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祖师北宋李畋略传(二)

文武 原创 | 2020-05-01 07:4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寇准 爆竹 硫磺 北宋 祖师 

作者/文武:萍乡市上栗县鸡冠山乡人

 

要了解李畋,我们就必须先行了解其所生活的时代。

 

公元997年,是四川王小波和李顺起义刚刚平息的次年。在这一年,宋真宗赵恒即位。一年之后的999年,辽兵不断的越过两国边境,对大宋百姓进行烧杀抢劫。这些辽兵骑着战马,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出击迅速,救兵未至,早已满载逃窜。这是一种技术上的超越性的优势。大宋没有那么多骑兵,大宋的骑兵也绝不像辽兵一样从小训练有素,几乎与战马一体。大宋军民对之无可奈何。这些有着辽国官方身份的土匪,受到辽国的保护和怂恿,总是以极小的可能的损失,获得不菲的利益。利益就是刺激,增长其更大的野心,使之愈战愈勇,也有了更大的图谋。

 

1004年,辽萧太后与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深入宋境,企图一举吞并大宋。主战派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劝赵恒亲征,双方会战于澶渊并各有损耗。宋真宗赞同议和,派曹利用前往辽营谈判,并于次年1月下旬与辽订立"澶渊之盟"。据此合约,辽宋约为兄弟之国,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作为军费补偿。双方于边境设置榷场,开展互市贸易。此后所需岁币支出,不足此前兵费百分之一,避免了重兵长年戍边所造成的过量徭役和朝廷赋税压力。然而,也正是"澶渊之盟",成为了导致日后大宋衰落的标志性事件。“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和平本非常态,但习惯了岁月静好的人们,总是要产生错觉在武力决定权力稳固程度的冷兵器时代,长期的和平,会让多数国民生活在和平与发展、国与国只有贸易互利、武力无用、武力本应废弛、历史已经终结、国家不再重要、我们都是世界公民的幻觉之中。

 

1042年,军费补偿数额,在此前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20万两、绢30万匹。绢30万匹,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形象化的说:伸展开来,可达3600公里。

 

这个宋真宗,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励学篇》的作者: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但是,我们却不能将"澶渊之盟"的签订,简单的视为一种妥协,视为丧权辱国。在一个生产力不发达,一个人们为更好的生存资源而被迫征战的时代,战争其实也有其必然性。公元十一、十二世纪,在被称为第三小冰期内,当时北方的严寒、洪水、黄河改道等自然生存条件恶化,尤其是黄河改道,引发了河道沿岸洪水并淹没低地,将北方农民置于不可承受的生存风险之下,这就导致历史上极其罕见的大规模移民活动,这些北方移民基本都是向南迁移。到1102年的时候,当时中国1亿多的人口,百分之七十五已经生活在淮河、汉水以南了。那些世代生活于辽国的地域上的人们,其生存条件,原本难以支撑群体所必要的物质生活所需,在此时期,其生存状况的恶化,是可想而知的。当时的北宋,处于最佳地理位置,在最好的生存环境之下世代繁衍,占据着华夏大地利于农业发展的最好的生存资源,给予那些在生存条件相对更为恶劣的地区所生存的人们以适当的经济补贴,实际是一种可以理解的作法,也是一种人道的作法,更是一种自利的作法。甚至可以说,这是宋真宗和寇准所实施的马歇尔计划,是一种必要的国际援助,是当时的最优决策。

 

他人的不幸,也是你的不幸。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是如此不易他们需要努力对付恶劣的自然环境,也需要与他们的同类,处理好关系。武力强大本身并非文明。历史上很多野蛮的文明在他们的那个时代,武力上都是最强大的。真正的文明,有着和平的理念。和平与发展,互利与共赢,是其文明社会的共识

 

《志存记录.清季申报台湾纪事辑录》 一书中有署名千古伤心人所写《书「申报」「述哦古坡不见爵相之由」后》一文。这篇文章对于这一历史的评价,较为公允!

