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记

赵峰 原创 | 2020-10-13 13:1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信息不对称 维修 

 维修记

2020-9-9

(一) 笔记本

二月底我们在昆明,要上网课却没有电脑。——我没有想到这个假期会这么长,回去的时候没带电脑。我以为可以用手机应付一下,返回武汉后一切会恢复正常,没想到上网课会成为上个学期的常态。

三月初雨燕在网上买了个小米笔记本。当时,各个品牌及型号的笔记本都很抢手,这是全国大中小学都上网课的结果。这个笔记本还是雨燕好不容易才“抢到”的。

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开机慢,得一两分钟。打开网页需要很长时间;主页打开之后再点击内容,速度显示很慢很慢,然后出现“网址错误”的提示,就打不开了。“腾讯课堂”和“腾讯会议”APP倒是可以用,但IE浏览器打不开,看不了新闻,也看不了电影。笔记本自带的浏览器也打不开。用不久又发现新的问题,关机或者休眠之后不能正常开机。每次开机都要长按电源键,强行关机,之后才会慢慢启动。我担心这样会损害机子。

四月中旬回到武汉,就暂时将这个小米笔记本放在一边,还以为这是品质问题。后来想想不对。毕竟是雨燕花了七千多买的,而且这款笔记本还自诩上网极快。于是决定找地方维修。七月初,疫情形势大大好转,出门也方便了很多。我在百度地图上搜索“小米”,跳出好几处“小米授权维修点”,选择了最近的一家,位于广埠屯七二二研究所附近。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说问题不大,可以修理。

到了才知道,这是一家综合维修店,不仅修小米,也修其他品牌;不仅修笔记本,也修手机,电脑,甚至电视。老板三十来岁,黄冈人,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普通话说得还不错。他的女儿在店里做作业,因为疫情,她们小学一直没开学。小姑娘说,她过年前去内蒙姥姥家,因为疫情,过完年也回不来。直到前不久解封了才回来。

我将笔记本的“症状”跟小师傅描述一番,他说可能是浸水。打开之后,发现几个问题。1,以前打开过,有明显的痕迹;2,浸过水,主板有腐蚀的霉斑。老板说,可以修,要五百块。一来我不了解问题的严重性,二来也不了解修理的复杂性,三来还不清楚再找一家会怎么要价。我实在不明白这个价格合不合适。

我有些迟疑,“要五百块?”

小师傅肯定地点点头,“要五百块。没有多要你的。”

“那就修吧。”我还是有些迟疑。

小师傅说主要问题是因为浸水,电路被腐蚀,影响了速度。还说如果不处理,可能主板会报废。一边说着,从手边拿过一块黑乎乎的抹布,蘸上小瓶子里的液体,在主板的霉斑上擦拭,又用电吹风吹一吹,然后放在后面一台黑铁架的机器上作什么处理。我看那机器像个烤架,也不是什么高度精密的东西,连个示波器都没有。大约一个小时,搞好了。可以正常开机,上网速度飞快。

就这样半个小时就搞好了。这期间,小师傅还接了个活,给一个女子调试了手机,收了那人二十元。我心里惦记的那五百元慢慢膨胀起来,让我不舒服。就这么简单,没有精密的设备,没有复杂的操作,不到一个小时就要五百元,这样挣钱未免太容易了吧。维修行业真的就是这般暴利吗?

我心有不甘,“老板,便宜点吧?”

