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片语辑(2020-4-1)

田成杰 原创 | 2020-04-01 00:1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评论 笔记 名言 箴言 文摘 

   箴言片语辑2020-4-1 整理/简评:田成杰

 

  中国的可怜的老百姓,太容易高呼万岁。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 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我认为我们东方这些老文明中没有多少精神成分。一个文明容忍像妇女缠足那样惨无人道的习惯到一千多年之久,而差不多没有一声抗议,还有什么精神文明可说?一个文明容忍“种姓制度”(the caste system)到好几千年之久,还有多大精神成分可说?一个文明把人生看作苦痛而不值得过的,把贫穷和行乞看作美德,把疾病看作天祸,又有些什么精神价值可说?

  ——《科学发展所需要的社会改革》,胡适19611116日在东亚区科学教育会议上的演讲词,原为英文稿。

 

  一些大学要在短期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人们的疑问却是:中国有大学吗?按照卢曼的理论,答案是“没有”,因为教育在中国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系统。学校首先是政府的部门(南方科大的副校长定了局级),它的首要任务是灌输既定的教条,不是知识的传播与创新。

  ——《经济的“中国模式”走向终结》,丁力,《经济观察报》,2011-5-16

 

  艺术与科技有相同病症:热衷于模仿与山寨,缺乏创新。艺术被当作宣传的方式之一,是宣传的子系统,而宣传又是政治的子系统。据此,艺术是政治的孙系统,还可以用来洗钱。

  ——《经济的“中国模式”走向终结》,丁力,《经济观察报》,2011-5-16

 

  民主社会也不是天堂,因为天堂也许根本不会存在,怎么可能幻想本身有许多缺点的人去组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天堂呢?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转摘自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更严重的是,“跑官”、“买官”潜规则,已被一些高校的“官本位”通过“转基因创新”移植到了学术活动中……“学术泡沫”、“学术垃圾”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靠着这种泡沫和垃圾的堆积,“学术官本位”蔚成风气。以官养学,以学助官,真正的学术日渐萎缩。

  ——《阅读笔记之:高校“潜规则”与“官场病”》

 

  孔系孔子六十八世孙,曾成功地让山东第一个剪辫犯乞丐蔡廷章招供。孔知县先用铁链将通杲缚吊于树上,继用铁锁盘地加以炭渣,另其跪上,再用木棍踩踏腿弯,复以桑条鞭其背后,又用夹棍严夹。重刑之下,通杲编造了他的故事。(《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满口仁义道德的世孙知县,对付百姓的手段可丝毫不含糊!你还会继续信他们的仁义道德么?

 

  麦克阿瑟故伎重演,想要通过控制情报来获得做决定的主动权…他刻意缩小中国军队的伤亡数字,有意淡化中国方面的参战意图。113日,在他的精心处理下,美国国内只知道,中国赴朝军队的人数在1.65万到3.45万人之间…实际上,当时在朝鲜境内的中国士兵已经有30万人或者30个师的兵力。

  ——《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大卫·哈伯斯塔姆/著,王祖宁、刘寅龙/译;台海出版社,20175月出版。

 

  由于周恩来的飞行计划秘而不宣,爆炸计划如期实施,印航飞机在南海上空爆炸,机上中国代表团成员无一幸免(“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现有证据指出周恩来事先就知道有此阴谋,才秘密变更他的旅行计划。(《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版)

  ——为了“领导”安全,死几十个群众算嘛?

 

  (中国人)口头上说是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内心却是一种把制度当丫环使用的机会主义态度。

  ——《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肖知兴/著,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9月出版。

 

  能够做出对自己的工作有影响力的决策,可使各个级别的员工都充满干劲。以这样的方式给他们授权,会提高他们的掌控感,使他们对于如何完成工作有更多发言权,也赋予他们更多的学习机会。

  ——《越幸福 越高效》,哈佛《商业评论》20122月号。

 

  段祺瑞是蒋介石的老师。段祺瑞下野后在上海居住期间,有个孩子常来与他下围棋,那个孩子即吴清源。

  ——《阅读笔记之:《文武北洋》中的北洋文武》

 

