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七十年前抗美援朝决策过程

翟智高 转载自 博客中国 | 2020-10-23 21: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重大决策 

      10月23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习近平发表讲话,提到了几个“始终没有忘记”: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老一辈革命家为维护国际正义、捍卫世界和平、保卫新生共和国所建立的不朽功勋,始终没有忘记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当年作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重大决策的深远意义。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谱写了气壮山河英雄赞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以及所有为这场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人们。

    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19万7千多名英雄儿女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和平献出了宝贵生命。烈士们的功绩彪炳千秋,烈士们的英名万古流芳!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在爱国主义旗帜感召下,同仇敌忾、同心协力,让世界见证了蕴含在中国人民之中的磅礴力量,让世界知道了“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中国人民深知,对待侵略者,就得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同他们对话,这就是以战止战、以武止戈,用胜利赢得和平、赢得尊重。中国人民不惹事也不怕事,在任何困难和风险面前,腿肚子不会抖,腰杆子不会弯,中华民族是吓不倒、压不垮的!

     中国永远不称霸、不扩张,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我们决不会坐视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受损,决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侵犯和分裂祖国的神圣领土。一旦发生这样的严重情况,中国人民必将予以迎头痛击!

      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指出,世界是各国人民的世界,世界面临的困难和挑战,需要各国人民同舟共济、携手应对,和平发展、互利共赢才是人间正道。当今世界,任何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极端利己主义都是根本行不通的。任何讹诈、封锁、极限施压的方式都是根本行不通的。任何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的行径,任何搞霸权、霸道、霸凌的行径,都是根本行不通的。不仅根本行不通,最终必然是死路一条。

    作为负责任大国,中国坚守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

 


绝密:70年前抗美援朝决策过程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从其全球战略和冷战思维出发,作出武装干涉朝鲜内战的决定,并派遣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1950年10月初,美军不顾中国政府一再警告,悍然越过三八线,把战火烧到中朝边境。侵朝美军飞机多次轰炸中国东北边境地区,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我国安全面临严重威胁。

    值此危急关头,应朝鲜党和政府请求,中国党和政府以非凡气魄和胆略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德怀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领下进入朝鲜战场。这是以正义之师行正义之举。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世界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各种势力进行了重新组合,形成了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而此时的朝鲜半岛,分裂为两个相互对立的国家,南北双方都试图通过武力实现民族的统一。美国和苏联当时都无意在亚洲出现双方直接冲突的局面,因此,对其代理人均采取了限制和压抑的措施。

   1950年1月底,由于中苏条约谈判中来自中方的压力,莫斯科改变了主意。为了保证苏联在亚洲的战略利益,以朝鲜半岛南部的港口取代旅顺港。

   在4月10日-25日的秘密会谈中,斯大林与金日成详细讨论并最终批准了发动战争的计划。

      1950年5月中旬,金日成秘访北京,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向毛泽东通报了对韩战争的意图,而毛泽东持反对意见,认为此时发动战争时机不够成熟。

   资料图: 毛泽东会见金日成

       斯大林要求毛泽东调几个师的兵力到东北,布防于丹东-沈阳一线。毛泽东要求苏方提供几个师的武器,斯大林回复称装备问题可以帮助解决一些,但要求中方尽早布置兵力;5月15日,毛泽东表示同意金日成统一半岛的计划,但是并未被朝方告知时间表。

   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南进作战,朝鲜战争爆发。韩国军队在朝鲜的强大攻势下,节节败退,朝鲜人民军曾一度攻占南韩的政治中心汉城(6月28日)。

朝鲜人民军攻占汉城

    美国为维护其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和利益,立即进行干涉。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

    6月27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公开宣布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并命令其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入侵中国领土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安理会提交了议案,授权组成"联合国军"帮助韩国抵抗朝鲜军队的进攻。"联合国军"以美军为主导,其他15个国家也派小部分军队参战。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分别发表讲话和声明,反对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政和入侵我国领土台湾。毛泽东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朝鲜内政和入侵我国领土台湾,严正指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将既不受帝国主义的利诱,也不怕帝国主义的威胁”。他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同日,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发表声明,强调指出:“杜鲁门27日的声明和美国海军的行动,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我国全体人民,必将万众一心,为从美国侵略者手中解放台湾而奋斗到底。”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发表讲话,谴责美国干涉朝鲜内政、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侵略行径。

