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堵车

赵峰 原创 | 2020-01-04 09:4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交通 探亲 

 云南·堵车

2019-12-7

亚亚小两口要回云南老家看看奶奶,我们陪同一起去。

准备请亲戚们吃顿饭,就在县城,周六中午,有七桌客。

只能利用周末,周五晚上走,周一回。

亚亚他们两年多才回来一次,要江苏,湖南,云南几个地方走亲戚,还要走同学,够忙的。

雨燕事先在昆明租了辆车。在机场取车,在机场还车。

为了节省时间,到昆明后住到方便回老家的呈贡区的宾馆,从那里上高速要快半个小时。

行前看天气预报,感觉有些问题。这几天昆明降温,在零度到七八度之间。在我的印象中,昆明出现零度气温很少见。昆明冷起来可真是冷,是从外到里冷到骨髓里的那种冷。前年我们在昆明过冬,冷得受不了去买电热炉,结果很多商场都脱销了。如果气温太低,高速公路可能路面结冰,可能封闭。这是我最担心的。

早上五点半醒来,看看百度地图,没有高速路面结冰的信息。

七点吃早点,八点前出发。一般情况下,从昆明到泸西要三个小时左右,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十一之前赶到。当然早一些到更好,毕竟是我请客;主人迟到显然是不够礼貌的。说实在话,我一向很在意这些事情。

出宾馆不久,车子报警,右前轮胎压不足。亚亚说问题不大,因为晚上天气冷才出现这种问题,跑上一段就好了。我也希望是这样的。要是修车,可能耽误时间。可是我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不懂技术;况且,安全要比守时重要的多。还有,安全是大家的,而守时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个人的事情。其实,到了云南,他们几位都是我的客人。

赶紧找汽修厂,抓紧时间解决问题。亚亚利用百度地图,迅速找到一家,不算太远,就在路边的物流园区。只是加气而已,很简单。可是修理厂老板鼓弄了一会儿,他的机器却启动不了。说是因为天气冷,机器冻住了。只能回到大路,再找一家修理厂。这一次得往城里走十来公里。我紧张起来。这样的话,可能要耽误一个小时。已经八点半,再耽误一个小时的话,到泸西得十二点多甚至一点。

开出二百米,胎压却又正常了。看起来亚亚的判断是对的。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后面要是顺利的话,中午赶回泸西问题不大。

高速入口,碰上拥堵。百度地图显示拥堵距离不长,通过时间只有一分钟。可是,等了十来分钟,还是粉丝不动。后面的队伍越来越长。再仔细看百度地图,发现高速上很多地段有结冰。于是明白,不是拥堵,而是道路结冰高速封闭。

一下子着急上火。已经快九点了。不知道几时结冰会化解,不知道几时道路会开放。如果在这里等上个把两个小时,中午回到泸西的计划就泡汤了。因为焦急,烦躁起来。

与其这样堵在车里,着急又上火,不如走小路。走小路是又长又慢,但确定性似乎要好一些。于是,在百度导航下,走下高速,走上小路。只要车子在动着,就不是那么着急了。

可小路实在不好走。路窄,路面坑坑洼洼,各种车子乱窜,交通标识看不清楚。上坡,下坡,左突右转,飞沙走石,泥浆飞溅。

走进村子,垃圾遍地,道路泥泞,行人和牲畜,马车和牛车,自行车和拖拉机,乱糟糟混在一起。走入集镇,路两边摆满了货摊,路中间走着若无其事的行人,车子只能像蜗牛一样爬行。

看不清交通标识,走错了路,只能接着朝前绕。

过阳宗海一般从西边走的,这次走的是东边,应该是绕了很长一段。从昆明那边的高速入口到宜良,走高速的话只要半个小时,而这一次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三个月前才来过宜良,对六十四道拐,岩泉寺,旧火车站有很好印象。而此时我的心情只有焦虑。快十一点了。原先的计划中,这个时候应该快到泸西了,而我们此时才到宜良,才走了四分之一的路程。

姐姐打电话来,这次回家请客就是请姐姐安排的。我只能跟她说到时间的话就安排亲戚们吃饭,等不得我们了。因为路不好走,我们还不能确定什么时间可以到。

过宜良的时候错失了一次补救的机会。这时高速已经开放,从这里是有机会上高速的。如果从宜良上高速,顺利的话两个小时可以到泸西。但是犹豫之间,错过了高速入口。其实也不打紧。走高速的话,只能走宜良到石林这三十几公里。如果顺利,走小路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没有意外的话,一点之前赶到泸西是可能的。虽然晚一点,也不算太失礼。

离开宜良县城,开到了山里。道路弯弯曲曲的,路面起起伏伏的,车子很多,而且有很多载重的大车。行车速度很慢,上坡的时候简直就是爬行。蜿蜒的山路上,蠕动着一条几公里长的巨蛇。

