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道”、“德”历史看先秦政治文化思想的演变和影响

姚文俊 原创 | 2020-05-12 15:47 | 收藏 | 投票

 

  


姚文俊

 

 

 

内容提要:该文基于中国“道”、“德”思想的历史变迁,阐明了西周“王道”及“祭祀文化”、老子“德治”及“武术、武学文化”、孔子“仁政”及“文学文化”这三大政治文化思想,及其对历史的影响。阐明了中国先秦“道”、“德”思想沦落为“道德”是历史的倒退。

关键词:中国先秦 “道”“德” 政治 文化 演变 影响

 

 

 

在中国先秦时期就已经出现了“道”、“德”思想。这种“道”、“德”思想因其历史的变化而形成了不同的治世思想,及其政治主张,和文化特质,并由此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甚至至今都在左右着今天的政治文化生活。因此,抓住“道”、“德”这个纲,以正确认识并传承中国古代文化的优良传统,做到破旧立新、古为今用,这乃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复兴的重要保障。

 

一、“道”中有“德”的西周“王道”

 

在中国先秦的西周时期,就出现了“道”和“德”的概念和思想。

首先,看“道”。

在西周早期,就已经有了“道”字。但这时对“道”的认识,仅仅指的是“路”,即指道路、坦途。如在《易经》中,就有“履道坦坦”之说。

而到了西周中期,“道”在“路”的含义上又赋予其了正确的“政令”、“法规”等意思,并由此反映为“为王之道”。故这时“道”的概念就演绎成了“王道”。这正如《尚书-洪范》中说:“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

其次,看“德”。

为了使“王道”做到“无偏无党”、“无党无偏”、“无反无侧”而有了“德”。特别是,周邑的古公亶父,在贞人的协助下做《德》篇,提出了“德”的具体要求,从而赋予了“道”的内容。

概括起来,《德》的原则精神就是:“敬天”、“保民”、“明德”、“慎罚”,和“自律”、“民得”。并以之规范人们的言行。

可见,周人的“德”,就是“道”的内容,也就是“王道”的内容。

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出,周人是将“道”和“德”分别开来,并各自有着不同的含义。这时,从“道”和“德”的关系来看,显然是一种“包含”关系,即“道”中包含有“德”。

而当“为王之道”即“王道”出现的时候,这时因“王道”而反映出来的“政体”也就随之出现了。而由这个“政体”所反映出来的文化现象也就随之出现了。

那么,这种文化现象是什么呢?

这主要就是“祭祀文化”。

这是因为,周人讲“敬天”。可见,其“王道”、“天子”是和“天”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这样一来,周人每行大事,都要得到上天的旨意,于是“祭祀文化”得以产生。

“祭祀文化”表现为“信天命”和“遵礼制”。也由此而反映出了西周社会天子统治下的森严的“等级制度”。

 

二、“道”、“德”一统的老子“德治”

 

老子生活于西周中晚期。他不仅继承了西周的“道”、“德”思想而且发展了西周的“道”、“德”思想,从而使得以“道”、“德”为标志的中国哲学,以及政治思想和文化有了根本性的突破和发展。

这主要表现在,老子提出了“道、德一统”的思想。

对此,正如《道德经》说:“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1】;又说:“孔德之容,惟道是从”【2】。即,如果说,“道”是盛水容器中的水的话,那么,“德”就是这水的高度。故“道”和“德”它们只不过就一个问题的两种说法、两个方面而已。正是如此,故在老子看来,“道”就是“德”,“德”也就是“道”。并明确的提出了“道高则德高”、“道低则德低”,反之亦然的思想。这就是老子“道、德一统”的思想。

正是老子的“道、德一统”思想将西周在“道”、“德”上的“包含”关系变成了“同一”关系。

因此,无疑的,老子这种“道”、“德”思想,突破了周人将“德”仅限于对思想、行为规范进行“约束”的局限和被动,从而使得“德”与“道”一样,同样表现出了在思想、行为规范上的“主动性”。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老子提出了“以德治道”的思想,即讲“德高道高”的思想。而且,正是老子的“道、德一统”的思想从根本上否定了西周“信天命”、“遵礼制”,和天子治下的森严的“等级制度”,而由此反映出了崭新的政治文化思想。

那么,老子的政治文化思想是什么呢?

