大葱,韭菜,莴苣,大白菜,红萝卜,西红柿,辣椒,郁郁葱葱,惹人垂涎。女子们争先恐后干活,割菜,捡菜,忙得不亦乐乎。这一次应该是“胡汉三”们最后一次进村了。

我每次到老蔡的山庄,总是要在水库边转一转,到林子里走一走。这一次冒着小雨走上一段,有点告别的感觉。

感觉有些伤感。这个储存着我年轻时代美好时光的美好地方,今后将会淡出我的视野。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