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贝多芬是穷人还是富人?

刘植荣 原创 | 2020-12-16 16:21 | 收藏 | 投票

 今天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日,

他是西方音乐史上继莫扎特之后,第二个靠作曲谋生的人。

我们来说说——

贝多芬是穷人还是富人?

作者:刘植荣

 

2020年12月16日是“乐圣”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日。今年全年,世界各地持续举办多种形式的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活动,主要还是密集演出贝多芬的作品,例如,天津音乐厅上演了“贝多芬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全集”,由旅德小提琴家刘芳蕾和钢琴家史博阳分三场演出;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了“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12小时音乐马拉松”;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举办了“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16小时马拉松音乐会”。

贝多芬一生创作了722部音乐作品,其中大部分是他耳聋后创作的。听贝多芬的音乐总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涌动,而这股力量最终会点燃灵魂深处的火焰。贝多芬挂在居所墙上的一句格言是:“人就是独立的自我,这是一切的源头。”那么,贝多芬是否能做到经济独立?他的经济状况如何?

1.贝多芬一家在波恩属于富裕家庭

  1770年12月16日,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出生在德国波恩的音乐世家,祖父是波恩选帝侯宫廷乐队指挥兼男低音歌手,父亲是宫廷乐队男高音歌手。贝多芬的父母生了7个孩子,但只有他和两个弟弟活了下来。

  1778年3月26日,7岁的贝多芬第一次公演,从此,音乐成为他毕生追求的事业。

  1781年,11岁的贝多芬成为宫廷管风琴师的助手,但没有固定薪水,只是偶尔得到一些酬金。1784年6月27日,贝多芬被正式任命为宫廷管风琴师,年薪200弗罗林,这是贝多芬人生第一份有固定薪酬的职业。

  为便于比较,本文把各种货币均换算成当时欧洲流行的弗罗林。

  1789年11月29日,贝多芬的父亲因酗酒被解雇,但仍能得到一笔200弗罗林的养老金,另外宫廷还发给贝多芬两个未成年弟弟定量食品。贝多芬和其父亲也通过教授音乐获得一些收入,这样算来,贝多芬一家每年大约收入600弗罗林,这个收入在波恩能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他家还雇佣了一个管家,主要是照顾酗酒的父亲。

 

 

2.贝多芬在维也纳靠赞助便过上“中产”生活

  1792年11月2日,贝多芬离开出生地波恩到维也纳向海顿学习作曲,波恩的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弗朗西斯负责资助,每年500弗罗林;另外,贝多芬宫廷管风琴师的工资照发不误。当时,维也纳中产阶层每年的开销大约是775弗罗林,也就是说,贝多芬仅靠选帝侯的资助就能在维也纳过上不错的生活。

  1793年12月18日,贝多芬的父亲去世后,每年200弗罗林的养老金由贝多芬继承,这样,贝多芬在维也纳,每年能从波恩宫廷得到900弗罗林,再加上他教授钢琴课每年有800弗罗林的收入。凭这两项,贝多芬每年有1700弗罗林进账。

  维也纳当时有个由贵族组成的“骑士联合会”,其职责就是资助有发展前途的艺术家。贝多芬到维也纳后,最早是通过钢琴即兴演奏出名的,并很快得到骑士联合会的赏识,不少成员解囊相助。

  1809年3月1日,为把贝多芬留在维也纳,3名贵族拟定的一份合同承诺,如果他不离开维也纳,则向他提供4000弗罗林的年薪,具体是金斯基亲王承担1800弗罗林,鲁道夫大公承担1500弗罗林,洛布科维茨亲王承担700弗罗林,合同上写着:“向贝多芬先生提供这样的条件,为的是让他不必为生活必需品担忧,让他伟大的天才不因此受困。”

  1815年年初,贝多芬有14400弗罗林进账,其中包括赞助人过去拖欠补发款7000弗罗林年薪,演出收入4000弗罗林,还有3400弗罗林是宫廷提供的生活保障金。这一年,维也纳中产阶层的收入不到1000弗罗林,贝多芬一人的收入抵得上14个“中产”。

  贝多芬虽然得到一些贵族的慷慨资助,但他刻意与他们保持距离,认为“友谊的基础需要灵魂和心灵的极大相似性”,并强调:“我喜欢刚正不阿,艺术家应洁身自好。”

 

 

3.“作品1号”出版利润相当于“中产”一年的收入

  在法国大革命以前,欧洲艺术家的名声虽大,但社会地位低,音乐家一般都在宫廷或教会里服务。贝多芬追求个性解放和自由,他不愿被权贵“包养”,他是西方音乐史上第二个靠作曲谋生的人,在他之前的莫扎特也是靠写曲子谋生,但莫扎特主要是靠作品委约获得佣金。

