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思维给文化带来了什么?

费宏伟 原创 | 2020-03-29 09: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思维 互联网 文化 

     “我也是醉了”、“有钱就是任性”、“蛮拼的”、“萌萌哒”、“时间都去哪了”、“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且行且珍惜”……在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机构评出的2014十大网络用语的调侃中,2014年文化领域的热闹就这样任性地告一段落。

       2014年,中国娱乐业产生了近300亿元电影票房、15000多集电视剧、303档综艺节目。但更令人热血沸腾的,还是互联网思维的全面渗透。当人们还在为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中的价值观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时候,三部《小时代》早已狂收13亿元票房,而定于2015年春节上映的第四部,票房被预测将达到7亿元。

       2014年同样幸运的,还有翻拍自网络微电影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这部被放到网上的一首《小苹果》带火的电影,凭借2.5亿元的票房正式打响了中国影视产业“网生代”的第一枪。

       与传统影视相比,互联网影视最大的不同是用产品思维替代作品思维,以往的观众概念也变为精准的用户群体,也就是它的粉丝群。所以说,互联网给了用户更多的选择权,不管是时间上还是内容上的。

       电影《秦时明月》将弹幕引入了大影院,把观众和导演放在完全平等的位置上,让导演和观众都有屏幕表达自己的想法,用户的评论、分享以及观看的数据,都是在参与内容创作。“众筹”概念也被引入电影产业,通过阿里巴巴推出的娱乐宝,几十万网友率先过了一把“投资人”的瘾。

      作为2014年中国电影界的一个大事件,包括乐视、优土、腾讯、阿里巴巴、爱奇艺在内的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入局。但互联网企业进军影视业所带来的,不只是简单的数字变化,从制作到营销再到发行,互联网的新“玩法”正在颠覆并重新定义传统影视产业的每一个环节。

    2014年7月,来自不同领域的文化生产者们合力将《龙之谷:破晓奇兵》送上了大银幕。该片改编自韩国一款3D动作MMORPG游戏,被视为“一次国产动画电影与游戏的深度交互”。至此,电影IP出现多元化的融合趋势已经日益凸显。

       2014年,网络小说改编成风,版权费水涨船高,天下霸唱、桐华、辛夷坞、饶雪漫等热门作家的小说改编权已被抢购一空。2014年共有114部网络小说卖出版权,其中90部将改编电视剧,24部将改编电影。可以想见的是,未来一年的银幕和荧屏仍旧会是“网络改编”当家。

       2014年内地综艺圈,共有303档节目先后上线,其中,收视率破1的节目由2013年的31档增加到了36档。什么样的综艺节目最火?互联网最火的内容就是传统媒体上最火的内容。第三季《中国好声音》和第二季《爸爸去哪儿》不仅称霸了2014年的电视荧屏,也同样是网络平台的霸主。而通过“微信摇一摇”的方式和网友互动,意味着综艺节目的网台互动到了一个新的层面。

     传统唱片业的衰落早就不是什么新闻,国内国外的唱片业都在萎缩,全球唱片销量近3年来下降了一半多,华语唱片2014年已经萎缩至578张。从年头到年尾,叫得上名、数得上号的所谓“华语金曲”,都被影视歌曲、选秀歌曲和网络神曲承包了。尽管传统唱片“出局”多年,国内的在线音乐网站却连续3年都在扩大规模,2014年的市场规模可达38.4亿元。

       汪峰鸟巢演唱会2014年夏天大胆尝试了一次网上直播,吸引7万多网友付费收看,收益超过200万元,轻而易举突破了传统演唱会受制于座位数的票房“天花板”;2014年7月,全国首个电子商务和古村落保护相结合的项目落户绩溪县仁里村,短短一个月,这个名为“淘宝众筹·重建中国最美古村落”的项目吸引了1.6万人参与,目标5万元的项目居然募集了58万元,达成率近1200%。

       百度CEO李彦宏说过,无论哪个产业,用互联网思维重新加以审视,就会发现当中仍有非常多的机遇和空间。大数据时代,“口碑”变得比广告更有含金量,而“好评”,更是变成了有价值的资产,千金难买。现在,是否认可“互联网思维”这个词语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自觉不自觉地运用这种思维方式来和社会对话,享受着互联网技术成果的同时,也在促成着互联网思维带来的各种改变。

个人简介
费宏伟同志是在陕西洛南县旅游业突破性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来的杰出创业代表,他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不为官场名利所惑,不为黄金业、矿产业的丰厚利润所动,从秦岭生态资源保护、农民脱贫致富、农村经济发展的长远利益出发,四处…
每日关注 更多
费宏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