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子武术武学思想是中国先秦兵法智谋之源

姚文俊 原创 | 2020-04-27 15:28 | 收藏 | 投票

 

 

      

姚文俊

    

 

 

 

 

内容提要:该文通过比较研究,揭示了孙子、鬼谷子等人的兵法、智谋思想来源于老子道学及其《道德经》的武术、武学思想。阐明了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是对“武打”,特别是“单打独斗”思辨的结果,而孙子等人的兵法则是对“集团作战”研究的结果;阐明了“单打独斗”与“集团作战”它们“打同一理”。这个理,就是“阴阳”及其“变化”的规律性。这就是《孙子兵法》继承老子武术、武学思想的内在逻辑;阐明了由于历史时期的不同,出现了孙子等人“集团作战”条件远比老子“单打独斗”条件之重大差别。进而说明,正是这种差别,则表现出了孙子等人对老子武术、武学思想的发展。这就廓清了中国先秦的兵法、智谋理论来源不清的迷雾。

主题词:中国 先秦 老子 武术武学 兵法智谋 源泉

 

 

在中国历史上,兵书洋洋大观。但是,中国的兵法思想源于何处?至今却是一大未解之谜。

对此,比如对《三十六计》,有人说:因(作者)“精通《易经》,据以演兵”而成书《三十六计》。可见,在他们看来,中国兵法思想源自《易经》。然而,此说非也。因为《易经》是一部占卜书。孙子说:“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1】。由此可见,大兵法家孙子尚不信占卜,故《易经》又为何生得出“兵书”?

那么,中国兵法思想的理论来源究竟是什么?

笔者答曰:中国兵法及其智谋思想源于老子道学及其《道德经》。

 

一、老子道学及其《道德经》的武学文化本质

 

老子在《道德经》中明确指出:“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2】。这就反映出了《道德经》确实存在“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就是老子刻意制定的。既然老子要刻意保密,当然一般的人是读不懂《道德经》的。正是如此,千百年来,人们对《道德经》的理解五花八门、莫衷一是,甚至视之为“玄学”、“君王南面之术”等等。应该说,这些认识都是流于字面,咬文嚼字,并先入为主,各取所需的错误结果。其实他们都没有找到读懂《道德经》的钥匙和突破口。

故要读懂《道德经》和了解老子的道学思想则必须要懂得老子“国之利器”的含义。这就是老学研究的钥匙和突破口。

那么,老子“国之利器”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呢?

具体说,就是老子“柔弱胜刚强”的思想。

老子集中国先秦哲学之大成。他在精通“阴阳”,以及“周易”,和“五行”、“八卦”哲学的基础上,从中认识到,诸如“周易”,和“五行”、“八卦”,它们原本就是对“自然力”的绝对服从的结果,其间,完全看不到“人” 的任何作用,即人的“历史主动性”和人的“主观能动性”。于是,他在感知自然之中,独辟径,创造性的提出了以“刚强”与“柔弱”这一哲学范畴去反映“阴阳”及其“变化”,并以之认识和解释世界,从而开拓出了崭新的哲学认识论方法。

在老子看来,“刚强”为“阳”,“柔弱”为“阴”。在“刚强”与“柔弱”之间存在着矛盾、统一的关系,并从中揭示出了“道法自然”的三大自然规律:一是“刚强”制胜“柔弱”。这是自然、社会的公理和常识。二是“柔弱”制胜“刚强”。这是对“刚强胜柔弱”辩证法认识,并在自然、社会中得到“实证”的结果。其中,对于自然,比如“水”,水可以无坚不摧,故柔弱胜刚强;对于社会,比如“西周国人暴动”,百姓推翻天子,也柔弱胜刚强。但是,“柔弱胜刚强”是讲“条件”的。故老子的《道德经》和“道学”都在研究和创造这些“条件”。三是“刚强”与“柔弱”因力量相当而出现“和”的状况。

事实果真如此吗?