  与其盼望下一个假期,倒不如开始一种你不需逃避的生活。

  Instead of wondering when your next vacation is, maybe you should set up a life you don't need to escape from

  ——赛思·戈丁(Seth Godin,著名营销专家)

 

  儒家文化是一种奴才文化。鲁迅先生说:“中国自古只有两种人:求作奴隶而不得的人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人。”我说当今中国家长制企业也有两类人,混得好的和混不下去的。混得好的类似于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混不下去的类似于求作奴隶而不得的……

  ——《阅读笔记之:儒家文化,扼杀“中国创造”》

 

  民主社会很大程度上等于开放社会,因为它提供了两个机制:尽可能向更广泛的制度开放;本身具有纠错机制。民主社会中没有人自称掌握客观历史规律,没有人具有封住别人嘴巴的特权。民主国家,就是一个公民可以通过合法手段解雇元首的国家,乌托邦的社会,纠错是极难的。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转摘自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官场病”在一些高校的最终效果是学术精神的沦丧。作为学者必备的基本素养,被官场规则消磨得所剩无几;至于学者的道德良知,社会责任,更是被官场染缸改变了颜色。些许剩下了一点,也被大量的学术泡沫和学术垃圾所淹没,所遮蔽。以至于做学问到底要不要良知这样不言自喻的道理,竟然也能成为值得“争鸣”的问题。

  ——《阅读笔记之:高校“潜规则”与“官场病”》

 

  重刑之下,通杲编造了他的故事。他所供的咒语是他受戒时念诵的佛经经文,僧众皆知。那么,那些割辫受害人的名字又是从何而来?这其实是一些他在路途上遇到的人。所谓的“同党”,俱系平日“会过相熟之人”,因孔知县逼问,故而“妄扳”出来。至于迷药、纸人、纸马等施行妖术的工具手段,则系在监狱“风闻旁人闲论,附会其说。”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麦克阿瑟对这次(云山)袭击十分震惊,却试图敷衍过去,因此他对参联会主席电报的回复同威洛比如出一辙。他在回电中说,中国人之所以要开赴朝鲜,只是为了能够“在朝鲜拥有一处名义上的立足之地”,从而有机会“从废墟上进行掠夺”。

  ——《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大卫·哈伯斯塔姆/著,王祖宁、刘寅龙/译;台海出版社,20175月出版。

 

  多年之后,周恩来…基辛格说,一九五八年美国要蒋放弃金门,完全切断台湾和大陆的脐带,但是台湾和大陆领导人“合作化解杜勒斯此一努力”。周说,蒋不愿做出杜勒斯要求的事,“我们劝他……不要撤军,(然后开始)单打、双不打……因此他们了解我们的意向,也就不撤军。”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中国人一向把管理与技术并称,重视管理中的方法性、工具性、实用性,而忽视了管理背后的制度、人文和思想的背景。新技术、新方法、新词汇满天飞,飞来飞去最后还是一张皮,无法与中国企业当前的实践真正有效地结合起来。

  ——《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肖知兴/著,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9月出版。

 

  经理们面临的挑战在于,不能说员工犯了错误就减少授权。犯错误是最好的学习机会——不仅对于当事各方如此,而且对于他人也有间接学习的意义。

  ——《越幸福 越高效》,哈佛《商业评论》20122月号。

 

  段祺瑞在推翻清朝的关键时刻,曾以北洋军主力统制(师长)之地位,领衔通电清廷,逼其退位,故有“一电定共和”之美誉;在张勋复辟时,已成光杆司令的他又凭自己的声望立即组织了“讨逆军”杀进京城,博得了“首创共和”和“再造共和”另享尊崇。

  ——《阅读笔记之:《文武北洋》中的北洋文武》

 

  你不可能没有每天练习,而在一个领域取得成功。

  Theres nothing youve ever been successful at that you didnt work on every day.

