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与疫病:流行背后的健康隐患

郑磊 原创 | 2020-05-30 06:3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健康 女性 时尚史 

 郑磊

 

时尚似乎总是和美的东西有关,而人们很少留意其中隐藏的各种问题。图文并茂的《时尚的受害者》将流行文化别后发生的故事,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作者艾莉森•马修斯•戴维是斯坦福大学博士,主要研究时尚涉及的物质文化、医学人文、阶级和性别。

在阅读过程中,我就有股冲动,希望能够提醒当下爱美的人,从过往历史中了解时尚的致命方式。虽然大部分时尚导致的疾病发生在十九世纪,但是我们今天仍会看到三寸以上的高跟鞋、扭曲的塑身衣,更多的是衣物的染料、材质和装饰品,比如飘逸的丝带。这些时尚的服饰仍充满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时尚的受害者》是一本另类时尚史,讲的是时尚如何致命的故事。作者调查了世界各大博物馆的时尚物品和文本,展示了大量的历史图片和历史事件,包括虱子缠身的军服、奥斯卡·王尔德的同父异母姐妹的死亡和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被意外勒死的围巾等。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各种衣物保护。衣物不仅是遮羞布,还是美的载体。然而很多时候,衣物反而成为邪恶的杀手、死神的帮凶。奇装异服当然杀伤力更强。

人们在欣赏时尚服饰美丽的颜色、挺括的质地和新奇的材质时,很少会考虑这些新东西来自何处。其实,这些时尚之物几乎很少来自大自然,而是人们探索化学世界的产物。自然界无法找到一些颜色,正是通过化工合成的染料来到了这个世界。柔软的毛毡必须经过化学处理和染色才能做出几乎每个男士都要佩戴的礼帽。时尚的爱好者恰恰变身了化学工业的探险者,亲身尝试那些浸出化学毒素,被传染疾病,或被火灾事故折磨着。不论是意外的还是有意的,时尚已经成了历史上导致死亡、疾病和疯狂的原因。

时尚重灾区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法国、英国、北美,从那时起,时尚一步步改变了肉体的自然法则。对“优雅精致”的时尚男女来说,外在形象远比内在健康更重要:女士们脚踩高跟鞋,身穿有箍衬裙,内裹紧身胸衣,在路上跌跌撞撞;男士们头戴厚重的礼帽,汗如雨下,脖子被浆洗得硬邦邦的衣领勒得透不过气来。这些人是时尚的“奴隶”和“受害者”,还可以称其为“殉道者”。从1830 年开始,性别差异在时尚界突显出来。女性“自然而然地” 成为时尚界主要受众。虽然现代女性的衣着较过去更具实用性与舒适性,然而时尚好像在说:“你们爱我,宁受每日千般折磨,万般痛苦,就算因此光荣就义,也要爱我。

不得不承认的是,几个世纪以来,时尚对人类的伤害由外而内,无论制衣者或是穿衣人都难逃其害。土地、空气、水、人和动物,一切都成为时尚的牺牲品。时尚文化的确打造了许多莫名其妙不合乎人体生理特征的东西。有些新潮衣料本身就是传染病源,或是遗留有化学毒素;迷人的绿色裙子是用砷染的色,易使人窒息死亡;裙箍是用易燃材料做的,穿着它有可能被活活烧死。

今天的时尚行业依然暗坑密布、危机四伏。“防水台”式的松糕鞋和“恨天高”这类鞋子经常在路上见到,而现在的爱美女性似乎完全不了解,早在20多年前,这类鞋子就引发了多起人身伤害事故。比如,1999年,一位日本的保育员因为穿着高跟的软木厚底鞋,狠狠摔了一跤,摔坏了头盖骨,几小时后因抢救无效死亡。1995年,日本东京一位25岁的年轻女士和同伴一起开车从购物中心回家。因为鞋底厚8英寸,严重影响刹车效果,车撞上了一个混凝土桩,副驾驶位上的朋友当场死亡。

只有美而没有实用价值的时尚也引发了很多令人嗟叹的伤害事件。1971年,美国一位20多岁的年轻母亲“乘坐缆车时,长围巾缠在对面过来的缆车上,被扯出座位”。这位不幸的女士死于窒息,这类事故的死亡率高达45 %,而且新的“流行、时尚总在不断刷新此类危险,儿童更是高危人群。由围巾或是其他服装引发的事故时有发生。例如,如果外套的纽扣卡进游乐场设施里,或者背扣式毛衣缠在玩耍护栏上,一旦小孩钻回护栏内,滑倒在地,毛衣很可能会像“鞋带”一样勒住小孩的脖子,令他无法呼吸。如今,流行复古风的宽大衬裙、长短不一的裙裾,可有可无的飘带和配饰……都可能变身火引,或卷入闸机、机器甚至车轮之中,引来死神降临。对于时尚之美,我们需要更加谨慎。

个人简介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SFI客座教授,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