答案是肯定的。

老子在《道德经》中开宗明义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这句话的“道可道”中,前一个“道”指的是“规律”,而后一个“道”指的是“论证”,或者是“说明”。后面的“名可名”也如此。故对这句话的正确理解是:能够通过“物{“悟”}”的方法而可以说明、证明的规律,它就不是一般性的规律,而是特殊性的规律。这样,老子开门见山的就揭示出了两大规律,这就是:“刚强胜柔弱”的普遍规律,和“柔弱胜刚强”的特殊规律。老子为了说明“柔弱胜刚强”是个特殊规律,便从自然、社会、政治等等方面列举了大量的例子,如“水”、如“婴儿”、如“小国”等等,反复进行了哲理性的论证和说明。

当然,在这句话中是乎未见“刚强”与“柔弱”这些字眼。但是,只消着眼于《道德经》的上下文、着眼于《道德经》哲学的中心意思,就不难发现老子的上述思想。故老子开宗明义就隐退去了“道”的实指,正出于保密的原因。

而正是老子从“刚强”和“柔弱”出发去认识社会,并着眼于“止息社会武、戈”的结果,由此,一是形成了老子“止戈为武”的思想。即在“刚强”与“柔弱”交合而出现“和”的基点上,提出了“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主张,以使社会得以和谐发展;二是形成了老子“以武制武”的思想。即在“柔弱”制胜“刚强”的基点上,提出了“武术”来反抗强权和暴政。

由是,老子基于“柔弱胜刚强”思想而创立了“武术”。

对此,老子揭示出了“柔弱胜刚强”的“条件”。这些条件就是“阴阳”、“无极太极”、“有无”、“动静”、“虚实”等这些哲学范畴,及其它们的“变化”规律。而这些“变化规律”就是“武术”的“原则”和“法则”。概括起来,老子的“武术”的打法法则有:“见实{认识论中的实}则打及避实{方法论中的实}就虚法则“桩及桩法法则”“打机法则”、“动中求打法则”“无中生有法则”“诈术法则”“无打法则”“以静制动及以动逼静法则”“打在机前和打在机后法则”,等等。与此同时,老子揭示出了“柔弱胜刚强”的“微明”、“袭明”、“明”的三种境界,明确了“武学”观

比如,“虚实”观。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万物草木之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3】。如果单从这句话的字面意思理解,极明白易懂。这不过就在揭示万物草木的生长规律。

然而,在老子道学的“武术”中,这句话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就是:明确了“打机”,即打的对象,及其时间和机会的问题。因为,在老子看来,{万物}都有一个生长的柔弱时期、旺盛的鼎盛时期、衰老的枯槁时期的发展过程。其中,生长的柔弱时期和衰老的枯槁时期都处于弱势阶段,这时最好打它,打则事半功倍。由此形成了老子武术的一大打法法则。这就是:打生长的柔弱时期叫做“打在机前”,打衰老的枯槁时期叫做“打在机后”。这也就是“避实就虚”法则的反映。在老子看来,为什么不能打旺盛的鼎盛时期呢?这是因为,打旺盛的鼎盛时期必然出现以“阳刚”对“阳刚”的状况。而这就犯了武术“柔弱胜刚强”之大忌,到头来可能两败俱伤,或者反被其伤。对此,故老子接着说:“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折”。

“打在机前”表现为先发制人;“打在机后”表现为后发制人。

比如,“动静”观。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4】。如果单从这句话的字面意思理解,这不过就在说“浊水在静的情况下,它通过泥沙的沉淀而可以变清”和“安静得以长久要有动(生长)为支撑”这两个自然现象。而如果从哲学的角度来说,这就提示了“静”与“动”的“静为躁君”【5】和“静中有动”的关系。正是从“静为躁君”的哲理出发,老子揭示出了“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6】,即“无为而治”的思想主张的来源。