“给四百八。”老板语气坚定。

我倒不是真的舍不得那五百块,也相信实际上是值五百块的。我只是觉得让人这样容易就挣去五百块,会让人说“勺”。晚上雨燕问我修笔记本花了多少钱,我说,“不多,一百二。”雨燕还说,修理行业真是暴利。

 

(二) 跑步机

我这些年使用跑步机的频率比较高,夏天和冬天外出锻炼不方便,就在家里跑步,两天跑一次,一次一小时。

六月底的一天,跑着跑着,感觉前头电机处冒了点烟,随后停机,显示屏出现“电机短路”的提示。这个跑步机是我们搬家之后不久雨燕给我买的,迄今已经七年多了。找不到发票,就百度“亿健跑步机售后维修”。

找到一个400开头的电话, 对方给了一个维修工程师的电话,加微信。对方提出拆前部电机防护罩,拍照片发过去。诊断说可能是主板坏了,要寄到西安的维修总部去检测和维修。我一时没想到,这家公司总部在杭州,为什么维修要寄到西安。我只是问能不能上门,对方说上门要加一百五十元,又说没必要上门。还说要我自己将主板拆下来,快递到西安。我是一个技术白痴,再简单的技术操作也两眼一抹黑。

我感觉沟通不好,又打那个400电话过去。对方给了另外一个电话,又加微信。还是先前的做法,要我自己拆了主板寄过去。要是主板坏了,要275元换新的;要是电机坏了,要350元。这次这个工程师还比较有耐心。我按照工程师的指导拆主板,不算复杂。不过,我很怀疑我能不能将其再装上去。快递寄过去三天,对方通知我,收到了主板,作了检测,坏了,修不了,要换新的,得275元。要我打275元过去,他将主板快递回来,我自己安装。他的意思是先换主板,再确定电机坏了没有。我感觉这样太麻烦,就说干脆连电机一起换。对方要我打275+350=625元过去。那时已经七月十二号了,我们计划好七月十六日离开武汉回昆明的。估计时间来不及,于是约定八月二十日我们回来之后再处理。

八月下旬返回武汉,看着不能使用的跑步机,就像一堆废铁,有些糟心。之前联系的“维修”,实在很不靠谱。他们要么就是骗钱,要么就是卖设备,维修是谈不上的。于是又百度“亿健跑步机维修”,找到一家武汉的“亿健跑步机特约维修部”。说了说跑步机的情况,又说到之前联系维修的情况。对方肯定我是上当了,说那家“维修总部”就是骗子。又说自己原本是亿健的工程师,现在出来专门做维修。我问他是不是专门维修亿健跑步机,他说什么都修。我又问价格,他说上门费150,加上换主板,换电机,要一千块。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吹牛;而且感觉他将我看成是个傻瓜。我对他的信任度,还不如他说的那个骗子。

到“淘宝”上看了看,一般的跑步机也就两千左右,也有一千多的。当然,这个价格的跑步机质量肯定赶不上我这个原价七千多的。但是,花一千块来修理,结果还不确定,倒不如再加千把块买个新的。不过,对我来讲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怎么将这废弃的几百公斤的铁家伙弄出去?回头又一想,跑步机容易损坏的应该就是主板和电机,至于其他的结构,使用年限会很长。花大几百块换了主板和电机,相当于有了一台新的跑步机,所以是值得的。这样想着,再次百度,也许我之前找的网页和电话都不对头。

这次找到的亿健官网应该是真实的。有框架,有内容,有联系方式。而我之前找到的那个,连商品都打不开,应该是假的。从官网上找到电话,是杭州的,不是400开头。电话打过去,是亿健的售后服务中心,给了我一个武汉的维修电话,师傅姓张。跟张师傅聊了几句,他说“西安总部”肯定是假的,他要我将主板要回来,他来给检查检查。我给“西安总部”的“工程师”发微信,说主板不修了,麻烦他给快递回来。对方责怪我说好了八月份打钱过去的,现在反悔了。我知道主板要不回来,就不再跟他联系。还好,他后来也没有通过微信骂我,纠缠我。张师傅说他可以跟总厂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主板。

过了几天,张师傅上门,带着主板。他说是亿健的,但我没有检查,他也没出示身份证明。装上主板之后,又说电机坏了,转不动。还说是因为电机坏了,才导致主板被烧。当着我的面给供应商打电话买电机,对方要400元。张师傅回头跟我说,一般是350,但现在不好找到,要400块也只能接受。还说他直接按进价给我,不加一块钱。又过一周,张师傅再次上门,扛着塑胶袋包裹着的电机,当我的面打开。他这是为了表明这电机是新的吧。