这就是“德治”,及其“武术、武学文化”思想。

其逻辑原因何在?

这表现如下:

一是老子否定了“信天命”思想,而将视野放在了“自然规律”上,从而提出了“道法自然”之思想。老子《道德经》说:“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3】。其中,“王”者,就指“王道”。在老子看来,“王道”也源于“自然”,即自然规律。

二是老子讲的“自然规律”就是“阴阳及其变化”规律。对此,老子《道德经》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4】;又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5】。

三是老子创造性的以“柔弱”(阴)和“刚强”(阳)这一对哲学范畴作为认识和解释世界的出发点和归宿,从而揭示了“阴阳”及其“变化”的规律。这就是:第一、“刚强”制胜“柔弱”。这是自然、社会的公理和常识。尤其在社会历史中,“刚强”表现为“天子”,即统治者,而“柔弱”则表现为“百姓”,即被统治者。故“王道”由此而产生。在老子看来,社会历史就是一部“刚强胜柔弱”的历史;第二、“柔弱”制胜“刚强”。这是老子对“刚强胜柔弱”辩证法认识,并在自然、社会中得到“实证”的结果。其中,对于自然,比如“水”,水可以无坚不摧,故柔弱可以胜刚强。对于社会,比如“西周国人暴动”,百姓推翻了天子统治,也表现了柔弱胜刚强。但是,“柔弱胜刚强”是讲“条件”的。故老子说“鱼不可脱于渊”,并旨在研究和创造这些“条件”;第三、“刚强”与“柔弱”因力量相当而出现“和”的状况。

事实果真如此吗?

答案是肯定的。

对此,老子在《道德经》中开宗明义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这句话的“道可道”中,前一个“道”指的是“规律”,而后一个“道”指的是“论证”,或者是“说明”。后面的“名可名”也如此。故对这句话的正确理解是:能够通过“物{“悟”}”的方法而可以说明、证明的规律,它就不是一般性的规律,而是特殊性的规律。这样,联系上下文和《道德经》思想中心,就可以清楚的看出,老子开门见山的就揭示出了两大自然规律,这就是:“刚强胜柔弱”的普遍规律,和“柔弱胜刚强”的特殊规律。

其中,老子基于“柔弱胜刚强”的思想和“条件”而创立了“武术”、“武学”。

对此,老子揭示出了“柔弱胜刚强”的“条件”就是:“阴阳”、“无极太极”、“有无”、“动静”、“虚实”等这些哲学范畴,及其它们的“变化”规律。而这些“变化规律”就是“武术”的“原则”和“法则”。概括起来,老子的“武术”法则有:“见实{认识论中的实}则打及避实{方法论中的实}就虚法则“桩及桩法法则”“打机法则”、“动中求打法则”“无中生有法则”“诈术法则”“无打法则”“以静制动及以动逼静法则”“打在机前和打在机后法则”,等等。

不仅如此,老子还揭示出了“武术”之三种境界。这就是:“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6】之“微明”境界;“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7】之“袭明”境界;“见小曰明,守弱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这即如老子所说的“含德之厚,比之赤子。蜂虿虺蛇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8】,又“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乃至于大顺”【9】之“明”境界。

与此同时,老子基于“柔弱”和“刚强”所揭示出的上述三大自然规律,并着眼于止息社会“武”、“戈”,和推动社会发展着眼,而形成了老子“止戈为武”和“以武制武”的思想。

对于“止戈为武”。

在老子看来,即要促使和保持社会“刚强与柔弱因力量相当而出现和”的状况。于是,老子提出了“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主张。

那么,老子“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主张是什么呢?