然而,这并非是老子思想的全部。而在老子道学的“武术”中,“动静”观还有更深的含义。这就是:明确了“打动不打静”,及其“以静制动”和“以动逼静”的打法法则。因为,在老子看来,静,就是“阴”,就是“无极”,就是“无”,就是“虚”。故其是无形无状、无物无象、虚无飘渺的东西。而动,就是“阳”,就是“太极”,就是“有”,就是“实”。故其是有形有状、有物有象、实实在在的东西。特别是,老子基于“静中有动”的认识,认为静的变化可以针对动的变化而来,可以比动的变化来得更快、更大、更强,从而制约动。这就是“无形制约有形”的道理。这也就是老子“至虚极,守静笃”【7】的道理。正是如此,“打动不打静”,即“动中求打”,“以静制动”构成了武术的两大法则。但从相反的方面看,由于静与动是相对的, 并且动对静起着反作用,故有可能通过动而导致对手之“静中之动”产生躁动和紊乱。这时打机也就出现。而这,则构成了武术“以动逼静”的打法法则。

“以动逼静”表现为先发制人;“以静制动”表现为后发制人。

比如,“有无”观。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8】。而“无”是怎样的呢?老子回答:“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为惚恍”;而“有”是怎样生成的呢?老子回答:“忽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忽兮,其中有物”。这样,老子阐明了“有生于无”的思想。并认为:“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如果单从这句话的字面意思理解,也容易明白。这不过就是揭示了万物的“有生于无”的演变规律。

然而,在老子道学的“武术”中,这个思想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就是:明确了“打有不打无”,和“无中生有”的打法法则。因为,在老子看来,无,就是“阴”,就是“无极”,就是“静”,就是“虚”。故其是无形无状、无物无象、虚无飘渺的东西。而有,就是“阳”,就是“太极”,就是“动”,就是“实”。故其是有形有状、有物有象、实实在在的东西。因此,在武术打法上只能“打有不打无”。而因“有”为“实”、“无”为“虚”,故又为“打实不打虚”,即做到“见实则打”。当然,其中的“实”,它虽然为“阳”,但绝非是“阳刚”。同时,由于老子讲“有无相生”【9】,即在明了“有”的基础上而把握好“无”,从而就能做到“无中生有”。在这里,“虚”“实”皆出自老子的本体论。

比如,在武学上的保密。

老子的武学三境界虽然见诸于《道德经》但散乱搁置,不为人所注意。意在保密。

对于“微明”。老子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10】。這“微明”境界,就是武学“柔弱胜刚强”的“诈术”境界。在老子看来,这是武学最低境界。

从中,反映出了“欲进则先退,欲退则先进”和“欲攻则先守,欲守则先攻”等武术原则。

对于“袭明”。老子说:“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11】。這“袭明”境界,就是武学“柔弱胜刚强”的“能熟练运用打法法则和技巧”的境界。在老子看来,这是武学的中等境界。

对于“明”。老子说:“见小曰明,守弱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即如老子说:“含德之厚,比之赤子。蜂虿虺蛇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12】。又说:“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乃至于大顺”【13】。這“明”境界,就是武学柔弱胜刚强的最高境界。

在老子看来,如果懂得了上述的三种境界的道理,就能够做到“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和做到“治大国,若烹小鲜”。

由此可见,老子“柔弱胜刚强”的思想反映出了“武术、武学”的本质。

这里,再概括的说,“国之利器”就是:一是只有统治者做到不把“权利”、“政权”视为个人依赖、专有,而以之为百姓谋利益,实施“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方才能够顺应民心,止息社会“武”、“戈”,实现社会的安定、生产的发展,共同促进对历史的推动,从而实现“兴国”、“富国”;二是面对外来强敌,只有统治者顺应民心,做到上下“同心”、“同德”,就会实现“民心无敌”,就能够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使国家巍然不动,立于不败之地。同时,只有统治者以“不争”为“争”,自觉做到“柔弱”,与百姓的政治立场一致,方才能够使国家,即统治延续得更加长久一些。从而实现“卫国”、“保国”;三是面对“霸道”和“暴政”,只有做到用“武术”于以对抗,并取而代之,从而实现“创国”、“立国”,等等。这些,就正是老子要“保密”的根本东西。