   1950年7月5日美军参加了第一场对朝鲜的战役。7月6日,周恩来再次发表声明,指出联合国安理会6月27日关于朝鲜问题的决议为非法,中国人民坚决反对。

   195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在北京成立,并在14日发出《关于举行'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周"的通知》。抗美援朝运动开始波及全国,形成第一个高潮。中央军事委员会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于7月13日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抽调第13兵团及其他部队共25.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后又调第9、第19兵团作为二线部队,分别集结于靠近津浦、陇海两铁路线的机动地区。

   1950年9月15日,美军第10军于朝鲜半岛南部西海岸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损失严重,转入战略后退。

美军在仁川登陆

   9月30日,周恩来发表讲话,警告美国:"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但是麦克阿瑟认定中国不敢出兵与美国对抗,所以美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10月1日美军越过北纬38°线。朝鲜局势急转直下,出兵朝鲜问题也作为应急方案摆在了中国领导人面前。

麦克阿瑟

 

  同时,在美国空军的不断轰炸下,朝鲜人民军开始招架不住,焦虑不安的金日成于是考虑请中国出兵援助朝鲜。但在当时金日成与斯大林直接联系,根据斯大林的意见进行有关战争的决策和指导,金日成与毛泽东之间基本没有联系,有关请求中国出兵援助的情况,由斯大林向毛泽东作些通报。

 

苏联致中国电文(1950年10月1日):

致苏联大使:

请立即转告毛泽东或周恩来:

    我正在远离莫斯科的地方休假,对朝鲜局势不甚了解。但是,从今天莫斯科给我的报告中,我得知朝鲜同志陷入了困境。

    莫斯科在9月16日就已提醒过朝鲜同志,美国人在仁川登陆的意义非同小可,其目的在于切断北朝鲜第1和第2军团与北部后方的联系。莫斯科曾提醒他们应迅速从南方至少撤出4个师,在汉城以北和以东建立防线,然后逐步将大部分的南方部队撤到北方,并以此保住三八线。但第1和第2军团司令部未能执行金日成关于将部队撤到北方的命令,从而使美国人得以切断部队并把他们包围起来。在汉城地区,朝鲜同志没有任何可以进攻抵抗的部队。可以认为,通往三八线的道路是没有设防的。

   我考虑,根据眼下的形势,如果您认为能为朝鲜人提供援军,哪怕五六个师也好,应即刻向三八线开进,从而使朝鲜同志能够在你们部队的掩护下,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中国部队可以志愿者身份出现,当然,由中国的指挥官统率。

   我没有向朝鲜同志谈过这件事,而且也不打算谈。但我并不怀疑,当他们得知此事后将会很高兴。

等候您的答复。

    此致

          敬礼!

           菲利波夫(斯大林的别名)

 

   10月2日凌晨2时,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给高岗和邓华发电,要高岗立即来京开会,让邓华下令“边防军提前结束准备工作,随时待命出动,按原定计划与新的敌人作战”。同一天,毛泽东拟就了给斯大林的电报稿,电报稿中说中国已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还通报说中国预先调至东北的12个师将于10月15日开始出动,在朝鲜适当地区(不一定到三八线)进行防御战,待苏联武器到达后,配合朝鲜人民军举行反攻。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明确表示派兵入朝作战的意思,但是,这封连夜起草的电报却并没有发出,原因是在当天下午,即10月2日下午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现在出兵朝鲜持怀疑和反对的态度。

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关于请求苏联为志愿军提供空军掩护给斯大林的电报手迹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0月2日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在中南海颐年堂开会商讨此事时,出现了意见分歧。毛泽东认为出兵援朝已是万分火急,但是林彪不赞成出兵。于是决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再行讨论,多数领导人依然对出兵援朝持犹豫或反对的态度。此时最主要的军事领导人只有彭德怀没有到京,毛泽东要周恩来速派专机去西安接彭德怀来北京参加会议。

   10月4日,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意见分歧仍然很大,许多人不赞成出兵。聂荣臻曾回忆说,当时党内的意见倾向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

