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阳山碑材

赵峰 原创 | 2020-01-07 11:11 | 收藏 | 投票

 南京·阳山碑材

2019-12-15

在南京还有上午半天的时间,雨燕去博物院,我去阳山碑材风景区。

我们昨天去了四方城,看到了巨大的“神功圣德碑”,那是夺位后的朱棣为表达对父亲的忠心和孝心而树立的丰碑。他原本是要树立更大的石碑的,那碑就在阳山开采,后来不知何故放弃了。

从博物院到阳山有二十公里。为了节约时间,我叫了辆DD

司机姓许,四十多岁的样子,短发,圆脸,胖胖的,很敦厚的样子。听他说的是普通话,像是北方人的口音。得知许师傅是徐州人,才明白徐州应该属于北方。

许师傅对南京不是很熟悉,他说自己来南京才几个月,算是新人。对我要去的阳山碑材景区,许师傅还没有听说过。于是我给他讲了讲我所了解的阳山碑材景区的由来,他很有兴趣地听着。他说,自己原来是开卡车的,全国各地到处跑。从小没读过多少书,对历史知识却很有兴趣;每到一个地方,总要抽点时间逛一逛名胜古迹,了解了解文化掌故。接着,说起自己到西安,洛阳,太原等地方驾驶及游玩的经历。他说曾经又一次到峨眉山,在山上转了两周。

许师傅又说,全国各地跑得差不多了,最想去的是西藏,还没去过,不敢去。为什么呢?因为自己血压高。我也血压高,前些年安然完成了西藏之旅。实际上,我比那些年轻的没有高血压的驴友们还要精神,还要轻松。火车过五千多米的唐古拉山口的时候,我们车厢几乎所有人都挂了,只剩下我;我不仅精力充沛,还可以照顾其他旅伴。事实上,在西藏期间,我没有感觉到一点不舒服,仿佛高血压消失了一样。我说这些,是为了鼓励许师傅。不过,我做到这些,是事先做了准备的。比如此前一直坚持跑步锻炼,出发前喝了半个月红景天熬的汤。许师傅被我说动了,说要锻炼身体,争取早日完成心愿。

为什么会到南京来开DD呢?许师傅说,自己年轻时候开卡车,挣了些钱,也落下了疾病。前些年跑不动了,就回家休息。他家里有企业,可以帮着做点事。今年,他儿子考上了南京一所大学,他就跟着过来。一来是就近照顾儿子的生活,二来也可以开DD挣点钱。他说,自己年轻时常年在外面跑,跟儿子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儿子长大之后,跟自己就有些生分,不是很亲近。他选择到南京来陪伴儿子,也是为了弥补当年的缺憾,为了跟儿子建立起亲密的感情。许师傅这样说,让我很感动。

 

碑材景区位于阳山南坡的半山腰。

我九点多到达的时候,阳光灿烂,微风轻拂。感觉有些凉意,脚下的石板路硬邦邦的。

进大门,两侧山墙上书有清代袁枚的《洪武大石碑歌》,青龙山前石一方,弓尺量之十丈长,两头未截空中央。旁有屓赑形更大,直斩奇峰为一坐,欲负不负身尚卧……”朱棣在阳山开凿石碑并无正史的记载,正是有袁枚这首诗,加上民间传说,才确认这段历史的存在。

进门的一段,是仿古的街道,有店铺,游乐设施等等。我进去的时候还早,没有几个游人,店铺都还关着门。走着走着暖和起来,腿部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我原先以为,皇帝开采碑材的地方,应该是座高山。可脚下这座阳山,远远看去只是一个小山包,上面长满荆棘和杂木。沿石阶往上走上百十米,到古采石场,才确认这确实是座石山。山体之上只薄薄覆盖着一层土,因此只能长一些荆棘和杂木;薄薄土层之下,就是整体的山石了。昨天在明孝陵看到的崇丘,应该就是这种情况,整体上是山石,陵寝就在巨石中开凿。