可怕的是蠕动居然停下来了。对面有车过来,我们这个方向却停住了。

于是又焦操。下车打听。原来是前面转弯处翻了一辆大车。

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放行。急弯处侧翻了一辆大车,拉的是烟煤,大大小小的煤块散落在路上。那里是急弯,又是下坡,又是地面结冰。稍不留神,很容易出事儿。

有交警在指挥,暂时单边放行。

从宜良出来,十几公里,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快十二点了。给姐姐打电话,安排亲戚们吃饭。我们肯定是赶不上午饭了。正好今天是县城的赶集日,亲戚们午饭之后可以去赶集,晚上我再安排大家吃晚饭。亲戚们特意来见一见亚亚和他媳妇儿,是一定要见到的。

这样决定之后,心安了很多。

过了这个堵点,往前走了十来公里,又遇到堵车。百度地图显示,堵车长达三公里,通过时间得三十几分钟。

猜想是前面又出现翻车。这一段路是长下坡,在山坳里,有些背阴,路上有积水的话,容易结冰。

这一次可能比刚才还要糟糕。刚才的堵车,还可以单边放行,而这一次,却见不到对面有车过来。这样看来是堵死了。

雨燕凭借娴熟的技术,又往前开了两公里左右。

实在等得着急, 我决定下车前往堵点观察。

在高速公路下面,侧翻了一辆面包车。不过堵车与此无关,面包车已经翻到路外边了。

在侧翻的面包车前面一百来米,侧翻了一辆大卡车,是装运碎石子的。那个地方是急下坡,有点弯道,路面积水,可能结了冰。大车侧翻之后,将整个路面挡住了。那是一辆加长加重的大车,可以拉三十吨。

应该翻车了一段时间了。边上来了辆吊车,但功率不足,吊不起来了。很多人在围观,七嘴八舌出主意。只有一个工人在干活,将路面的石子清理到一边;这样的进度,到明天都清理不干净。

对面,从石林过来的车子不多,因为这里距离石林比较近,这里出事之后,对面来的车子就返回了。

其实,我们只要过了这个点,再往前走就应该比较通畅了。从石林到泸西的公路路况比较好,车子也不多。

目前的局势是这样的糟糕,听说至少得两三个小时才能疏通。回到车上跟大家商量,是不是返回宜良。从这里往回走,顺利的话到宜良得半小时,从宜良到石林走高速半小时,还是比等在这里快一个小时。高速公路就在我们被堵的公路一侧,已经开放了。

调头往回走。距离煤车侧翻的堵点两公里,又堵起来了。我们先前过来的时候,还是单边放行;这一下,却是完全堵起来走不了啦。

真是奇特的经历。前面走不了,返回还是走不了。仿佛是有谁故意跟我们过不去,故意要将我们堵在这荒野中。

我们的车子就停在半山腰,侧下方不远就是高速公路;看着别人酣畅地奔驰,我们真的是眼馋啊。

路边有庄稼地,似乎是被放荒了。一群人走进地里摘野菜,雨燕还跟人交流起心得。我索性到田埂上坐下,闭目养神。

亚亚他们到堵点考察一番回来,说警察正在组织清理现场,估计二十分钟后可以通行。

我们在山上被堵两个来小时之后,终于可以走出来了。我们往宜良方向折返的时候,石林方向一点动静没有。

这时已经一点多。早上七点钟吃了早餐,现在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大家都饿坏了。我还是想着尽量早点回去,争取跟亲戚们见见面。见一见亲戚们是我这次带亚亚两口子回老家的目的之一。我征求大家意见,大家都愿意忍一忍饿。

我还是有些不忍心。说实在话,让亚亚两口子见一见亲戚,只是我的愿望而已。亚亚在湖南出生,在武汉长大,在国外学习和工作,对云南是陌生的,对我的亲戚也是陌生的。我的亲戚们对我的儿子会有想象,但这种情感却不是对称的。所以,我要他们为我的愿望的实现作出牺牲,其实有些自私。

于是我给姐姐发了个短信,让她将亲戚们留下来吃晚饭。这样,我们就不需要那么赶了。

这样决定之后,就心安了。

快两点返回到宜良县城。我们有时间在宜良吃烤鸭了。

宜良的烤鸭很有名。很好吃,还便宜。不像北京烤鸭那样大大一只,又肥又腻的;宜良烤鸭不大,一斤多一只,肉质细嫩,又香又脆的。宜良县城附近的公路边,有很多家烤鸭店。我上大学的时候往返昆明坐班车,途径宜良的时候司机都会找家烤鸭店停一会儿,让大家买烤鸭。那时候是八元一只。我工作之后回家路过宜良时也会买只烤鸭,那时候是二十元一只。最近这些年,是五十元一只。

前些年雨燕开车回去,经过宜良的时候我们下高速找地方吃饭,在大众点评网上找到了“学成饭店”。古色古香的门面,富丽堂皇的布局。菜肴品种丰富,特色鲜明,味道鲜美,价廉物美。烤鸭当然是最吸引人的,还有不少让雨燕非常满意的特色美食。