  1795年上半年,贝多芬要出版他的3部钢琴三重奏,即《降E大调第一钢琴三重奏》《G大调第二钢琴三重奏》和《c小调第三钢琴三重奏》,这三部作品合订一册出版。贝多芬与维也纳的阿塔利亚出版社约定,他与出版商分摊制版费,首版作者包销,收入归作者;以后的重印向大众发行,收入归出版商。1795年5月9日,贝多芬在《维也纳日报》刊登征订广告,每册定价5弗罗林,广告连发3天,共得到249位订户。

  这本被编为“作品1号”的乐谱印刷成本是每册1弗罗林,每册净赚4弗罗林,而贝多芬分摊的212弗罗林的制版费估计也是由里奇诺夫斯基亲王支付的,该亲王自己也订购了20册,当然,这部作品就是题献给他的。这样算来,贝多芬的“作品1号”首版至少发行了268册,净赚1072弗罗林,这是维也纳中等收入者一年的收入。

  1801年3月28日,贝多芬配乐的舞剧《普罗米修斯的生民》在维也纳宫廷剧院首演后引起轰动,贝多芬声名鹊起,众多出版商争着出版他的作品,而且都是预付稿酬,他得意地说:“我一部作品可卖给六七家出版社,我要多少钱,出版商就给多少钱。”

  定居在英国的意大利音乐家、钢琴制造商和出版商穆齐奥·克莱门蒂为获得贝多芬部分作品在英国的出版权,预付给他2600弗罗林稿酬,可贝多芬同时又把这些作品卖给维也纳的出版商获得1500弗罗林稿酬。

  贝多芬的《D大调庄严弥撒》1823年完稿后,至少卖给了8家出版社,每个出版社预付给他1000弗罗林上下的稿酬,可没有一家出版社拿到这部作品的手稿,直到1825年1月,这部被他称作是“最伟大作品”的手稿才交给朔特出版社。与此同时,贝多芬也在策划这部作品定制出版,供私人收藏,定价是每次250弗罗林,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法国国王路易十八和鲁道夫大公都是订户。

 

  

4.贝多芬从作品委约和题献获得丰厚报酬

  贝多芬的不少作品是接受委托创作的,委托人给贝多芬一笔佣金让贝多芬作曲,享受该作品一年的专属演出权,一年后,贝多芬方可处置委约作品,如安排演出和出版等。例如,洛布科维茨亲王支付了400弗罗林委托贝多芬创作《六首弦乐四重奏》。奥珀多夫伯爵支付了5000弗罗林委托贝多芬创作《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和《c小调第五交响曲》(俗称《命运交响曲》)。

  伦敦交响乐协会出价500弗罗林委托贝多芬写一部新的交响曲,即《d小调第九交响曲》(俗称《合唱交响曲》)。维也纳30位达官贵族联合登报公开向贝多芬请愿,请求他一定要安排这部史诗般的交响曲在维也纳首演。贝多芬接受了请愿。1824年5月7日,《合唱交响曲》在维也纳首演,演出被观众4次雷暴般的喝彩声打断,警方不得不召集大批警察来剧院维持秩序。

  贝多芬通过把自己的作品题献给贵族也获得了不少赏金。在1809年1月前出版的作品中,接受贝多芬作品题献的有61人,其中53人有贵族封号,占87%。有的贵族专门找贝多芬,要求他把某首作品题献给自己,甚至为得到贝多芬的作品题献互相竞价。

 

  

5.音乐会为贝多芬带来不菲的票房收入

  作为作曲家的贝多芬财源滚滚,但作为钢琴演奏家的贝多芬同样赚得盆满钵盈。

  1796年上半年,贝多芬在波西米亚、萨克森和普鲁士5个月的钢琴巡演让他发了一笔小财,贝多芬给最小的弟弟写信说:“我能赚到非常多的钱。”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两次听他演出,并赏给他一个黄金鼻烟盒,里面还装满了金币。萨克森选帝侯也赏给他一件黄金礼物。

  1800年4月2日,贝多芬在维也纳宫廷剧院举办的音乐会取得巨大成功,票房收入颇丰,他便雇了一个仆人,还养了一匹马。就在这时,里奇诺夫斯基亲王还殷勤地送上一笔600弗罗林的年金。

  1803年4月5日,贝多芬在维也纳公演他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和《c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他不但是钢琴师也是指挥,这场音乐会让他把1800弗罗林收入囊中。

  贝多芬1803年创作的《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又名《英雄交响曲》)本来计划题献给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1804年称帝后,贝多芬在封面上划掉了给拿破仑的献词,气愤地说:“他(拿破仑)也不过是凡夫俗子!他要践踏所有人的权利来满足他的野心,把自己置于他人之上,要成为一个独裁者……可惜我对战争不像对音乐这样内行,不然我会打败他!”然后,贝多芬把作品献给了洛布科维茨亲王,并于1805年4月7日在维也纳首演,洛布科维茨亲王赏给贝多芬2000弗罗林。