所以,老子基于对“柔弱胜刚强”规律的重大创见而缔造出了中国的“武术”、“武学”及其文化,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也就是中国先秦“兵家”之兵法、“纵横家”之智谋的源泉。

 

二、孙子、鬼谷子继承了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

 

这里,不妨将老子道学及其《道德经》的“武术”、“武学”思想,与中国先秦“兵法”、“智谋”思想作一个比较研究,就能一眼看出中国真正的兵法、智谋的“鼻祖”。

      先比较孙子的兵法。

首先,值得人们关注的是,《孙子兵法》究竟懂不懂老子“柔弱胜刚强”的道理呢?

答案是肯定的。

《孙子兵法》说:“乱生于治,怯生于勇,弱生于强”【14】。其中的“弱生于强”,这就表明了孙子完全懂得“柔弱”与“刚强”可以互相转化的道理,即懂得“柔弱胜刚强”的道理。

其次,《孙子兵法》完全继承了老子“柔弱胜刚强”之“阴阳”、“无极太极”、“有无”、“动静”、“虚实”,及其“变化”的“条件”。

具体说,比如:

一是《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阴阳”观。《孙子兵法》说:“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15】;又说:“不动如山,难知如阴”【16】。

二是《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无极太极”、“有无”观。《孙子兵法》说:“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17】。

三是《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动静”观。《孙子兵法》说:“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18】;又说:“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19】。并且,在孙子看来,“动”,要“动如雷震”,要“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而“静”,要“不动如山”。

四是《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虚实”观。《孙子兵法》说:“兵之形,避实而击虚”【20】;又说:“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21】。对于击虚,则要做到“兵之所加,如以{石段}投卵者,虚实是也”【22】。

与此同时,《孙子兵法》完全接收了老子“微明”、“袭明”、“明”的武学思想。

对于老子“微明”武学思想。《孙子兵法》说:“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23】。其中的“诈”,就是老子的“诈术”思想。

进一步看,《孙子兵法》又说:“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24】。在这句话中,其“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等,简直就与老子的“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的说法完全没有两样。

不仅如此,孙子对老子“诈术”思想继承还表现在以下方面。

例如:《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奇正”观。

《孙子兵法》说:“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25】。可见,孙子袭用了老子“正复为奇”的武术理念。而其“奇正相生”“孰能穷之”,就正表现出了在“奇正”上的“诈术”。

又如,《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进退”观。

《孙子兵法》说:“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26】;又说:“辞卑而益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27】。可见,从中体现出了老子的“欲进则先退,欲退则先进”的武术原则。

再如,《孙子兵法》接收了老子的“攻守”观。

《孙子兵法》说:“攻而必胜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28】。可见,孙子等人继承了老子的“欲攻则先守,欲守则先攻”的武术原则。

对于老子“袭明”武学思想。就表现为《孙子兵法》讲“柔弱胜刚强”之“条件”,即对“阴阳”、“无极太极”、“有无”、“动静”、“虚实”,及其“变化”规律,即打法法则的熟练运用。也就是说,《孙子兵法》完全继承了老子武术思想中的一系列哲学理念和范畴、法则和原则,从而完全表现出了老子“袭明”的武学思想。

对于老子“明”的武学思想。《孙子兵法》如老子一样重“德”。《孙子兵法》所说的“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29】,即讲“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要靠“德”来实现。