我后来看央视的旅游和美食节目,几次看到“宜良烤鸭”,而且都将学成饭店作为典型来介绍。我之后每次经过宜良,只要有时间,都会去那里吃上一顿。

这一次,既然时间允许,那就要去学成饭店。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

他们家的生意还是那样红火,一楼大厅基本上坐满了。这个时候,应该至少是翻过一次台了。

可能已经过了饭点,很多菜点不出来。

不过,烤鸭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又香又脆,细嫩可口。得到大家的认可,我自然很高兴。印象深刻的还有青玉米饼。就是将尚未灌浆饱满的青玉米捣碎炕的饼。很特别的清香,是潜藏在记忆深处的气味儿。其他几个菜,可能口味平淡,记忆不深了。

三点左右,从宜良上高速。一般情况下,从昆明到宜良只要一个小时,而我们今天八点出发,已经在路上耗去了将近七个小时。

走上高速,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分明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先前的世界是阴霾的,混乱的,而现在的世界的灿烂的,和美的。阳光灿烂,清风和煦,景色优美,心情舒畅。当路边一丛丛奇形怪状的石林出现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放松得可以起舞了。

从石林下高速,又出现胎压不足报警。不过,路边就有修理厂。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问题。才花了五块钱。

走过长湖,走过阿卓底,那里是阿诗玛的故乡。前些年,小高带我们到那里做客,大肉大酒,长歌不断。主人来敬酒,客人可以喝酒,也可以以歌代酒。老沈本来善歌,却愿意喝酒;约翰本来善酒,却愿意唱歌。

走过海邑,这是一个彝族聚居的村落。云南和平解放后,共产党解放军来到这里做宣传工作,能歌善舞的彝族兄弟姐妹载歌载舞欢迎他们。他们传唱的那首山歌“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从此传遍了全中国。

走过了圭山。这是滇东南最高的山峰之一。我从昆明回老家,翻过圭山就不远了。从泸西出来,翻过圭山就意味着离开家乡了。19848月底,我去上大学,父亲送我到昆明。坐车翻过圭山之后,父亲突然说了一句,“见到老圭山,老了要回乡”。我当时没有太在意,以为他只是随便说一句顺口溜。我后来才认识到,父亲可能是意识到我将来不会回家乡工作了,我们将来见面的机会不会很多了。父亲有过这样的经历。他十六岁离开家乡,参加革命,二十多年后才回来。爷爷为了给他盖一所房子累死了,临死的时候都没见上他一面。

我应该有什么样的感慨呢?父亲的故事不是被我重演了吗。世界就是这样的丰富多彩,人生就是这样的变化无常。可是,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人生就是这样的人生,它总在循环,总在讲着相同的故事。我那时候只能坐汽车,所以我离开故土只到了北京,又到了武汉。到亚亚这一代,眼界更广了,世界更小了;而且,可以很方便地坐飞机了,所以他们到了世界的另一头,那里跟我们有十三个小时的时差。

那天他们谈论起“绿卡”的事情,让我颇受打击,我甚至将郁闷写到了脸上。现在想起我的父亲,我不禁感觉惭愧。其实,在很多事情上,面对着父亲,我都是会惭愧的。像我父亲那样坦坦荡荡豪迈大方的人,是没有一点点将子女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或者未来依靠的念头的。他坦坦荡荡过了一生,也希望自己的子女有着快快乐乐的一生。他自己远走高飞过,怎么会有将子女的翅膀拴住的想法呢?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拴住,只是有时候会有伤感而已。

我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到了泸西县境了。

翻过老圭山,就到了圭山煤矿。

原先的公路是要从矿区经过的。路面到处是泥坑,路两边是熊熊火焰的炼焦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后来道路改造,从煤矿后面的半山通过。圭山煤矿可能停产很多年了。最近这些年就不见运煤车从这里通过。

高中毕业那一年,我和老沈应几位圭山煤矿同学的邀请,到这里来玩过。我们班上,来自圭山煤矿中学的同学有三位,薛贵明,陈利冲和赖俊芬。几位同学请我们去玩,其实就是招待我们大吃大喝。三位同学家,应该是每家吃住了一天。我那时候嘴很馋,贪吃贪喝。人家对我客气,我就很当真。三天当中应该是有两天喝多了的。老沈喝酒一般有克制。老沈是才子,学习好,聪明,幽默,还长得帅。他跟赖俊芬应该是相互喜欢的,只是没有挑明。所以,老沈到圭山煤矿去玩,有去看“女朋友”的成分。

我们去的时候坐的是货车,应该是薛贵明联系的。在圭山呆了三天,三位同学家各吃了一天,应该走了。可是,交通成了问题。从圭山煤矿到县城没有班车,只能搭载从昆明来的过路车。而过路车人坐满了就不停。再待下去实在不好意思,老沈就找陈利冲借了一辆自行车。为什么是一辆而不是两辆呢?说来惭愧,那时候我还不会骑车。就这样,老沈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一路二十五公里回到县城。

想着这段快乐的糗事,现实中的我们也到了县城。

已经快五点。从昆明到泸西,一般只要三个小时,而今天我们走了九个小时。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