   由于气候原因,彭德怀于10月4日下午才飞抵北京赶到会场后,彭德怀“发现会议的气氛很不寻常”,分歧意见很大。当天下午,彭德怀没有发言。第二天上午9时左右,邓小平受毛泽东委托专程到北京饭店接彭德怀去中南海谈话。显然,毛泽东有意通过彭德怀扭转会议的僵持局面。因此,谈话时毛泽东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确实存在严重困难,但是我们还有哪些有利条件呢?”当彭德怀表示支持毛泽东出兵的主张,并愿意带兵出征后,毛泽东颇为感慨地说:“这我就放心了。现在美军已分路向三八线以北冒进,我们要尽快出兵,争取主动。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请你摆摆你的看法。”

   下午政治局会议继续对是否出兵援朝问题进行讨论时,仍有两种意见这时,彭德怀发言坚决支持毛泽东的主张。彭德怀的发言的确起了重要作用。会议同意了毛泽东的主张,决定出兵援朝。所以会议结束后,毛泽东才十分肯定地对彭德怀说:“给你十天准备时间,出兵时间初步预定10月15日。”

10月8日,毛泽东发布了关于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第13兵团及所属四个军和边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属三个炮兵师,待命出动。后勤供应事宜,统由高岗调度。

同日,毛泽东发电将这一决定通知金日成这是毛泽东第二次作出派兵人朝的决定。

 

苏联致朝鲜电文(1950年10月8日):

致什特科夫(苏联驻朝鲜大使)转金日成:

金日成同志!

   由于同中国同志协商需数日,复信迟了。10月1日我致电毛泽东,问他能否立刻派出哪怕是五六个师去朝鲜,以便朝鲜同志能在这些师掩护下建立预备队。毛泽东拒绝了,推说他不想把苏联拖进战争,中国军队技术装备差,战争会在中国引起很大不满等。我以下面这封信回复了他:

  “我向您提出派五六个师志愿军的问题,是因为我清楚地了解中国领导同志曾多次声明,如果敌人越过三八线,就准备派几个军去援助朝鲜同志。因此,我理解中国同志之所以准备派兵去朝鲜,是为了防止朝鲜变为美国和未来军国主义日本反对中国的军事基地,这与中国是利害攸关的。

我向您提出向朝鲜派兵问题,而且至少而不是最多派五六个师,是出于以下几点对国际形势的考虑:

一、如朝鲜战事表明的那样,美国目前还没有为发动一场大规模战争做好准备;

二、日本因其军国主义势力尚未复原,没有能力给美国以军事援助。

三、有鉴于此,美国将被迫在朝鲜问题上向有苏联盟国为其后盾的中国做出让步,将不得不接受就朝鲜问题进行调停的条件,这些条件将有利于朝鲜而使敌人无法将朝鲜变为它的军事基地。

四、基于以上同样的原因,美国最后将不仅被迫放弃台湾,而且还拒绝与日本反动派单独缔结合约,放弃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活动及使日本成为他们在远东的跳板的企图。

   由此我考虑到,如果中国只是消极地等待,而不是进行一场认真的较量,再一次使人信服地显示出自己的力量,那么中国就得不到这些让步。中国不仅得不到所有这些让步,甚至连台湾也得不到,美国人将会把持台湾,把它当作基地。美国这样做,不是为了已没有取胜希望的蒋介石,而是为了他自己或者是为了未来的军国主义日本。

   当然,我也考虑过,美国尽管没有做好大战的准备,仍可能为了面子而被拖入大战。这样一来,自然中国将被拖入战争,苏联也将同时被拖入战争,因为它同中国签有互助条约。对此应该害怕吗?我认为不应该,因为我们联合起来将比美国和英国更有力量,德国现在不能给美国任何帮助,而欧洲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更不成为重要的军事力量。如果战争不可避免,那么让它现在就打,而不要过几年以后,到那时日本军国主义将复活起来并成为美国的盟国,而在李承晚控制整个朝鲜的情况下,美国和日本将会在大陆有一个现成的桥头堡。

   以上就是我向您提出派五六个师时,所依据的对国际形势及前景的考虑。”

 