为什么会“不战而胜”?这正源于老子“道、德一统”思想。老子讲“道生之,德蓄之”,即如一个装水的容器,如果其中的水为“道”的话,那么水的高度就为“德”。故“道”与“德”原本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两种说法。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讲:“道”就是“德”,“德”也就是“道”。由此,形成了老子“德高道高”、“德低道低”,和“以德服人”的思想。在老子看来,只要做到“以德服人”, “德善”、“德信”,做到“民与上同意”,这样一来,就能实现“民心无敌”、“攻心为上”, 就能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

而对于“德”,老子在《道德经》中讲了五条:一讲“忘我”、“无私”,即不能将“道”,即“政权”、“权力”、“武力”等等,视为个人专有、私有,而要将“道”用于为百姓谋利益;二讲“爱民”、“顺应民心”,即要做到“以百姓心为心”【30】;三讲“契约”、“平等”,即要做到“有德司契”【31】、“以契彰德”、“以德服人”;四讲“正义”,即坚持正义的战争,反对侵略战争及一切非正义的战争;五讲“无畏”,即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在老子看来,具备了这些“德”行,就会做到“德善”、“德信”,上下同心,就会表现为“德高道高”、“以德服人”,就能实现“不战而胜”。

正是如此,故《孙子兵法》讲“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32】。在这里,《孙子兵法》基于老子“德”就是“道”的关系而强调了“德”的巨大作用。可见,《孙子兵法》强调的“德”,与老子武学思想一脉相承。

显而易见,《孙子兵法》完全继承了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但是,人们在读《孙子兵法》的时候总感到它们的差距甚大。那么,这个差距在哪里呢?

事实是,《孙子兵法》仅仅是继承了老子的“武术、武学之道”。以之对于战争要素来说仅仅是一个部分。当然,这是根本的、本质的部分。这正如《孙子兵法》说:“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其中的“道”,就是老子的“武术、武学之道”。这是孙子接受了的。而“天”、“地”、“将”、“法”则是老子“武术、武学之道”中基本没有的。

那么,为何老子没有讲“天”、“地”、“将”、“法”呢?

究其原因在于:老子所处的时代为西周中晚期。这时周天子统治比较稳固,没有“天子征伐”和“诸侯国之间的集团战争”。故这时老子的武术、武学之道是对“武打”,特别是“单打独斗”思辨的结果。然而,孙子所处的时代为东周时期。这时周天子王权衰落,诸侯国之间的称霸和兼并战争蜂起,故这时孙子的兵法思想是对“集团作战”研究的结果。而从“条件”的哲学内含来看,“单打独斗”与“集团作战”它们“打同一理”,故《孙子兵法》完全继承了老子的“武术、武学之道”。但是,从“条件”的外延来看,“集团作战”的条件远比“单打独斗”的条件复杂得多、庞大得多。而正是这种“外延”上的不同,就会使人们在读《孙子兵法》的时候感到了它与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的差别。

然而,正是这个外延上的差别,则反映出了《孙子兵法》对老子武术、武学思想的发展。

这个发展主要表现在:《孙子兵法》提出并完善了在“集团作战”下的敌我的主、客观条件。而这“敌、我的主、客观条件”,概括起来说,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经之以五事”之中的除了“道”以外的“天”、“地”、“将”、“法”。

其中,在孙子看来,“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由是,《孙子兵法》在军形、兵势、虚实、军争、九变、行军、九地、火攻、用间等等方面,展开进行了论证,提出了自己的创见。可见,《孙子兵法》揭示出的“天”、“地”、“将”、“法”这些敌我的主、客观条件是“集团作战”的必要。故从“单打独斗”到“集团作战”的趋势着眼,表现出了《孙子兵法》对老子武术、武学思想的发展。

