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DNA揭示人类迁徙融合轨迹

郑磊 原创 | 2020-04-25 06: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融合 古DNA 人类迁徙 

 郑磊

 

2009年之后,古人类全基因DNA的研究开始提出对考古、事实、人类甚至语言学一些习以为常的观点的挑战。大卫·赖克教授是这个领域的开创者,这本书从古DNA视角,向读者提供了一个各大洲人的祖先来自何方的清晰画卷。我们由此可以了解不同族群之间如何融合、替代和扩张,以及人类大家庭的关系。

2001年开始,基因组测序的成本大幅快速下降,人们开始直接比较全基因组的信息,重建每个人成千上万个遗传路径。发现从一个人的基因组里确实可以挖掘出众多祖先的信息,每个人携带2个基因组,分别来自父母亲。通过计算这两个基因组之间差异的密度,可以推断在两个基因组上不同位置的共同祖先存在的时间(李恒,Richard Durbin,2011),奠定了古DNA研究的理论基础。

现代人类的扩张不早于5万年前,大约4万年前,世界上还生活着其他直立行走和具备一部分现代人能力的古老人类群体,但是现代人类最终淘汰了其他人类亚种。基因研究显示,有些古人类亚种消失了,但其基因留下了痕迹。比如,欧洲最早的尼安德特人,由于种群偏小且发生了与差异较大的种群的混血,导致生育能力不断下降,可能是其消失的部分原因。在非洲以外的人群的基因组中,来自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占1.5%-2.1%,东亚人比欧洲人多一些。

所有现代人都来自5万年前开始的从非洲和中东向其他地域的迁徙,但是有可能与当地原有的族群有杂交。古DNA全基因组的一个重要成果是解释了全球人类迁移的路径。根据现有研究成果,我们知道人类至少有两次重出非洲,第一次经过近东,去了欧洲,亚洲北部和亚洲南部,分别形成了古欧洲人,古欧亚北部人和古东亚人。而当时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古欧亚北部人曾经白令陆桥到了美洲。美洲原住民从古欧亚北部人哪里继承了约1/3血统。非洲以外的人类基本都是大规模人群相互融合的结果。

在末次冰盛期(距今25000-19000年),冰川覆盖了欧洲北部和中纬度地区,当地的原始人类跑到欧洲南部避难。14000年之前,地球气候变暖,曾经延伸到地中海、位于尼斯附近的阿尔卑斯冰川强融化了,于是欧洲东南部的人群和动植物又大量流入北方和西南方,横扫欧洲大陆。在12000-11000年前,农业发祥于土耳其东南部和叙利亚北部,采猎者开始驯化动植物。之后这些人群随着农业文明一起想四面八方扩散和融合。大约9000年前,农业开始扩散到希腊、印巴地区。在欧洲扩散到了西班牙、不列颠、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驯化技术是重大技术发展,促成了人类的进一步大融合,缩小了当时欧亚大陆和非洲人群之间的基因差距。比如土耳其农民进入欧洲,以色列、约旦人进入了非洲,一档人进入印度以及中亚大草原,通婚和建立以畜牧业为基础的新经济,促进了农业革命向世界各地蔓延。而5000年前之后的青铜时代的技术进步更加速了这个进程。现代欧洲人的历史中发生了一次5000年前来自欧亚大草原的人类迁移带来的融合,并促使了印欧语系的形成。

作者还指出16000多年前,北美洲被冰盖覆盖,而太平洋东岸没有结冰,第一批亚洲人已经通过白令陆桥沿着海岸向美洲迁移了,成为第一批美洲人。大约13000年前,北美冰盖中间形成了一条无冰走廊,出现了另一波南下的迁移。

在东亚,人类已经存在了170万年以上,而且是大约9000年前的一个独立于近东的农业发源地(谷子、水稻等)。长江流域的农业在5000年前分别从陆路和海路到达了越南、泰国和台湾(之后一部分迁移到菲律宾、新几内亚、太平洋岛屿、澳洲),而后在印度与近东起源的农业融合。东南亚和台湾人的祖先来自长江流域某个祖先群体。但是汉族人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东亚支系。汉族和藏族有很大一部分血统来自同一个黄河流域的祖先群体。这两个分别位于黄河、长江流域的群体是不同的,但现在还有找到他们的古DNA样本。中国是另一个农业文明中心,在最近2000年里,中国发生了史诗级人口迁移扩张和大规模混血事件,我们非常想了解东亚人的祖先群体之间的关系,末次冰期以后东亚人群的迁移历史。中国现在已经成立具有世界水平的古DNA实验室,相信揭示答案的日子也不远了。

 

 

个人简介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SFI客座教授,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