   10月7日,我收到了毛泽东的复信,他表示赞同我信中的基本论点,说他将派出的不是6个而是9个师,但不是现在而是过一些时候再派;他要求我接见他的代表而且同他们详细商谈。我当然同意接待并同他们讨论给朝鲜军事援助的详细计划。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您应牢牢守住自己的每一块土地,加强对侵朝美军的抵抗,并使用朝鲜人民军突围出来的军事干部来组建预备队。由此同样可以看出,您建议把全部在苏联接受训练的朝鲜同志改学飞行,是完全正确的。

   关于同中国同志谈判的进一步情况,下一次再通报。

                        冯西(斯大林化名)

                        1950年10月8日

   什特科夫同志,请您将此信念给金日成听。他可以当着您的面转抄,但鉴于此信属绝密件,故不要将它交给金日成。

                         冯西

 

毛泽东致斯大林电:通知中国出兵朝鲜的决定(1950年10月8日)

致菲利波夫:

   现在向您报告我在北京时间22点30分收到的毛泽东给您的电报的内容,以此作为对我2318号电报的补充:

“菲利波夫同志;

   我很高兴收到了您的回电。我党中央全会一致同意您的意见。我已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兼政委。

   高岗同志负责志愿军的后勤保障。他们已于今天早朝(10月8日)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沈阳。

部队大约能在10月15日前开始入朝。

   我已将派中国志愿军入朝的决定通知了金日成同志。

   周恩来同志和林彪同志已于今晨8点乘飞机前往您的所在地。他们的使命请予保密。

                  毛泽东

             1950年10月8日

   根据我从民航获得的消息,周恩来一行已于17时43分顺利抵达伊尔库茨克。

        罗申(苏联驻华大使)

 

第2332号电10月8日

  什特科夫致斯大林电:朝鲜已得到中国将出兵的通报

  1950年10月8日金日成请我到他那里去,并通报说,他已收到了毛泽东的电报。后者在电报中说,中国政府已决定派遣志愿军入朝,援助朝鲜人民。

  中国方面已确定了前线指挥员的人选,并要求朝方派一个代表来,以便通报朝鲜战争形势和协商中国军队入朝的相关事宜。

   今天晚上(朝鲜)内务部长朴一禹便将启程前往沈阳与中方前线指挥员会晤。

  什特科夫(苏联驻朝鲜大使)

      1950年10月8日

   中国决定出兵朝鲜的确是有很大困难的,其中军事方面的问题主要在于中国军队装备落后而且没有进行现代化战争必备的空军。毛泽东在10月2日的那封未发出的电报中就曾明确要求斯大林向中国提供大量的军事装备,包括坦克、重炮和其他轻重武器,及几千辆卡车,同时要求苏联在中国军队进入朝鲜作战时提供空军援助,可见毛泽东清醒地认识到武器装备对于军队的重要性。为了取得出战必胜的把握,也鉴于斯大林电报中说过“联手作战”,中国决定派周恩来赴苏,与斯大林冾谈苏联出动空军支援和提供武器装备的问题。

   然而就是在出动空军的问题上,斯大林瞻前顾后,出尔反尔,以至中国在下决心出兵朝鲜的问题上再次出现波折。

   中、苏1950年10月11日电文:

  驻北京的苏联使馆立即转告毛泽东同志:

  贵国代表已于今日到达,我们联共(布)的领导同志与贵国代表一起讨论了贵国已知的那些问题。

我们交换意见后,弄清了以下情况:

1、计划派出的中国援军没有做好准备,装备差,缺少大炮,没有坦克,执行掩护任务的航空兵至少两个月后才能到位,用于装备和培训上述军队的时间至少需要六个月。

2、如在一个月内不用相当数量的、装备精良的部队提供直接援助,那么由于三八线以北的朝鲜军队无力支撑,朝鲜将被美国人侵占。

3、因此,为朝鲜人提供的像样的援军只能在半年后,即朝鲜被美国人占领,朝鲜已不再需要援军的时候才能到位。

  基于上述原因并考虑到周恩来同志报告的,因中国参战而给国内带来的不利因素,我们一致决定:

一、尽管国际形势有利,但中国军队因目前尚未做好准备,就不要越过朝鲜边境,以免陷于不利局面;

二、如果部队已经越过边境,也只能在靠近中国边境一带的山区而不应深入;

三、一部分朝鲜军队应在平壤和元山以北的山区组织防御,另一部分军队要转入敌后打游击;