 

“其契丹之入寇石晋也,乘出帝之昏弱,轻中朝之无人,仅有一刘智远又复置之太原远地;故能遂契丹之欲,掳石晋之君臣以北归。然契丹之帝身亦为羓,而乘势以帝中国而有天下者,仍刘智远也。宋真宗时,辽帝又欲循其祖故事,兴倾国之师以入寇澶渊;当时劝帝亲身出御者,惟一寇准。他则请幸金陵者有人、请幸西川者有人;贤如王旦,虽不阻止,亦不赞行。其能与寇准同心者,惟一武臣高琼而已。幸而丁谓、王钦若等尚未进用也;不然,寇准、高琼二人岂能夺盈廷之众议哉!及帝至澶渊,辽人气沮,始请盟而退。彼时若无寇准、高琼,则南渡之举,岂能待至靖康时哉!嗟夫!世之滑没其天良而沈溺于富贵者,何若是之多也......其心盖曰「吾能媚敌,敌必怜吾也」。不知宇宙间之畏强凌弱者,人性皆同也。故郭子仪、寇准诸公皆不媚敌,敌皆敬服忌惮之;邦昌、豫、桧皆欲媚敌,敌皆反戏侮之也。”

 

或许,最幸福的时代,正是一个钱可买来和平的时代。

 

这是一个文化巨擘浩若繁星的时代!

 

范仲淹、欧阳修、韩琦、富弼、王安石 、司马光、包拯、张尧佐、王德用、苏轼、苏辙、苏洵、曾巩、寇准、黄庭坚、张咏、米芾、文彦博、曾公亮、吕夷简、鲁宗道、薛奎、蔡齐、陈尧佐、韩亿、杜衍、庞籍、吴育、王尧臣、鲁宗道、薛奎、蔡齐、陈尧佐、韩亿、杜衍、庞籍、吴育、王尧臣、包拯、范祥、孔道辅、余靖、胡宿、田况、王素、种世衡、狄青、王德用、赵槩、吴奎、张方平、唐介、赵抃、吕诲、范镇、曾公亮、吕公著、吕公弼、吕大防、吕惠卿、曾布、章惇、韩绛、韩维、韩忠彦、傅尧俞、彭汝砺、范纯仁、范纯礼、刘挚、王岩叟、张先、柳永、晏殊、宋庠、宋祁、尹洙、梅尧臣、苏舜钦、黄庭坚、蔡襄、燕文贵、武宗元、许道宁、赵昌、易元吉、文同、郭熙、王诜、孙奭、刘敞、胡瑗、孙复、石介、李觏、张载、邵雍、周敦颐、程颢、程颐、吕大临、宋敏求、范祖禹、刘恕、刘攽、王惟一、钱乙、燕肃、毕昇、沈括、贾宪、苏颂、刘仲叟、石霜楚圆、杨岐方会、黄龙慧南、五祖法演、白云守端、保宁仁勇......

 

苏轼:“仁宗之世,号为多士,三世子孙,赖以为用。”“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搜揽天下豪杰,不可胜数。既自以为股肱心膂,敬用其言,以致太平,而其任重道远者,又留以为三世子孙百年之用,至于今赖之。”

 

李贽:“钜公辈出,尤千载一时也。”

 

这样一种文化繁荣,只有春秋战国的时代,可与之媲美!在中国历史上,这是一种极其特异的文化现象!在后面的文章中,我们将对此现象之所以能够产生的背后原因作出说明。

 

幸运的是:因为活字印刷术适逢其时的发明和应用,这些人留下了大量的传世之作,成为人类文明宝库之中的丰厚遗产!

 

正是在那样一个时代,在一个和平与发展为主流基调的时代,在一个岁月静好的时代,爆竹祖师李畋应运而生。这也是一个在当时声名煊赫的文化巨擘!他也有过大量的著作,但却无一本完整流传至今。在后面的文章中,我们也要谈到这一文化现象背后的原因。

 

1005"澶渊之盟"的签订,到1071年宋神宗决定收复河湟,整整66年的和平时期。这带来了文化的巨大繁荣,也带来了一种物质的极大的富余。

 

这种物质,就是硫磺。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