在《道德经》中,老子揭示了“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的根本,这就是:第一、统治者要做到“道生之,德蓄之”,和“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謂玄德”【10】。这里,生之蓄之的東西,即指“权利”、“政权”。即要统治者不依赖、不专行、不乱用手中的“权利”、“政权”。因为统治者利己专横,就必然伤民害民;第二、统治者要做到“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11】。即做到“爱民”,做到顺应民心、民意。按百姓的意志去办事;第三、统治者要做到“有德司契”【12】。这里的“契”就指“契约”。即做到运用契约、遵守契约、执行契约,并实现“契约管理”。以此实现“以契彰德”、“以德服人”。

在老子看来,只有统治者克服“有为”而自觉做到“无为”,这样一来,才能使统治者与百姓的政治立场出现一致,才能使社会“刚强”的一方与“柔弱”的一方得以和平共处、和谐发展,才能做到止息社会“武”、“戈”,实现社会安定,从而共同发展生产和推动社会的进步。

可见,“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在“保民”、“慎罚”,和“自律”、“民得”方面,老子继承了西周“德”的思想。但是,在“爱民”、“顺应民心”,和“契约”、“契约管理”方面,老子则对西周“德”的思想有了根本性的突破和发展。

显然,老子讲的“无为而治”,它与古之圣人”所说的“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之“无为而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老子“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为人们勾画出来的政治兰图是:

“忘我”、“无私”出发,社会的统治者不能个人专有、个人依赖,和乱用国家机器,即不能动用“政权”、“权力”来与民争利,搞“以力服人”。而必须做到将手中的政权、权力用于为百姓谋福利;从“爱民”、“顺应民心”出发,社会的统治者必须关心百姓疾苦,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以民心为是而为是,以民心为非而为非。并做到顺应民心,身先士卒,忠于职守,勤奋踏实的带领百姓去谋利益。各级官吏是受到百姓爱戴而被百姓推选出来的人;从“契约”、“平等”出发,社会的统治者必须按照“契约管理”的原则去行政,做到“以契彰德”、“以德报人”。不能言出法随,不能政出多门。要取信于民,实现“德善”、“德信”;从“正义”出发,要求社会的统治者必须坚持正义战争,反对侵略战争及一切非正义战争;从“无畏”出发,要求社会的统治者必须发扬不怕死的精神,带领百姓艰苦奋斗,去克服困难,争取胜利。

尽管老子的“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虽然是一种“政治主张”而未能形成一种真实的“政体”、“体制”,但是,它对西周“王道”的批判和否定,则是无疑的。

对于“以武制武”。

即在老子看来,要用“武术”、“武学”来与统治者的“霸道”和“暴政”相对抗,从而以保证“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的实现和实施。

由此可见,老子的“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主张归结为“德治”,而老子的“止戈为武”、“以武制武”的思想则反映为武学文化。

 

三、“道”、“德”合一的孔子“仁政”

 

孔子生活于春秋时期,在老子之后。孔子说:“导之以政,齐之以德,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13】。这里,显而易见,孔子的“道”、“德”思想与西周以及老子的“道”、“德”思想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孔子这个“道”、“德”思想落脚在“无耻”、“有耻”上的,即落脚在人的“内心感受”和“社会评价”上的。而这种“内心感受”和“社会评价”就反映为“伦理”思想。

进一步看,孔子讲“克已复礼”【14】;讲“已所不欲,勿施于人”【15】;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16】。以及讲“仁”、“爱”, “仁”、“义”、“礼”、“智”,讲“忠”、“孝”、“节”、“悌”、“信”,等等。都旨在达到规范人们的言行和操守的目的。这样一来,孔子的“道”、“德”观就以“伦理”、“教化”的面孔出现了。故其思想,最多是对西周“道”、“德”思想之“明德”、“自律”的继承和演绎罢了。

可见,孔子将周人的“道”、“德”思想引向了“伦理”、“教化”的范畴,并使得后来的“道德”概念正式出现,这正是孔子偷换,或者说修改了西周“道”、“德”概念的结果。

这样一来,孔子就改西周“道”、“德”的“包含”关系、老子“道”、“德”的“一统”关系为“合一”关系了。即将“道”和“德”合二为一为“道德”,并专事于“伦理”、“教化”之中,

正是如此,孔子的“道德”因无视“道”,及其“政体”和“政治”,而表现出了重大的狭隘性和局限性。因此,较之于西周周公和老子的“道”、“德”观,无疑的,孔子的“道德”思想表现出了保守,甚至倒退。

为什么孔子不在老子的“道”、“德”思想基础上来创造和发挥呢?

