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昌路难熬的冬日

方彭君 原创 | 2020-11-09 14:58 | 收藏 | 投票
 
 难熬的冬日
在浦东东昌路的日子里之八
             方彭君
气侯似乎在变化,那时的寒冬腊月真是冷得可怕,冰结得厚厚的,数日也不会融化,长串的冰凌挂在屋簷下,用棉衣包扎的自来水龙头,也会结冰。那時见到街上出卖糖栗子,民间谚语就出来了,"糖栗子难过日子",秋天到了,冬天不远了,即将进入严寒难熬的时光,当然也可能我还未成年,禦寒能力差。
我每天必须完成的炊事工作,是在灶头间里,地面是泥地,屋顶漏着风,十分的寒冷,洗菜是在屋外,朝西的牆边上,无任何遮挡,吃足西北风,水槽里刺骨的冷水,淘米洗菜都要下水,手伸下去血管紧缩,直冷到心窠,十分害怕,但不得不伸,这是工作,双手凍得红肿得似馒头,红肿过后,因影响血液循环,引起溃痬,俗称凍瘡,双手除母指外,只只手指都流浓血,一到晚上奇痒耐受,要到开了年的四月才长出新肉,凍瘡才痊愈,老店员说你今年生过冻疮,明年还要生的,他知道这个规律,果然我生了好几年,直到不做炊事,不下水。
在泥地烧菜煮饭,冷得双腿发抖,脚底麻木,以蹬脚取暖,后来弄来垫货的木桩,放在脚下总算好些了。
晚上一个人,睡在空旷的店堂地板上,也是极寒冷的,盖的是条被,抵当不了寒气的袭击,凍得发抖,睡了一亱,人还有发热,冷天比热天还难过。
如今过着有热水器和空的生活,与当时是无法比拟的,也是不堪回首呀!
 
 
 

方彭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后在成都市交通.邮电等部门从事管理工作,60年代后在上海市地震局工作,从事地震科普創作,80年代在上海市財贸办.商业委员会工作,主要从事商业管理和商业理论研究,发表文章数十篇,参与商业規划和商业課题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