  ——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美国知名演员)

 

  主子文化前头走,奴才文化后面跟,再自然不过的中国生态。做主子的说一不二,目空一切,颐指气使,豪情万丈,自尊、自信、自我感觉好到九天之上;做奴才的察言观色,如履薄冰,唯命是从,忍气吞声,自卑、自贱、自我压抑到了十八层地狱……

  ——奴才做久了也会习惯,中国人就是这种状况!看看前些时候的功德碑,不就是主子-奴才思想的典型反映!?(《阅读笔记之:儒家文化,扼杀“中国创造”》)

 

  乌托邦社会的特征:(1)画布论:只要找到一个足够强力的橡皮,便可擦净社会这块白布上面的污垢(阶级敌人),可以在上面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然而,阶级敌人却永远消灭不完。(2)封闭论,尽量减少与外界交往,闭关锁国。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转摘自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本书中对株连、监视、告密、行贿、撒大谎和不择手段等不道德手段的分析表明,官本位的社会与官本位的高校,在这里表现出高度的互动。可以说,高校的“官场病”,已经成了“帕金森综合征”,应引起各方的重视。

  ——《阅读笔记之:高校“潜规则”与“官场病”》

 

  整个案子怎么会变得这样荒谬离奇呢?对山东巡抚富尼汉的质询揭示,这整个事件竟是个愚蠢的错误。富尼汉后来解释说,孔知县其实是遭到了他的衙役的蒙骗。(《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对!这些衙役还都是“临时工”(mb几百年都没长进!)

 

  如果说一开始麦克阿瑟被中国军队的袭击吓坏了的话,那么当他们消失以后,这位将军又开始夜郎自大起来。

  ——《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大卫·哈伯斯塔姆/著,王祖宁、刘寅龙/译;台海出版社,20175月出版。

 

  由于这次(金门)危机,以及特别是毛对核战争的态度,令苏联领导人大大提防他的轻率。赫鲁晓夫开始犹豫是否该让毛泽东拥有核武器。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公事公办”这个词在中国有点不说自明的微微贬义。很多中国人下意识中总觉得制度只是制裁外人或下人的方法,自己在面对制度时,都暗暗有一种别人可以按制度办,自己却最好被另眼相待的期望,如果完全是按制度办,就不算是受到了好待遇,自然有些失望。

  ——《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肖知兴/著,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9月出版。

 

  …工作中遭遇无礼行为的员工,半数的人会有意怠工,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会故意降低自己的工作质量,三分之二的人会花很多时间去回避冒犯自己的人,而说自己的绩效下滑了的人也占三分之二。

  ——《越幸福 越高效》,哈佛《商业评论》20122月号。

 

  (《1912-1928:文武北洋》)对“三·一八”事件的描述(p121-124),再一次揭露了苏联对中国的危害,作为其在中国的代理者,GCD及冯玉祥被当作了遏制日本同时也阻碍中国进步的工具,而工具们却以英明的救星自居,真是够悲哀的了!

  ——《阅读笔记之:《文武北洋》中的北洋文武》

 

  我不害怕明天,因为我见过昨天,又热爱今天。 

  I am not afraid of tomorrow for I have seen yesterday and I love today.

  ——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美国第三任总统)

 

  中国创造基本就成了主子创造、老板创造。主子、老板想让卫星上天,卫星才有可能上天。

  ——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中国企业尤其如此!(《阅读笔记之:儒家文化,扼杀“中国创造”》)

 

  我们关心的不是权力归谁所有,而是权力应如何运用。阶级的民主最关心的就是前者,是如何夺取权力,如何把旧国家机器打碎,只要政权在无产阶级手中,无产阶级江山便千秋万代不变色,而不关心权力怎样去使用。实际上,我们应当把权力托付给每一个我们能够控制他,保证他正确行使权力的人,而不会托付给一个“出身好的人”。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转摘自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本文所描述的现象可以说已成为目前中国大学的“毒瘤”——几年来,除了数量和收费上的“伟大成就”,中国的大学无论是受尊敬、认可的程度、对社会发展的贡献,还是大学产品-大学生、论文、科技成果等-的优劣,没有丝毫进步,甚至可以说是出现了严重的倒退。

  ——《阅读笔记之:高校“潜规则”与“官场病”》

 

  那些衙役受命去寻找通杲所供的剪辫受害者,他们必须在五天之内向孔知县报告结果…衙役们怕误了五天的期限受罚,就撒谎说他们找到了受害者,这样就坐实了通杲的原供。(《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案子破得快,上下都得名得利,至于屁民,死活与“它们”(此处非笔误)何干?中国有多少所谓的“神探”是这样炼成的?