究其原因在于:孔子对老子的政治思想和主张存在着极大的误解。

对老子的“无为而治”的主张。孔子说:“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17】。在孔子看来,老子的“无为而治”与舜的“无为而治”没有两样,只不过就是君王的“南面之术”而已。并至少认为,老子的“无为而治”已经“不合时宜”。因为,在孔子看来,“无为而治”它只有在舜的时代才会实现,而在现在“礼崩乐坏”的东周列国时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可见,孔子怀疑,甚至完全把老子的“无为而治”等同于了舜的“无为而治”,并加以否定。

其实,孔子不懂老子“无为而治”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不懂老子“柔弱与刚强的哲学”,及其不懂老子的“止戈为武”、“以武制武”的思想。

正是如此,孔子基于“伦理”、“教化”思想出发而形成了他的政治、文化思想。

那么,孔子的政治、文化思想具体是什么呢?

这就是:“仁爱”,或者说“仁政”,及其“文学”文化。

对于孔子的“仁爱”,或者说“仁政”。概括起来说,就是:孔子面对社会的“武”、“戈”不息问题,企图以“仁”、“爱”得以解决。因为,孔子认为,只要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要安于既定的政治秩序,上下都注重伦理道德修养,并从“仁”、“爱”出发,做到“克已复礼”、“仁者爱人”,做到自律和修身养性,这样社会便会充满着“仁”、“爱”,于是“止武”、“止戈”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由此,孔子讲“克已复礼”为“仁”,讲“仁者爱人”。即,讲“仁”、“爱”, “仁”、“义”、“礼”、“智”,讲“忠”、“孝”、“节”、“悌”、“信”,讲“忠恕”、“中庸”,讲“宗宗”、“亲亲”,等等,以之实现“思想教化”上的“道德规范”和“行为操守”,进而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目的。

显然,孔子这种“仁爱”,或者说“仁政”主张,根本与老子思想相悖。

毫无疑义,孔子建立在“道德”观上的 “仁爱”, 或者说“仁政”的主张完全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理想”,即“空想”。它除了暂时能麻麻痹百姓的精神之外,而对“止武”、“止戈”毫无作用。

当然,孔子这种“仁爱”,或者说“仁政”主张根本就不能成为一种“政体”、“体制”。因为它仅仅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东西。但就因为如此,它可以被统治者利用过来,成为麻痹百姓的精神武器,而达到统治“长治久安”的目的。

正是如此,由于孔子的“仁爱”,或者说“仁政”之“空想”的缘故,即对人“心”的“爱”、“恨”叩问和引导,于是歪打正着,开拓了旨在精神层面的“文学”、“艺术”的发展。

历史的看,孔子编篡《春秋》、《诗经》,提出“六艺”,和开“私学”、办教育,等等,这就是明证。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孔子的历史功绩,在于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文学文化”。实不为过。

 

四、先秦各种政治文化思想对历史的影响

 

如上所述,在中国先秦,产生了西周“王道”及“祭祀文化”、老子“德治”及“武术、武学文化”、孔子“仁政”及“文学文化”这三大政治文化思想而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典型的意义。其中,老子的“德治”,和孔子的“仁政”虽然未能形成“政体”或者“体制”,但是,它们的主要思想都纳入了,或者说曾经纳入了“王道”的政治思想体系。故使得这样的一种新的“王道”沿袭于中国的近现代。即使其间,有秦朝的诸如“郡县制”的出现,但也并未改变这种“王道”的新的格局。因此,对中国先秦这些政治文化思想的研究,极具典型的、现实的意义。

那么,这里有人要问:孔子的“仁政”自然纳入了“王道”的政治体系,这是不争的事实。而老子的“德治”也能够这样吗?

