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性和唯一

胥英杰 原创 | 2020-05-13 22: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思考 偶然 必然 

必然性和唯一

 
越来越相信开悟是契机,而与修行无关。修行如同买彩券,买了十万次,突然一次中了,就觉得是修行的自然结果;从人们自己对于“佛”的描述,就可以看出那是个永远无法主动证悟的“境界”,只能等待她的毫无预感的到来,所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金句,契机就是契机;也有仅仅买了几次,就突然中了,在成就看来,就是先天的“慧根”,而非凡类。总之,宗教还是追求必然性 -- 认为偶然的背后也是必然。而Realist相信一切都是偶然的,规律也是更大尺度的偶然。

然而,在大多数人看来,没有必然的人生是十分动荡和荒谬的。因此人们必须有一个(唯一的)上帝,这样一个无法企及的“必然性”,作为自己人生一种无法超越的依靠。宗教的理性便在于此 -- 明明知道人生是偶然性构成的,但却是穷尽一生追求和拥有必然性,或者通过对于Positive必然性的追求和崇拜,努力消除人生中时时相伴的孤独感、迷惑感,和恐惧感。然而,假如每个个体的理性都在于追求属于自己的必然性,则所有的其他就都会成为“我”的Negative的“必然”。所谓“他人即地狱”,大概就是这个道理。这是人类的理性,而非感性的怨叹。

所以,一个“唯一的”必然,同时可能包含了无数的“其他的”必然性。大概人类中的每一个个体都不会体会到这其中的悖论。这似乎又验证了佛的根本 — 哪里有什么超越于宇宙中所有存在的唯一的化外之体(”佛“),宇宙的所有存在本身就是”佛“,你,我,他,以及你们,我们,他们,甚或它们,其实都是一体的外化表现。所谓”佛“之”空性“,就是无所计数的万物幻化的集合 — 没有一个生命体,无论智慧如何广大,能有一丝可能去穷尽所有的存在,而一旦你明识并彻底放下对于穷尽的幻想,你也就十分接近了对于”空性”的体会。(只是,“体会”,还是一种执着,至于那无边无形也无念的“性空” — 本来就是“空”,如何描述?)

在佛,“空”是必然。所有“空”之外的一切,也包括存在,就是其他的必然。这算不算也是对于唯一的“必然性”呢?然而,这种思考或者思维几乎注定没有意义。“空”否定一切存在的可能性 — 存在,其意义就在于“必然”,我们意识中的“必然”,总是因为某种意义上的存在才具有意义。这又是一个纯粹逻辑上的悖论 — 不可意识的佛性,也是不存在于逻辑的范畴内的。

此外,越是体会“必然”,就越是对于“必然性”的Opsition感到无法理解 — 我们除了“我”的必然,会怀疑所有“我”之外的“必然”,即使在意识中,“他们”的存在是一种客观、实相,但即使物质世界下的理性,也清晰无误地告诉我们,那只是“我”的意识中的存在,且让“我”时常要对于其存在的状态、动态和存在意义怀疑和否定,这当然就包括了“我”之自我表现出的意识。— 换句话说,“意识”也无法永恒或者唯真地成为一种必然的“我”之存在的证明。“我”,似乎也要被怀疑和否定(“无”)的。

意识到这一点(“我”之空相),与接受这一点,或更进一步 — 与最终消灭对于这“最后”(或“终极”)一点的意识,仅仅是三层境界,却是要经历从意识、到自在,最后到寂灭这三个比了却生死要艰难无数倍的进程。且每一个进程都不是生命意义上的线性过程,而是充满了不可知与机缘。所谓“契机”,也就是从领悟到性空境界的一个接引,如同世俗意义上的桥梁,更像是从清醒到熟睡的那个瞬间的视界 — 没有一个过渡的时间(睡意常常被误导识为一种形式的机缘积累)甚至没有过渡的一个点,一切就因为一种机缘,在没有时间度量的一个存在态,完成跃迁 —— 在世俗意义上,这是一种偶然。

世俗意义上的“必然性”,必定包含着过渡,或者所谓的“累积”。“跃迁”也常常被认为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发生“过程”。“渐进”,是人类因为对于变化的恐惧而臆造出的状态概念,正如同“时间”—— 在本能间,人们恐惧突然的消失(从有到无),也恐惧突然的出现(从无到有)。因此,人们将“毫无征兆”、“突然”的出现或者消失称为“偶然”。

人们对于“偶然性”时而期待,时而恐惧,正是人性贪婪欲望的反应 —— 既神往不期而至的“幸运”,也希望毫无征兆的厄运不要降临自己。本质上,仍然是把自我映射于自我之外。哲学家认为不存在一个自我以外的世界,“世界是我的表象”。这样,就可以完全否定“不可知”。这更像是一种自圆其说式的权宜。

期待用一种统一而永恒的模型描述所有的存在,从而意味着可以用一种思维和实践框架去解决任何问题,这一直是人类从未停止追求的目标。哲学、宗教以及科学,无一不是如此矛盾 —— 追求一种更加宏大的普适性,和普适性之上的例外,一种想要凌驾于所有“他人”的存在状态的存在,以及,让“偶然性”不复存在。

人类恐怕永远都无法意识到:必然性不意味着规律和逻辑,她的美妙在于,她囊括了所有(所有)的可能性,是一切可能的完全集合。所有的可能性,正是所有的“偶然性”。当所有的偶然性都被包含的时候,存在就是一种恒定唯一的状态 —— 没有缝隙,没有意外,无可比拟。

(TO BE ENDED)

胥英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我的20多年的职业经历,除了IT(信息科技)这个领域算是一种稳定的描述外,用“眼花缭乱”来注解是最恰当的。对我而言,变化就是一种生存。这种经历让我从成熟走向蒙昧,再从蒙昧走向清醒。我认为,清醒比成熟更加有意义。
每日关注 更多
胥英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