换主板,装电机,上润滑油,调角度,上紧螺丝。有好几个螺丝是从来就没有上紧过的,因为这跑步机最初买回来,就是我和几个学生一起安装的。修理完毕,能正常工作了,而且声音小了很多。走的时候,张师傅提出的费用是650元。他算的是主板300+电机350=650。比我算的少一些,我算的是主板275+电机350+上门150=775。出门不久张师傅又给我发微信,说电机亏了50元,不是350而是400,我又给他发了50元的红包。比我预想的要好,至少是跑步机可以动了,而且没收150元的上门费。

我怀疑主板可能有问题,显示的速度肯定比实际速度快。我以前跑到时速六公里就有点吃力了,而现在跑到七公里还很轻松。而我现在跟以前相比,体力是下降了的。

 

(三) 有线电视

九月初有线电视出了问题。先是信号中断,重启之后又恢复。过几天,重启也不恢复了。给负责我们片区的电信工程师老陈打电话,约了时间。

陈师傅一直态度不错,有耐心。但我感觉他不太专业。他似乎对什么问题都没有把握,似乎这也对那也不错,没个准头。问题不管大小,总是慢慢悠悠的,还要经常向同事请教,求救。

陈师傅来看了看,说可能是光猫出故障,要更换。更换了光猫,还是没有电视信号,又说可能是线路有问题,又直接从光猫拉线连到电视,还是没有信号。于是给同事打电话求救,才发现需要重新设置路由器,设置之后,有了电视信号。又发现没有无线信号,说可能要换无线猫。换了无线猫,还是没有无线信号;摸来摸去,发现要重新设置参数;重新设置之后,手机有信号了,电视还是没有无线信号;又发现是客厅信号增强器的问题,需要重新设置;不知道怎么设置,又向同事求救,弄了半天,终于弄好。一个上午几乎没有休息。换了光猫和无线猫,花了399元。这些年,好像每年都要通过陈师傅换猫。其实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要换,应该是没有坏,可能是为了升级吧。总之他说要换就换。

陈师傅离开才十几分钟,电视信号又中断。我给他打电话说明情况,他说次日再来看。我自己将光猫插口换来换去,发现好了,有信号了。就给陈师傅打电话说不用来了。这样过了一周,信号再次中断,而且多次尝试不能恢复。又给陈师傅打电话,约好次日下午他再来看看。

那一天我们本来去江夏的4S点给雨燕保养汽车,为了维修有线电视,中午就匆匆赶回。我们回到家的时候,陈师傅已经在楼道等了十几分钟了。他说他今天很忙,要跑很多家。

看来看去,摸来摸去,一直没找到问题。又向同事求救,还向电信中心求助。一筹莫展,陈师傅忙得满头大汗。期间,不断有人打电话,要陈师傅去安装设备,或者排除障碍。陈师傅很无奈,跟我道歉说,今天是想不出办法了,他还有很多家要去,干脆次日再来弄。我看了弄了半天,既没找到问题,更没找到方案,这样耗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就让他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师傅又来了。他说可能是路由器的问题,换一个试试。换了之后,还是没有信号。又向同事求救,又向中心求助,又搞得满头大汗。最后想起来可能是光猫插错了信号线,重新插线之后,果然有了电视信号。以为大功告成,又发现无线信号又没有了。陈师傅又开始拿着遥控器摸来摸去。我有些泄气,想着弄不好就算了。陈师傅脸上却出现了笑容,更换密码之后,无线信号有了。

我不懂技术,对技术问题没有发言权。但陈师傅的表现,确实是技术不熟练。他所处理的这些问题,应该是经常要面对的简单问题。但对他来讲似乎每一次都是第一次,都是新问题。

换了一个新的机顶盒,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二百四。我试探性问了句,“可不可以便宜点?”“给二百算了。”回答很干脆。陈师傅走了之后我在淘宝上查了查,完全一样的路由器只要一百左右。也就是说,陈师傅是涨价一倍以上卖出的。我一时明白过来,陈师傅为什么一直对我客客气气的,因为我从来不跟他讲价;因为他每次到我家里来维修,都能赚个二三百。