四、把战时应征入伍的朝鲜人中的优秀分子及指挥员分批悄悄调入满洲,在那里把他们整编成朝鲜师团;

五、要尽快对平壤和北朝鲜山区以南的其他重要据点进行疏散。

   至于中国同志所需的用于重新装备中国军队的坦克、大炮和飞机,苏联将充分予以满足。

  等待您的决定。

   签名:菲利波夫

         周恩来

   1950年10月11日

 

毛泽东致斯大林电:已下令停止出兵朝鲜(1950年10月12日)

菲利波夫同志:

  此件是我对2390号电报的补充。

  22时12分我收到毛泽东发给您的如下电报:

“致菲利波夫同志和周恩来同志

  我同意10月11日电报的意见。

  我方军队还没有出发,我已命令中国军队停止执行进入朝鲜的计划。

  关于朝鲜同志应根据形势重新部署兵力并制定新的工作计划一事,我已委托高岗向朝鲜同志进行解释。

毛泽东

罗申

  10月13日中午彭德怀和高岗抵达北京。下午,毛泽东在颐年堂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对出兵和不出兵的利害关系再次展开讨论。彭德怀听说苏联不给予空军支援后十分生气并表示要辞去志愿军司令员。毛泽东再次掌握了会场,他说影彭德怀和其他与会者,虽然苏联空军在战争开始阶段不能进入朝鲜,但斯大林已答应对中国领土实行空中保护,并向中国提供大量军事装备。会议最后决定,即使暂时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在美军大举北进的情况下,不论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出兵援朝。随后,毛泽东与彭德怀、高岗详细研究了志愿军入朝后的作战方案。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即给周恩来去电:“与政治局同志商量结果,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由于没有空军掩护,毛泽东决定初期只与李承晚部队人作战。第二天毛泽东又致电周恩来,通报了具体的作战部署和方案,并说明志愿军出动的日期是10月19日。这是毛泽东第三次下决心出兵朝鲜。

 

   罗申致斯大林电:毛泽东通知中国决定出兵朝鲜(1950年10月13日)

   致菲利波夫:

   10月13日21时毛泽东把我叫去宣布了下列事项:

   中共中央再次讨论了菲利波夫同志的最近一封电报和我的决定。我们的领导同志认为,我们应当帮助朝鲜人。

   鉴于上述原因,毛泽东同志马上把周恩来拦在了莫斯科,给他下达了同您讨论朝鲜问题的新指示。

   现将谈话的详细内容随本电报一起发出。

   罗申

  1950年10月13日第2406号电

 

罗申致斯大林电:毛泽东决定出兵及对苏联的要求(1950年10月13日)

致菲利波夫同志:

   作为对我的第2046号电的补充,毛泽东还谈到:

   我们的领导同志认为,如果美国人打到中国的边境,那么朝鲜就是我们的一块心病,而且东北将处于经常的威胁之下。

   我们的同志以前下不了决心,是因为他们对国际局势问题、苏联的军事援助问题、空中掩护问题还不清楚。现在,所有这些问题都已经清楚了。

   毛泽东指出,现在派中国部队去朝鲜是有利的。中国人有义务派出部队。

   暂时先派出由9个师组成的第一梯队,虽然装备差,但他们能够打李承晚的军队,在此期间,中国同志将抓紧准备第二梯队。

   毛泽东说,主要的问题是我们需要能够掩护我们的空军。我们希望空军能够尽快到达,无论如何不迟于两个月。

   毛泽东同志接着指出,中国目前无法为提供的装备付现款。他们希望以贷款方式得到这些装备。

这样,就不会动用1951年的预算,他们也容易向民主党派解释此事。

   最后,毛泽东说,中共中央领导同志认为,中国人应该在朝鲜同志进行艰苦斗争时帮助他们,为此,周恩来必须与菲利波夫同志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新的指示已送周恩来。

第2408号电

罗申

 

  斯大林致金日成电:中国再次做出援助朝鲜决定(1950年10月13日)

  致什特科夫转金日成同志:

