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德治”与“以德治国”的渊源及历史实现

姚文俊 原创 | 2020-05-19 14:01 | 收藏 | 投票

 

 

                     姚文俊

 

 

 

 

 

内容提要:该文阐明了老子的“以德治国”的思想,与孔子的“以道德治国”的思想有着本质的区别。老子的“以德治国”,蕴含了深厚的民主思想的观念,并成为了今天“以德治国”的理论基石,对指导今天的政治体制改革将带来深刻的思想启迪。而孔子的“以道德治国”,其实质,是于事无补的空谈、空想,对此,这在“以德治国”的今天是必须要彻底剔除的。

主题词“德治”“以德治国” 渊源 实现

 

 

 “德治”,即无为而治,就是老子讲的“以德治道”。当这个“道”表现为“政治”,和“政权”、“权利”等等的时候,就反映为“治国之道”了。所以,老子的“德治”,讲“以德治道”,其实就是讲的 “以德治国”。

老子的“以德治国”与今天提出的“以德治国”在字面上是没有区别的。然而,在内容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为什么?

这是因为今天提出的“以德治国”的思想来源是孔子,及其孔孟之道。孔子在《论语·为政》中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心共之”。可见其中的“德”指的是什么呢,却原是“伦理道德”。故其意在于“德化教育”。但是,在老子思想及其《道德经》中,却根本就没有伦理上的“道德”概念。正是如此,老子的“以德治国”与孔子的“以德治国”就存在着根本的不同。那么,本文基于老子与孔子在“道德”思想上的不同,通过比较,看看老子的“以德治国”与孔子的“以德治国”之孰优孰劣。

 

一、

 

在老子思想及其《道德经》中,老子讲“道德”,但是,他讲的“道德”绝非是伦理意义上的“道德”,而是将“道”、“德”分开,并赋予了各自独自的意义。具体的说,“道”,即主要指的是“为王之道”;“德”,即为“为王之道”的思想、行为规范。

“道”与“德”的关系上,老子说:“道生之,德畜之”[1];又说:“孔德之容,惟道是从”[2]。从而老子提出了“道、德一统”的思想。即,如果说,“道”是盛水容器中的水的话,那么,“德”就是这水的高度。故“道”和“德”它们只不过就是一个问题的两种说法、两个方面而已。正是如此,故在老子看来,“道”就是“德”,“德”也就是“道”。并明确的提出了“道高则德高”、“道低则德低”,反之亦然的思想。这就是老子“道、德一统”的思想。

同时,老子为了使“道”用于正道,而不是邪道,从中老子揭示出了“以德治道”,即“以德治国”的思想。老子“以德治道”的思想表现在“得道”和“治道”两个方面:从“得道”方面来看,老子揭示出了“德高道高”的思想;从“治道”方面来看,老子揭示出了 “德治”,即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

那么,具体说,老子“德治”的政治思想是什么呢?

在《道德经》中,老子揭示了“德治”的政治主张。

其包括:

一是“忘我”、“无私”观。

老子说:“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3]。他认为,“道”,即政权、权利,和政治等等养育出来后,不把它据为已有,不为个人所依赖,不以个人的意志去主宰它,这就是极其高尚的品德。而正是有了这种高尚的品德,故能“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做到“忘我”,方能实现“有我”。

二是“爱民”、“顺应民心”观。

老子说:“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他认为,将个人的利害得失与天下苍生的命运连在一起的人,方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爱戴和拥护;以爱天下苍生为已念的人,百姓才会相信他,并靠他为百姓办事,百姓方才放心。老子又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4]。他认为,圣人的思想虽然是经常处于变化之中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变化,都要把百姓的心思作为自己的心思,才能够做到“德善”、“德信”。

三是“契约”、“平等”观。

老子说:“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他认为,靠“和解”、“调解”等办法,可以了结大怨,而不能了结余怨、小怨。这是不好的办法。因此圣人最重要的是,要凭借契约来调解,这样一来,既不会责备于人,当事双方也不会互相指责,而“怨”也就会顺利、彻底的解决了。老子又说“有德司契,无德司彻”[5]。他认为,“德”是通过凭借契约办事所表现出来的,无德的人才会凭借诸如法令等等这些东西。故按照契约办事,方才能够做到对等、公平,体现出“平等”,体现出“以德服人”。

