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浦東我顽強的业余求学

方彭君 原创 | 2020-11-15 15:34 | 收藏 | 投票
 
        顽强的业余求学
                 在浦东东昌路的日子里之十五
                方彭君
我学徒后,还有强烈的求知欲,工作虽忙碌,可说身负重任,管着全店人员的一日三歺,是不得含糊的,因此没有时间可学习。有一天看到报纸,登着亚伟速记学校函授班招生,我去了八仙桥报了名,化了2.8元,我当时一个月的月规錢,把好长时间积省下来的钱都光了,他们给我一本书和一些练习卷子。回店后,我在工作的间隙,就在后门的本板上练习。速记是用符号,记录声音,要强记熟练,十分专心,但不能一心二用,我把饭烧糊了,受到大家的责备,我默默地忍受,自知理亏,也意识到学习速记,会影响工作而自觉停了。
    不久工会活动活跃起来,开了不少的业余学习班,这時老职工也同意,我可打烊前去学习。先在东吳中学内的店员工会夜校读了一学期,因缺師资停办。当时都是工会与单位协商办的,很不正常,后又在善堂路的一间民舎里,办了一个班,教员是附近一家化工企业的归侨工程師,讲的是广东国语,教数理化,教材是自编的,许多学生跟不上,也只办一学期,我的化学课特别好。因许多人连英文字母都不识,学习困难,后因举办单位和師资不稳定,办了停,停了办。店员工会只好自聘专职教师季宝珠、税务局还派了孙怀冰教唱歌,记得他哥叫孙怀仁,是当年著名的社会科学家。在氷厂田的民房里,办了文化班,上了正规的语文课,记得有朱德的母亲,陆定一的老山界等课文,也只办了一年,教師有了新的工作,走掉了,夜校又停办了。
        解放初期,社会並不稳定,企业与员工变化很大,不久榆林区店员业余学校,在报上招收别区店员入学,因本区学员不足,我去报名了,也只有东昌区,共去六位,我们原本都不认识,上的是初中课程,语数等内容,二名教師都是失业的中学教師。近六十年了,我还记得教代数和几何的邢慎之老师,他们教得很正规。
 我们六个同学,一学期下来走了一个,因关店失业,去摆摊了,第二学期后又走了两个,关店找到新工作了,最后只剩下三人,东昌路明德池浴室的冯志坚和我,楊家渡百货店的丰家驹。
 我们从浦东到浦西读书,是很艰难的,从东昌路走到其昌棧轮渡,这段路很长,过江到上海的公平路码头,沿东大名路到提兰桥,再从霍山路走到惠民路,到沪东中学,每天路上行走来去三个多小时,还要化摆渡钱,我们都风雨无阻,从不缺课,热天走得一身汗,冬天走得热气腾腾,我们这些人在静谧的夜里行走,现在还记得,我们在浦东南路的沙石路上快步行走,发出有节奏的嚓嚓声音,真是美妙极了。在轮渡上,热烈讨论学习中的作业,当场消化了所教知识,心情愉悦。
        我于一九五四年六月,因企业被消费合作社 接管,店员一起拼入,我们有了新的工作,因不能请假上夜校,到十月份我趁国庆假日,去办了肆业证书,我只好读到初三上学期,但很管用,当时初中学历,也算知识份子了。

 

 

方彭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后在成都市交通.邮电等部门从事管理工作,60年代后在上海市地震局工作,从事地震科普創作,80年代在上海市財贸办.商业委员会工作,主要从事商业管理和商业理论研究,发表文章数十篇,参与商业規划和商业課题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