  我刚刚收到毛泽东的电报,他在电报中说,中共中央再次对时局进行了讨论并决定,尽管中国军队缺乏武器装备,还是要对朝鲜同志予以军事援助。

  我正在等待毛泽东有关此事的详细通报。

  鉴于中国同志作出了这个新的决定,请把昨日发给您的电报中提出的对北朝鲜进行疏散以及朝鲜军队向北撤退的时间先往后拖一拖。

冯西

 

  斯大林致金日成电:停止执行撤退的计划(1950年10月14日)

  致苏联大使:

  向金日成转达:

  经历犹豫和若干暂时决定后,中国同志终于做出了出兵援助朝鲜的最后决定。

  我为终于做出的这个有利于朝鲜的最后决定感到高兴。

  有鉴于此,您要注意此前通知您的关于中苏领导同志会谈时提出的建议应予撤销。与中国军队出动有关的具体问题,需要您同中国同志一起同时决定。

  中国军队所需的技术装备由苏联提供。

  祝您成功!

  冯西

  1950年10月14日

 

   然而,就在中国军队箭已上弦,不得不发之时,莫斯科方面的情况又有变化。斯大林得知中国的决定后,于10月14日给什特科夫发出急电说,“经过一段犹豫不决,中国人已最后作出向朝鲜派出他们的军队的决定。我很满意这个有利于朝鲜的决定。在这个问题上,您不必考虑以前我们的高级官员与中国领导人会谈时作出的建议。”这个“建议”显然是指在此之前苏联与中国达成的一旦中国军队介入战争,苏联就将提供空中支援的协议。斯大林既已达到目的,自然要把苏联所承担的风险降低到最小程度。然而,中国方面对此还寄予着很大希望。

   毛泽东虽然再次决定出兵,但是对于苏联援助中国军事装备是否能采用租借办法和两个半月内苏联空军是否能够出动心里没底,但这两件事又至关重要,如果要用现钱购买苏联的武器,则因中国时难以支付而会延误交货日期,如果苏联空军两个半月内不能出动,则会影响志愿军的整个战略部署。因此,毛泽东在13日电文中还指示周恩来“留在莫斯科几天”,就此与苏联领导人商议。毛泽东表示,只要能用租借办法,则我军可以放心进人朝鲜,进行一场长期战争并能保持国内大多数人的团结;“只要苏联能于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内出动志愿军空军帮助我们在朝鲜作战”,并保护中国的几个大城市,“则我们也不怕整个的空袭”。周恩来当夜紧急约见莫洛托夫,要他立即向斯大林转告毛泽东来电内容。

   10月14日,苏联政府承诺对援助中国的军事装备将采取信用贷款的方式,以及将出动16个团的喷气式飞机掩护中国志愿军人朝作战。

   周恩来又致电在疗养地的斯大林,进一步提出苏联除战斗机外,可否出动轰炸机配合中国军队作战;除出动空军入朝作战外可否加派空军驻扎在中国近海各大城市;以及除提供武器装备外,可否在汽车、重要工兵器材方面也给予信用贷款订货的条件;等等。这时,斯大林却改变了主意,他给莫斯科的莫洛托夫打电话说,苏联空军只能到鸭绿江边,不能配合志愿军入朝作战。

   10月15日,平壤告急,金日成派朴宪永到沈阳会见彭德怀,要求中国尽快出兵。彭德怀告诉他中国已作出最后决定,预定10月18日或19日部队分批渡江。

   周恩来无可奈何,只得于16日离开莫斯科回国。

   苏联决定不派空军人朝作战,也就意味着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根本无法得到有力的空中支援。这不能不使中国重新考虑出兵问题。

   于是,毛泽东在17日下午时再次急电彭德怀和高岗改变计划。原定先头部队17日出动,现改为“准备于”19日出动,并且说明18日“当再有正式命令”,电报还要彭、高二人再乘飞机回京商谈。

    18日,毛泽东再次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会议,研究出兵朝鲜问题。会上,刚回北京的周恩来介绍了几天来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等人会谈的情况,彭德怀介绍了志愿军出国前的准备情况。毛泽东最终决断说“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敌人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计划渡江。”会后,毛泽东于晚9时给邓华等志愿军领导去电,命令部队按预定计划,

https://v.ifeng.com/c/80nemEBWCK8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自195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安东(丹东)和辑安(集安)两地渡过鸭绿江,入朝作战。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