特别是,老子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老子认为,原木可以分开做成各种各样的器具,但它们都不失“木”的本性,圣人就是据此道理去进行管理,所以最好的管理是不伤害万物的本性。这在老子看来,社会的方方面面都要贯穿“契”,以实现“契约管理”。

四是“正义”观。

老子说:“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中的“道”,从老子的“道、德一统”的思想去看,“道”就是“德”。故这句话也可以视为:以“德”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而其中的“德”,就是指的上述老子的“忘我”、“无私”、“民爱”、“顺应民心”、“契约”、“平等”观。这些思想和观念,正构成了“正义”的本质内容,和构成了衡量战争是否“正义”的判别标准。

同时,“正义”也反映在对待战争的立场和态度上。老子说:“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老子又说:“夫唯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老子又说“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在老子看来,滥用“兵”、滥用“武力”,带来的是灾祸,令百姓痛恨,而有“道”、“德”的人,是不会滥用“兵”、滥用“武力”的。即使发生了战争,出现了战祸,老子认为,也要做到“杀人之众,以哀悲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五是“无畏”观。

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认为,只要一个人连死都不害怕了,那么拿死去威胁他,这还有什么意义呢?他还能再怕些什么呢?在老子看来,有了“不怕死”的这种胆量和气魄,必然会表现出“道高”来,而“置于死地而后生”。

老子上述的思想和观念为人们勾画出来了一幅“德治”的政治的兰图。

这就是:

“忘我”、“无私”观念出发,社会的统治者不能专有和依赖国家机器,即通过“武”和“武力”来治国,而必须做到将手中的权力用于为百姓谋福利。只有百姓得到了幸福,国家才会长治久安;从“爱民”、“顺应民心”观念出发,社会的统治者必须关心百姓疾苦,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以民心为是而为是,以民心为非而为非,做到顺应民心,并身先士卒,勤奋踏实,忠于职守,带领百姓去谋利益。各级官吏是受到百姓爱戴而被百姓推选出来的人;从“契约”、“平等”观念出发,社会的统治者必须按照“契约”原则去行政,不能言出法随,不能政出多门,而要做到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取民于“德善”、“德信”;从“正义”观念出发,要求社会的统治者必须支持和坚持正义战争,反对侵略战争及一切非正义战争;从“无畏”观念出发,要求社会的统治者必须发扬不怕死的精神,并带领百姓去克服困难,争取胜利。

老子的“德治”政治主张蕴含了深厚的“民主”思想。

其根本表现在:

一是老子的“无私”、“爱民”思想,概括的说,就是“以百姓心为心”的思想。老子这个思想,是与他批判统治者的“霸道”、“暴政”的思想是一致的。

在老子看来,统治者之所以会出现“霸道”、“暴政”,正是追求“特殊利益”的结果,是“不爱民”,而且“伤民”的结果。因此,老子讲“无私”、“爱民”,就旨在杜绝统治者的“霸道”、“暴政”的出现,从而体现出了“民心”思想。

同时,老子讲“柔弱胜刚强”[6],其中的“柔弱”是为百姓,而“刚强”是为统治者。故老子的“爱民”思想,是建立在“尊崇百姓,尊崇百姓对社会历史产生巨大作用和影响”的基础上的,旨在要统治者的所作所为要顺乎民心。顺之,则事成;反之,则事不成。故体现出了“民心”思想。

因此,老子的“爱民”思想,与“民心”思想是统一在一起的。故表现出了“以民为本”的思想。以此,体现出了老子“德治”的“民主”本质。

二是老子的“契约”思想,概括的说,就是“有德司契”的思想。老子这个思想,也是与他批判统治者的“霸道”、“暴政”的思想一致的。

在老子看来,统治者之所以会出现“霸道”、“暴政”,正是依赖权力,“以力服人”,即“以势压人”和“法令滋张”的结果。而这些,正是“无德”的表现。故老子认为要杜绝“霸道”、“暴政”,就只能讲“契约”,做到“以契施政”。只有这样,才是有“德”的表现,才能体现出对等和公平,做到“以德服人”。

正是这“契约”关系,体现出了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对等”、“公平”的关系,即“平等”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是自下而上制定出来的,看得见、摸得着,一旦逾越了“契约”规定,被统治者就可以说“不”,故利于被统治者的有效监督。