答案是肯定的。

历史的看,在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战争和动乱,即所谓“春秋无义战”,这使得老子的“德治”无从展现和发挥。但是,老子的“武术、武学”,则从中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表现在,孙子、鬼谷子等人继承和发扬了老子的“武术、武学”思想,并铸成了《孙子兵法》、《鬼谷子》等巨著面世。由此拉开了中国“武术-军事”一体的集团战争,从而开启了中国的“战争文明”。与此同时,在老子“武术、武学”,特别是“武德”思想的感召下,涌现出了敢于与霸道和强权以死抗争的“武侠”,从而开启了中国的“武侠文化”。而到了西汉初期,战乱平定,老子的“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主张,方才实现。表现在,汉初统治者接纳了“黄老之术”的无为而治的德治政治思想和主张,即:一方面统治者做到了“爱民”和“顺应民心”。由是,汉初统治者在“保民”、“慎罚”、“自律”、“民得”等方面制定出了诸如“和亲”、“安民”、“慎刑”、“节俭”,和“恢复发展生产”、“兴修水利”、“促进商贸”等等一系列的措施,顺应了“社会安定”、“发展生产”的民心民意;另一方面统治者做到了“契约管理”。汉初统治者提出的“反秦之弊,与民休息”。这就是统治者对百姓的承诺,和约定。这就是一种“契约管理”。由是,汉初“轻徭薄赋”的政策延续了几十年。由此可见,老子的“德治”及“武术、武学”绝非是理想和空想。它实际的左右了中国从东周初期到西汉初期的几百年历史。这就是老子的“德治”曾经纳入了“王道”的政治思想体系的反映。

然而,到了西汉中期,汉武帝“有为”思想抬头,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特别是东汉,在董仲舒完善了“天人感应”、“君权神授”,和“三纲五常”的理论后,从此,便将孔子的“宗法伦理道德”思想推向了极端,形成了“孔孟之道”,而且以之成为了“王道”的正统思想。这样一来,便将老子的“德治”及“武术、武学文化”完全抛弃了、湮没了。

历史到了今天,这种状况依然延续。事实是,今天绝大多数的国人不懂老子的“德治”政治主张为何物;绝大多数的学者唱着孔子歪曲老子“无为而治”的同样一个调。实为积重难返。特别是,由老子缔造出来的“武术”,于20世纪50年代便整体消逝了;在今天的“百家讲坛”上就连国防大学教授讲《孙子兵法》也错误百出,浅薄庸俗,等等。这些问题,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复兴的进程中难道不值得好好反思吗?

而应该看到,在孔子“仁爱”,或者说“仁政”思想的影响下,中国虽然是“泱泱大国”,但却色厉内茬,逆来顺受。其弊害所及,时至今日流毒难肃。不难闻见,今天的诸如“宽容”、“谦恭”、“深沉”、“内函”、“脸面”、“面子”,等等,都不过就是孔子“忠恕”、“中庸”的代名词。这就是中国人所谓的“特点”和“优点”。但是,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激烈竞争的今天,这些东西依然是毫无意义、毫无用处的。难怪今天有激进的国人要自视中国人“丑陋”。

不错,就冲着孔子是中国文学文化的开拓者、推动者这点来说,为孔子造塑像,在海内外办“孔子学院”,甚至编“儒藏”,这都无可厚非。但是,要将孔子思想拔高,夸大其辞,则是愚蠢的、徒劳的。

综上所述,历史的看,中国先秦的“道”、“德”思想沦落为“道德”的结果,无疑的,这是历史的倒退,也是中国先秦思想界的悲哀。时至今日,中国先秦的“祭祀文化”过时了、消逝了,而“王道”思想则忽明忽暗的残存在人们的现实中。与此同时,孔子的“宗法伦理道德”,及其“仁爱”、“仁政”的“理想”,即“空想”,依然在大行其道,依然在麻痹着国人的精神。因此,在继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中,和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复兴中,做到“尊老抑孔”,并且好好研究,旨在把老子的“德治政治思想”变为切实的“政体”、“体制”,或者,按照老子的“德治”要求而真正实现“以德治国”,这难道不是十分重要和紧迫的事情吗?

 

引文注释:

1、【1102 248 3】、【455 587 675 759 8107 9122 1025 1198 12141  李耳 《道德經》  北京 燕山出版社 2009

2、【13】为政第二 14】、【15】、【16】颜渊第十二 17】卫灵公第十五  孔子 《论语》 视频

 

个人简介
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武术、武学,2000年后确立了老子道德经与中国武学文化的研究方向.著述颇丰.已经形成对老子思想,即“老学”成体系的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姚文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