当然,这种发展还表现在《孙子兵法》将老子“单打独斗”上的“桩”变为集团作战上的“阵”,等等方面。这里就不多说了。

由此可见,《孙子兵法》之源就是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

后比较鬼谷子的智谋。

老子基于“柔弱胜刚强”而揭示出了“阴阳”、“无极太极”、“有无”、“动静”、“虚实”,及其“变化”的条件。在此基础上,又揭示出了“正奇”、“攻守”、“进退”的武术规律。不仅如此,在老子看来,诸如“高低”、“大小”、“长短”、“快慢”、“远近”、“集散”、“刚柔”、“强弱”、“轻重”、“表里”、“善恶”、“香臭”、“爱憎”、“亲疏”,等等,它们都通阴阳之变。而正是这些范畴及其内在变化规律,也构成了老子“柔弱胜刚强”的条件。故正是上述的这些哲学范畴及其变化规律,加之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和理念,这正是鬼谷子的“智谋”思想的源泉。

有史书评价,认为《鬼谷子》之精髓,在于“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潜谋于无形,常胜于不争不费”。故说:“《孙子兵法》侧重于总体战略,而《鬼谷子》则专于具体技巧,两者可说是相辅相成”。

应当说,这些评价虽然很高、很好,但绝非恰如其分。

比如,鬼谷子的弟子苏秦,他合纵六国,配六国相印,并统领六国共同抗秦,这难道说是其“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办得到的吗?而张仪,他将六国合纵土崩瓦解,为秦国统一中国立下不朽功劳,这难道说是其“凭游说技巧”就能够办得到的吗?

因此,《鬼谷子》的思想,理应是老子“智谋”武学思想的发展和结晶。

            

三、结论

 

综上所述,勿庸置疑,中国先秦孙子等人的“兵法”和鬼谷子的“智谋”思想均源于老子“柔弱胜刚强”的“武术、武学之道”。因此,毫无意义,老子原本就是中国兵法和智谋思想的鼻祖。

历史的看,老子武术、武学影响之所及,《孙子兵法》、《鬼谷子》的出现,使得在中国历史战争的大舞台上翻开了,崭新篇章,演出了威武雄壮的大戏,并由此展现出了中国古代光辉灿烂的武学文明和战争文明。

而当今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只有孙子和鬼谷子等人才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武术、武学之道”呢?

答案就是:孙子和鬼谷子等人原本就是老子道学的门下弟子。

因为,简单说,如果说老子是中国修行道学的鼻祖,即中国第一“隐士”的话,那么,孙子和鬼谷子等人就是继老子之后的“隐士”,或者有着“隐士经历”,或者就是“隐士出身”。

对此有史为证。

孙子有着“隐士经历”,曾为隐士。史载,他有两次隐居的历史:一次是公元前523年孙子离开老家乐安,来到了吴国,即今江苏中部、南部一带。他奔吴后,在今苏州的穹窿山“辟隐深居,十年面壁,潜心著述”。成书《孙子兵法》;二次是公元前483年孙子又过上“辟隐深居、著书立说”的生活。

鬼谷子原本就是隐士。史载,鬼谷子姓王名诩,春秋时人。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清溪之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

不仅如此,诸如鬼谷子之弟子苏秦、张仪,他们跟随鬼谷子在鬼谷修道,后来成就大业。故按其经历,理应算是“隐士出身”。

所以,正是由于孙子和鬼谷子等人他们曾为或者原本就是“隐士”,并身为老子道学的门下弟子或传人,故才懂得老子的“国之利器”为何物、老子的武术武学为何物,这才有后来的“兵法”和“智谋”产生。

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引文注释:

1、【1】用间篇  14】、【22】、【25】兵势篇  15】、【27】行军篇  16】、【19】、【21】、【23】军争篇  17】、【18】、【20】、【26】、【28】虚实篇  24】、【32】始计篇  29】谋攻篇  孙武 《孙子兵法》 视频-古诗文网 

2、【275 3136 435 557 677 737 884 99 1075 1159 12107 13122 3098 31141  李耳 《道德經》  北京 燕山出版社 2009

个人简介
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武术、武学,2000年后确立了老子道德经与中国武学文化的研究方向.著述颇丰.已经形成对老子思想,即“老学”成体系的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姚文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