 

  贝多芬把《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手稿交出版社时,在封面上写下:“英雄交响曲,为一位英雄而作。”2016年,《BBC音乐杂志》根据全球151位知名指挥家的评选结果宣布,《英雄交响曲》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交响曲”。在这份20部交响曲的榜单上,贝多芬有5部交响曲上榜,其他4部是《d小调第九交响曲》(俗称《合唱交响曲》)位居第二,《c小调第五交响曲》(俗称《命运交响曲》)排第11名,《A大调第七交响曲》排第16名,《F大调第六交响曲》(俗称《田园交响曲》)排第19名。

  1808年,贝多芬在维也纳演出了32场,从他的演出场次可知,演出为他带来丰厚的收入。

  1814年7月18日,贝多芬谱曲的歌剧《费德里奥》定稿版首演时一票难求,贝多芬为让演出收益最大化,宣布赠票全部作废,要看必须重新买票。18岁的作曲家弗朗茨·舒伯特为买这部歌剧的门票,卖掉了自己心爱的课本。

  贝多芬也举办慈善义演。1813年12月8日,他亲自指挥演出自己创作的《威灵顿的胜利》(又名《战争交响曲》)和《A大调第七交响曲》,将4000多弗罗林的门票收入全部捐献给伤兵。

6.有了经济自主权才敢对权贵说不

  有了经济自主权,贝多芬才不至于寄人篱下,靠权贵的施舍活着,这样才能实现创作自由,创作出激发并提升人类理性的作品,而不迎合权贵的口味歌功颂德。贝多芬说:“在艺术世界里,和所有创造活动一样,自由和进步是主要目标。”

  贝多芬尽管得到了不少贵族的赞助,但他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交易而已,贵族拿出点钱给他,他把作品题献给贵族,让他们感到享受到了一种荣耀。所以,贝多芬并不趋炎附势,崇拜巴结权贵。他对一个亲王说:“亲王,您之所以是您,是由于您偶然的出身;而我之所以是我,是由于我自己的努力。亲王现在和将来有无数个,而我贝多芬只有一个!”

  耳聋后的贝多芬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有一次他曾试图把一把椅子砸在里奇诺夫斯基亲王的头上,他甚至站在洛布科维茨亲王的宫殿门口破口大骂:“洛布科维茨是头蠢驴!”

  当然,贝多芬对权贵的不敬也导致他赞助的损失,被他臭骂的里奇诺夫斯基亲王中断了600弗罗林的赞助。贝多芬似乎并不在乎这点钱,因为稿酬、委约佣金和演出收入足够养活自己。

  贝多芬和哲学家歌德互相仰慕已久,两人相约1812年在波西米亚见面。一天,他俩拉着手散步,见一队皇室成员从对面走来,歌德挣脱了贝多芬的手,恭敬地站在路边恭候并向皇室队伍脱帽致敬。贝多芬则不以为然,正了正帽子,昂首阔步朝皇室队伍径直走了过去,反倒是皇后和皇太子主动向他打招呼致意。此时的歌德,正手拿礼帽眼睛瞧着自己的脚面深深弯腰鞠躬。

 

 

7.贝多芬晚年也“哭穷”

  贝多芬虽然靠自己辛勤的劳动收入不菲,但他却把生活安排得杂乱无章,有时甚至出现捉襟见肘的局面。

  贝多芬频繁搬家,在维也纳35年里搬家80次!为了居住的便利,贝多芬要同时租几套公寓。另外,他还时常订购昂贵的图书,雇佣抄谱员、助手和仆人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根据他的开支账目,1809年至1813年间,贝多芬花了18800弗罗林,平均每年花掉4700弗罗林,相当于4个中产家庭的开销。

  1815年11月15日,贝多芬41岁的弟弟卡斯帕去世后,他与弟媳约翰娜争夺侄子卡尔的监护权。1816年1月9日,法院判决贝多芬是9岁卡尔的唯一监护人,从此,他在侄子身上投入了大量金钱。

  贝多芬穿衣、饮食极其简朴。他说:“如果一个人的主要兴趣在吃饭上,那他比动物高级不了多少。”邋里邋遢的贝多芬甚至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他的囧样让人可怜,他的一个朋友便给他买了套新衣服,让他的仆人悄悄放进衣柜里。

贝多芬一直担心自己的钱不够用,这可能主要是为了侄子的前途考虑,他临死前还给伦敦交响乐协会写信哭穷说自己手头紧,要过不下去了。1827年3月15日,他收到了伦敦交响乐协会寄来的1000弗罗林。

1827年3月26日,一生与命运抗争的音乐巨擘贝多芬与世长辞,享年56岁。贝多芬的遗产只拍卖了10200弗罗林,因为不少值钱的遗物被人偷走了。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