因此,老子的“契约”思想,其所体现出来的“对等”、“公平”思想,是与“平等”思想统一在一起的。故按照“契约施政”,以此,则体现出了老子“德治”的“民主”政治形式。

所以,“以百姓心为心”即“爱民”和“顺应民心”的“民主”本质,和“有德司契”,即“契约”和“契约管理”的“民主”形式,它们构成了老子“德治”的根本,表现为“民主政治”。

这里,可以给老子“德治”政治主张下一个定性的结论了。

这就是,老子“德治”政治主张,是以“柔弱胜刚强”理论为基础的,以“道、德”思想为表现的,实现以“爱民”和“顺应民心”为本质,和以“契约”及其“契约管理”为形式的有机统一的“民主政治”。

由此可见,老子是中国,乃至世界提出“爱民”和“顺应民心”思想的第一人;也是中国,乃至世界提出“契约”和“契约管理”思想的第一人。而且,也是中国,乃至世界提出“民主政治”思想的第一人。

然而,孔子讲的“德”是什么呢?

孔子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7]。这里,显而易见,孔子的“道”、“德”思想是与西周以及老子的“道”、“德”思想完全不同的。因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周人以及老子的“道”、“德”思想就是指的“王道”、“德治”,即一个国家的“政体”和“政治”。在这个“政体”和“政治”中,就包含了“政”、“刑”、“德”、“礼”等等。显然,孔子这里并非在说这个“政体”和“政治”本身,而是在讲这个“政体”和“政治”要怎样才能给“民”带来“教化”的影响。从而孔子偷换概念,将周人以及老子的“道”、“德”思想引向了“伦理”的范畴,进而使得后来“道德”概念之出现。

其实,孔子偷换概念的结果,旨在宣扬他的“仁政”。

那么,孔子的“仁政”是什么东西呢?

这就是,孔子及其孔孟之道无视并篡改了老子的“道、德”思想,使之变成了“宗法伦理道德”,在此基础上,孔子从维系既有的统治秩序出发,讲“克已复礼”,讲“仁者爱人”,从中贯穿了以“仁”、“爱”和以“忠”、“孝”为核心的“仁、义、礼、智、信”等等并通过行为“操守”和思想“教化”来实现的,以最终达到“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政治理想、政治目的。

实际上,孔子的“以德治国”,实际上是“以道德治国”,其流于空想、空谈,甚至成了人们精神上的麻醉剂。

两相比较,可以看出,老子的“以德治国”和孔子的“以道德治国”,其差距何止是十万八千里?!简单说,前者在讲“政体”、“政治”,而后者在讲“伦理”、“道德”,故牛头不对马嘴,根本就不可比。而根本的是,老子的“以德治国”与孔子的“以道德治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这种不同,就表现为要不要“民主”的问题,有没有“民主”的问题。

 

二、

 

老子的“德治”,即“无为而治”在老子的时代确实是一种未成事实的政治“主张”,但这绝非如孔子的“以道德治国”一样,是一种“空想”。其原因有二:

一是奠基老子“德治”的理论具有勿庸置疑的强大的逻辑力量。

因为,对此,老子是从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出发去认识统治者与百姓的关系的,认为只有统治者做到爱民,才能转变立场,并与百姓一道,形成合力,共同实现对社会历史的自觉推动。在老子看来,非如此,就统治者或者百姓来说,只有单独一方的作用,是不可能做到自觉的推动社会历史的。何况,基于阴{百姓}{统治者}构成“社会”的思想,故那种“单独一方”的社会推动是不可能存在的。同时,老子讲“阴阳交合为和”,这是自然规律,故“社会”也跳不出这个规律。因此,“无为而治”就成了百姓与统治者“交合”的唯一出路和结果。

二是“契约”,特别是“契约管理”,其本身就是某种“政体”、某种“政治形式”的表现。

正是如此,老子的德治政治“主张”在西汉初期变成了“现实”。

西汉初,“黄老之术”就是老子的“无为而治”思想的反映。之所以汉初政治实现了“无为而治”,其表现有三:一是汉初统治者顺应了百姓要求停止战争,要求实现社会安定,和要求恢复和发展生产的愿望;二是汉初统治者在既定的利益格局之外没有追求特殊的个人利益;三是“反秦之弊,与民休息”不啻是汉初统治者与百姓的约定,反映出了“契约”和“契约管理”的关系。在此约定之下,汉初统治者做到了轻徭薄赋、省刑宽法,等等,兑现了承诺。