 

(四) 灯具

我十年前装修目前住的这个房子,是在康家建材买的灯具,全部是雷士的。当时给我安装的,是他们家的工程师欧阳。那时候他二十四五岁吧,脾气温和,耐心细致,技术娴熟,干脆利落。住了两三年之后,顶灯的灯源大多寿命到了,变压器也先后出问题,需要更换。最初我是到店里买材料,约好时间欧阳师傅上门更换。后来欧阳建议说,以后灯坏了打电话给他,他下班之后直接从店里拿材料来更换。不要经过店里,可以节省一点费用。对他来讲,可以挣点外快。

我对欧阳素有好感,这孩子懂文明,讲礼貌。说实在话,欧阳来给我换灯具,材料费多少,工钱多少,我是一点概念都没有,他说多少就是多少。那时候用的还是传统的灯源和变压器,确实是有些贵。一套顶灯的灯源和变压器要二百来块,有时能用两年,有时只能用一年。

后来欧阳出去单独干,自己开铺子,当老板。我还请他来给我换灯具。有时候他拿来的材料,并不是雷士品牌的。他说雷士现在不生产原先型号的产品了,只能用替代品。我也不清楚是不是这样。有时候他带来的灯源,已经很旧了,包装纸盒有水迹,发黄了。他说价格便宜点,二十或者三十,但我并不知道究竟是便宜了还是昂贵了。每次欧阳来给我干活,我还是送他月饼,水果,饮料,还问问他孩子的情况。

最近三年,我没有请欧阳来给我维修灯具了。我在淘宝上看到的LED吸顶灯,安装简便,耐用,亮度高,而且便宜。以前装一套顶灯得二三百,只能用一两年,而现在便宜的一套只要二十元,亮度增加很多倍,使用年限还长很多。我三年前换的一套,至今还在用着。

(五) 信息不对称的修理市场

由于知识,技术,经验的专业性,在维修市场的供方和需方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供方因为专业而成为信息优势方,需方因为非专业而成为信息劣势方。信息的不对称进一步造成市场权力的不对称,造成优势方利用信息优势实施差别定价,剥夺消费者剩余,侵犯消费者利益的结果。如果需求方的利益总是受到侵害,或者说不能如预期得到实现,则可能选择退出市场,回避市场,这就意味着市场的失效。

在我经历的维修实践中,供方的信息优势与需方的信息劣势是显著的,供方利用信息优势剥夺需方的消费者剩余的状况也是极为严重的。供方的信息优势实际上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垄断,因为需方获得相关信息是有成本的,而且需方在缺乏专业知识和信息的背景下也很难通过更换交易对象而给供方带来压力,于是,供方的差别定价就很有把握实现。当我一次次面临维修可能带来的尴尬和利益损失的时候,我一次次打起退堂鼓。我确实想过将跑步机作废,想过将新买不久的笔记本扔弃不用,我最初装的很多灯具可修可不修的就选择不修。于我个人而言,对市场采取这样的消极态度是存在效率损失的。对于维修者来讲,甚至对于社会资源的利用来讲,何尝不是一种损失。

解决维修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关键要对市场进行规范,增强信息的透明度,约束经营者的定价权,以增强市场需方的信息能力,讨价还价能力。规范维修市场,需要依托行业协会,组建行业性质的维修机构,制定和实施行业标准。维修市场容量很大,如果能够有序运转,将会有更多消费者进入其中。

我现在进入灯具维修市场的机会减少了,这是因为技术进步导致新的无需维修的灯具的出现。随着技术进步,产品日趋设计简单,使用方便,消费者对维修的依赖可能会减轻。但是,技术进步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在客观存在信息不对称及其对维修市场的有序运转的损害的背景下,强化调节和干预,平衡供方和需方的信息能力是必要的。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