朱棣征召工匠开凿的碑材有三部分:碑座,碑身,碑首。

最先看到的是碑座,在山顶稍下的地方开凿。三部分中,碑座是最大最重的一块,高八点五九米,宽十一点六四米,长二十三点三米,重六千一百九十八吨。就山势开采的碑座,东南西三个方面已经分离完成,基本削平;底部有一米多高,五六米长,四五米深的槽洞;北部则还与山体相连。这里的石材似乎质量不是很好,容易碎裂风化。石块表面已经碎裂成拳头大小一块一块的,有的地方好像有大块的石头坠落,有用水泥敷上的印迹。

往上一个平台,看到了碑首。三部分中,碑首最小最轻。高六米,宽十一点七四米,厚四点六米,重八百六十二吨。碑首的四周已经与山体分离,呈古代官帽的样子。底部开凿了数个槽洞,已经接近可以分离的程度。看起来碑首的风化程度更严重一些,顶部有大片大片的碎裂。

碑首后面是碑身,像一艘船一样东西向横躺着。碑身高二十五米,宽九点四米,厚四米,重两千六百一十七吨。碑身南面,西面,北面都已分离完成,基本削平,只有东端还山体连着。碑身下面除了东西两端之外,都已凿空,将其完全分离的工程已经不大。初看起来,碑身的完成程度应该是最好的,除东端之外,几面都已经凿削得比较平整。碑身正中下部有铁架子支撑着,这个地方有一大块石头有碎裂下坠的迹象。

 

阳山碑材的开采,似乎是朱棣搞的一场政治秀。

朱棣以非法手段夺取自己侄子的帝位,自觉愧对祖先,愧对父亲的在天之灵;社会舆论的纷纷扰扰,人们对他帝位“合法性”的质疑,更使他紧张而焦虑。朱棣试图给他父亲立起一座亘古未见的丰碑,一是掩饰自己的心虚,二是表现自己的强势。朱棣从来就是好大喜功的个性,做事讲究排场;在他看来,石碑越大,越显示他的忠心和孝心,越显示他的权威和控制力。因此,要造就造世界上最大的石碑。

但是,造这样大的石碑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人们甚至都没听说过。要将数千吨的大石块移动二三十公里,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的。在北方适用的滚木和结冰的技术,在气候温暖的南京并不适用。可见,朱棣空有雄心万丈,却疏于可行性研究。他以为想得到就做得到,但事实上他想到了,技术上却不可行。也许是碑身都快完成了,才想起运输是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于是就作罢,放弃了。

还有一种可能。阳山的石材品质并不好,容易碎裂。石碑那么长,那么薄,那么重,即使有能力运输,也很容易在途中断裂。也许是考虑到这个因素,才终止了继续开凿。我们现在看到的碑身,就有一条从顶部穿到底部的长长的裂缝。

正是因为这场政治秀没能演下去,所以正史中就没有记载。

我还听到另外一种说法。

朱棣篡权之后,担心朝野不服,就招来德高望重的大儒方孝孺入朝,命其起草诏书,为新帝登基歌功颂德。谁知方孝孺居然耿介抗命,不给朱棣一点面子。朱棣恼羞成怒,不仅将方孝孺凌迟处死,还灭其十族(包括九组及其学生),冤死者达八百七十人。

方孝孺及其十族被诛戮后,天下民怨沸腾。被朱棣压制的“惠帝死党”借机串联,共谋举事。朱棣逮捕了其中七千九百人的顽固分子。担心屠杀反对派会引起更大的民愤,姚广孝向朱棣献计,将这些“惠帝死党”遣往阳山为太祖皇帝开凿石碑。姚广孝此计,只是借刀杀人。几年间,“惠帝死党”几千人在阳山采石场全部饿死,累死,病死。

这样说来,开凿石碑只是借口。达到了杀人的目的,石碑是否开凿出来就不重要了。

离开阳山碑材景区,我的心情像石头一样沉重。

这些碑材,无论是为了给朱元璋建造歌功颂德的丰碑,还是仅仅是朱棣屠杀反对派的借口,其实都是封建专制的罪证。

 

返回到南京博物院。等了一会儿,雨燕也参观结束了。又到那家“宫廷菜馆”吃饭,又要了盐水鸭。

今天是周日,参观博物院的人很多。这家菜馆的生意很好,我们不得不挤在楼梯口的小桌上吃饭。

味道不错,价格便宜。收钱的小伙子仍然傲慢,冷冰冰的,对客人爱理不理的样子。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