应该说,汉初统治者的这种“承诺”,它仅是“契约”及其“契约管理”中的最低层次。它基本上没有改变专制主义的政体。表现为“德低道低”。但是,尽管如此,它带来了汉初社会的巨大变化,故作用不可低估。

而孔子的“以道德治国”呢,它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带来了如西汉初期这样的社会巨大变化吗?没有。这就反证出了“以道德治国”的空想和虚伪。

这种空想主义的悲惨结果,使得今天国家提出的“以德治国”也不可幸免。

今天国家提出了“以德治国”的方略。其内容旨在提倡“五讲四美”、“三热爱”;提倡“学雷锋”、“做好人好事”,“学英模”、“做好本职工作”;树立“社会主义的价值观”,等等。这些举措,显而易见,它们都是局限于“伦理”、“道德”范围内的东西。因此,其与其说是“以德治国”,还不如说是“以道德治国”更为准确一些。这就明显表现为是对孔子思想的继承和延续。

为什么要提出这种方略?其背景,就是国人的道德水准全面沦丧。曾经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之下,和腐败问题、分配不公问题、社会治安问题等等未能有效治理的情况下,国人怨气甚大,以至出现了诸如“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的嘲讽。因此,这种“以德治国”,其实质,是治标不治本,自然收效甚微。而事实上,人们又将“五讲四美”、“三热爱”等等搞成了“形式主义”的东西,故得不偿失,引得社会虚假、浮华之风泛滥,而致使世风日下,至今积重难返。

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这说明,在问题积重难返的时候,任何伦理和道德对它说来都是无济于事的。

由此可见,在“以德治国”的问题上,继承孔子的思想,讲“以道德治国”,无疑的,是开错了药方,下错了药。而相反,只有继承老子思想,讲“以德治道”、讲“德治”,方才是正确的,切实可行的。

 

三、

 

那么,今天应该如何践行老子的“德治”政治思想,实现“以德治国”呢?

笔者认为要做到如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针对老子提出的“以百姓心为心”和“有德司契”的思想,要不断提高和完善政体、体制,和政治的“德”的水平,实现“德高道高”。

应当看到,今天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无疑的,是一种民主政治。它比较起汉初的“承诺”来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表现出了“德”的水平有了巨大提高。但是,在一贯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之下,却出现了诸如“特权”、“贪污”、“腐败”、“官僚习气”、“人浮于事”等等问题,甚至近十几年来,还出现了“钱权勾结”、“买官卖官”、“巧取豪夺”、“贿赂公行”等等更大问题。故从这些问题反证出来,今天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无疑的,存在着漏洞和不足。究其原因,正如80年代中后期取得人们一致共识的那样,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和“人大代表只对上负责而不对选民负责”、“缺乏监督”,等等。显然,问题是找到了,然而解决问题的想法和措施却推行不下去。个中的原因人们也很清楚。致使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迟迟不能提上议事日程。

纵观世界历史,迄今为止,享誉“德高道高”者,当数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因为,它在民主机制、权力制衡机制、监督机制等等的基础上,产生了诸如“多党竞选,轮流执政”、“三权分离,司法独立”、“政企分开”、“舆论监督”、“总统弹劾”、“民意调查”、“全民公决”、“议员对选民负责”、“问责”、“游行示威”等等成体系的完备的制度。

历史的看,如欧洲之民主政体、体制其从产生到现在,足有200年。时至今日,其民主政体、体制仍然有着蓬勃的生机。对于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体制,其有无成熟的经验为我们所学习和借鉴?如有,结合中国的国情,当如何建构起新的体制和政治?等等这些问题,值得深思。

也许,有人会认为: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体制,它是资产阶级创造的,而资产阶级是剥削、压迫工人的,故对其政体、体制是否体现出了“民主”,和是否有“德”是持怀疑态度的。

对此,其论者是将“德”与“道”的关系而弄成了“德”与“人或者阶级”的关系了。因此是错误的。故讲“以德治道”,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体制之所以有“德”,甚至“德高”,就在于它以人本思想为中心而建立起了“成体系”的“完备”的政治体制和制度。至于说“资产阶级是剥削、压迫工人”的、是“坏人”、是“敌人”等等,这些均不在本文研究的范围之内。即旦如此,也有一句话相送,这就是马克思说的资产阶级曾经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革命的阶级。