 

  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将军在云山遭袭后向东京发出电报说:“我方遭到一股有组织、高素质队伍的伏击与突袭,其中有些是中国军队。”再没有比这更明显的事实了,但是对于沃克的直言不讳,麦克阿瑟的总部感到十分不快。将军想让沃克尽量淡化与中国发生正面接触的危险,装作一切正常,然后继续挥师北进。

  ——《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大卫·哈伯斯塔姆/著,王祖宁、刘寅龙/译;台海出版社,20175月出版。

 

  毛的蒙昧主义和自我陶醉被围绕在他四周的偶像崇拜鼓舞,他对统治者及其(本人)学说的至高无上论亦变本加厉。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8月第1

 

  企业是西方现象,我们无法不向西方学习。中国企业在学习西方企业时只看见器具层面(技术、工具、概念),看不见背后的制度层面(产权、组织、激励),更不见精神层面(价值观、预设、信仰)。器具或制度层面的东西或者容易学习,文化与精神层面不配套,最后的结果往往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肖知兴/著,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9月出版。

 

  无礼行为会使员工失去勃勃生机。那些遭受粗鲁对待的人常常也因此变得无礼起来:他们会蓄意损害自己的同侪。他们会“忘记”把备忘录抄送给同事。他们散播流言蜚语来转移视线。面对无礼行为的时候,员工可能会缩小自己的关注面以规避风险——同时也会丧失学习机会。

  ——《越幸福 越高效》,哈佛《商业评论》20122月号。

 

  “……我们都怀着特别关注和同情的心情关注着您,您善于将哲学家的深思熟虑和老练果敢的政治家以及天才的军事战略家的智慧集于一身……”这句话是苏联特使越飞1922819日写给吴佩孚的密函中吹捧他的话。和50年代后的中国一样,那时的苏联是很善于吹捧的,上边的一段可能就是热烈赞颂斯大林的“颂歌”中的一段——真让人肉麻;如果再联想到这些话后面的险恶用心,就更加让人厌恶和恶心了(后来的中国人是这方面的好学生)。

  ——《阅读笔记之:《文武北洋》中的北洋文武》

 

  要比别人工作更努力,像老板一样地思考和行事。

  Work harder than the next guy and think and behave as an owner of the company you work for.

  ——道格·邓纳莱恩(Doug DennerlineAlfresco公司CEO

 

  奴才文化进一步发场光大的结果必定是口腔文化(吃饭文化)、依附文化、马屁文化、阳痿文化、阉割文化(我讲儒家文化,让“中国创造”阳痿还是十二分保守的,若按照主子文化的要求,奴才文化仅仅阳痿还不够,还要彻底一刀割掉才放心)。

  ——随着思想被阉割,这种文化最终成为社会的不治之症!(《阅读笔记之:儒家文化,扼杀“中国创造”》)

 

  民主是有很多缺陷的制度,不是完美无缺的,甚至可以说,民主是很坏的制度,只不过没有比它更好的制度了。

  ——《阅读笔记之:开放社会的敌人》(转摘自刘军宁在北大的演讲:《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本文(对高校“官场病”)的分析不可谓不深刻,但问题的关键是:高校——乃至中国教育本身——作为社会的缩影,我们似乎很难要求它能在中国社会的“大染缸”中独善其身——在社会体制不改变之前,高校和中国教育的问题似乎并无解决的可能!

  ——《阅读笔记之:高校“潜规则”与“官场病”》

 

  (靳贯子、靳玉子)两人均被捆绑吊打。到头来,玉子受不了毒打,承认偷割了狗儿的辫子藏在村外。李昆威胁到,他若是不交出偷割之辫尖,即用斧头将他砍死。玉子畏惧无奈,只得用口咬下自己的辫尖,藏在手中,假称是在一棵树下发现的。第二天早上,李昆得意地将这两个流浪汉押到县衙门。(《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6月出版)

  ——百姓相残,一点不比官府逊色…

 

 

  田成杰

  2020-4-1

  www.earm.cn/田成杰2020-4-1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