也许,有人会对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体制的“德”的水平高,持怀疑态度。

对此,用一个实例作比较就清楚了。最近,香港某特首因“特权”和“贪污”入罪。据说,其特权,是出席了不应该去的酒宴;其贪污,是自付公款而得个人的积分。这种情况,对大陆来说已然是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何况还有动辄就贪污上千万、上亿的官员大有人在,按国外的法律,这些官员旱就被杀几回了。两相比较,是诸如欧洲民主政体、体制的漏洞大,还是我国大陆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漏洞大?是诸如欧洲民主政体、体制的“德”高,还是我国大陆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德”高?

所以,学习和借鉴国外民主政体、体制的成熟经验,以之提高和完善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并使之超越诸如欧洲之民主政体而达到崭新的“德”的高度,实现新的“德高道高”,应该说,这是我辈的责任,也是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基本目标。

另一方面,针对老子提出的“德善”和“德信”的思想,而要做到反朴归真,以建立起新型的人际关系,实现诚信的社会。

老子说:“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学无忧”[8]。在老子看来,在朴实的、真实的社会之中,是无须要“圣”、“智” 、“仁”、“义”,和无须要“说教”,以及无须要那些空洞的“道德”等等这些东西的。而老子认为需要的,仅仅就是“善”和“信”而已。

在老子看来,“善”与“恶”,和“信”与“伪”,它们是从属于“德”的,同时,它们又是人与人、人与社会的伦理关系的反映。这就是老子“伦理”思想的基本内涵。

那么,什么是老子的“善”和“信”?什么是老子的“恶”和“伪”?

在老子看来,“善”,即善意、善心,和“以德报怨”,而“恶”呢,则与之相反,即恶意、恶心,和“以怨报德”;“信”,即真诚、诚实,而“伪”呢,则与之相反,即虚伪、欺骗。这正如老子说:“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9]。老子认为,善良的人,我以善意对待他,不善良的人,我也以善意对待他,结果就会使他也变得善良;诚实的人,我相信他,不诚实的人,我也相信他,结果就会使他变得诚实。正是在“不善良的人”变得“善良”,和“不诚实的人”变得“诚实”中,充分表现出了老子的“善”、“信”观。这就是老子的“以德报怨”的思想。而相反,在老子看来,“不善良的人”不接受“善意”,和“不诚实的人”不接受“信任”,甚至反目相向,滋事寻仇,这就在为“恶”。这就是老子“以怨报德”的思想。

“德善”、“德信”,必须是我国的各级官员,和百姓的各个个人。只有这样,才能少一些私心,多一些为他人考虑;才能在契约行为之中,遵守约定,不去追求既定利益之外的其它的个人的特殊利益;才能真诚待人、友好待人、乐于助人;才能做到惩恶扬善,做到对于“以德报怨”者要鼓励、表彰,而对于“以怨报德”者要入罚,甚至入罪。这样一来,一个充满诚信的社会就会实现。

所以,践行“德善”和“德信”,以之建立起新型的人际关系,实现诚信的社会,这也是“以德治国”的内容和标准。

综上所述,老子的“以德治国”的思想,与孔子的“以道德治国”的思想有着本质的区别。老子的“以德治国”,蕴含了深厚的民主思想的观念,并成为了今天“以德治国”的理论基石,对指导今天的政治体制改革将带来深刻的思想启迪。而孔子的“以道德治国”,其实质,是于事无补的空谈、空想,对此,这在“以德治国”的今天是必须彻底剔除的。今天的国人盲目尊崇、迷信孔子,而根本不懂老子及其《道德经》,已经到了何等严重和可悲的地步!

 

 

引文注釋:

 

1、[1] 102 [2]48 [3]102 [4]98 [5]141 [6] 75 [8]18 [9]98李耳 道德经 北京 燕山出版社 2009

2、[7] 为政第二  孔子 《论语》 视频

 

个人简介
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武术、武学,2000年后确立了老子道德经与中国武学文化的研究方向.著述颇丰.已经形成对老子思想,即“老学”成体系的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姚文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